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5章 治伤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六长老的话,兰斯洛特的心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面上却不敢露出什么来,就在这个时候,六长老的房门被打开了。

    “进来。”六长老又道。

    兰斯洛特深吸了一口气,往门里走去。

    六长老这才转过身来,看向兰斯洛特,他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却给人一种正在怜悯世人的感觉:“齐景辰和聂毅之间的问题,确实很麻烦。”

    “六长老……”兰斯洛特行了一个礼,然后就闭口不言。

    六长老并不在乎兰斯洛特的沉默,又道:“签订了共生契约之后,他们的生死就是联系在一起,一旦聂毅出事,齐景辰也不能幸免,哪怕他拥有神器都不能例外。齐景辰这样,又这么能成为光明神教的教皇?”

    共生契约?兰斯洛特猛地抬起头来,他身为圣子,自然是见多识广的,共生契约是什么也很清楚。

    这种契约已经很少有人用了,聂毅和齐景辰之间竟然有?

    兰斯洛特之前从未想到这一点,现在猛然间知道,更是一阵绝望。

    齐景辰和聂毅之间竟然连共生契约都签订了,齐景辰在乎聂毅到愿意将两人的生命和感情彻底联系起来?

    齐景辰说的没错,聂毅确实是他最重要的人了……兰斯洛特苦笑起来,随即又觉得自己想这些并因此绝望很不应该。

    他是要侍奉光明神一辈子的,怎么能有那样的想法?甚至齐景辰,也是不应该这样的。

    齐景辰和聂毅签订了共生契约,他的生死和聂毅绑在一起,正如六长老所说,他还能成为教皇吗?

    他身上有很多秘密,若是他不能成为教皇,没有光明神教的支持,那他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兰斯洛特的心里就已经闪过了无数念头。

    六长老这时候又道:“聂毅和齐景辰的共生契约应该是他们来耶尔之前签订的,他们当时恐怕都不知道这种契约的存在,说不定会签订契约也是阴差阳错之下的结果,但这无疑给齐景辰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什么麻烦?”兰斯洛特下意识地问道,随即又意识到不应该这样和六长老说话,当下低下了头:“抱歉,我说话太急切了,只是我有点担心。”

    “现在三大帝国的人想要对齐景辰不利,”六长老看了兰斯洛特一眼,“他们忌惮齐景辰身上的神器,应该不会对齐景辰下手,但齐景辰身边的人就不一样了。”

    兰斯洛特一惊,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不久前刚刚被重伤的孙承芷。

    “今天齐景辰有一个手下差点死去?这次是他们的一个手下,下次会不会就成了聂毅?若是聂毅出事……”六长老叹了口气。

    要是聂毅出事,齐景辰也会出事!想到这一点,兰斯洛特再也坐不住了。

    “你去看着点聂毅。”六长老最后道,然后又道:“也不知道这两人是怎么签订共生契约的,这种契约向来会把人绑的越来越紧,他们若是不能趁早解开契约,将来就真的只能生死与共了。”

    “解开?”兰斯洛特惊讶地看着六长老,共生契约还能解开?不是说这种契约是无解的吗?

    “共生契约也是能解开的,如果两人之间有了嫌隙,契约自然也就会松动,在那之后,若是两人之中的一个主动斩断共生契约,自然就能解开了……”六长老慢慢地说了起来。

    六长老说话的时候,房间里突然变得异常安静,他的一双眼睛牢牢地盯着兰斯洛特,而兰斯洛特的表情,突然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过了许久,六长老的视线才从兰斯洛特的身上移开。

    兰斯洛特有一瞬间的恍惚,然后又很快清醒过来,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恍惚。

    六长老见状又道:“三大帝国那里你要多注意一点。”

    “是。”兰斯洛特应下了,眉头也皱了起来,三大帝国的人一心扑在权势上,现在竟然开始提防他们光明神教了,明明他们光明神教并没有争□□势的想法。

    兰斯洛特又和六长老说了几件事情,然后才离开了六长老的住处,离开之后,他就发现自己已经满身冷汗。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有空去细想六长老透露出来的信息。

    首先,齐景辰和聂毅的生死,已经系在一起了,其他人若是这样并没有什么妨碍,但齐景辰要是这样……他以后还能当好神子吗?

    还有,齐景辰和聂毅的共生契约到底是怎么签订的?齐景辰真的是自愿的吗?

    兰斯洛特突然又想到了自己那天听到的话,齐景辰当时说的话不多,但其实是有点冷淡的,甚至让聂毅快让开……

    用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兰斯洛特闭上了眼睛。

    兰斯洛特和六长老的对话齐景辰一无所知,现在他正在帮身上的骨头被根根砸断的孙承芷治疗。

    他和聂毅带来耶尔的人里,风系魔法师钱鸣峰以前学过一些简单的医术,让他开刀开药虽然不行,但他会处理外伤,知道要怎么把骨头接起来。

    聂毅去找人,就是把他找了来,然后让他帮孙承芷接上骨头,方便齐景辰对孙承芷进行救治。

    男女有别,但在生死面前,这就只是小事了,而且说实话,现在孙承芷的胸口已经完全不能看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钱鸣峰用刀子钩子把孙承芷那些扎进了肺部乃至肝脏的骨头取出,然后放到它们该在地方,他做这件事的时候头上止不住地往下冒汗,幸好他虽然一直不停地在冒汗,但一双手一直很稳,没有抖动哪怕一下。

    而且,他拥有的风系魔法还让他的速度一直很快。

    齐景辰已经用光明能量修复了孙承芷的一部分内脏,将那些出血口全都堵住,现在看到钱鸣峰将骨头的位置放准,就立刻用光明能量将之接起来。

    光明魔法治伤的效果非常好,但像是一个人的胳膊被砍了,除非圣级强者不然也没办法让他断肢重生。

    不过……其实如果不扔掉断肢而是将断肢按在伤口,然后短时间里找到一个光明魔法师帮自己治疗,那么断肢还是会重新长上去的。

    孙承芷现在的情况就跟这个有点相似。

    她的骨头都断了,齐景辰要是不去管那些骨头,直接帮她治伤,她将来胸口可能会没有骨头,然后断裂的骨头在她的肺部没有取出,也会一直扎着她的内脏……

    到时候哪怕孙承芷因为光明魔法的救治活了下来,也会成为一个废人,但现在钱鸣峰和齐景辰把她体内断开的骨头重新接上,清理掉骨头碎片,她慢慢地就能全部恢复长好了。

    处理好孙承芷的胸口,钱鸣峰又处理了孙承芷腿上的伤口,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终于,在将孙承芷已经移位的手指接好之后,钱鸣峰道:“好了!”

    齐景辰松了一口气,立刻就催动光明之镜将孙承芷的伤全都治好。

    孙承芷的呼吸平稳了下来,但光明魔法到底不能让失了那么多血,有些骨头还崩掉了一些碎片的她恢复如初。她躺在那里,脸色苍白一片,跟以往的活泼灵动全然不同。

    因为孙承芷曾经扬言喜欢齐景辰的缘故,聂毅对她一直不喜欢,总是很防备,但这次她光着上身躺在那里,齐景辰帮她治疗,聂毅却完全没有阻拦,直到看到孙承芷的伤口恢复,才第一时间扔了一件衣服到她身上。

    衣服慢慢飘落,将孙承芷整个盖住,聂毅这才道:“我们走吧,让于月辉给她穿衣服。”

    齐景辰点了点头,站起身缓了一会儿,才往外走去。

    而他和聂毅刚刚走出去,跟孙承芷一个老师的一个火系魔法师就冲了上来:“孙承芷没事吧?”

    “没事。”齐景辰道。

    那个火系魔法师却明显不太相信,他虽然极力保持镇定,但嘴唇还是忍不住上下抖动起来:“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齐景辰看到他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问道:“你要不要进去看看?”于月辉现在应该已经帮孙承芷穿好睡衣了。

    这个火系魔法师这个时候却是突然看向了齐景辰:“齐景辰大人,我有一个请求,希望能得到你的同意。”

    “什么请求?”齐景辰不解地问道。虽然孙承芷的这个师兄对孙承芷很照顾,还时不时地来晨光酒楼印刷厂之类的地方找孙承芷,但齐景辰跟他不熟。

    “我想向孙承芷求婚,希望您能同意。”这人突然大声道。

    求婚?齐景辰有些惊讶,随即道:“这是孙承芷的事情,你不应该找我说。”

    那人一愣,然后又连连点头:“是这样的,是我弄错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跟您说一声,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永远都不会抛弃她。”

    “我很放心。”齐景辰道。以孙承芷的性格,要是有人敢跟她在一起了又抛弃她……呵呵,那个男人还能好吗?

    虽说眼前这人是孙承芷的师兄,魔法等级比孙承芷要高,但齐景辰还真不觉得他能永远比孙承芷厉害。

    这么想着,齐景辰又看到孙承芷的老师正站在不远处,那个魔导士见到齐景辰之后对着齐景辰点了点头,然后就又一言不发了,只是眼里满是担心。

    而这个时候,孙承芷的师兄已经进了屋子。

    他进去没多久,就又跑了出来,然后激动地看着齐景辰:“太神奇了,你竟然把她治好了,她完全没事了!”

    之前孙承芷要跟人比赛,他专门来看了,所以孙承芷受伤的过程他是亲眼看到的,当时孙承芷身上的骨头都被砸断了,胸口都塌陷了,他本以为孙承芷哪怕能活下来,以后也会缠绵病榻。

    在耶尔,那些受了和孙承芷一样的伤的人,基本上都是没办法好完全的,他的一个叔叔胸口的骨头被打断,后来虽然找光明魔法师治好了,但也留下了胸口疼和咳嗽的毛病,甚至可以摸到那里少了一截骨头,可是孙承芷……现在孙承芷看起来,分明已经全好了!

    这就是神器之主的本事吗?这样的伤也能这么快治好?

    这个魔法师激动极了,看着齐景辰的目光亮晶晶的:“齐景辰大人,您不愧是神器之主,真的太厉害了,您将是我最崇拜的人!”激动之下,他甚至想要抓住齐景辰的手亲吻。

    齐景辰还没有动作,聂毅就已经飞快地上前,然后把人拖开了——这家伙竟然想要占齐景辰的便宜……决不允许!

    兰斯洛特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

    他一直都知道聂毅的占有欲很强,现在更是又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了。齐景辰喜欢这样吗?

    兰斯洛特快步向下走去,然后对着齐景辰道:“那个参赛选手的消息查到了。”

    “是谁?”齐景辰问道。

    “他是一个自由选手,他的老师带他来报名的,他们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也不属于任何一个学校,他之前没有什么名气,倒是他的老师很有名……他没有伤害孙承芷的理由,我觉得应该是有人指使的。”兰斯洛特道,然后看向了裁判席的方向。

    以三大帝国的权势,想要让这么一个人帮他们做事太简单了。

    齐景辰的目光闪了闪,也猜到了什么。

    他现在……简直就是任人欺凌……

    “孙承芷的情况怎么样?要不要我找六长老帮忙?”兰斯洛特又问。

    “她已经没事了。”齐景辰道:“兰斯,接下来的比赛我就不看了。”

    “可以。”兰斯洛特点了点头,他有心想要问齐景辰共生契约的事情,但现在显然不合适。

    齐景辰没有再回裁判席,而是找来一辆宽敞的马车,然后带着孙承芷回到了他和聂毅位于城外的庄园。

    那个庄园挺适合养病的,他觉得让孙承芷住在那里很不错。

    那个之前嚷嚷着要跟孙承芷求婚的人因为孙承芷其实没事还没有醒来,因而没能求婚成功,现在看到齐景辰要带孙承芷离开,顿时表示自己也想去。

    齐景辰看了他一眼,同意了。

    马车就那么离开了中央学院,兰斯洛特看着马车走远,心又乱了起来。

    与此同时,中央学院也有人流传开了一个消息,那就是齐景辰是神器之主,所以治疗伤口非常擅长,胸口都塌陷了骨头都根根断裂了,竟然也能治好——孙承芷现在都没事了!

    “这是假的吧?孙承芷当时的伤,要保下一条命没问题,但肯定会有后遗症。”

    “可是我听到孙承芷的那个爱慕者的话了,他说孙承芷没事。”

    “要是齐景辰真的可以帮人治伤而没有后遗症,那就太厉害了!”

    ……

    众人议论纷纷,而中央学院的校长办公室里,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的校长收敛了笑容,神情突然有些激动。

    很多人都知道校长家庭幸福,有一个战圣丈夫,有一个战王儿子,却不知道她一直有一个遗憾。

    这位校长的儿子在三十多年前有了一个女儿,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拥有很强的魔法天赋,原本这一切都非常美好,不曾想后来,这个女孩在一次战斗里受了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