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5章 雪景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自打有了野猪代步之后,就不走在最前面了,反而走在最后。

    他环抱着齐景辰坐在野猪上,面容冷峻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看起来非常严肃,但那只手却一点都不严肃,一直在齐景辰身上捏捏捏。

    色狼……齐景辰只能给聂毅这么一个评价。

    坐在野猪背上并不舒服,哪怕这只野猪在之前被聂毅抓到的时候,聂毅已经将它洗干净了,还在它刺人的长毛上面盖了一条厚厚的毯子。

    现在被聂毅抱着,还被吃豆腐,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也就加剧了。

    然而……感觉到脑海里隐隐传来的刺痛,齐景辰又觉得这一切也没什么了,聂毅现在,估计比他更不好受……

    “你把领域撑起来。”齐景辰突然道。

    聂毅没说话,却用土系魔力撑起了一个领域。

    齐景辰窝在聂毅的领域里,然后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那根生命树的树枝,或者说一棵小树苗。

    在圣城的时候,他专门给这根树枝制作了一个花盆,然后把它种下去,现在它看起来分明就是一棵小树。

    将这棵小树抱在怀里,齐景辰开始引动周围的白色光点进入这棵小树。

    现在他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聂毅的问题,也就只能寄希望于生命树的树脂了,就不知道这树要多久才能长大,才能出来树脂。

    齐景辰这么想着,倒是一点都不在意旅途烦闷和野猪的颠簸了,反而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自己怀里的树枝上面。

    他怀里的树枝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生长着,没人知道它到底要多久才能长大,但齐景辰却依然没有丝毫不耐烦,做的格外认真。

    这毕竟是可以救聂毅的东西。

    齐景辰很用心地养着生命树,直到突然头痛加剧。

    他下意识地转过头看向了聂毅。聂毅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好似完全没有感觉到疼痛,但看着生命树树枝的眼神都充满厌恶和痛恨,好像这树枝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他这是……吃一棵树的醋?

    还能这样?

    齐景辰盯着聂毅,简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叹了口气,将那株小树放回空间戒指,然后扭过身体,然后亲了亲聂毅的下巴。

    聂毅见状冷哼了一声,然后手一用力就把齐景辰托起来换了个位置,让齐景辰面朝自己,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还不忘道:“你是我的!别看着别人,也别看着别的东西!”

    面朝着聂毅,齐景辰坐的更加不舒服了,但是看到聂毅的表情,他叹了口气,却还是抱住了聂毅:“我爱你。”

    聂毅的动作顿了顿,帮齐景辰调整了一下坐姿,又在齐景辰身下加了个一个枕头当做坐垫。

    前面雄狮佣兵团的人看到后面的景象,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觉得这个魔法师实在太会享受。

    找了一个心灵手巧的男宠,可以帮他做饭不说,赶路的时候也能抱着亲亲,真的太美妙了。

    这样的赶路持续了好几天。

    这几天,齐景辰有空的时候总会把生命树拿出来催生一下,但根本就不敢持续太长时间,因为聂毅会不高兴。

    而聂毅要只要不高兴了,魔核就会出问题。

    不仅如此,齐景辰还发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聂毅对他的占有欲真的非常非常惊人。以前聂毅虽然整天和他在一起,但去杀丧尸的时候还是会离开他的,也不会讲他看的太紧,可现在……聂毅对他简直寸步不离,就算是跟魔兽战斗的时候,也要讲他绑在身边,比如这天晚上。

    这天,聂毅在他们是安营扎寨吃过晚饭之后照例把他抱进帐篷胡天胡地了一番,结束之后,他就疲惫地睡着了。

    结果睡到一半,聂毅竟然把他叫醒了,然后给他套上两件衣服,就拉着他离开了帐篷。

    他睡的迷迷糊糊地,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直到看到一只魔兽被聂毅的土墙围住。

    原来,聂毅躲在布满魔法阵的帐篷里没有发散出去自己的气息,就跑来了一只六星魔兽试图叼走雄狮佣兵团的人当做晚餐——人类把魔兽当成猎物,而魔兽,也是把人类当成猎物的。

    雄狮佣兵团的人要是提前设计陷阱,然后一起围攻,肯定是能把一只六星魔兽围攻而死的,但这只魔兽是偷袭的……

    守夜的雄狮佣兵团的人毫无所觉地被那只魔兽接近了,幸好在关键时刻,一块砸向他的石头将他从非常危险的境地砸了出去,然后那只魔兽就被土墙给围住了。

    “天哪!”被石头砸出去的人先是因为那石头砸伤了他的肩膀而惨叫起来,随即就大声惊叫起来。

    在聂毅出手之后,他总算发现了那只魔兽。

    佣兵团其他的人听到叫声也都跑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只随手披了一件单衣的聂毅已经将那只六星魔兽解决了,他还紧紧地牵着齐景辰的手。

    雄狮佣兵团的团长惊喜万分,连忙上来道谢,第一次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做的决定是多么地正确。

    要是没有聂毅,他们刚才说不定就要损失一个佣兵了,要是那只魔兽觉得他们佣兵团的人非常好吃,说不定还会坠在他们身后,然后每天偷偷地来抓一个吃……

    其他佣兵团是遇到过这样可怕的事情的,最后那个佣兵团几乎是仓皇地逃出了魔兽森林。

    “谢谢大人!”雄狮佣兵团的团长感激地道谢,然后又心有余悸地表示:“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六星魔兽,要不是大人,我们就麻烦了。”

    魔兽森林里的魔兽的分布也是有一定规律的,按理这个地方不会出现六星魔兽才对……雄狮佣兵团的人挺倒霉的。

    “一只受伤的豹子,应该被赶出领地的。”聂毅看了看那只魔兽,然后又吩咐雄狮佣兵团的人:“把魔晶挖出来洗干净,明天给我。”

    说完,他拉着虽然裹得很严实,但衣衫不整的齐景辰就回了两人的帐篷。

    聂毅身后雄狮佣兵团的人忍不住面露崇拜,不愧是强大的九星魔法师,刚刚解决掉一只六星魔兽,就又快活去了……

    齐景辰三更半夜被拉起来,说不出有多郁闷,但进了帐篷,却还是搂着聂毅一遍遍的表示:“我不会离开你,永远都不会离开你。”

    聂毅的呼吸平稳了下来,齐景辰也总算睡着了。

    只是在他睡着之后,聂毅却是再次睁开了眼睛,然后死死地盯着他看。

    又过了一天,他们总算来到了目的地,那座非常高的山下。

    雄狮佣兵团这天早早地就在山下安营扎寨了,然后一边做明天去捕猎的准备,一边处理之前在路上的收获。

    没错,他们佣兵团在路上并没有闲着,还陆续收获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低级魔兽,又比如说常见的草药。

    这些佣兵们熟练地对这些东西进行加工,前几天聂毅杀死的那只豹子的皮,更是被他们拿出来再次处理了一遍——那只豹子聂毅只要了魔晶,他们却不曾有丝毫浪费,就连豹子的肉,当天晚上都煮了当宵夜了,弄得齐景辰都有些饿。

    然后聂毅就在帐篷里给他煮了一锅汤。

    齐景辰对这些处理工序很感兴趣,聂毅又不让他干别的,就好奇地看了过去,结果才看了一会儿,聂毅突然捂住了他的眼睛。

    “你只能看着我!”聂毅道。

    齐景辰:“……”

    好吧,聂毅也挺好看的……齐景辰盯着聂毅的脸看了一会儿,实在没事可做,在没在聂毅脸上发现什么需要处理的粉刺痘痘的情况下,最终道:“我给你挖耳朵?”

    聂毅没点头,也没摇头。

    齐景辰拿了挖耳勺凑过去帮聂毅挖耳朵,挖完了又问:“你要不要洗头?”

    雄狮佣兵团的人在外面待了几天之后,都已经风尘仆仆了,现在就有人在洗头。聂毅和齐景辰虽然没有什么问题,不过现在没事可做,洗头也能打发一下时间。

    聂毅淡淡地瞥了齐景辰一眼,站起来就走。

    齐景辰有些不解,不解之后,却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他和聂毅现在都染了头发,不能洗!

    齐景辰最后只能开始准备食物。

    用一只鸟儿炖了蘑菇,然后再炒几个青菜,烤点肉。

    齐景辰不太喜欢直接把肉放在火上烤,因为一不小心肉就会被熏黑,最后就让聂毅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块铁板,然后在下面升起火,接着就将肥瘦相间的肉放在铁板上炙烤起来。

    铁板被火烧的很热,肉片被放在上面,很快就开始往外冒油水,香味也弥漫开来……借着油脂,齐景辰还把几样蔬菜放在上面烤了一下,然后用带来的酱料拌了。

    雄狮佣兵团的人身边压根没有铁板这种东西,他们看了一会儿,有人默默的找来了一块石板,然后效仿齐景辰的做法。

    味道真的很不错,可惜他们带的调料只有盐,根本就没有酱料来沾烤肉。

    齐景辰一边烤肉,一边“伺候”着聂毅吃饭,等聂毅吃完了,才开始吃自己的那一份。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又羡慕地看向了聂毅,聂毅冷哼了一声瞪回去,在齐景辰吃饭之后,照例将齐景辰带回了帐篷。

    “这位魔法师大人的兴致真好……”

    “身体也好啊,一般人可做不到那样……”

    “可怜那个少年了,他受得了被那么折腾吗?我觉得他的脸色不太好……”

    ……

    雄狮佣兵团的人都有些同情齐景辰了,而齐景辰这次被带进帐篷之后,却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很快被扑倒。

    聂毅在帐篷里弄出了一个石头制成的和地球上的洗发店里的洗头台一样的东西,又准备了一个装有温水的盆子,然后就躺在了那个石台上。

    这是……要让他洗头?

    明明可以用水系魔法!

    齐景辰看着聂毅这个样子都有些没脾气了,但还是坐下来,然后开始慢慢地帮聂毅洗头。

    聂毅的头发很硬,剪短了有些扎人,现在长了,看着倒是软了下来。

    轻轻洗着这样的头发,看到聂毅闭上眼睛之后安详的表情,齐景辰突然想起了刚重生的时候的事情。

    那时候他一心求死,当然不会想要洗头,是聂毅慢慢清洗他的头发的,那时候聂毅的手总是无比轻柔,看着他的眼神则无比炽热。

    齐景辰有些浮躁的心安定下来,他弯下腰,然后在聂毅的脸上亲了一口。

    聂毅猛地睁开眼睛直视齐景辰,然后……温馨的洗头场面就没有了。

    齐景辰被压在那个石台上,经历了一场,接着又被带到了床上。

    聂毅身为魔法师,身体本就比常人强健,跟他在一起还能恢复体力……以前为了照顾他聂毅绝不会多要,但现在每个晚上,两人之间都能经历好几次。

    齐景辰是喜欢聂毅的,也喜欢聂毅拥抱自己,偶尔来几次激烈的,更是会将之当做情趣,但每天都这样,却让他有些吃不消。

    他觉得自己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肾虚。

    可聂毅现在这个样子……齐景辰叹了口气,有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聂毅……齐景辰想着聂毅的事情,然后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白天赶路,晚上还要被聂毅折腾,让他很累很累,自然也就不得不睡觉。

    聂毅盯着齐景辰,却是再次久久不能入睡。

    雪狐只生活在雪山上。它们借助雪山上的白雪隐藏自己,捕猎一些小型魔兽,生活的非常安定。

    偏偏人类要去破坏这份安定,因为雪狐是一种很容易跟人类签订契约的魔兽。

    它们级别不高,但很聪明,在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也就不会像某些魔兽一样选择玉石俱焚,而会顺从地和人类签订契约。

    它们虽然攻击力不高,但非常可爱,还很会讨好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种魔兽就成了很多女性魔法师钟爱的签订契约的对象了,而这也让很多人愿意花大价钱购买它们。

    雄狮佣兵团这次就是被一个打算向一个美丽的女性魔法师求婚的战士委托了任务的,那个战士想要一只雪狐来讨自己的未婚妻的欢心。

    “大人,雪狐很狡猾,去的人太多会露了行踪……”雄狮佣兵团的人看着聂毅身边的齐景辰,表情有些纠结。

    他们已经知道这位魔法师大人不管干什么都喜欢带着自己的情人这件事了,但去抓敏锐的雪狐的时候带着一个普通人,会不会有点不合适?

    到时候说不定那个普通人稍微露出点痕迹,他们的埋伏就会被雪狐看穿了!

    “我们佣兵团会有人留在山下,这位小公子……”那位团长又道。

    “谁说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抓雪狐了?”聂毅反问。

    “啊?”雄狮佣兵团的团长有些愣住了,这个大师虽然非常冷漠,甚至到现在都没告诉他们他的姓名,但他一直跟着他们,他以为他是对雪狐感兴趣的……

    “你们去抓雪狐,我有别的事情要做。”聂毅道,然后带着齐景辰,朝着山上走去。

    越往山上走,气温就越低,不过齐景辰现在是一个高级魔法师,因而并不觉得寒冷。

    不过他不觉得冷,聂毅却还是找出了一件大衣给他。

    用大衣把自己裹紧,齐景辰朝着聂毅笑了笑。聂毅盯着齐景辰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抱起齐景辰,然后朝着山上跑去。

    这里是雪山,但还有一些植物在雪地里生长,景色非常不错……齐景辰刚生出这样的感叹,就被聂毅放在了一块石头上面。

    聂毅把他放下之后也不做别的,就站在他身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雪景。

    这里的景色很美,但聂毅这样的做法也是有些怪异的……齐景辰忍不住问道:“你不去抓雪狐?”

    “等等。”聂毅道,继续看着眼前的景色。

    聂毅并不是一个喜欢看风景的人,他会这样……齐景辰盯着聂毅看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他和聂毅在地球上的时候,天空中飘下来的雪花都是灰色的,他当时很失落,曾经说过什么时候有机会看雪景就好了……

    那时候聂毅用冰系异能为他制造出了一些白雪,同时还许诺将来有机会,一定让他去看雪景。

    “既然你不急,我们就多看看这里的景色吧,我给你拍几张照片。”齐景辰笑道。

    他不是没见过雪景,但以前见过的雪景都没有这里这么漂亮。

    聂毅冷冷地看了齐景辰一眼,不说话也不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