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5章 黑暗结界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别看聂毅几次前往耶尔,耶尔看似都风平浪静,但那是因为他一直在耶尔边缘的缘故。

    事实上,这些日子耶尔早就陷入了混乱之中。

    光明神教和蔷薇帝国开战之初,大家还以为这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毕竟那么多年下来,光明神教虽然实力强大,信徒遍布耶尔,让那些大帝国非常忌惮,但他们其实从未起过争权夺利的心思,这一次,大家也以为光明神教只是想给蔷薇帝国的人一个教训而已。

    而且蔷薇帝国到底是一个屹立千年的大帝国,可不是那么好战胜的,更别说暴风帝国和维尔帝国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蔷薇帝国真的被光明神教拿下……

    然而,最后这场战争的发展方向,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光明神教不依不饶,大有和蔷薇帝国不死不休的打算,而维尔帝国刚打算帮助蔷薇帝国,国内就出了一桩大事。

    维尔帝国的拥有的那块魔兽森林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精灵族的遗迹,维尔帝国派了不少人前去查探,结果路上就损失了不少人手不说,还有很多高手在进入遗迹之后再也没了消息,其中甚至包括维尔帝国的皇帝的许多亲信,甚至就连一位皇子都陷了进去,生死不知。

    维尔帝国的皇帝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就被气的吐了血,偏偏这个时候,一个亲王叛乱了。

    原本只是亲王叛乱的话,对维尔帝国的皇室并不能产生太大影响,但这个时机真的选的很好,尤其是……维尔帝国的这个亲王和光明神教有联系!

    暴风帝国起初并不想掺和到这些事情里面,但眼看着维尔帝国和蔷薇帝国都被卷入到了风波中去,自然也不会还袖手旁观,然而他们刚想有所动作,跟他们相邻的兽人竟然就突然发难了。

    暴风帝国和兽人打了那么多年,一直不分上下,现在兽人帝国突然发难,自然把他们拖住了。

    战争就那么僵持了下来。

    蔷薇帝国境内。

    光明神教和蔷薇帝国两军对阵过的地方已经被魔法和战技的轰的没有丝毫植物,这里的土地原本非常肥沃,可现在……

    “恐怕要再过二三十年,这里的土地才能再次用来种植。”兰斯洛特看了看脚下已经被烤的焦黑的徒弟,表情有些难看。

    他不明白,好好的为什么要发动战争。

    当初他的父亲没能解决瘟疫,死了一个城市的人,就已经成为罪人了,可现在,在这场战争里死亡的人早就超过了那个城市的人。

    为什么这次,大家就能对死亡视若无睹了?

    看着远处的军营,还有更远处传来阵阵魔力波动的地方,兰斯洛特的心情格外复杂。

    “圣子!”有人从远处跑来,看到兰斯洛特之后满脸焦急:“圣子,有人要撑不住了。”

    兰斯洛特听到手下的话,立刻收拾了心情道:“快带我去!”

    跟着那个来找自己的人,兰斯洛特看到了一群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的平民。

    这些人脸上或多或少的都有伤口,最前面的那个少年更是已经奄奄一息,他不敢耽搁,立刻用了一个群体治疗魔法,接着又往最前面的那个少年身上扔了一个魔法。

    在光明魔法的笼罩之下,少年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他虽然因为失血过多依然脸色苍白,但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

    兰斯洛特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对上了少年狂热的眼神:“圣子!您是圣子吗?”

    “是的,愿光明神保佑你。”兰斯洛特朝着这个少年笑了笑。

    “光明神在上!我真的看到圣子了!”少年非常激动:“圣子,我相信神的光辉一定会笼罩整个耶尔,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为神灵战斗到底!”

    少年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人就跟他一样激动地喊了起来,声称要为神战斗到底。

    他们看着兰斯洛特,明显希望能得到兰斯洛特的认可,然而兰斯洛特只觉得别扭。

    光明神,不应该是爱好和平的吗?

    从手下那里,兰斯洛特知道了这些平民受伤的原因。他们都是普通人,但因为对蔷薇帝国充满愤怒,因为信仰光明神,身为蔷薇帝国的子民,竟然攻击了蔷薇帝国的军队。

    身边很多人都为此高兴,觉得这些人是在光明神的引导下做了最正确的选择,但兰斯洛特总觉得不该这样。

    “圣子太善良了。”

    “圣子蔷薇帝国的皇帝不得人心,只要我们将蔷薇帝国的人解救出来,大家就能在光明神的指引下过上好日子了!”

    “圣子,那么多人来投靠我们,这说明有更多的人还在等着我们解救。”

    “圣子……”

    兰斯洛特突然发现自己的想法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他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错,但显然大家更信奉另一套想法。

    光明神教和蔷薇帝国的战争之初,双方不相上下,但如今,光明神教已经彻底占据了上风。

    因为光明神教这边有圣子去安顿受伤的百姓,蔷薇帝国那边却什么都没有,也因为蔷薇帝国里很多信仰光明神教的百姓帮助了光明神教的人,以至于蔷薇帝国方面对那些百姓充满戒备,甚至屠杀了几次百姓。

    蔷薇帝国的很多平民在对他们非常温和的光明神教和一只压榨他们的蔷薇帝国之间选择了光明神教,蔷薇帝国方面也就愈发地厌恶他们。

    这场战争,光明神教一定会赢。

    可明明,他们可以用更加温和的方法。

    看到蔷薇帝国一支普通人组成的军队发生叛乱,想要投靠光明神教这边,却最终被蔷薇帝国的一个魔导士一个魔法全都杀死,兰斯洛特心情前所未有地糟糕。

    但其他人却跟他完全相反。

    战争往往伴随着各种利益,这些日子不管是光明神教的人还是依附光明神教的人,都依靠战争得到了很多,也都对战争充满了狂热。

    在接二连三的战争中,光明神教竟然以远超从前的速度开始扩张,很多平民以前并不信仰光明神,但在战争中得到了光明神教的人是的帮助,又想要在战争中得到精神上的安抚之后,慢慢地都成了光明神的信徒。

    圣城的神山顶上,带回兰斯洛特之后从未离开过神殿的教皇看着无数白色光点,或者说信仰之力飞快地来到自己身边,在神殿里凝聚出一个个巨大的光团,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他看了那些光团好一会儿,终于离开了这些光团所在的地方,慢慢往外走去。

    没过多久,六长老来到了他的面前:“陛下。”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教皇的声音照旧没有丝毫波动。

    “黑暗深渊那边有动静了,那里出来了一个黑暗神,已经开始肆意扩张。”六长老道。

    教皇抬眼往黑暗深渊所在的地方看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收回自己的视线,又问:“齐景辰呢?”

    “齐景辰一直在地球上,如果没有意外,生命女神的神格应该被聂毅得到了。”六长老道。

    “是时候了……把他们丢到那个结界里去。”教皇突然道,回过头看向已经被信仰之力笼罩的神殿。

    那些信仰之力正在飞快地消失,然而立刻就有更多的信仰之力补充了进去。

    他们的神就要回来了,还会变得无比强大。

    齐景辰拥有光明圣体,原本应该成为神最合适的身体,结果他竟然和那个聂毅签订了共生契约。

    他们起初是想要破坏这两人感情,在聂毅的魔核出问题和齐景辰一起离开的时候,他还觉得自己的计划一定会成功……

    齐景辰和聂毅两个人的性格他们调查过,而看的出来,聂毅对齐景辰有很强的独占欲。

    平常就有这么强的独占欲了,魔核出问题之后,聂毅肯定会变本加厉。

    至于齐景辰……齐景辰也是一个天之骄子,甚至平常在和聂毅的关系之中,他是占据主导地位的,既然这样,他能忍受聂毅对他的“囚禁”,能做到不接触其他人吗?

    在他们看来,他肯定受不了,就算他和聂毅原本关系非常好,在聂毅一再强迫他的情况下,他们也注定了要分开。

    还有就是聂毅,聂毅对齐景辰的重视不容作假,他一心想要齐景辰真心喜欢自己,也不想真的束缚住齐景辰连累齐景辰,既然这样,他有没有可能主动解开和齐景辰之间的共生契约?

    他们的契约本就不完全,双方这么折腾,契约肯定会不稳,到时候他们再动点手脚,这两人之间的共生契约肯定会消失。

    因为存着这样的心思,齐景辰和聂毅离开圣城之后,他们并没有再插手这两人之间的事情,想要他们自然分开,没想到这两人竟然坚持下来了,聂毅还好运地得到了他们找了许久的东西,并且带着那些精灵去了地球上。

    这两人之间的共生契约已经毫无破绽,神的生命不可能被另一个人所影响,齐景辰身上有神的神格碎片,聂毅身上有生命女神的神格,这两样是一定要拿回来的……这两人留不得了。

    其实这样也好,齐景辰和那个聂毅纠缠不清,这样的身体给神使用绝对是玷污了神。

    地球上,南极。

    聂毅研究了一段时间的神力结晶之后,就开始帮着齐景辰布置魔法阵了。

    魔法阵里面充满黑暗能量,曼纽尔竟然能待那么久不出来,也算是厉害了……看着魔法阵里面翻滚的黑雾,聂毅眉头微皱。

    曼纽尔那家伙该不会已经出事了吧?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如果曼纽尔真的出事了的话,他肯定是没本事去救人的……

    深吸了一口气,聂毅不再耽搁,继续帮着齐景辰布置魔法阵,过了一段时间觉得饿了之后,又停下来再次给齐景辰做海鲜。

    布置这样的魔法阵耗费的魔力非常多,齐景辰忙了几个小时之后,就把自己的魔力用光了,同时也停了下来。

    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大概应该这里的黑暗能量非常浓郁的缘故,并没有丧尸或者丧尸兽过来,倒也清净……

    “我以前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来南极,没想到现在能这里,甚至还能吃那么大只的龙虾。”齐景辰感叹道。

    他以前看过去南极旅游的宣传手册,当时还想着这样的地方自己绝对不要来,没想到他最后还是来了,不仅来了,还在南极吃上了海鲜烧烤。

    聂毅手上正在烤着的龙虾确实非常非常大,看着就让人觉得很有食欲……聂毅已经把龙虾烤的差不多了,这时候就剪开虾尾放了涂了一些酱料。

    又略微烤了烤,聂毅将整个虾尾都放在了齐景辰面前。

    这龙虾生前级别不低,死后味道也就非常不错,齐景辰一口气吃了好几块才停下,然后又示意聂毅把龙虾那有他大腿粗的大鳌给敲开。

    吃了一些龙虾肉一只龙虾的大鳌,齐景辰就已经饱了,他的魔力也在光明之境和许多信仰之力的帮助下完全恢复……

    站起身,齐景辰打算继续布置魔法阵,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正在飞速靠近。

    那是光明能量,似乎比他还要强大,而这,不应该是地球上能存在的。

    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的表情都变得非常凝重。

    那个飞速往这里跑来的人很快就来到了他们面前,看清那人的模样的时候,齐景辰的眼里闪过一抹惊讶,却又有着了然:“六长老。”

    “神子。”六长老看着齐景辰道。

    “六长老怎么会来这里?”齐景辰笑着问道。

    “来找你。”六长老道。

    “早知道六长老要过来,之前我过来之后就不封着那通道了……那没有给六长老带来什么麻烦吧?”齐景辰又道,六长老来的太过突然,也不知道是怎么来这里的……这一切让他充满戒备。

    聂毅站到齐景辰的身侧,同样戒备地看着六长老,同时握住了齐景辰的手,随时准备带齐景辰进入试炼之地。

    “原来你把通道封了?可惜并没有多大用出,我想要过来也用不着那个通道。”六长老道,他知道齐景辰在试探,想要知道自己是怎么来这里的,而他并没有隐瞒的打算:“我们既然知道了这地方,又怎么可能不把这里当回事?”

    他说着,看向了齐景辰身后那个巨大的魔法阵。

    那里,可是有不少东西在的。

    兰斯洛特来地球之前,他们对这里并没有太过关注,甚至没有当回事,但兰斯洛特从地球上回去,甚至带回去了地球上的消息之后,他们对地球就已经关注起来了。

    聂毅齐景辰等人在圣城的时候,他们早已派人来过地球上,查清楚了这里的情况,同时也把聂毅和齐景辰的事情查的清清楚楚的。

    可惜后者最终没有排上什么用处,至于前者……

    “我们光明神教对神子没有丝毫亏待之处,反而给了诸多方便,神子竟然不告而别,就不觉得亏心?”六长老看着聂毅和齐景辰道。

    齐景辰有些弄不明白六长老的来意,最终只能笑笑:“我只是想回地球看看,以后自然会回去。”

    “不用了,神子就算不回去也无妨,只要帮我一个忙就行。”

    “什么忙?”齐景辰问道。

    “去这里头看看。”六长老道,与此同时,他身上的威压放出,就将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压制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之前聂毅还想着一旦遇到危险,就立刻带着齐景辰躲进试炼之地,现在真的遇到危险了,他才发现自己根本就躲不掉。

    在圣级强者的威压之下,他和齐景辰两个人连动都动不了。

    六长老对此早有预料,他几步上前,轻轻松松地就拎起了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然后飞了起来。

    一个大镇将整个南极围了起来,六长老飞到空中,飞到大阵的中间,接着就将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直接往下扔去。

    脱离了六长老的手,聂毅和齐景辰却并没有恢复自由,他们落入阵中之后好一阵子不能动弹,等能动的时候,他们已经身处阵法中心位置了。

    这里的黑暗能量比上辈子齐景辰死亡的时候感受到的黑暗能量浓郁千百倍,掉下去之后,他甚至有种透不过起来的感觉。

    刚刚能动,齐景辰就催动了手上的光明之镜,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围的黑暗能量太过浓郁,光明之境竟然只能形成一个极小的防护罩。

    “我打不开试炼之地。”聂毅道,表情有些难看。

    拥有了试炼之地之后,他的胆子就大了很多,毕竟这个神器非常非常好用也非常非常有用,但他怎么都想不到,在他最需要这神器的时候,这神器竟然会打不开。

    “你快过来。”齐景辰拉了聂毅一把,将聂毅拉到自己用光明之镜撑起的防护罩里,然后才道:“在这里光明能量消耗的非常快,再这么下去我的魔力很快就会耗尽,我们要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

    “我们四处找找!”齐景辰道。

    周围的黑暗能量实在太过浓郁,以至于整个世界在他们眼里显得漆黑一片。聂毅和齐景辰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只能摸索着前进,就在这时,他们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朝着他们袭来。

    那东西朝着他们的腿部进行了攻击,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飞快地将之拦住之后,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只企鹅。

    只到他们的膝盖的企鹅应该是圆滚滚非常可爱的,但这只不一样,这只企鹅浑身漆黑不说,还极为凶残!

    他们两人发出魔法没有对这只企鹅产生丝毫伤害不说,这只企鹅发出一声尖叫,紧接着,他们的四面八方竟然都遇到了攻击!

    “快逃!”齐景辰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些企鹅都是丧尸兽,但却不会像外面的那些丧尸一样感受到光明能量之后会逃跑,因为它们已经达到魔导师级别了。

    在南极,竟然存在着一群达到了魔导师级别的黑暗生物!

    聂毅和齐景辰两人联手,选定了一个方向突围,心里都担忧万分。

    他们在外面布置了魔法阵阻拦黑暗能量,但那个魔法师是拦不住这些实力强大的企鹅的,如果这些企鹅跑到了外面……

    他们是现在地球上最强的人,却也不过刚刚达到魔导士级别而已,因此这些王级黑暗魔兽已经可以横扫整个地球了……

    齐景辰在奔跑之余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浑身发冷,而这个时候,他们突然撞上了一层薄膜。

    他们完全没办法突破这层薄膜,只能挨着薄膜站定,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周围的那些企鹅似乎跟他们一样不能出去。

    发现这一点,齐景辰不知道自己应该庆幸这些家伙都出不去,还是应该伤心自己也出不去这件事。

    不,这时候他们已经没工夫想太多了,他们眼看着就要死在那些将级黑暗魔兽的围攻之下,当务之急可不是研究这层薄膜,而应该想办法保命。

    这里什么都看不到,精神力也没办法在浓郁的黑暗能量里伸展的太远,除了彼此以外周围的一切还都是敌人……

    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和对方愈发的心意相通,配合地宛如一个人,他们不用商量,就朝着一个地方跑去。

    周围的那些企鹅非常非常强,他们根本就不是这些企鹅的对手,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企鹅的攻击并不能突破光明之镜为他们建起的保护罩。

    然而光明之镜里面的能量是有数的,他们在这里还吸收不到信仰之力没办法进行补充……

    再这么下去,他们迟早会被那些黑暗魔兽给撕成碎片。

    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而他们身后追赶的黑暗魔兽却越来越多,甚至已经不再只有企鹅。

    那些企鹅的攻击的手段非常单一,夹杂在其中的几个人类的攻击却称得上多种多样,也给聂毅和齐景辰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我们别攻击了。”齐景辰道,干脆不再攻击,仅仅依靠着光明之镜形成的防护罩抵挡来自周围的攻击。

    他们逃跑的速度越来越快,跑着跑着,聂毅和齐景辰突然觉得脚下一空,就往一个地洞里摔去。

    作者有话要说:  放大招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