当前位置:

第339章 光明之巅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兰斯洛特一直留在战场附近救助百姓。

    他是圣子,身边带着很多牧师和光明战士,想要救治百姓非常简单,他本身也喜欢做这样的事情,自然做的很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他却对这一切不喜了起来。

    黑暗深渊和光明神教一直在战斗,他身为圣子,应该带人去跟那些黑暗魔法师战斗才对,可现在,他竟是驻留在蔷薇帝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同类相残。

    而且光明神教来势汹汹,其实蔷薇帝国已经是强弩之末,也想要和谈,但光明神教不依不饶,甚至用了些手段让战争愈演愈烈。

    兰斯洛特以前并不了解这些,但他也是会长大的,现在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什么都了解了。

    陛下……他到底想做什么?

    从外面忙了一天回来,兰斯洛特又写了一封信送去神山,希望神山方面能允许他前往黑暗深渊。

    送信的飞鸟魔兽带着信朝着光明神山方向飞去,都飞得看不见了,兰斯洛特的表情还有些怔怔的,近乎完美的脸上,因为眉头紧紧皱起而多了许些愁绪。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了,一直跟着兰斯洛特的战王从外面走了进来。

    兰斯洛特和这个从小护卫在自己身边的战王关系不错,看到对方进来,当即问道:“是有什么事情?”

    “圣子,我接到了神山送来的消息。”那个战王抬头看向兰斯洛特,神情有些复杂。

    兰斯洛特注意到了他神情有异,却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了,有些不解地看了过去,就在此时,那人突然上前,就制住了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的嘴里闻到了一股味道,脑袋越来越晕,很快就失去了意识,而失去意识之前,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护卫。

    “神山上的人让我带您回去。”那位战王又道,等他话音落下,兰斯洛斯已经彻底昏迷过去。

    这个战王扶起兰斯洛特,跟身边的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抱起兰斯洛特来到了外面。

    外面,一个光明战圣正站在那里,他接过兰斯洛特,就直接往神山方向跑去,中间还用了几个瞬移卷轴。

    不过半天功夫,这个战圣就已经带着兰斯洛特来到了神山山脚下,而与此同时,齐景辰下令,让黑暗深渊的黑暗魔法师撤兵。

    听到齐景辰的命令,那些已经见识过黑暗深渊外面的美好世界的黑暗魔法师都有些不乐意。

    奥普拉松了一口气,却也担心地看着齐景辰。

    黑暗深渊的魔法师们在黑暗深渊被困了千年,现在伪神已经打开了通向外面的牢笼,他们也终于有了机会出去,这时候是绝不可能愿意停下脚步的。

    就算是黑暗神,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这些人恐怕也会阳奉阴违。

    黑暗魔法师,本就是一群桀骜不驯的人。

    在齐景辰杀了伪神之后,已经对齐景辰俯首的人听到齐景辰的话,虽然不敢反抗,但这会儿从他们的眼神就可以看出他们并不甘心。

    “我说撤兵,但并没有说不打了。”齐景辰道,随着他的声音,纯粹的黑暗能量又一次往他周围发散开去,只是这次这些黑暗能量却并没有给这些人带来好处,反而带来了强大的压力。

    感受到这股压力的人全都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他们体内的黑暗魔力甚至都运转不畅,凝滞了起来。他们之前刚刚升起的许些对齐景辰的怀疑和不满顿时消散无踪,同时也已经打定了主意绝不违抗齐景辰,定然要好好听话。

    他们万分后悔自己竟然质疑了黑暗神撤兵的提议,要知道,违抗神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有机会见到神灵的,基本都是法圣级别的,他们这会儿却已经噤若寒蝉,只是害怕过后,突然又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等等,神的意思是,要撤兵,但也要继续打?

    “我要去光明神教的神山看看。”齐景辰又道。

    去光明神教的神山看看?没有哪个黑暗魔法师会认为这所谓的“看看”真的就只是看看,他们抬起头,看向齐景辰的时候眼里满是狂喜。

    他们的神灵,这是看不上耶尔的那些土地,打算直接抄了光明神教的老窝!

    黑暗神教和光明神教仇深似海,听到齐景辰的话,许多黑暗魔法师都跃跃欲试兴奋万分。

    齐景辰却没有继续说话,而是突然离开了,将接下来的事情全都交给了聂毅处理。

    身为“神灵”,他当然不可能事事插手,甚至他这些日子做的都已经太多了。

    聂毅花了一天的时间在黑暗深渊挑选他们打算带去光明神山的人。

    黑暗深渊的圣级强者都会霸占一块地方,被称为领主,手下拥有无数强者和士兵,而这些圣级强者,有些非常残暴,也有些与世无争。

    这次聂毅和齐景辰要带人前往光明神教,挑选的就都是那些一直以来非常凶恶,无比残暴的领主。

    他打算将这些人作为炮灰,将这些不安定的人除去,免得他们还想着侵略和屠杀,而他这样的挑选,偏偏还没有引起任何怀疑,毕竟越是这些凶狠残暴的领主,越是喜欢战争,对前去光明神教杀人的事情也越是积极。

    聂毅笑着统计了人数,那些嗜杀的,喜欢吃人折磨人的,他全都选上了,而选好之后,他立刻就将这些人全都装进了试炼之地,打算带他们前往光明神山。

    以前聂毅和齐景辰对光明神教到底想做什么一点都不清楚,但现在,他们眼前的迷雾已经被拨开了大半。

    他们来到黑暗深渊的事情,光明神教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恐怕是他们抽不出手来。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现在最好修生养息,等变得更加强大,再去想光明神教的事情,但他们变得强大的同时,那位之前从不出现,明明活着却在这千年间一直不曾降下神迹的光明神,是不是也能趁此机会恢复?

    更何况,聂毅已经等不了了,再继续拖延下去的话,聂毅的魔核恐怕真的就要出问题了!

    带着黑暗深渊半数强者,齐景辰和聂毅开始往光明神山进发。

    那些强者都被聂毅关在试炼之地,而他们两人却是手牵着手往前走去。

    “你说我们这次过去,会不会死?”齐景辰突然问道。

    “别说这样的话!”聂毅皱起了眉头。

    “有什么不能说的,我们也该提前做点准备才对。”齐景辰笑道。他现在已经是半个神灵了,冥冥之中也能有一些预感,比如说光明神,肯定对他们不怀好意。

    “用不着。”聂毅说道。

    齐景辰笑了笑没说话。他其实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的,而他就算真的死了,也不会亏。

    聂毅和他签订了共生契约,会陪他一起死不说,按照之前从创世神那里得到的记忆,若是黑暗神彻底消亡,光明神也将不复存在。

    到时候,耶尔会怎么样他们不清楚,但地球上的生命,应该会繁衍生息,生活下去。

    他们重生之后最大的目标,可不就是这个?

    他们已经多活了一次,若是能让地球不被破坏,那就已经赚了!

    光明神山是光明神教的总部,这里戒备森严,只要是不被允许进去的,那么就算只是一只苍蝇,也进不去。

    不过,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当年光明神和黑暗神一起布置的那个魔法阵以外,几乎就没有空间之神去不了的地方。

    不,当初那个魔法阵空间之神也是进得去的,他只是出不来而已。

    齐景辰进了试炼之地,进入神山这事,就靠聂毅了。

    黑暗深渊那边的动静,光明神教知道了一些,但聂毅和齐景辰来到神山脚下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

    饶是他们已经尽量高估聂毅和齐景辰了,也不会想到这两人可能有胆子闯神山。

    神山山顶,神殿之中,如今正有一件大事发生。

    光明神教的教皇盘膝坐在一块巨大的光明魔晶之上,而他的面前,躺着兰斯洛特。

    突然从昏迷中醒来,看到自己面前的教皇之后,兰斯洛特堪称满头雾水,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同时不解地看向了自己面前的教皇:“陛下?”

    “今天,我会把我所有的光明魔力都送给你。”教皇道。

    “陛下!”兰斯洛特震惊地看着教皇,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要抵抗,拥有了我的魔力,你就是下一任教皇了。”教皇看着兰斯洛特,露出一个笑容。

    “陛下,这怎么可以!”兰斯洛特想要从魔晶上爬起来,然而并没有成功,他现在根本就不能动。

    “我快要死了,你打算让我死的不甘心吗?”教皇又道。

    兰斯洛特一愣,而这个时候,教皇的手按在他的头上,同时浑厚的魔力开始往他的身体里涌入。

    兰斯洛特开始接纳这些魔力、

    在光明神教,上一任教皇退位的时候,确实会把魔力全都给下一任教皇,只是兰斯洛特从来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如此之快。不仅如此,也不知为何,他竟是隐隐感觉到了不安。

    不过他各种各样的想法,很快就被打乱了,无数魔力从教皇的身上进入他的身体,他再也没空去想别的事情。

    兰斯洛特资质出众,是一个天才,但他这些年来的修炼速度并不是特别快,因为他把很多时间放在了打基础上面。

    他的基础在六长老的帮助下打的非常牢固,他的身体更是被调理的很好,而且这么多年下来,他除了曾经在地球待过的那段时间以外,几乎就不曾吃过不好的东西,他甚至还嫌少和人接触,更不曾和人有人亲密的关系。

    这其实并不能算是兰斯洛特的身体,这身体,是属于神的。

    教皇输入光明魔力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魔力直接进入了兰斯洛特的脑袋,让兰斯洛特几乎立刻就晕了过去。

    这么快的输入速度,对兰斯洛特来说有很大的压力,但教皇并没有放慢速度,他甚至加快了速度。

    光明魔力在兰斯洛特的体内横冲直撞,将兰斯洛特的身体撞的破烂不堪,但很快就将他的身体修复好了,并且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纯净。

    兰斯洛特本就是一个身上仿佛往外放着光芒的人,现在他更是直接发光了。

    无数光明魔力将兰斯洛特整个包围了起来。

    教皇之前满头白发,面容却很年轻,但现在他的脸上出现了很多皱纹,一张脸已经变得越来越苍老。

    他是把自己的魔核都放入了兰斯洛特的体内,硬生生地将兰斯洛特的实力催生了起来,这么下去,他很快就会死亡,但他的眼里却没有害怕,反而满满的都是狂热和喜悦。

    他兴奋地看着兰斯洛特的身体,直到眼皮耷拉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直到他的视线越来越不清晰。

    他已经很老很老了,没有了魔力作为支撑,很快就会死去。

    兰斯洛特如今却已经成为了法圣,他身上的光明能量却务必纯粹,就在这时,很多信仰之力包裹住他,开始融入他的身体。

    在这些信仰之力的帮助之下,他的身体愈发完美。

    但之即便如此,在这个大殿之中,依然响起了一声叹息。

    兰斯洛特的身体很好,是专门培养的,可到底比不上齐景辰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