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6章 驼背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回到庄园之后,就将孙承芷安排在了客房里。

    孙承芷身边有很多人围着,齐景辰也就没有继续留在她身边,给她留下了一株自己之前催生的生菜,让人等他醒了之后喂给她吃,然后就离开了。

    他离开的时候,顺便带走了裴兴。

    “齐少,你叫我来有什么事?”裴兴好奇地看着齐景辰。

    “我要教你一些战斗方式。”齐景辰道。铁山之前跟齐景辰说过,裴兴现在似乎走的是魔武双修的道路,在这样情况下,裴兴基本不能发出魔法来,他的战斗方式也就跟耶尔的魔法师完全不同。

    不过就是因为这样的战斗方式,反倒让裴兴有机会赢。

    齐景辰找到裴兴,就是想要将上辈子地球上的人摸索出来的一些战斗方式全都教给他——裴兴不能使用魔法,但使用“异能”却是完全没有影响的。

    听到齐景辰这么说,裴兴顿时面露惊讶,然后有些好笑的问道:“齐少你能教我什么?”虽然他看到了齐景辰撕开杰拉夫的领域的那一幕,但也不觉得齐景辰能教自己什么……聂毅把齐景辰保护的那么好,齐景辰都没经历过几次战斗吧?

    看到裴兴露出不信任的表情,齐景辰的手上出现一条光鞭,直接朝着裴兴抽去:“别嬉皮笑脸的!”

    光鞭打在裴兴的胳膊上,裴兴顿时一痛,而他刚刚痛起来,伤口随即又变得又麻又痒,然后伤口就在他眼皮子地下长好了!

    光明魔法用来打人,就是这么酷炫!

    裴兴几乎下意识地看向了站在齐景辰身边的聂毅。

    “景辰要教你东西,你就好好听着。”聂毅道。然后拿出了一些种子,开始在旁边催生植物。上辈子的时候,齐景辰偶尔还会指点他的战斗方式,现在指点一下裴兴当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齐景辰上辈子到了后来,其实已经不怎么参加战斗了,没办法,那些人往往还没有靠近他,就被聂毅给杀了……

    他被聂毅碰的高高的,几乎不用出手,干脆就站在旁边观察别人的攻击方法,托无处不在的黑暗能量的福,那些异能者的攻击方式基本都被他琢磨的一清二楚的。

    上辈子的末世持续了十年,几乎每个是异能者,都摸索出了很多攻击方法,其中自然也包括裴兴……

    裴兴作为活到最后的金系异能者,还是个战斗疯子,用出来的攻击方法种类繁多攻击力惊人,甚至给聂毅都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齐景辰那时候挺无聊的,就把裴兴的战斗方式全都研究了一下,现在正好拿来教给裴兴。

    现在的裴兴的战斗方法,赶得上在末世摸爬打滚了十年的裴兴的战斗方法吗?

    现在的裴兴对魔力的运用,赶得上在末世挣扎求生了十年的裴兴对魔力的运用吗?

    毫无疑问是赶不上的。

    现在齐景辰就打算把上辈子那个裴兴用出来的各种战斗方法教给现在的裴兴。

    “齐少,你是光明系魔法师,你能教我什么啊!”裴兴无语地看着齐景辰,魔法不同怎么教人?

    “我能教你的多了。”齐景辰道,手上的光鞭又抽了过去:“好好听课!”想起上辈子裴兴找他们麻烦的事情,他的心情就不那么好了……

    光鞭打在身上虽然有点痛,但这对裴兴来说绝对是小事,后面麻痒的感觉还让他觉得挺舒服的……这不,被齐景辰打了一鞭子之后,他竟然舒服地叫了起来,让聂毅的脸都黑了。

    齐景辰无语地收好了自己手上的光鞭,决定再也不用这玩意儿了,然后道:“好好听我说,我让你在比赛里得第一!”

    裴兴闻言,当即一惊。他虽然自认很强,但毕竟只是七星魔法师,不说其他地方跑来的那些天才,就连中央学院,也有好几个他打不过的人。

    就说之前被聂毅打败又被齐景辰杀了的杰拉夫,其实他就是打不过的。

    现在……齐景辰竟然说可以让他赢?这是真的?

    裴兴激动地看着齐景辰,然后就听到齐景辰开始讲述金系魔力的使用方法了。

    齐景辰给他讲述的,确切来说应该是金系异能的使用方法,而这些使用方法,无一不是精巧万分的!

    裴兴几乎如痴如醉地听着齐景辰的讲述,对齐景辰的印象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齐景辰真的太厉害了!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厉害!

    他是光明系魔法师,竟然能知道那么多金系魔法的使用方法,真的太神奇了!更神奇的是,这些使用方法兼职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样,每一个方法,他用起来都觉得格外的方便好用。

    裴兴再也不质疑齐景辰了,而是专心地学了起来。

    “好了,今天我就教这些。”齐景辰道。

    “齐少,神子,你再教我一点吧!”裴兴几乎就要扑上去了。

    “不,接下来的时间里,你要好好修炼!”齐景辰道,他已经帮裴兴找来一本金系战士的修炼功法了,这时候就给了裴兴,然后又对聂毅道:“给他喂点东西。”

    聂毅毫不犹豫地,就将一盘子泛着金属光泽的果子放在了裴兴面前:“吃了。”

    金系的植物?裴兴激动地看着那盘果子,然后忙不迭地将之吃的一干二净。

    一口气全吃了,这家伙不怕撑着么?不过说起来,裴兴的生命力堪比小强,恐怕真的是不怕撑着的。

    齐景辰转身离开了这里。他对于这场比赛,本来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甚至从来没想过要赢,但现在孙承芷被人算计,却让他下定决心要得个第一了!

    “裴兴不会让人失望。”聂毅道,那家伙的天赋,在上辈子可是数一数二的。

    “嗯。”齐景辰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自己的管家突然朝着自己跑来。

    “大人,齐景辰大人,有人来拜访您。”管家道。

    “谁?”齐景辰问道,他虽然已经打入圣城的社交圈了,但专门来拜访自己的人还是很少的。

    “大人,是巴鲁克家族的人!巴鲁克家族!”管家显然有些激动过头了。

    齐景辰一时间却是没想起来这个巴鲁克家族:“他们是做什么的?”

    “齐景辰大人,巴鲁克夫人是您的校长。”管家无语地看着齐景辰,他以前的主人,那可是将圣城的贵族全都背下来的!

    校长?齐景辰有些惊讶,中央学院的校长深居简出,他之前都没有见过,就只知道那是个慈祥的老人……

    “我去迎接。”齐景辰立刻就道。

    来到自己的庄园门口,齐景辰就看到了一辆挂着一个家徽的马车,这辆马车看起来并不奢华,但若是仔细感受,就会发现用来制作马车的材料,竟然是可以隔绝精神力的。

    光这一点,这辆马车的价值就已经无法估量。

    还不等齐景辰走近,马车上就下来了一个中年男人:“你就是齐景辰?”

    这个中年男人身上的肌肉就像随时都要爆衫逃出去一样,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更是惊人,齐景辰看向对方的胸口,立刻就发现这竟然是一个战王。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情?”齐景辰朝着对方行礼。同时也已经猜到了这人的身份,多半就是校长大人的儿子,那位非常有名的战王,据说他还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战圣。

    “孙承芷真的治好了?她的身上的骨头断了很多,被你治好了?”这个战王又问。

    “她现在还没有全好,但休息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齐景辰道。

    “能不能带我去看看?”这个战王又道。

    齐景辰点头同意了,带着对方就去了孙承芷的住处。

    孙承芷依然没醒,但呼吸平缓,现在应该是在睡觉。那个战王并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扫描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况,随后,他的表情就激动了起来。

    “你能不能帮我看看一个人,看看她能不能治疗?”战王问道:“她以前受了伤,现在骨头长歪了。”

    “我要看一看才知道。”齐景辰道,并不敢说肯定的话。

    “应该的应该的,我马上就让她来给你看看。”战王大概是心情太过激动,对着齐景辰的时候一点架子都没有,他重新进入马车,说了什么,然后马车上就下来了两个人。

    先走下来的,是一个漂亮的妇人,她穿着水系魔法师的衣服,面容温婉,还是齐景辰曾经见过的中央学院的老师之一。

    而后面的那人……

    这个妇人后面的人穿着一件大大的斗篷,将自己整个人裹的紧紧地,但有一点非常明显,那就是这个人是个驼背。

    这人的整个背部都弯着,整个人弓了起来,虽然看不到她的模样,但她这样的体态……

    没错,她,按照这人的身形来看,她应该是个女孩。

    这位战王让自己治疗的,就是这个人?

    齐景辰想的没错,这位战王想让他治疗的,还就是这个人:“她原本不是这样的,不小心伤到了背上的骨头才会这样,你能不能治好他?”

    这个战王看着齐景辰的表情非常殷切,而那个整个裹在斗篷里的人虽然看不清容貌,但齐景辰可以感觉到他地目光正放在自己身上。

    “我要帮她治疗需要有人帮忙,我找人来是给她看看。”齐景辰道。

    齐景辰需要的给自己的帮忙的人,自然就是钱鸣峰,而钱鸣峰确实很快就被带来了。

    魔法师真的很方便,至少给人做检查的时候,就不需要各种仪器。

    齐景辰把这三人带到病房里,让那个驼背的女孩趴在床上,然后就让钱鸣峰帮她做了检查。

    钱鸣峰的手在女孩子凸起的背上按了几下,配合精神力做了检查,然后道:“可以治疗,但要把骨头重新打断才行,还要注意不能伤到里面的脊髓。”

    这个女孩子如果是刚受伤的时候让钱鸣峰看看,那根本就不是什么是大事,钱鸣峰只要帮她把断了的骨头接好摆正就行,只可惜现在她的骨头已经完全长歪了……

    “重新打断?”那个美貌的妇人惊呼了声音。

    “你确定行?腿上的骨头长歪了之后,确实有人通过重新打断摆正治好了,但是背上的骨头,有人这么干了之后,那人的行动就变得非常不方便了。”那个战王道。

    在耶尔对于骨头丢了一块这样的情况大家都没什么办法,但对于骨头长歪还是有些应对方法的,只是背上的骨头,他们轻易却不敢动。

    “脊椎里面有一条脊髓,脊髓要是断了,这个人的行动就会变得不方便,所以敲断骨头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钱鸣峰道。

    “我要治疗。”趴在床上的人说道,她的声音略有些嘶哑,但依然算是一个好听的女音。

    “我要治疗,打断我的骨头吧。”她又说道,然后趴在床上哭了起来。

    这个女孩子名叫塔莎,她的爷爷奶奶身份高贵又相爱,因为她的母亲是她奶奶的学生,她的父亲和她的母亲一起长大,两人的感情更是非常深厚。

    她从小就被这些人爱着,生活非常幸福,直到十年前和她的未婚夫一起出去冒险。

    她和她的未婚夫遇到危险之后,她的未婚夫竟然没有跑护她一个人跑了!她用自己奶奶给她的卷轴应对了危险,但也因此受了重伤。

    她觉得自己整个背都弯了,她知道自己这样一定要让有经验的光明魔法师看过身体情况之后才能治疗,偏偏她的未婚夫又跑了回来,然后因为害怕她出事,给她用了一个光明卷轴。

    她就这么成了一个驼背。

    她身上的问题甚至还不止驼背,她当时胸口也断了两根骨头,如今那两根骨头也长歪了,她平常只要稍微吃的多一点,就会疼痛不已。

    她已经很久没有吃饱饭了,她也不敢出门,几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十年。

    她的奶奶为了她,曾经去求过光明神教的圣级强者,圣级强者是可以让人断肢再生,但他们并不敢保证若是摘掉她背上的骨头再对她用魔法之后能让她长出正常的骨头,最终也就没有为她治疗。

    她早就已经绝望了,甚至不止一次地想到死,这次要不是她的奶奶说齐景辰身上有很多神奇的地方,应该能帮她治好,她是绝不可能过来的。

    “真的可以治疗吗?会不会让她站不起来?”那位战王又问,他们之前一直没有帮她治疗,就是担心治疗之后她会站不起来。

    “我小心一点,应该不会伤到脊髓。”钱鸣峰道,脊髓的重要性他是非常清楚的,那是大脑的延伸,而放到耶尔……魔力从魔核流出之后,就是通过脊髓来到全身的。

    光明魔法能治疗很多毛病,但对脊髓的伤害可能会因为这里拥有魔力而失败。

    “我要治!”床上的女孩子再次重申,一双几乎没有什么肉的手从斗篷里伸了出来。

    “拜托你们了!”那个美貌妇人道。

    他们之前一直觉得驼背总比连走路都走不了要好,所以不愿意让女儿接受治疗,可在她的女儿看来,驼背恐怕也是一件令人绝望的事情。

    她的女儿既然坚持要治疗,他们为什么要拦着?

    “我研究一下她的骨头要怎么接好。”钱鸣峰看了过去。

    “好。”这个妇人答应了。

    钱鸣峰研究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确定了方案,而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齐景辰要帮这个女孩子治疗,一直在和钱鸣峰进行商讨,聂毅见状,给齐景辰准备了晚餐之后就道:“我去报社看一下。”

    “好。”齐景辰同意了,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报纸答辩到底要怎么报道确实应该去看看。

    聂毅很快就离开了,钱鸣峰这个时候,却是控制着自己手上的风刃,然后划开了塔莎背上的皮肤。

    塔莎非常非常瘦,刚刚划开皮肤,骨头就露了出来,钱鸣峰见状,又开始用风刃割开她的脊椎……

    与此同时,聂毅却是已经到了报社。

    他把该交代的事情都交代了,然后才往回赶去。

    圣城相对而言是非常安全的,袭击这样的事情非常少见,但聂毅偏偏就遇上了!

    他刚刚离开圣城没多久,就有人冲了上来,这些人越应该是死士,全都不怕死地冲向了他不说,还有人选择了自爆,炸开了他的领域!

    这些人应该想要速战速决,因而速度异常快,甚至一言不发上来就自爆,聂毅纵然战斗经验丰富,也没办法全都拦住。

    领域晃了晃,在黑暗中消散了,聂毅的瞳孔也随之紧缩——要是他受伤,那齐景辰……

    想到自己手上可能会让齐景辰遇到的麻烦,聂毅的表情顿时变得极为难看,脑袋里的魔核也不稳了起来——他的魔核,这次出问题的速度几乎格外的快!

    就在聂毅有些恍惚的时候,旁边突然又出来了一群人,然后帮聂毅拦住了所有的攻击,也让他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你们是什么人?”聂毅并不认识这些人,不敢有丝毫放松,虽然自己的魔核胀痛不已,但还是无视了这情况,戒备地问道。

    “是圣子让我们来保护你的。”这些人看着聂毅道。

    “保护我?”聂毅有些不解,然后就看到兰斯洛特从远处往这边飞快地跑来。

    兰斯洛特之前正在处理一些公务,然后就看到了自己派去保护聂毅和齐景辰的人朝着天空放出的暗号,当下忙不迭地赶了过来,现在看到站着的聂毅和地上的那些尸体,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各种能量,他的表情几乎立刻就不好看了。

    “聂毅,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兰斯洛特说话的时候一般都是心平气和的,这次的语气却着实不怎么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