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70章 离开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在遇到齐景辰之前,聂毅早就接受了自己会死这件事,一开始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魔核迟早会出问题,会爆发,因为这个,他甚至都已经把自己的队伍慢慢交给严哲了,而后来,则是因为严哲的背叛。

    他从未对不起严哲,从未逼迫严哲,自己就要死了,也设法安排好了严哲的退路,都这样了,严哲竟然还想让他死。

    被抛下,被丧尸的咬伤,深陷丧尸之中的聂毅,当时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活下来,然后他遇到了齐景辰。

    他一直觉得自己遇到了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但跟齐景辰一比,他遇到的那一切又算得上什么?

    齐景辰算是他的救赎,

    纵然末世的生活格外艰辛,但只要和齐景辰在一起,他就满心欢喜。

    后来,他真的死了。

    那时候他并不伤心,但很绝望,也很担心,因为他不能陪着齐景辰走下去了,而齐景辰一向不喜欢孤独,最后只留下他一个人,他一定会难受……

    临死的时候,他最担心的就是齐景辰,甚至自责于自己将齐景辰抛下了。

    可是,他真的做不到眼睁睁地看着齐景辰死在自己面前。

    没人知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心里的情绪有多么复杂。

    谁也没想到,等一切结束他竟然又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他努力地给齐景辰创造好的生活,让齐景辰活下去,努力给这个人最好的一切……

    齐景辰是他的救赎,更是他活下去的动力。

    他当时已经做好齐景辰一辈子不接受自己的准备了,觉得只要能陪在齐景辰身边就好,但齐景辰接受了他,后来的那一切,美好的就好像是他在做梦一般。

    如果那一切都是假的,齐景辰并不是真心喜欢他,而是因为契约的存在,对他有了异样的感情……

    之前聂毅还想着,就算哪天齐景辰不喜欢他了,所有的一切也不过回到最初而已,可现在,他根本不能接受这一切。

    他不希望那一切都是假的,他更不希望……齐景辰是因为契约,才会和他在一起。

    他喜欢齐景辰,但从未想过让齐景辰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如果齐景辰是因为契约才不得不和他在一起……

    如果,是他的想法,是契约影响了齐景辰,让齐景辰做出了违背心意的事情。

    聂毅的脸色异常难看,他的魔核和精神力也越来越乱。

    他希望齐景辰过得开心,但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齐景辰反而过的不开心了……

    不,不该这样的……聂毅的心脏猛地收紧,脑袋疼痛的无以复加。

    “聂毅,你……”兰斯洛特对上聂毅的双眼,顿时一惊。

    他是见过别人的魔核出问题的,看到聂毅这个样子,很快就猜到了事情的原委——聂毅的魔核出问题了!

    这……是因为他的话。

    他下意识地用光明魔法笼罩了聂毅,心里又升起了许些愧疚,但很快,他又想到了是另外一件事。

    若是聂毅和齐景辰之间真的两情相悦,两人的感情没有丝毫问题,聂毅会这样吗?他的反应会这么大吗?

    所以,聂毅和齐景辰之间的感情,真的是因为契约的存在,才会发生的?

    当然,不管聂毅和齐景辰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兰斯洛特一直以来的性格,都让他无法坐视聂毅发狂。

    精神力在空气中飞快地划过,他很快就凝聚了一个强大的魔法,然后将之朝着聂毅释放。

    然而聂毅的情绪并不见稳定,他对兰斯洛特释放的光明魔法毫无反应不说,甚至朝着兰斯洛特发动了攻击。

    聂毅的水火两个魔核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因为齐景辰的存在,他的魔核并没有太大的问题,后来拥有了木系魔法,虽然有点小问题,但也几乎没有什么感觉,但后来,他又在战斗中觉醒了土系魔法。

    四种不同的魔法存在一个人的身体里,毫无疑问会出问题,要不是他一直和齐景辰形影不离,齐景辰又常常用光明魔法给他祝福,他怕是早就出问题了。

    当然,他那时候会没事,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和齐景辰频繁的亲密接触。

    齐景辰拥有光明圣体,两人之间的亲密接触,无疑也是会滋养他的魔核的,放在别人身上会致命的事情,因为齐景辰的存在,最后竟是完全不曾爆发。

    到了耶尔之后,很多事情却发生了变化,比如这里到处都是魔力,对魔核的影响更大,又两人之间的亲密次数就大大减少……

    聂毅最初的几次魔核异动,连他自己都没有当回事,直到看到尤里,终于爆发了出来。

    如果只是这样,魔核还是可以养好的,但之后因为某些有心人,他根本就没有修养的机会……

    聂毅的攻击已经到了近前,兰斯洛特撑起保护罩,眉头紧紧皱起,同时想起了一件事——齐景辰曾经问他魔核出问题要怎么办,当时他以为齐景辰真的是为那个孩子问的,但现在看来,齐景辰其实是为了聂毅问的。

    聂毅的魔核要是出事,齐景辰会不会受影响?兰斯洛特的心里冒出这个念头,就在这时,这个教室的门被推开了。

    齐景辰脸色难看地走了进来。

    那个女人他不想应付,所以才会让聂毅去对付,他知道聂毅肯定不会走远,所以并不觉得聂毅会出事——这里毕竟是中央学院!

    然而聂毅还就偏偏出事了!

    感觉到共生契约传递给自己的情况之后,齐景辰毫不犹豫地离开裁判席来了这里,然后就看到聂毅正要攻击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身上的领域完好,身上什么问题都没有,齐景辰的注意力也就全都放在了情况明显非常不对劲的聂毅身上。

    聂毅之前哪怕魔核出问题,出的也是小问题,可他现在……

    “聂毅!冷静!”齐景辰一边说,一边用自己的魔力试图安抚聂毅。虽然因为聂毅的影响他现在其实也非常不好受,但他却根本没空在意。

    兰斯洛特的光明魔法落在聂毅身上,聂毅毫无感觉,但现在齐景辰的魔法落在身上,聂毅确实整个人一震,然后目光清明了一些:“景辰?”

    “聂毅,冷静!我在这里!”齐景辰道,他沉着脸,身上的魔力飞快地朝着聂毅涌去。

    “景辰,你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聂毅突然低声问道。

    齐景辰听到他的问话一惊,兰斯洛特就在身边,他说话的时候也就留了几分:“我不和你在一起,还能和谁在一起?”回顾他之前遇到的所有的人,聂毅是对他最好的了,他哪怕只是一块石头,都能被聂毅给捂热了,除了聂毅,他难道还会喜欢上别人不成?

    齐景辰这样的回答放在之前让聂毅听到,聂毅说不定会洋洋自得,觉得这话再正确不过——没错啊,齐景辰不和他在一起,又能和谁在一起?

    可就在刚才,他刚刚被告知,齐景辰是因为共生契约才会和他在一起。

    他和齐景辰之间有契约存在,齐景辰不和他在一起,又能和谁在一起?

    只是这么一想,聂毅身上的魔核就显得愈发不稳定了。

    “聂毅!”齐景辰发现了聂毅的不对劲,忍不住叫了一声。

    聂毅突然看向齐景辰,一双仿佛随时都会滴落血液的眼睛牢牢地锁定了齐景辰,他现在的心里,有两个声音仿佛在交战。

    其中一个声音让他冷静,让他和齐景辰好好谈谈,但另一个声音,却一遍遍地告诉他,齐景辰不爱他,他们只是因为契约才会在一起。

    他怎么能这样逼迫齐景辰?

    齐景辰的生命和他连在一起,本就是不应该的,齐景辰如果因为这样才躺在他的怀里,接受他的索取,那就更不应该了!

    聂毅的一双眼睛越来越红,心里闪过各种念头,他甚至想要把齐景辰囚禁起来,永远不让人看到。

    齐景辰对他真的很纵容,说不定不会反抗。

    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在聂毅的脑海里,聂毅就觉得自己简直卑鄙的过分,他凝聚出一把冰刀,他想要狠狠地划自己一刀,但想到自己受伤齐景辰也会不好受,又瞬间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他盯着齐景辰看了一会儿,突然闭上了眼睛。

    “齐景辰,聂毅的状况很不对,他的魔核怎么了?”兰斯洛特说道,说完之后,才发现齐景辰的目光牢牢地盯着聂毅,竟是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

    齐景辰的情绪一向内敛,但他现在的眼神……

    兰斯洛特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想要跟齐景辰说什么,但张了张嘴,又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聂毅!”齐景辰又叫了一声。

    “景辰,你跟我离开这里?”聂毅睁开眼睛,突然对齐景辰道,通红的眼睛里带着祈求。

    “好。”齐景辰答应了,聂毅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对劲,就算聂毅不说,他也觉得应该带聂毅离开这里。

    齐景辰答应的那么快,聂毅觉得自己应该高兴,然而很快,他的情绪又低落了下来。

    齐景辰会答应,会不会也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契约?

    聂毅想到这里,突然往前冲去,直接将齐景辰抱了起来。

    兰斯洛特的表情一变,与此同时,一个老太太出现在了门口,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她身上一点魔力都没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普通人,然而没人敢对她有丝毫小看。

    这里是中央学院,这个教室里因为聂毅发狂弥漫着各种魔法能量,有哪个老太太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安然无恙地站在这里?

    “校长。”兰斯洛特叫出了这个人的身份。

    齐景辰总算知道这个老太太的身份了,他整个人突然福至心灵:“校长,拜托帮我们一个忙,带我们离开这里!”

    “你们要离开这里?”老太太看了看被聂毅抱着的齐景辰,然后又看了看聂毅。

    “希望校长看在塔莎的份上,能帮我们这次。”齐景辰又道。

    “可以。”老太太朝着聂毅和齐景辰笑了笑,然后一条水流组成的带子突然就将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包裹了起来,下一秒,他们就好似身处于一个水流组成的世界中了。

    这个世界是由浓郁的水元素的组成的,他们可以在其中有限地动弹,但魔力和精神力都不能动用。

    一开始齐景辰还有些不解,他却反应了过来,现在他应该处于那位校长的领域之中。

    这位校长是法圣,强他们太多了,他们在她的领域里,自然也就什么都做不了。

    聂毅牢牢地抱着他,抱得非常紧,周围的这一切显然让他很不安,齐景辰见状,回抱住了聂毅,同时也想起了很多事情。

    聂毅最近接二连三地遇到麻烦,应该是和……光明神教有关?

    很多迹象都显示,最近的事情都是三大帝国的人安排的,但齐景辰隐隐的,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更觉得这件事应该和光明神教有关,至少也是光明神教纵容的。

    而光明神教会这么做的原因……莫非是因为共生契约?

    齐景辰突然想起了教皇第一次知道共生契约时的异状,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他对光明神教从一开始,就不敢全然信任,所以才会求助于这位校长……希望他并没有做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