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3章 红叶国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亚力克,你……”红发男的哥哥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弟弟,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自己那个无法无天的弟弟吗?

    当初扬言要出去闯荡一番,拥有一番事业然后才回家的弟弟,现在在……端盘子?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啊!

    这位侯爵继承人都有些傻眼了,他的身边,跟他关系一直不错的皇子也同样惊讶。=

    红发男的天赋放到外面不算出众,在他们国家却也算是天之骄子了,结果……他们来圣城参加比赛,到了圣城之后找了一家据说非常好的酒店吃饭,竟然就看到他在端盘子?

    他在外面,混的这么差?

    红发男僵硬了一会儿,然后面不改色地朝着自己的哥哥和皇子点了点头,接着就端着盘子进了包厢。他将几道菜还有两个装在玻璃碗里的冰淇淋放在了兰斯洛特和齐景辰面前,笑着说道:“圣子大人,兰斯洛特大人,这是我们研究出来的新菜式,欢迎品尝。”

    做完了这一切,他才往外走去,还帮齐景辰带上了包厢门,然后就看向了自己的哥哥,果然看到自己哥哥的表情更震惊了。

    这很正常,毕竟兰斯洛特和齐景辰现在真的非常有名。

    “殿下,大哥,你们的位置在哪里?”红发男露出和以前一样的桀骜不驯的表情问道。

    “在那边。”红发男的大哥指了指不远处的大厅,然后急切地问道:“里面的是圣子和是齐景辰大人?”他们之前还想着要不要去拜访圣子,然后在圣子面前刷刷脸,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

    呃,他弟弟服务的人是圣子,这么看来混的也不是特别糟糕?

    “当然是了。”红发男道,然后不等自己的大哥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就连忙道:“我现在在为齐景辰大人做事。”

    原来是这样吗?红发男对面的两个人都非常好奇。

    “这家酒楼是齐景辰大人开的,我平常就负责照看着这家酒楼,这次齐景辰大人和圣子一起过来,又去照料了一下。”红发男道:“殿下,大哥,你们来圣城,我也应该尽一下地主之谊,这次你们喝的东西,我给你们免单。”

    红发男的大哥和那位皇子殿下听到红发男这么说,一点都不觉得红发男混的不好了,甚至还觉得红发男混的非常好:“真的?那就太好了。”

    “亚力克,你真棒!”

    “能不能为我们引见一下齐景辰大人?”

    ……

    “齐景辰大人不怎么见人,恐怕不行。”红发男道,然后这个时候才突然发现来晨光酒楼的吃饭的不只自己的哥哥和皇子,还有其他八个人,正好凑了十个……

    就算每个人喝的都是最差的酒,也要十个四星魔晶啊……红发男的心里在滴血,却笑着走了上去,然后……继续吹牛!

    他决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这两年曾经掉到异世界又是饿肚子又是干活,之前还确确实实是在给别人端盘子。

    把自己吹了一番,许诺了免单和多送东西之后,红发男急急忙忙跑去了厨房:“罗茨,亲爱的罗茨!我哥哥他们来了!让我看看他们都点了什么!”

    值得庆幸的是,那些人并没有点什么昂贵的酒,甚至点了最便宜的。

    红发男松了一口气,然后依依不舍地从自己的口袋里取出十颗四星魔晶给罗茨:“他们的账单我付了!”

    “不用你付了,这次我请客。”齐景辰从外面进来,正好看到红发男纠结的样子,当下笑道。

    红发男顿时喜笑颜开:“齐景辰大人,你真是个好人!”

    齐景辰倒是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只是对厨房的人道:“还有蛋糕吗?给我装一些,另外卤蛋也要,都要最普通的。”

    “齐景辰大人请稍等。”那些人道,然后很快就给齐景辰装了一些卤蛋和蛋糕。

    齐景辰看到旁边还有冰淇淋,又道:“给亚力克的哥哥他们送一些过去吧,这个味道不错。”

    红发男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立刻就帮着装起了冰淇淋,他将各种颜色的冰淇淋装进漂亮的玻璃碗,就要端了往外走去,走了两步,才拉住了一个齐景辰之前找来代替手下工作的仆人:“来,你端着,我带你过去。”

    那个仆人应了一声,跟在红发男身后往外走去。

    “你要那么多卤蛋和蛋糕做什么?”聂毅不解地看着齐景辰。

    “去西区看看小诺曼。”齐景辰道,那个没有舌头的孩子,前段时间老诺曼帮他除去了三颗魔核中的两颗,还给他起了个名字。

    在华国,一般晚辈起名字的时候是要避开长辈的名字的,在耶尔却正好相反,这里的人常常会起跟长辈一样的名字,虽然可能只是坠在中间。

    于是,小诺曼就出现了。他其实有个很长的名字,但叫起来太麻烦了,就连老诺曼都管他叫小诺曼,齐景辰干脆也就这么叫了。

    西区现在快变成圣城最干净的地方了,毕竟这里基本没有马车通过,而那些乱跑的孩子,也已经大变样了。

    那些仆人有时候比贵族更需要懂得礼仪,他们在教导孩子们的时候,自然也就会教这方面的知识,久而久之,这里的孩子几乎都学了不少礼仪。

    这些礼仪都是给仆人使用的,要是放在地球上,大家估计会觉得给孩子学不合适,不过在这里的,所有人都觉得孩子们能学到这样的礼仪是他们的福气。

    在耶尔,这些孩子身为普通人不可能改变自己的阶层,既然永远没机会成为贵族,学这些自然也就不会不合适。

    “齐景辰大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到齐景辰,站定了身体叫到:“大人要去哪里?需要我带路吗?”

    “不用。”齐景辰笑了笑,去了教堂。

    废掉两颗魔核对小诺曼来说伤害很大,他脸色苍白,给人一种大病一场的感觉,幸好没有别的后遗症。

    老诺曼毕竟是一个光明系的魔导师,还是很有一手的。

    齐景辰陪着这个孩子说了一会儿话,查看了他的魔核,也给他一块蛋糕吃。

    就在这个时候,小诺曼在一本专门给他用的巴掌大的本子上写下了一行字:“齐景辰大人,我能出去玩吗?”

    “你想去哪里?”齐景辰问道。

    “我想去学校。”小诺曼写道,眼里满是渴望。

    “我带你去吧。”齐景辰牵住他的手往学校走去。

    当初给西区建学校的时候,齐景辰建的挺大的,但现在这里还是满满当当的,几乎每个教室都坐满了人,其中有不少都是来旁听的。

    这些来旁听的人有大有小,但都非常安静,如果有人扰乱课堂秩序,还会被其他人赶出去。

    齐景辰记得自己小时候去上学,每个班都有调皮捣蛋不爱好好听课的学生,但这里却没有,这一方面是因为在这样的气氛下,大家都不由自主地开始专心听讲了,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里的学习不是义务教育,真有不听话的孩子,老师是可以将他赶走的,当然,这需要通过齐景辰的同意。

    之前几个不想再上学的孩子齐景辰都见过,有人是学了很多天,连最简单的字都不会写,智力有问题,有人则是天生不怎么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还有人却是之前小偷小摸惯了,上学后竟然偷老师的东西。

    齐景辰过去的时候,学校正好下课,他知道小诺曼在这边是有几个朋友的,就给了他一些蛋糕,然后放开他的手让他自己去玩。

    这么做了之后,齐景辰就自己逛了逛,却不想这一逛,竟突然看到一个人高马大的高级战士混在学校里。

    这个学校里教导的都是最简单的知识,会有一些北区普通家庭的孩子来听课,但战士和魔法师按理是绝不会出现在这里的,这人怎么会来?这么想着,齐景辰的精神力立刻就扫了过去。

    那个战士发现了什么,看了齐景辰一眼,确定齐景辰没有恶意之后,就继续用带有浓重口音的语言跟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说话:“这个乘法口诀的表格,能让我抄录一个吗?还有为什么是这样的?”

    那个少年正是当初于月辉挑了出来教授阿拉伯数字的人之一,上语文课的时候他会去当学生,上数学课的时候却成了老师,而这会儿,他正被一个这几天刚刚冒出来的学生拉着问问题。

    那个战士并没有戴徽章,少年并不知道他是战士,但还是认真地跟他讲了什么是乘法,然后又把自己手上的一本本子给了他,让他抄下上面的乘法口诀表。

    那个战士小心地拿着少年的书,来到一张桌子旁边,就掏出羊皮纸开始抄写。

    “羊皮纸太贵了,你以后来学习可以不用羊皮纸,去买一些普通的纸或者笔记本就行。”少年在旁边看到,给对方提建议。

    “就是你们用的这种?这是什么价钱的?”那个战士问道。

    “一个铜币就能买一大张纸。”少年笑道:“一张纸我能用好几天!”

    那个战士的脸上露出许些惊讶,随即点头:“谢谢告知。”

    下节课就不是数学课了,少年见状,干脆坐在了这个战士身边,然后拿出一份报纸看了起来。

    他是数学老师,每个月都可以领到一些钱,也就有钱买报纸了。

    光明日报很便宜,但上面有很多比较难认的字,他也就没买,而是选择了晨报。他们西区很多人都在晨报干活,这还是齐景辰大人的弄出来的报纸,他当然是要大力支持!

    “这是什么?”那个战士又道。

    “你真的什么都不懂啊!这是晨报,上面有很多内容,可惜我很多看不懂。”这个少年道。

    战士已经把乘法口诀抄好了,他把本子还给少年,然后道:“我认识字,我可以念给你听。”

    这么说着,这个战士一顿一顿的,就用带着口音的语言把报纸上的内容都念了出来。

    少年听得很认真,这个战士却是越念越惊讶,因为报纸的头版写的就是跟即将到来的比赛相关的一些事情,他是来参加是比赛的,但上面写的很多事情竟然完全不知道。

    “这是什么东西?有人从光明神教抄来的?”念完了一篇,这个战士忍不住问道。

    “这是报纸,每天早上都有人卖,五个铜币一张。”少年道。

    “写了这么多字,竟然只要五个铜币一张?”这个战士又一次震惊了。

    “是啊,怎么了?”少年不解地问道,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这不是抄写的,这些字都是印刷的。”

    “印刷?”

    “要上课了!我要专心上课,不跟你说了,还有你如果不学认字的话,就去外面把位置让出来吧,我的报纸可以借给你看。”少年道。

    这个战士是认字的,确实不打算学认字,拿着手上的报纸,他来到了外面,然后就看到那个一直用精神力观察自己的魔法师就站在不远处。

    “你好。”这个战士对着齐景辰道,从精神力来看,齐景辰比他厉害多了,所以他非常恭敬。

    “你好。”齐景辰道:“你不是圣城的人吧?”

    “是的,我是红叶国来的。”那个战士道。

    红叶国?这个国家的名字齐景辰有点印象,可不就是那个只来了一个人参加比赛的那个国家吗?

    “你是红叶国来参加比赛的战士?”齐景辰问道。

    “你知道?”这人惊讶地看着齐景辰。

    “我知道,我叫齐景辰。”齐景辰笑了笑。

    “你是拥有神器的……”这人惊讶地看着看着齐景辰,接着弯了弯腰行礼:“齐景辰大人你好,我是红叶国的八星战士红树。”

    “你是来参赛的,怎么会住在这里?”齐景辰不解地问道,光明神教财大气粗,客房无数,给所有来圣城参加比赛的人都安排了住处,还是免费的,这人怎么跑这里来了?

    “那里的东西太贵。”红树道。他们红叶国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国家,占据着一片非常贫瘠的土地,就是因为太贫瘠,都没人来侵略他们。

    他们所在的地方那么贫瘠,自然是没办法供养出来魔法师或者战士的,虽然也有人会来他们的国家给他们检测天赋,但因为自己的国家实在太过贫瘠,最后所有检测出了天赋的人,基本都离开了红叶国。

    于是,红叶国一直都由一群普通人组成。

    红树从小生活在这个国家,一开始从没想到自己能成为战士或者魔法师,然而他还偏偏就检测出了战士天赋,天赋还非常好。

    其他检测出这样天赋的人都会选择离开红叶国再也不回来,甚至带走家人,但他却没有,虽然他跟着一个老师离开红叶国学习了几年,但有所成就之后,就回到了红叶国,还开始为红叶国奔忙。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做佣兵,赚了钱就尽力改善红叶国的情况。这次听说圣城有比赛,奖品非常丰厚之后,他就抱着要让人知道自己的国家以及拿奖品换钱的心思来了这里,打算参加比赛。

    圣城所有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非常新鲜的,他对这里充满好奇,但很快就发现,圣城的物价似乎太高了……

    他被安排了住处,那里是免费住的,但那里提供的食物都需要钱,那些食物还基本都是低级魔兽或者低级魔植做成的,价格不菲。

    他不能适应用几个金币吃一顿饭的生活,打算到周围买吃的,结果发现周围的食物更贵!

    一瓶小小的,甚至都没有带任何能量的酒都要十个金币,圣城的物价太疯狂了!

    他找了一圈,然后就去问了人,询问在哪里吃饭住宿最便宜。

    吃饭住宿最便宜的地方,当然就是西区了!别人给他推荐了西区,然后他就来了这里。他花了一点点钱租下一间单身公寓,然后又拿了钱去西区最近开起来的食堂吃饭。

    那个食堂其实是给印刷厂报社的工作人员吃饭的,因此东西价廉物美,十个铜币就能吃饱,二十个铜币就能吃的不错,红树觉得满意极了,他后来没事,还干脆跑来了学校听课。

    他觉得这里教授孩子们认字的儿歌很有趣,记下了一些打算带回去,当然,他最喜欢的是数学课。

    红叶国太穷了,没人懂数学,绝大多数人甚至连数数都不会,别人来他们国家买东西,他们只能满脸茫然。

    红树曾经想要教导自己国家的人算数,然而这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甚至就连他自己都算的很慢,可是这里的学校教导的数字,却可以让人很快计算出结果!

    红树趁着现在还没开始比赛,就跑来学习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