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1章 手电筒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耶尔除了三大帝国以外,还有无数的小国家,聂毅和齐景辰最近就一直在那些小国家收购各种牲畜,今天更是在其中一个小国家的都城都附近。<し

    张子海等人还没有来过耶尔,聂毅干脆就带着他们去了那个都城,打算好好逛一下。

    张子海等人清理了一下自己,穿上了聂毅准备的魔法袍,还戴上了聂毅从晨熠佣兵团的人哪里弄来的等级勋章,然后他们这一群魔法师就在耶尔的街道上逛了起来。

    聂毅和齐景辰在圣城住过很长一段时间,这里的一切在他们看来真算不上什么,张子海等人却觉得非常新鲜。

    “别人都是出国旅游,我们这是直接换了一个世界旅游了。”平胜超笑道。他当了一段时间的是安全区区长了,如今关注的东西远比聂毅等人关注的要多,这会儿东张西望的,就观察了一下耶尔这边的老百姓的生活。

    这里物产丰富,百姓看着倒是不用饿肚子,但明显等级差距非常大……不说别的,这里有些人出个门,身边竟是足足跟了十几二十个人伺候。

    “这边的饭店有很多,我们先找个地方吃饭?”聂毅道:“这里的魔兽的肉味道非常好。”

    这些日子他们四处购买牲畜,张子海平胜超等人在试炼之地并不缺肉吃,但他们自己做的肉的味道,肯定是比不上这边的大酒楼里的饭菜的味道的。

    别看耶尔的那些饭店里的菜式没地球上那么精致,可他们做的烤肉当真是一绝。

    “我们马上就去吃饭。”张子海立刻点了点头,平胜超也笑道:“我最喜欢吃各种东西了,以前出去玩,到了地方之后第一件事,绝对就是找找当地美食。”

    “老大,我之前那一年一直被关在魔法塔里,还没有去饭店吃过呢!”戚暗打着学习光明魔法的幌子也跟来了,这时候忙道,不想让齐景辰忽视自己。

    戚暗的实力提升了很多,还学了很多东西,齐景辰也知道他这一年必然是过得非常忙碌的,这会儿听到他这么说,自然有些歉疚:“等下想吃什么尽管点。”

    “恩。”戚暗点了点头,略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他这一年来确实一直没离开曼纽尔的魔法塔,整天忙着学习,不过曼纽尔对他们挺不错的,还找了很多厨师专门做饭给他们吃……

    他们一行人也就戚暗和小猫这两个孩子没穿魔法袍,其他人个个穿着魔法袍,因而刚到饭店门口,就有人迎了上来,热情地招呼,来招呼他们的这人身上还有那么一点能量,是个一星战士。

    这个一星战士很快就将聂毅等人带到了楼上,他们人多,这个饭店的包厢都坐不下,这人就将聂毅等人安排在了二楼的大厅里,满满当当坐了三桌。

    “各位想要吃点什么?”这个一星战士很快就把菜单送了过来。

    “我们刚刚做了任务回来,给我们上点能吃饱的。”聂毅道,然后拿过菜单,很快就把菜单最上面的那些烤肉都点了,当然水果蔬菜也点了不少,点的全都是带有魔法元素的。

    这个一星战士看到聂毅等人点了这么多吃的,脸上的笑容更真挚了,他收好菜单,立刻表示很快就会把饭菜端上来。

    “嗯。”聂毅点了点头,给了几个金币当做小费。

    这个一星战士笑着收了,亲自给聂毅等人上了茶水,然后又恭敬地离开了。

    看到他离开,张子海到是有些心疼了:“聂少,小费怎么给这么多?都能买好几只猪了。”

    “在耶尔,普通人和魔法师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聂毅道:“普通人一年也就只赚两三个金币,但魔法师随便吃顿饭,就是这个价钱了,我们点了那么多,用金币恐怕还完全不能付账,到时候要拿魔晶出来才行。”

    张子海和聂毅他们这桌是靠窗的,张子海看了看楼下的情况,点了点头。

    饭菜很快就端上来了,有炙烤的各种魔兽的肉,也有很多带有魔法能量的果子,而这些食物的味道,都非常非常好。

    聂毅和齐景辰吃多了,还算矜持,张子海等人吃的却有些快了……

    不过,他们要是打扮的普普通通的来这里这么吃,说不定会被认为是土包子,但他们现在各个穿着魔法袍,其中还有好几个高级魔法师,别人就只觉得他们是真性情了,不会有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这些魔法师吃的好快,他们这是饿着了?”

    “估计之前去探险了。”

    “说不定是闯万丈地洞去了,那边最近又热闹起来了,前几天还有人在里面随手一摸,摸到了一株八星魔植呢。”

    “万丈地洞可不是那么好进的,那里漆黑黑的一片,什么魔法都不能用,火也点不起来,到最后说不定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我们没办法,但总有人有办法的,扎姆特家族前段时间不就找到了可以彻底隔绝魔法元素的魔法灯,带着进去了吗?也不知道现在出来没有。”

    ……

    坐在二楼的大厅里,聂毅和齐景辰等人听到了不少话,而他们周围的人聊的最多的,毫无疑问就是万丈地洞。

    对这个地方,聂毅和齐景辰倒是一点都不陌生,都在典籍上看到过。

    在耶尔,有很多奇特的地方,比如长着风铃铛的狂风峡谷,又比如在地底下延绵千里的万丈地洞。

    狂风峡谷里面充斥着风系能量,那里除了风元素没有其他任何元素,但也因为这样,长着诸如风铃铛这样的珍贵的魔法植物,而万丈地洞,它和狂风峡谷差不多,只是万丈地洞里面充斥着的却不是风系能量,而是土系能量。

    万丈地洞很深很深,里面满是土系能量,这能量充足的甚至让其他能量完全没有立足之地。

    这原本不是什么大问题,甚至是一件好事——这样浓郁的土系能量,可是孕育出了不少珍贵的魔法植物的,还有人在那里找到过土系源晶。

    但好事有,坏事也有……万丈地洞的土元素太浓郁了,以至于根本没人能在那里使用其他系别的魔法,至于用土系魔法……呵呵,如果不怕被土埋了的话,可以试试。

    要知道,曾经有个土系魔法师不小心引动了一下空气中浓郁的魔法元素,然后……他所在的地洞的土系元素就突然变得异常浓郁,最后更是直接炸了,连随行的一个魔导师都被炸成了碎片!

    对了,万丈地洞并不只有一个地洞,而是由很多四通八达的地洞组成的,简直就是一个大型迷宫,一不小心,就会迷失在了里面。

    总之,这万丈地洞弄到后来,就成了一个什么魔法都不能使用,大家进去找东西全凭运气的地方。

    在那里真的是全凭运气,要知道,因为万丈地洞太深,里面一直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一点光线都没有,以至于人类进去之后,全都成了瞎子,只能用手摸索着前进,摸索着找东西。

    不能使用魔法,什么都看不见,容易迷路,里面还有一些土生土长的动物会攻击人类……虽然万丈地洞出产很多珍贵的魔法植物,但愿意进去的人还真不多。

    聂毅和齐景辰对那个地方就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们可是非常惜命的,自然也就不会主动去危险的地方。

    听着关于万丈地洞的议论,聂毅和齐景辰看着张子海等人把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然后就叫了人,又给他们上了一桌。

    张子海等人之前的时候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这次吃饭的速度总算慢了下来,就在这时,窗外突然传来了喧哗的声音,而这个声音一响起,张子海旁边的窗户就破碎了,随后还有人从窗户里闯了进来,一脚踩在了张子海面前的一盘烤肉上面。

    张子海手里还拿着筷子,他正要夹烤肉吃,结果烤肉没了,可想而知有多么愤怒,偏偏踩了烤肉的那人不知道道歉不说,竟然踩着一桌子的碗碟继续往前跑去。

    “你给我下来!”张子海抓住那人往下一拉,同时一道火龙拦住了那人的去路。

    “放肆!”那人道,朝着张子海的手放出几片风刃,然后不管不顾继续往前跑去。

    张子海之前那一年一直待在地球上,魔法等级晋级挺快的,在聂毅和齐景辰回到地球上,给了他一些魔晶和药剂之后就晋级八星魔法师了,但这个踩了烤肉的人是个魔导士,自然也就没把他的火龙看在眼里。

    这个魔法师迎着火龙继续往前跑去,跑了几步之后突然惊叫了一声,往前跑的速度也慢了慢——没被他看在眼里的张子海发出的火龙,竟是让他吃了一个暗亏。

    这人眉头一皱,恼怒之下再次朝着张子海发出了一个魔法,只是他的魔法刚刚发出,就被土墙挡下了,他还很快被土墙给围住。

    土墙是聂毅用出来的,聂毅已经是中级魔导士了,比这个初级魔导士要强上很多,拦截的非常轻松。

    这个魔导士知道自己躲不掉了,干脆也就不躲了,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无视自己鞋子上满是汤汤水水,一副很有骨气的样子看向正从窗外追进来的人:“没想到你们竟然设了埋伏!”

    追着他过来的是一个土系战将,那个战将看着挺年轻的,样子更是长得极为好看,那满脸坚毅的样子还有几分像聂毅,齐景辰不免多看了两眼。

    聂毅注意到这点,顿时瞪了过去。

    那个土系战将被聂毅瞪了一眼,又看到聂毅他们桌上满是狼藉,脸上露出歉意来,他没像先前的那个魔导士一样在别人的桌上乱踩,安安分分地跳下窗户之后就道:“各位,非常抱歉打扰了你们,你们的损失我们扎姆特家族会全部承担,也一定会给予赔偿。”

    “这是应该的。”聂毅道,被这么一折腾他的好心情都没了,确实应该得到赔偿。

    “不知各位能不能把那个人交给我们?”这个战将又道。

    “可以。”聂毅道。他对那个魔导士的印象不太好,现在巴不得这个让齐景辰多看了几眼的人快点把人带走。

    “这位大师!我们都是魔法师,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何必做的这么绝?”那个风系魔导士看向了聂毅。

    “谁说我们无冤无仇了?你不是对我们动手了吗?”张子海道。

    “是你们先对我动手的。”那人叹气。

    “那是因为你踩坏了我们的食物!”张子海道,对于桃源安全区的人来说,食物都是非常珍贵的,尤其是肉,虽然知道耶尔的情况不一样,但他还是见不得有食物在自己面前被糟蹋。

    “不过只是一些食物而已……”那个魔导士有些无语,觉得张子海是在找理由,但看到张子海的表情,却突然发现……这人似乎真的很在意那些食物。

    真是见鬼了!早知道他就不往这边跑了!

    追来的土系战将可不管这个魔导士是怎么想的,上来就要抓人。

    这个魔导士这下不再跟张子海说话了,倒是义正言辞地看向了那个土系战将:“你们扎姆特家族可不要欺人太甚!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交易已经结束了,你们在弄坏了我的东西之后嫌弃我的东西不好,让我赔钱这算什么事?”

    他说完之后,又对着周围的人道:“各位都来帮我评评理,这扎姆特家族实在太不要脸了,买了我的魔法器具还给弄坏了之后,竟然要让我赔钱!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这人说的很快,那追来的战将听了,最终皱眉道:“你说那魔法灯能在千丈地洞使用,你自己试验过,我们才会用珍贵的魔法器具和你交换,然而你根本就是在骗人!”

    聂毅齐景辰等人听了这两人的对话,又听了周围人的议论,也算是知道这个追上来的青年和这个魔导士的身份了。

    这个魔导士是个风系魔法师,他是从别处来的,而来到这个地方之后,就被这里的一个大家族,扎姆特家族的人接回去了,因为他手上有一件珍贵的魔法器具,那是一盏不会散发出任何魔法元素的魔法灯。

    扎姆特家族基本都是土系魔法师,而他们家族最强大的是一个初级魔导师,这个初级魔导师是扎姆特家族的靠山,他要是出事,扎姆特家族也会遇到麻烦,偏偏不久前,这个初级魔法师受伤了,还只有一种珍贵的土系魔法植物可以治好他的伤。

    扎姆特家族遇到这种情况,当然是要想办法找到这种珍贵的魔法植物的,而这种魔植,就只有万丈地洞里面有。

    扎姆特家族世世代代生活在万丈地洞旁边,对万丈地洞还是有所了解的,却完全没有找到这种魔植的把握,毕竟这种魔植生长在他们不敢轻易进入的万丈地洞深处。

    所以,他们想要找一盏可以在万丈地洞里为他们照明的魔法灯,有了灯,他们就可以在前进的时候留下记号,也能看清楚周围是不是有那种魔植存在了——因为万丈地洞的土系魔法实在太过浓郁的缘故,人们想要依靠精神力来感知周围是否有魔植存在是做不到的,在那里找魔植,只能靠用手去摸……

    这个魔导士手上有这么一盏灯,扎姆特家族对他可谓是礼遇有加,不仅拿了很多钱给他,还拿出了很多珍贵的东西跟他交换了那盏魔法灯,至于最后么……

    很显然,那盏魔法灯最后在万丈地洞坏了。

    那个战将和那个魔导士争锋相对了几句,那个魔导士很会说话,倒是显得扎姆特家族没理了,幸好这个时候,扎姆特家族来了一个魔导士,让先来的魔导士不敢再说什么了。

    “这位,我们给的钱财我们不要了,只要你把大地的馈赠还给我们,你就可以离开了。”迟来的那个魔导士道。

    他们扎姆特家族买到了假货放在平常只会认栽,不会为此轻易得罪一个魔导士,毕竟每个魔导士背后基本上都有人。

    但大地的馈赠这个魔法杖对他们来说太重要了!他们为了治好那位魔导师愿意给出去,但如果不能治好,当然也就不愿意它落在别人手里了。

    被追的魔导士知道自己这会儿不把魔法杖拿出来肯定走不了了,当下愤愤不平地将那根魔法杖拿了出来,扔到了那个战将手里:“这下我能走了吧?”

    那个战将有些不满,他身边同属于扎姆特家族的魔导士却看了他一眼,让他不能妄动:“你可以走了。”他们扎姆特家族最近遇到了很多麻烦,可不能再出事了……

    那个风系魔导士抬腿就往外走去,就在这时,平胜超突然道:“我这里有不需要任何魔法元素就能亮的灯,你们要不要?”

    那个什么千丈地洞里面,似乎因为土元素太浓郁,不能用魔法灯也不能点火照明,但电灯应该能用?

    地球上黑暗能量那么浓郁,手电筒照样能用,最多就是坏的快一点,在那么千丈地洞里面应该也一样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