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2章 魔兽森林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的化妆技术很一般,但他是一个善于学习的人。

    他反复在自己的脸上涂抹了几遍,就学会把自己弄成另外一副模样了,当然,他弄得比较丑,同时依靠在脸上贴了疤痕又染了头发,才将自己弄得跟之前大不一样。

    弄完这一切之后,聂毅就站起身,然后脱下衣服,换上了一套用料很普通的魔法袍。

    在耶尔是没有照相机的,他这么折腾过自己之后,不熟悉的人肯定就不能第一时间认出他了,圣城方面想要找他更不容易。

    齐景辰坐在桌前,看着聂毅的动作,因为聂毅擅自升级而升起的怒气总算慢慢消失了。

    聂毅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这点齐景辰很清楚,他恐怕不能对聂毅来硬的,只能来软的。

    所以,等聂毅换好衣服,冷着脸转过身看着自己的时候,齐景辰拉住了他的手:“你吃了没?”

    聂毅当然还没有吃,他冷冷地看了齐景辰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聂毅冰冷的眼神让齐景辰有些不适应,他的精神力往聂毅的脑海里伸展过去,结果发现聂毅竟然在自己的脑海里用精神力构建了防御层,不许自己进入之后,就更不适应了。

    聂毅对他一直都是完全敞开的,现在倒好,都会藏着掖着了!

    两人之间有共生契约存在,如果齐景辰实在想要进入聂毅的脑海,还是可以的,但是感觉到那有些紊乱的精神力和魔力,还有自己的头都隐隐作痛的情况,齐景辰根本就不敢硬闯,唯恐伤害到了聂毅。

    无奈地放弃了查探聂毅情况的打算,齐景辰用叉子叉了一块肉递到聂毅的嘴边:“吃一点吧。”

    聂毅张嘴把那块肉吃了,继续恶狠狠地盯着齐景辰。

    “你现在的情况本就不好,继续升级只会让你的情况越来越差,别再这样做了,好吗?”齐景辰看着聂毅,声音带了点祈求:“你这样会让我担心。”

    聂毅的眼神里带上了许些温度,但很快,血管爆裂的眼里又泛上了冷意:“这不用你管!你快点吃东西!”

    齐景辰一点胃口都没有,根本就不想吃自己面前的食物,聂毅见状,也叉了一块食物放在齐景辰嘴边:“快吃!”

    齐景辰吃了一些之后,他才冷笑一声不再继续喂,然后把剩下的都吃了,等吃完后,他又抱起齐景辰,然后帮齐景辰将一头黑发染成了红色,又给齐景辰换上了一件花里胡哨的衣服。

    那套衣服的用料非常好,齐景辰曾经在圣城见过那些纨绔子弟这么穿,也曾看到一些年轻的商人这么穿,但还真没想过自己穿。

    毕竟……这个颜色太花哨了。

    不过真要说讨厌,他也不算太讨厌,说起来,他曾经希望聂毅穿这样的衣服给他看。

    这衣服非常复杂,色彩鲜艳,但出人意料地合适齐景辰,宽大的衣服配上他的一头红发,让他显得愈发的漂亮稚嫩。

    聂毅的眼里的冷意消失了,仿佛就要冒出火来,然后他就抱起齐景辰,重新回到了森林里。

    聂毅这次并没有再抱着齐景辰走路,到了森林里之后,他就把齐景辰放下了:“你跟着我走!”

    这次,聂毅走的很慢,而且他不再使用火系水系还有木系魔法,需要开路的时候只使用土系魔法。

    他的脸上有疤痕,满脸凶相,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脾气很不好的土系魔法师。

    齐景辰看着这样的聂毅,总觉得有些不习惯,更多的却是担心——聂毅,能恢复吗?他不想看到聂毅一直这样,更不想让聂毅痛苦。

    虽然聂毅什么都没说,但齐景辰的脑袋一直都在隐隐作痛。

    共生契约会把他们两人的生命联系在一起,但并不会把他们的魔力联系在一起,聂毅的魔核出问题,齐景辰的魔核却好好的,齐景辰只能感受到一些聂毅因为魔核不稳定而感受到的痛苦。

    他感受到的痛苦,是远比不上聂毅的,现在他会头痛,聂毅是不是更严重?

    但就算这样,聂毅在他前面踩下的一个个脚印依然非常清晰,让他可以踩着脚印稳稳当当地前进。

    “聂毅,你走慢点。”齐景辰道。

    聂毅的速度慢了下来,齐景辰上去几步,再次道:“聂毅,上辈子我是什么样子你应该很清楚,那时候我压根就只是一副骨头架子,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的未来,但重生之后,我就越来越喜欢你了,也越来越爱你了。”

    这样的话对齐景辰来说是非常肉麻的,以前他从未想过自己还能说出这种话来,但想到聂毅现在的情况,齐景辰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别说了!”聂毅却打断了齐景辰的话。他知道齐景辰是在乎自己的,毕竟他们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之前刚重生的时候齐景辰哪怕不想活了,却也见不得他死。

    但齐景辰爱他吗?

    齐景辰确实是在两人签订了共生契约之后突然同意和他在一起的……

    聂毅的眼睛又渐渐地红了,脑海里的魔核也越转越快,甚至释放出魔力让他愈发痛苦,只是这样的痛苦,却让他有一种怪异的快感。

    他需要疼痛让自己冷静一下,当然,如果可以不影响到齐景辰,那就更好了。

    努力安抚下自己的魔核,聂毅继续往前走。

    他如今正在做一件卑鄙的事情,他决定把齐景辰绑在自己身边,不让齐景辰跟任何人接触。

    他会和齐景辰一起过一个月的二人世界,等时间到了,他就带齐景辰回去,然后想办法解除齐景辰和自己之间的契约。

    他不能用契约逼迫齐景辰和自己在一起,他也不希望因为契约的存在,齐景辰被他连累。

    他的魔核出了问题,一不小心可能会变成普通人,要是齐景辰和他之间一直被契约绑着……

    聂毅对两人之间的契约愈发厌恶起来。

    聂毅带着齐景辰走了没多久,竟然就看到了人烟。

    那是一个不小的村子,或者应该称之为镇子,它处在被大山环绕的森林里,但酒馆旅店一样不少,来来往往的人更是非常多,其中还有为数不少的战士和魔法师。

    这些战士和魔法师大多都是中低级的,但身上有着杀气,跟圣城那些养尊处优的魔法师和战士截然不同,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常常经历战斗的。

    聂毅身上散发的气息跟他们相似,他的脚步一停不停,稳稳的朝着那个小镇走去,齐景辰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聂毅几乎立刻就转过头来,齐景辰见状,朝着他眨了一下眼睛——要伪装的话,他肯定不能光明正大地用光明魔法,也就只能装成普通人了。

    聂毅转过头去,再也不去看齐景辰了。

    聂毅身上的杀气很浓,他刚刚进入这个镇子,就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

    很多在野外依靠捕猎魔兽生活的人战士和魔法师,都不喜欢在自己身上佩戴徽章,因而聂毅只穿了一身魔法袍他们并不觉得奇怪,也就只是私底下感叹了几句,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气势太可怕。

    “大人。”到了镇子门口,立刻就有几个人走了过来,然后朝着聂毅鞠躬,他们都是普通人,待在这里是希望有机会能给来这里战士和魔法师带路,得到一些小费。

    聂毅扫了一眼,最后朝着后面的一个长得有点丑的少年点了一下:“你,过来!”

    那个少年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他之前并不敢跟前面的那些成年人争抢什么,因而躲在最后,现在被聂毅点到,才又惊又喜诚惶诚恐地走了上来:“大人!”

    “带我们找个能住的地方。”聂毅道。

    “大人要好一点的地方,还是……”少年问道。

    “当然是最好的地方!”聂毅毫不犹豫地说道。

    少年被聂毅不带感情的眼神吓到,点了点头再不敢耽搁,立刻就开始带路:“大人,这边走。”

    “这里是什么地方?”聂毅问道。

    “我们的镇子叫卡拉!”少年说道。

    这个少年对聂毅有问必答,而聂毅在问了离这里最近的城市是哪个城市,以及这儿属于谁的封地之类的问题之后,对自己正处于什么地方,也就了解了。

    之前那位法圣大人带着他们一路走,竟然将他们送到了魔兽森林边缘地带。

    魔兽森林非常广阔,面积加起来能有三大帝国的国土加起来那么大,而他们如今正处于魔兽森林延伸出来的一个小森林里,同时,这里也属于维尔帝国。

    这个镇子,是魔兽森林附近常见的那种可以让佣兵们休息交换物资的镇子,这里有人收购各种魔兽森林里的特产,也有人出售武器卷轴之类佣兵们需要的各种东西。

    虽说在这里卖出魔兽森林里的各种东西价格会比外面便宜很多,在这里买卷轴和药剂价格又会比外面贵很多,但很多佣兵为了方便,依然会在这里跟人交易。

    聂毅很快就摸清了这里的情况,而这个时候,他也来到了镇子里最好的一个旅店。

    “我要这里最好的房间。”聂毅道,然后直接扔出了一颗四星魔晶。

    这在圣城不过是去晨光酒楼喝杯酒的价格,在这里却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一般的佣兵手上都会有魔晶,但他们是绝对舍不得拿出这样的东西来住店的。

    旅店的老板,一个一星战士的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但很快又小心地说道:“这里最好的房间,已经被雄狮佣兵团包了。”

    就在不久前,雄狮佣兵团把旅店里不错的房间全都包了下来,现在他们只剩下一些差的房间了,也正是因为明白那些房间绝不能充当好房间来应付这个客人,老板才会说实话。

    “让他给我让出来!”聂毅道,然后精神力猛地从身上散发出来,他感觉的到,这里没有比他强的人。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既然没人比他强,他也没必要受委屈。

    九星魔法师在圣城不够看,在这样的地方,却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了,甚至已经算是强者,至少那个所谓的雄狮佣兵团,他们最强的人也不过是一个七星战士而已。

    那个七星战士就是雄狮佣兵团的团长,他很快就从楼上下来,然后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聂毅。

    这些佣兵过得都是刀头舔血的生活,对于识时务这一点,他们做的比谁都好。

    圣城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战士还有可能会去跟强于自己的人对着干,这些佣兵却是绝不会去做这样的傻事的。

    “魔法师大人,我的房间是这家店里最好的!”那个七星战士恭敬地说道,这个小镇是个很普通的落脚点,甚至还有些脏乱,平常是见不到强者的。九星魔法师,应该已经是这里最强的人了。

    “嗯。”聂毅应了一声,毫不客气地往楼上走去,而他走了几步,又扔出了两样东西。

    他给了那个佣兵团团长一只已经被割去了后腿的四星风兔,又给了那个带路来的少年两枚金币。

    雄狮佣兵团的团长先是一愣,随即又是一喜,这只风兔的魔晶还没有被挖出,对方这分明就是给了他一颗四星魔晶!

    他们佣兵团不算差,但魔兽也是狡猾的,要抓到不容易,而且以他们的实力,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抓抓五星六星魔兽,现在用一个房间换来一颗四星魔晶,再划算不过了。

    当然,也有一件事让他觉得非常可惜,那就是那个魔法师竟然割掉了这只风兔的一条腿……要知道,完整的风兔皮那可是非常值钱的,不仅可以用来制作卷轴,很多贵族还很喜欢风兔皮做的手套。

    至于那个拿到了金币的少年,他同样非常高兴,这一方面是因为他拿到了金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给他金币的,是一个强大的魔法师。

    如此一来,就算他身上有金币,别人肯定也不敢抢夺。

    楼下的人反应聂毅并不清楚,他带着齐景辰上楼之后,就拿出一条毯子铺在床上,然后又把齐景辰推倒,直接压在了齐景辰的身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