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8章 两个美女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兰斯洛特没能理解聂毅的想法,他压根没发现聂毅是在对自己炫耀,看到聂毅给齐景辰做了这么多菜,只是想着齐景辰应该是不喜欢聂毅的,要不然……为什么他一直让聂毅做仆人才做的事情?

    兰斯洛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但他克制不住地想要这样想。

    吃完早餐离开齐景辰的庄园之后,兰斯洛特坐在马车上,再次进行了忏悔。

    然而,默背了很多遍光明神教的教义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该忏悔什么。

    其实,聂毅和齐景辰是真的不应该在一起的,齐景辰是神子,是神选中的人,拥有神器,他不该有除了神以外的羁绊。

    他也一样,他不应该对齐景辰有那样荒唐的念头……

    兰斯洛特告辞之后,战王一家也告辞了。

    塔莎今天早上又吃了很多东西,她的母亲担心她吃太多不舒服,之最后甚至不得不给她弄来了一些药剂,让她吃了之后可以好受一些。

    她离开的时候,又一次道谢了,同时,不过短短一天功夫,她整个人就给人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她还是很瘦,脸颊上没有什么肉,但大概是吃了一些药剂补养的缘故,脸色好了很多,看起来分明就是一个美人了。

    这还是一个强大的美人,齐景辰昨天就已经知道了,塔莎现在已经是一个九星魔法师,只是这十年来她一直没有去魔法师工会认证,所以没有徽章而已。

    她躲在家里无事可做的时候,往往就只能借助冥想和修炼来让自己忘记那会让她痛苦的一切了。

    那位战王在塔莎上了马车之后,对着齐景辰鞠了一躬:“多谢,你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尽力帮忙。”

    战王不会随意许诺,而既然许诺了,就一定会做到。

    齐景辰很清楚,这是一份多么珍贵的诺言。

    这天齐景辰等人没有去中央学院,裴兴原本今天也该有比赛的,但因为昨天的意外,也因为这次晋级的人正好是单数,比赛方让裴兴可以不参加比赛就直接晋级。

    这对裴兴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他可以多一天时间进行训练。

    他对齐景辰交给他的那些魔力使用方法非常非常感兴趣,只是偶尔也会觉得怪怪的,里面有些攻击方法竟然是他曾经想过,但还没来得及做到的,齐景辰的那些想法怎么就跟他一模一样呢?

    只能说齐景辰真的太厉害了……

    怪不得以前他的一个兄弟会说,宁愿得罪那些一点就爆的人,也不要得罪那些不怎么说话,但一直坐在角落里安安静静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的人……谁知道那些人心里盘算着什么!

    裴兴太兴奋了,一直没有睡觉在不停地训练,而这个时候,孙承芷也醒了。

    她身上到处都疼,但没有生命危险,而且只要养几天伤,就能恢复了。

    齐景辰去看了她:“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很好,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孙承芷笑道:“魔法真的太神奇了!”要是放在地球上,她之前受了那么重的伤肯定必死无疑。

    “没事就好。”齐景辰道。

    又过了一天,齐景辰带着人去了中央学院。

    原本齐景辰想让孙承芷多休息两天,但她觉得自己已经没事,因而坚持跟了去。

    她当然不可能真的已经全然没事,想去也许只是想让别人知道她没事,甚至没有任何问题。

    那些人找人来对付她必然花了一些代价,也不知道现在看到她一些安好会是什么表情。

    看到孙承芷没事,自然是有人生气的,三大帝国的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齐景辰真的就那么厉害,竟然连这样的伤害都能治好?

    不过,他们脸色难看,还有很多人却是觉得非常兴奋的,比如中央学院的人。

    孙承芷虽然因为很忙在学院里待的时间并不长,但中央学院的学生都很喜欢她,昨天看到她受伤,很多人都很伤心,现在看到她没事,他们自然高兴。

    “孙承芷真的没事!”

    “齐景辰太厉害了!”

    “真不愧是神器之主!”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毫无疑问让某些人更加郁闷了。

    比赛又一次开始,这次,裴兴被安排在第一场,而他的对手是一个强大的风系魔法师。

    这个风系魔法师来自暴风帝国,实力非常强大,而且他没有像裴兴之前的那两个对手一样小看裴兴,甚至于,他刚上场就表现的对裴兴非常戒备,然后采用了对风系魔法师来说非常经典的一招——在擂台上快速移动,让对手没办法锁定自己的位置。

    这一招确实让裴兴没办法攻击到他,裴兴只能在擂台上游走,然后撑着领域让对方的攻击没办法伤到自己。

    只可惜,金系虽然是防御力很强的一个系别,但面对高自己两个等级的魔法师的攻击,他也却也是没办法抵抗太久的,到最后,裴兴干脆都不撑着领域了,只在自己身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钢铁,然后就在擂台上跑来跑去。

    台下的人看的有点傻眼。

    这真的是一个魔法师吗?身上覆盖了那么厚的一层钢铁,他竟然还能跑?!

    裴兴不仅能跑,他还能跳,甚至在几次被风刃割开自己身上的金属之后,他还把身上的金属层弄得更厚了。

    然后就算这样,就算他暂时不会输,这么下去也是赢不了的,毕竟他没办法攻击到那个风系魔法师。

    中央学院的很多学生在台下为裴兴加油,但说实话,大家对裴兴会赢这件事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裴兴毕竟只是一个七星魔法师,也许他在拉近了和其他魔法师的距离之后能赢,但若是双方离的很远,那他肯定赢不了。

    却不想就在这时,台上的情况突变。

    那个风系魔法师脚下突然出现了很多金属,然后裹住他的领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原来裴兴在擂台上四处游走的时候,在擂台上方布上了一层金属,而现在,他利用那层金属给这个是风系魔法师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那个风系魔法师一惊,正想逃脱出来,裴兴却已经来到了近前,然后,他竟然没有用魔法,反而整个人朝着撑着防护罩的风系魔法师压了上去……

    他们是魔法师啊!魔法师!他们应该进行远程攻击,而不是仗着自己身上全是金属跑去压人!

    那个风系魔法师被裴兴的打法惊呆了,也觉得自己丢脸极了。

    他,一个拥有领域的九星魔法师,竟然被人扑倒了,还在地上滚了滚!

    裴兴又赢了。

    他不管被别人怎么打,都不肯认输,那个九星魔法师忍无可忍,然后就……认输了。

    台下绝大多数的人都有些无言以对,但也有人若有所思,尤其是一些专门跑来看裴兴比赛的战士。

    不管是聂毅还是裴兴,他们的战斗方式都非常适合战士借鉴啊!

    那些战士之前听崇拜聂毅的,现在又在崇拜的名单上加上了裴兴,还有好战的人已经决定比赛结束,就去找裴兴好好地战斗一场了。

    “齐少,我赢了!”裴兴跳下擂台,然后将身上的金属全都收了回去,大家这才发现他的身上布满了伤口,那些往外卷起的伤口,毫无疑问都是风刃造成的。

    他身上的魔法袍都已经破破烂烂还被鲜血所浸透了,他竟然还能杨着笑脸满脸高兴的样子。

    “恭喜。”齐景辰往裴兴身上扔了一个光明魔法。

    “我去换件衣服。”裴兴解决了自己身上的伤口问题,才发现自己的魔法袍都已经破烂了,甚至让他春光外泄。

    那么多人都盯着他,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裴兴的比赛太过惊人,以至于莫名地好看,然后接下来的比赛,有些人就感觉很一般了。

    那些魔法师全都是远远地在那里用魔法对轰,跟以往的每次比赛一个样,感觉……不怎么好看的样子?

    这么就没有哪个魔法师像裴兴一样来点新鲜的呢?

    会这么想的主要还是那些实力一般的人,而如果被台上的魔法师知道他们的想法,那些魔法师们一定会哭的!

    他们用的魔法那么精妙,竟然有人觉得……不好看?

    当然,那些有眼光的高级魔法师是不会有这样的想法的,他们认真地看着比赛,分析着比赛台上的情况,看的格外认真。

    但很快,他们就走神了,因为中央学院里来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很多高级魔法师都不陌生,曾经吸引了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的目光的女人——塔莎。

    塔莎在十年前,是中央学院最受欢迎的女人,虽然消失了十年,但依然有很多人记得她,甚至还有很多人一直都对她念念不忘,在等她回来。

    现在她突然出现,自然也就吸引了绝大多数高级魔法师的目光。

    “是塔莎!塔莎回来了!”

    “这十年她去了哪里?”

    “听说她受伤了,现在好了?”

    “那个该死的混蛋,竟然让塔莎受伤,我又想打他一顿了!”

    ……

    众人的目光牢牢地黏在塔莎的身上,然后突然看到了塔莎胸口的徽章。

    九星!十年不见,塔莎竟然已经是九星魔法师了!这十年来她不是受伤了,而是去修炼魔法了吧?

    有些人敬佩地看着塔莎,也有人上去和塔莎说话。

    “塔莎,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塔莎朝着对方露出笑容来。

    塔莎和每个认识的人打招呼,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跟人说太多话的人,以前甚至是有些高冷的,但好不容易重见天日,她却愿意笑着跟每个人打招呼。

    她还是很瘦,但她把自己的身体藏在了宽大的魔法袍下面,只露出一张脸,脸上的笑容又太过灿烂,倒是让人并没有看出什么来。

    塔莎和那些找自己交流的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然后就到了裁判席这边,朝着齐景辰走去。

    她知道齐景辰遇到了一些麻烦,今天是代表家族给齐景辰撑腰来了。

    “齐景辰大人,我的祖母听说您有手下受了伤害,她让我给你送来一些药剂,这是卡维尔大师配置的药剂,最适合用来补身体了。”塔莎说着,就将几个瓶子拿了出来。

    这几个瓶子都是用一种可以隔绝能量的石头制成的,单单瓶子就价值不菲……当然,里面的药剂的价值恐怕更加不一般了,毕竟只有那些珍贵的药剂,才需要用这样的瓶子来装。

    当然,对周围的人来说,这几个瓶子不是重点,塔莎嘴里的祖母才是重点,齐景辰,拥有了圣级强者的友谊?

    三大帝国的人看到这一幕,都觉得非常郁闷,这个齐景辰,总给他们一种奇怪的感觉……

    “多谢。”齐景辰收下了塔莎手上的瓶子。

    塔莎很快就将自己枯瘦的手收了回来,然后对着齐景辰笑道:“你不用跟我说谢谢,应该道谢的一直都是我。”

    塔莎看着齐景辰,表情异常诚挚,而齐景辰想到塔莎之前露出来的那双手,也多嘱咐了几句。

    “齐景辰大人尽管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塔莎笑道。

    塔莎的笑容格外灿烂,聂毅却在旁边看的有些郁闷,他素来是不喜欢有人靠近齐景辰的,哼!笑什么笑,这么瘦一点都不好看!

    这么想的时候,聂毅完全忘了自己当初喜欢齐景辰的时候,齐景辰更加的瘦。

    齐景辰注意到了聂毅的表情,瞪了聂毅一眼,然后邀请塔莎坐在旁边看比赛——他们裁判席这边的包厢里要加一个位置还是很简单的。

    “不用了,我还有事。”塔莎拒绝了,她到底不是裁判,坐在这里并不合适。

    塔莎很快就离开了,但她来了这么一趟,却也是造成了一些影响的,不说别的,很多人对齐景辰的看法就变了。

    有些人重新估量了一下齐景辰的价值,也有人对齐景辰非常嫉妒——塔莎面对齐景辰的笑的格外高兴,齐景辰竟然能得到塔莎的喜爱,真的太让人羡慕了!

    聂毅隐隐听到附近传来后者的一些议论,更郁闷了。

    兰斯洛特看了一眼聂毅的表情,却觉得聂毅过了,他这是把齐景辰当成他的所有物了吗?竟然连齐景辰跟人说话都觉得不高兴?

    而且,他这么做,是不是证明……他其实对齐景辰对他的感情没有信心?他们两个会在一起,会不会其实另有隐情?

    兰斯洛特愈发坚定了要和聂毅谈一谈的想法。

    也许今天是齐景辰的“幸运日”?塔莎这个身份很高的大美女来找过他之后,很快又有一个大美女来找他了。

    这个美女长得比塔莎更漂亮,她站在裁判席的下方,朝着齐景辰招手:“齐景辰大人,你还认识我吗?”

    齐景辰一开始想说不认识,又看了一会儿,才确定自己其实是认识这个女人,就是前几天三更半夜被他们的马车撞了的那个人。

    按照车夫的回话来看,这个女人是有些问题的,不过当时齐景辰想着反正将来不会再见面,也就没有多做什么,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又跑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