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4章 裁判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红树说的并不多,但看他的样子,齐景辰也能猜出大概情况来。

    来自一个贫瘠的小国家,他是注定了不能像那些有广袤的封地供养的魔法师和战士一样挥金如土,享受生活的,他一个高级战士,手上甚至连空间戒指都没有。

    “我在圣城开了书店,那里应该有一些你需要的东西,你有空可以去看看。”齐景辰道,看红树的样子,他应该会需要各种书籍。

    “书店在哪里?”红树问道。

    齐景辰拿出一张纸写了一个地址给红树,然后才和聂毅一起离开了这里,回了他们的庄园。

    各个国家的人陆续到来,参赛人员也全都到位,比赛即将开始。

    也就是这个时候,齐景辰被告知他将是裁判之一。

    “所有的小说里,有比赛主角都是会去参加的,然后在比赛场上大放光芒,你倒好,竟然跑去当裁判。”康妮幽幽地看向了齐景辰。

    齐景辰其实也有些无语,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当裁判的本事。

    不过,这样的比赛其实裁判也不用做什么,坐在裁判席上看着就行了,说起来,裁判席视野宽广,绝对是看比赛最好的位置。

    齐景辰这段时间已经把造纸厂印刷厂都办好了,暂时没有其他要做的事情,就打算静下心来看些书,学习学习,现在去当裁判挺不错的,到时候他不仅可以舒舒服服地看比赛,遇到比赛不好看,在上面看书也没关系,毕竟裁判不止自己一个,自己甚至就只是被拉去凑数的。

    很快就到了比赛那天。

    虽说前来参赛的人非常多,但像三大帝国或者中央学院这样的,他们在比赛前已经进行过删选了,只有少数精英才被允许参赛,所以上场的选手其实并不多,等各个组别一分,比赛的人就更少了。

    齐景辰是魔法师,对低级魔法师和中级魔法师的战斗又没有太大的兴趣,理所当然的就去了高级魔法师进行比赛的地方,而其他人也都是这么想的。

    其实真要说起来,高级魔法师的比赛也确实是最重要。

    高级魔法师们进行比赛的场地是最大的,周围设有无数观众席,结果都这样了,还有很多想要看比赛的人无处可坐。

    看到观众席那边人挤人的情况,齐景辰忍不住有些庆幸,庆幸自己当了裁判。

    带着聂毅,齐景辰在比赛前踏上了装修地非常不错,看起来就像开放式包厢一样裁判席。

    裁判席这边已经有人在了,齐景辰刚上去,好几双眼睛就刷地一下望了过来。

    蔷薇帝国大皇女看向齐景辰的眼里带有不喜,暴风帝国的皇子眼里看不出什么,维尔帝国的亲王却是充满恶意的打量着齐景辰。

    这样带着恶意的目光让齐景辰有些不适,他皱着眉头看了过去,结果就看到对方的嘴角勾了起来。

    这个亲王的目光让齐景辰有些不适,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兰斯洛特开口:“齐景辰,你坐在这边。”兰斯洛特说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

    齐景辰不可能因为对方打量自己的目光不太友善就跟人起冲突,听到兰斯洛特的招呼,当下不再理会这个亲王,往兰斯洛特走去。

    “听说你的那些手下有很多都参赛了?”兰斯洛特低声问道,顺手打开了旁边的隔音魔法阵——为了让裁判之间可以好好说话,这里是布置了隔音魔法阵的。

    “是的。”齐景辰道。

    “他们的天赋都很好,相信他们一定会取得一个好成绩。”兰斯洛特笑着说道。

    “我也相信他们。”齐景辰道。

    在地球上,很多比赛之前都会有活动,有人致辞,但在耶尔是没有这样的事情的,现在裁判席上的人个个位高权重实力高强,他们才懒得跟一些实力低下正打算努力博取自己关注的人长篇大论滔滔不绝。

    所以比赛几乎立刻就开始了。

    “我去看看裴兴他们。”聂毅看到比赛就要开始,弯下腰在齐景辰耳边低声说道。

    齐景辰点了点头。

    聂毅从后面离开了裁判席,很快就来到了裴兴等人所在的地方。

    他们的手下一共有十个,他们有些还没有突破到七级,因此是在中级比赛场地跟人比赛的,突破到七级的又有人在中央学院进行淘汰赛的时候失败了,所以现在参加高级组比赛的就只有裴兴和孙承芷两个人。

    对于这场比赛,裴兴和孙承芷都非常期待,他们聚在一起小声说话,商量接下来的战斗方法。

    看到聂毅过来,他们就更高兴了,裴兴更是道:“聂少,你给我传授一点打斗经验?”

    聂毅冷冷地看了过去,没有理会裴兴,论打斗经验,还有谁能比裴兴更足?别以为他不知道,裴兴这些日子已经在中央学院挑战了很多人了。

    “聂少,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孙承芷说的话就很正常了。

    “加油。”聂毅淡淡的说道,看到他们两个已经准备好了,就打算离开。

    “两个七星魔法师,来这里是找死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聂毅看过去,就看到一个陌生的魔法师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九星魔法师,他斜眼看着聂毅,充满挑衅地说到:“你就是聂毅,传说中的三系魔法师?连比赛都不敢参加,我看你也不过如此。”

    “总比你好。”聂毅道。

    “比我好?”那人嗤笑道:“你倒是敢说大话……聂毅,有本事你跟我比一比。”

    三大帝国虽然表面上和光明神教非常友好,但私底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不说别的,至少聂毅这段时间已经被很多人挑衅过了。

    聂毅懒得理会这人,没想到这人竟然有些不依不饶,一个火球就朝着聂毅的脸扔去。

    聂毅反应很快,在火球就要到达自己的脸的时候第一时间用领域拦住了它。

    火球砸在聂毅的领域上,绽开了细碎的火花,这火花虽然完全不能击碎聂毅的领域,但其中侮辱的意味非常浓,聂毅的脸色自然也就因此变得极为难看。

    “蠢货,你这样的连我的手下都打不过,还妄想赢我?”聂毅看了过去,精神力狠狠地刺向对面的人。

    齐景辰坐在裁判席上,却并没有去看已经开始的第一场比赛,反而一直看着聂毅所在的方向。

    魔法师都是耳聪目明的,虽然离得很远,但他也能看清聂毅那边的情况,能看到有人挑衅聂毅。

    聂毅现在魔核有问题不能打架,那些该死的家伙竟然还要跑来挑衅他……齐景辰的脸色异常难看,几乎就要忍不住站起身来。

    兰斯洛特一直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齐景辰,看到这一幕,立刻就对齐景辰道:“齐景辰,冷静。”

    齐景辰也知道自己在这里生气也没用,总算冷静了一些,但眼里的焦躁依然遮掩不住。

    看到齐景辰这么关心聂毅,兰斯洛特非常不好受,他看着齐景辰,突然道:“齐景辰,你太在意聂毅了。”

    正好这时,齐景辰看到聂毅已经在往这里走来了,当下松了一口气,然后有些不解地看向了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我们应该好好侍奉光明神才对,不应该在其他人身上投注太多的感情。”兰斯洛特道。

    “兰斯,你之前说起自己父母的时候,也是有感情的。”齐景辰道:“我曾经和聂毅相依为命,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兰斯洛特听到那句“最重要的人”,其他的话就再也开不了口去说了。

    聂毅是齐景辰最重要的人,他呢?在齐景辰的眼里,最多只是一个朋友。

    不,他不应该去想这些……

    兰斯洛特默念了几句光明神教的教义,顿时就将所有的情感全都压了回去,看向齐景辰的目光重新变得清澈。

    他和齐景辰是绝无可能的,至于齐景辰和聂毅……兰斯洛特虽然觉得这是错的,但要让他去揭发齐景辰他又做不到,干脆就再一次扔开不管了。

    而这个时候,聂毅已经回来了。

    “聂毅,刚才那人想干什么?”齐景辰问道。

    “跟以前的那些一样,来找我麻烦的。”聂毅道:“我告诉他就他这样的,恐怕连我的手下都打不过,他现在应该正在跳脚。”其实那个人还被他的精神力刺了一下,这会儿恐怕非常不好受。

    他的精神力并不输于对方不说,里面可还是带上了浓重杀气的。

    当然,这就不用告诉齐景辰了。

    听到聂毅的话,齐景辰的嘴角微微往上一勾,心情顿时愉悦起来。

    另外的那些裁判因为隔音魔法阵的存在听不到齐景辰和聂毅的话,却隐隐能猜到一些,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

    而这个时候,场上第一对比赛的高级魔法师已经分出了胜负。

    胜利的人非常高兴,兴奋不已,失败的人却是沮丧万分,不过他应该庆幸的,毕竟他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

    比赛结果一目了然,场边还有负责救人的,裁判其实用不着做什么……齐景辰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打开了一本笔记本,然后在上面写写画画,记录下一些东西。

    聂毅站在其齐景辰身后,专注地看着齐景辰。

    兰斯洛特看了两人一眼,将目光移到了比赛场地上,但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压根就没有将面前的比赛看进眼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在接下来的比赛里,之前挑衅聂毅的那人竟然真的对上了聂毅的手下裴兴。

    这人有心想要惹怒聂毅,但最后反倒是自己被聂毅气到了,还被聂毅用精神力攻击了一下,很不好受,现在看到自己对面的裴兴,才觉得自己遇上了一件好事,笑起来:“没想到竟然会碰上你……”

    “这说明我运气好啊!”裴兴哈哈大笑。

    听到裴兴的话,那人冷笑起来:“是,你的运气是不错,我会快点让你下台的!”

    这人说着,挥舞了一下魔杖,他的面前顿时就出现了一片火海,将裴兴整个笼罩住了。

    他知道裴兴是金系魔法师,也知道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金系魔法师,基本上都怕火。

    金属被火焰煅烧之后,那些金系魔法师甚至会连自己的魔法罩都撑不起来——那真的太烫手了!

    聂毅的这个手下,肯定会被烤焦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散发出烤肉的香味来。

    这人非常得意,却不知道裴兴当初为了能打赢火系魔法师,是专门学会了一种降温方法的,那就是将金属液化,利用金属液化来吸收周围的能量,他甚至还靠这招打败了张子海。

    当然,在他自以为能赢过聂毅之后,聂毅先把他烤了,再把他冻住,然后用热胀冷缩弄得他遍体鳞伤……

    然而现在他面前的只是火系魔法师,而不是一个水火双系魔法师。

    按理应该会恐惧火焰的裴兴无视了身周的火焰,朝着对面的魔法师冲过去,然后开始拿着刀对着对方狂砍。

    裴兴战斗的时候非常疯狂,铁山比他强那么多,他都会锲而不舍地跟铁山打,那个家伙只是比他高了两级的火系魔法师,他当然一点都不怕。

    他时常找中央学院的魔法师战斗,早就摸准了耶尔的魔法师们的弱点,现在就找准了这弱点开始对着面前的人疯狂攻击。

    耶尔的魔法师平常一直有人保护,所以他们特别不擅长近战,要是被人欺到了身前,他们就会手忙脚乱的……

    裴兴第一时间来到了那个魔法师面前,手上的刀子一下下砸在对方的领域上。

    虽然隔着领域,但有人拿着刀子往自己的脑袋猛砍,这绝对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那个魔法师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而他这一露怯,之前就再也抢不回主场位置了。

    一个九星魔法师,一个七星魔法师,在他们站到台上的时候,所有人就觉得胜负已经定了。

    七星魔法师,怎么可能打得过九星魔法师呢?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却偏偏倒过来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擂台上的比赛,在那里,一个七星魔法师正在一点都不魔法师地拿着一把大刀,然后朝着一个九星魔法师狂砍,而那个九星魔法师躲避不及,竟然还真的就被砍的左躲右闪,狼狈不已,到了这时候,他甚至就连魔法,都用的一团乱了。

    当然,就算他把魔法用的一团乱,他也是九星魔法师,所以还是伤到了裴兴的,然而裴兴这家伙,就算因为自己的领域被烤的太烫而被烫伤了皮肤,脸上一片焦黑,他依然咧着嘴,笑着战斗。

    “疯子!你是个疯子!”那个九星魔法师终于受不了崩溃了:“我认输!”他能感觉到,他的领域就要被砸开了!

    “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我还没打够呢……”裴兴满脸遗憾的表示,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然后就擦下来一块皮。

    那个魔法师听到裴兴的话,看到裴兴毫不在意地撕掉自己脸上的皮,又被吓到了,还要打?!

    他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之前聂毅说他蠢了……他真的太蠢了,竟然在不确定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就出言挑衅!

    **********

    作者有话说:

    我也蠢……我做了一件蠢事!天哪!这章写完了之后我就把它放存稿箱了,再用手机复制到备忘录改错字,改完了之后照旧打开wap后台全选、粘贴,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全选竟然没选中,直接粘贴了!!!

    然后这章就有了两份内容!!

    wap站不显示字数,我还完全没发现,到电脑一刷才囧了,但它刚好已经发出去了,v章的字数还只能增加不能减少otz

    今天电脑崩了一回,肯定写不完了,蠢作者整理了一下这章,然后明天上午九点再来替换掉的重复内容。

    话说,本来想跟大家说国庆更新时间要改到下午的,所以今天才多更,结果……大家明天早上九点后重新看这章吧……我一定早起奋斗tt

    ****下面是重复的……

    红树说的并不多,但看他的样子,齐景辰也能猜出大概情况来。

    来自一个贫瘠的小国家,他是注定了不能像那些有广袤的封地供养的魔法师和战士一样挥金如土,享受生活的,他一个高级战士,手上甚至连空间戒指都没有。

    “我在圣城开了书店,那里应该有一些你需要的东西,你有空可以去看看。”齐景辰道,看红树的样子,他应该会需要各种书籍。

    “书店在哪里?”红树问道。

    齐景辰拿出一张纸写了一个地址给红树,然后才和聂毅一起离开了这里,回了他们的庄园。

    各个国家的人陆续到来,参赛人员也全都到位,比赛即将开始。

    也就是这个时候,齐景辰被告知他将是裁判之一。

    “所有的小说里,有比赛主角都是会去参加的,然后在比赛场上大放光芒,你倒好,竟然跑去当裁判。”康妮幽幽地看向了齐景辰。

    齐景辰其实也有些无语,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当裁判的本事。

    不过,这样的比赛其实裁判也不用做什么,坐在裁判席上看着就行了,说起来,裁判席视野宽广,绝对是看比赛最好的位置。

    齐景辰这段时间已经把造纸厂印刷厂都办好了,暂时没有其他要做的事情,就打算静下心来看些书,学习学习,现在去当裁判挺不错的,到时候他不仅可以舒舒服服地看比赛,遇到比赛不好看,在上面看书也没关系,毕竟裁判不止自己一个,自己甚至就只是被拉去凑数的。

    很快就到了比赛那天。

    虽说前来参赛的人非常多,但像三大帝国或者中央学院这样的,他们在比赛前已经进行过删选了,所以上场的选手其实并不多,等各个组别一分,比赛的人就更少了。

    齐景辰是魔法师,对低级魔法师和中级魔法师的战斗又没有太大的兴趣,理所当然的就去了高级魔法师进行比赛的地方,而其他人也都是这么想的。

    其实真要说起来,高级魔法师的比赛也确实是最重要。

    高级魔法师们进行比赛的场地是最大的,周围设有无数观众席,结果都这样了,还有很多想要看比赛的人无处可坐。

    看到观众席那边人挤人的情况,齐景辰忍不住有些庆幸,庆幸自己当了裁判。

    带着聂毅,齐景辰在比赛前踏上了装修地非常不错,看起来就像开放式包厢一样裁判席。

    裁判席这边已经有人在了,齐景辰刚上去,好几双眼睛就刷地一下望了过来。

    蔷薇帝国大皇女看向齐景辰的眼里带有不喜,暴风帝国的皇子眼里看不出什么,维尔帝国的亲王却是充满恶意的打量着齐景辰。

    这样带着恶意的目光让齐景辰有些不适,他皱着眉头看了过去,结果就看到对方的嘴角勾了起来。

    这个亲王的目光让齐景辰有些不适,就在这个时候,坐在一边的兰斯洛特开口:“齐景辰,你坐在这边。”兰斯洛特说着,指了指自己身边空着的位置。

    齐景辰不可能因为对方打量自己的目光不太友善就跟人起冲突,听到兰斯洛特的招呼,当下不再理会这个亲王,往兰斯洛特走去。

    “听说你的那些手下有很多都参赛了?”兰斯洛特低声问道。

    “是的。”齐景辰道。

    “他们的天赋都很好,相信他们一定会取得一个好成绩。”兰斯洛特笑着说道。

    “我也相信他们。”齐景辰道。

    在地球上,很多比赛之前都会有活动,有人致辞,但在耶尔是没有这样的事情的,现在裁判席上的人个个位高权重实力高强,他们才懒得跟一些实力低下正打算努力博取自己关注的人长篇大论滔滔不绝。

    所以比赛几乎立刻就开始了。

    “我去看看裴兴他们。”聂毅看到比赛就要开始,弯下腰在齐景辰耳边低声说道。

    齐景辰点了点头。

    聂毅离开了裁判席,很快就来到了裴兴等人所在的地方。

    他们的手下一共有十个,他们有些还没有突破到七级,因此是在中级比赛场地跟人比赛的,突破到七级的又有人在中央学院进行淘汰赛的时候失败了,所以现在参加高级组比赛的就只有裴兴和孙承芷两个人。

    对于这场比赛,裴兴和孙承芷都是非常期待的,他们聚在一起小声说话,商量接下来的战斗方法。

    看到聂毅过来,他们就更高兴了,裴兴更是道:“聂少,你给我传授一点打斗经验?”

    聂毅冷冷地看了过去,没有理会裴兴,论打斗经验,还有谁能比裴兴更足?别以为他不知道,裴兴这些日子已经在中央学院挑战了很多人了。

    “聂少,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孙承芷也道。

    “加油。”聂毅淡淡的说道,看到他们两个已经准备好了,就打算离开。

    “一群七星魔法师,来这里是找死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聂毅看过去,就看到一个陌生的魔法师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九星魔法师,他斜眼看着聂毅,充满挑衅地说到:“你就是聂毅,传说中的三星魔法师?连比赛都不敢参加,我看你也不过如此。”

    “总比你好。”聂毅道。

    “比我好?”那人嗤笑道:“你倒是敢说大话……聂毅,有本事你跟我比一比。”

    三大帝国虽然表面上和光明神教非常友好,但私底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不说别的,至少聂毅这段时间已经被很多人挑衅过了。

    聂毅懒得理会这人,没想到这人竟然有些不依不饶,一个火球就朝着聂毅的脸扔去。

    聂毅反应很快,在火球就要到达自己的脸的时候第一时间用领域拦住了它。

    火球砸在聂毅的领域上,绽开了细碎的火花,这火花虽然完全不能击碎聂毅的领域,但其中侮辱的意味非常浓,聂毅的脸色自然也就因此变得极为难看。

    齐景辰坐在裁判席上,却并没有去看已经开始的第一场比赛,反而一直看着聂毅所在的方向。

    魔法师都是耳聪目明的,虽然离得很远,但他也能看清聂毅那边的情况,能看到有人挑衅聂毅。

    聂毅现在魔核有问题不能打架,那些该死的家伙竟然还要跑来挑衅他……齐景辰的脸色异常难看,几乎就要忍不住站起身来。

    兰斯洛特一直用眼角的余光关注着齐景辰,看到这一幕,立刻就对齐景辰道:“齐景辰,冷静。”

    齐景辰也知道自己在这里生气也没用,总算冷静了一些,但眼里的焦躁依然遮掩不住。

    看到齐景辰这个样子,兰斯洛特非常不好受,他看着齐景辰,突然道:“齐景辰,你太在意聂毅了。”

    正好这时,齐景辰看到聂毅已经在往这里走来了,当下松了一口气,然后有些不解地看向了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我们应该好好侍奉光明神才对,不应该在其他人身上投注太多的感情。”兰斯洛特道。

    “兰斯,你之前说起自己父母的时候,也是有感情的。”齐景辰道:“我曾经和聂毅相依为命,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兰斯洛特听到那句“最重要的人”,其他的话就再也开不了口去说了。

    聂毅是齐景辰最重要的人,他呢?在齐景辰的眼里,最多只是一个朋友。

    不,他不应该去想这些……

    兰斯洛特默念了几句光明神教的教义,顿时就将所有的情感全都压了回去,看向齐景辰的目光重新变得清澈。

    他和齐景辰是绝无可能的,至于齐景辰和聂毅……兰斯洛特虽然觉得这是错的,但要让他去揭发齐景辰他又做不到,干脆就再一次扔开不管了。

    而这个时候,聂毅已经回来了。

    “聂毅,刚才那人想干什么?”齐景辰问道。

    “跟以前的那些一样,来找我麻烦的。”聂毅道:“我告诉他就他这样的,恐怕连我的手下都打不过,他现在恐怕正在跳脚。”

    听到聂毅的话,齐景辰的嘴角微微往上一勾,心情顿时愉悦起来。

    另外的那些裁判因为隔音魔法阵的存在听不到齐景辰和聂毅的话,却隐隐能猜到一些,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

    而这个时候,场上第一对比赛的高级魔法师已经分出了胜负。

    胜利的人非常高兴,兴奋不已,失败的人却是沮丧万分,不过他应该庆幸的,毕竟他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比赛结果一目了然,裁判其实用不着做什么……齐景辰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打开了一本笔记本,然后在上面写写画画,记录下一些东西。

    聂毅站在其齐景辰身后,专注地看着齐景辰。

    兰斯洛特看了两人一眼,将目光移到了比赛场地上,但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压根就没有将面前的比赛看进眼里。

    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之前挑衅聂毅的那人,竟然真的对上了裴兴。

    这人有心想要惹怒聂毅,但最后反倒是自己被聂毅气到了,现在看到自己对面的裴兴,顿时得意起来:“没想到竟然会碰上你……”

    “这说明我运气好啊!”裴兴哈哈大笑。

    听到裴兴的话,那人冷笑起来:“是,你的运气是不错,我会快点让你下台的!”

    这人说着,挥舞了一下魔杖,他的面前顿时就出现了一片火海,然后将裴兴整个笼罩住了。

    他知道裴兴是金系也魔法师,也知道另外一件事,那就是金系魔法师,基本上都怕火。

    金属被火焰煅烧之后,那些金系魔法师甚至会连自己的魔法罩都撑不起来——那真的太烫手了!

    但这人却不知道,裴兴当初为了能打赢火系魔法师,是专门学会了一种降温方法的,那就是将金属液化。

    当然,在他自以为能赢过聂毅之后,聂毅先把他烤了,再把他冻住,然后用热胀冷缩弄得他遍体鳞伤……

    然而现在他面前的只是火系魔法师,而不是一个水火双系魔法师。

    按理应该会恐惧火焰的裴兴朝着对面的魔法师冲过去,然后开始拿着刀对着对方狂砍。

    裴兴战斗的时候非常疯狂,铁山比他强那么多,他都会锲而不舍地跟铁山打,那个家伙虽然是比他高了两级的火系魔法师,但他却一点都不怕。

    他时常找中央学院的魔法师战斗,早就摸准了耶尔的魔法师们的弱点,现在就找准了这弱点开始对着面前的人疯狂攻击。

    耶尔的魔法师平常一直有人保护,所以他们特别不擅长近战,要是被人欺到了身前,他们就会手忙脚乱的……

    裴兴第一时间来到了那个魔法师面前,手上的刀子一下下砸在对方的领域上。

    虽然隔着领域,但有人拿着刀子往自己猛砍,这绝对是一件令人恐惧的事情……那个魔法师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而他这一露怯,之前就再也抢不回主场位置了。

    一个九星魔法师,一个七星魔法师,在他们站到台上的时候,所有人就觉得胜负已经定了。

    七星魔法师,怎么可能打得过九星魔法师呢?

    可是……眼前的这一切却偏偏倒过来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比赛场里,在那里,一个七星魔法师正在一点都不魔法师地拿着一把大刀,然后朝着一个九星魔法师狂砍,而那个九星魔法师躲避不及,竟然还真的就被砍的左躲右闪,狼狈不已,到了这时候,他甚至就连魔法,都用的一团乱了。

    当然,就算他把魔法用的一团乱,他也是九星魔法师,所以还是伤到了裴兴的,然而裴兴这家伙,就算因为自己的领域被烤的太烫而被烫伤了皮肤,他依然咧着嘴,笑着战斗。

    “疯子!你是个疯子!”那个九星魔法师终于受不了崩溃了:“我认输!”他能感觉到,他的领域就要被砸开了!

    “怎么这么快就认输了?我还没打够呢……”裴兴满脸遗憾的表示。

    那个魔法师几乎忙不迭地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