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2章 心思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其实不怎么喜欢发出声音,一般也就哼哼几声,这次也是太激烈了,才会发出声音来。

    然后他就掐了聂毅一下:“轻点!”

    聂毅抓住他掐人的手亲了几口,放慢了速度,齐景辰搂着聂毅,发出阵阵舒服的轻哼声。

    两人本就已经差不多了,没过一会儿,聂毅发出一声闷哼声,就压在了齐景辰身上。

    “快让开。”齐景辰又道,他急着要给聂毅检查魔核的情况,都没心情跟聂毅腻歪了。

    “让我再抱一会儿……”聂毅亲着齐景辰的胳膊,然后又去亲齐景辰脖子。

    “不行。”齐景辰道,他将聂毅推到一边,然后也顾不得清理自己,就用精神力开始检查聂毅的魔核。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的事情让聂毅平静了下来,聂毅的魔核现在看着并没有什么问题,齐景辰总算放下心来,然后干脆往后一躺:“给我洗一下。”

    自从和聂毅之间的关系发生质的变化之后,给他洗澡的事情基本都是聂毅负责的,他对此非常坦然,聂毅则非常喜欢……甚至他不想让聂毅洗,聂毅还能不高兴。

    当然,会这样主要也是……洗澡绝对是一个吃豆腐的好时机。

    感觉到聂毅的手越来越不老实,齐景辰直接道:“已经很干净了,让我起来,这次我把杰拉夫杀了,等下说不定有人过来。”本来他们就跟蔷薇帝国结了梁子了,现在杰拉夫又被杀了,齐景辰觉得蔷薇帝国的人很有可能会找自己的麻烦。

    聂毅也知道这一点,当然不会继续作乱,很快就帮齐景辰擦干,然后给齐景辰送来了衣服。

    齐景辰这边觉得蔷薇帝国的人应该会来找自己的麻烦,那边,蔷薇的帝国的人也确实非常愤怒。

    大皇女母女两个并不喜欢杰拉夫,谁会喜欢一个深爱她们敌人的人呢?但就算不喜欢,杰拉夫也是蔷薇帝国的人。

    “这个蠢货!”凯西忍不住骂了一句,她曾经喜欢过杰拉夫,还想让杰拉夫当自己的丈夫,但发现杰拉夫喜欢的竟然是露易丝之后,对杰拉夫也就一点都不喜欢了,甚至异常痛恨。

    她跟露易丝是不一样的,发现别人不喜欢自己之后,她不会死缠烂打,只会觉得那个人没眼光,然后开始讨厌那个人。

    “杰拉夫之前答应了要代表蔷薇帝国出战,没道理一转眼就跑去挑衅聂毅和齐景辰,还送上了自己命。”大皇女皱起了眉头,她总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蹊跷,想了想,干脆找来了杰拉夫身边的人询问。

    “殿下!你一定要为我家少爷报仇!”在杰拉夫身边照顾杰拉夫的,是一个三星水系魔法师,这个魔法师年纪很大了,他本就是杰拉夫所在家族的仆人的孩子,天赋又很差,完全依靠杰拉夫所在家族的帮助,才能成为三星魔法师,因而对杰拉夫忠心耿耿。

    “这次的事情,是他先做错的。”大皇女叹了口气:“他愿意为了蔷薇帝国脱离中央学院,我才会给他地行龙作为补偿,可他竟然指使地行龙去攻击聂毅和齐景辰。”

    “殿下,我家少爷绝对没有驱使地行龙去攻击聂毅和齐景辰!当时少爷只是看到报纸上有侮辱殿下的报道太生气,才会去聂毅和齐景辰那里要个说法,之前他都没有去看那只地行龙,这地行龙突然攻击聂毅和齐景辰,肯定跟少爷没关系。”

    “既然没关系,他怎么就认了?”凯西忍不住又暗自骂了一句蠢货:“现在都说是他先攻击先挑衅的,决斗也是他自己应下的,我们就算想要为他出头,都没有理由!”

    凯西快言快语地说了一通,让那个三星魔法师面如土色,这个时候,大皇女才道:“凯西,住嘴。”

    她制止了自己的女儿,又看向那个三星魔法师:“你放心,杰拉夫是我们蔷薇帝国的人,他就这么死了,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边,一定会为他讨回一个公道。”

    那三星魔法师顿时感激万分,连连道谢,然后又将杰拉夫那天的情况全都说了出来。

    这边,蔷薇帝国的人正在讨论杰拉夫的事情的时候,另一边,兰斯洛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然后换好了原本的装束。

    穿上圣子才能穿的魔法袍,身上就好像沉甸甸地压上了一副重担,兰斯洛特眨了眨眼睛,然后在身边人的提醒下去了六长老那里。

    “你回来了。”六长老看向兰斯洛特。

    “是。”兰斯洛特恭敬地应道。

    “接待使臣的工作,就交给你和齐景辰了。”六长老道,并没有多说其他的事情。

    兰斯洛特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应下了。

    只是在六长老面前他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离开六长老的住处之后,却因为听到齐景辰的名字而变得非常不好受。

    齐景辰和聂毅……

    他知道这两人的关系不错,但还真没有想到他们已经进展到这一步了……

    在路上大步走着,兰斯洛特甚至都没有分心,也没办法分心再去关注周围跟自己打招呼的人。

    兰斯洛特回来了之后,就有人想要看好戏了。

    兰斯洛特是圣子,若是没有意外,教皇去世之后,他应该成为教皇才对,现在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齐景辰……很多人都觉得兰斯洛特应该会觉得不满,甚至觉得可以看到兰斯洛特和齐景辰针锋相对的场面。

    可惜他们都想错了,兰斯洛特回来之后,竟然没有丝毫异动,甚至很快就投入到了工作中去。

    兰斯洛特亲自去看了比赛场地,亲自看了用来招待外国使臣的住处,还指出了其中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亲自监工修整……

    他跟哈里斯定了很多瓷器,又让人找到齐景辰购买了一些镜子,做的异常上心。

    齐景辰没有见到他,但知道这些就觉得有些汗颜——他之前对这些事情是完全不上心的。不过兰斯洛特一直都是这样一幅先人后己的样子,他倒也并不奇怪。

    兰斯洛特回到圣城没多久,三大帝国的另外两大帝国,暴风帝国和维尔帝国的人就也陆续来了。

    齐景辰没有忙乎各种幕后的接待事宜,现在这两大帝国的人来了,兰斯洛特却请了他过去,不仅如此,许是因为他拥有神器的事情已经暴露的缘故,兰斯洛特甚至还隐隐以他为主。

    “兰斯,这样是不是不合适?”齐景辰忍不住道。

    “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兰斯洛特笑了笑,他对教皇的位置并没有想法,所以很乐意看到齐景辰成为教皇。

    只是……想到之前的事情,兰斯洛特的心里又是一沉。

    “你这样,我会觉得不自在,现在我还什么都不是。”齐景辰道。

    兰斯洛特想了想,最终稍稍改了态度,和齐景辰平等相待,齐景辰也松了一口气。虽然教皇说了他是什么神子,但这事并没有公开,他现在就让兰斯洛特这个圣子捧着,其实并不合适。

    圣城对另外两个帝国的接待规格跟蔷薇帝国是一样的,值得庆幸的是,这两个帝国还非常安分,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暴风帝国驯养了风系魔兽风鹰,有很多风鹰战士,这些战士骑在风鹰身上,在整个使团的上空盘旋,格外地引人注目,齐景辰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兰斯洛特看到齐景辰的表情,突然道:“你喜欢飞行魔兽?光明神教也养了一些,下次我带你去挑一只。”他说完之后,才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他这是,想要送礼物得到齐景辰的好感?

    齐景辰虽然现在看起来地位很高,但其实在光明神教并没有什么实权,对光明神教的运作更是一无所知,自然也就不知道光明神教原来还养了魔兽。

    “我能去挑?”齐景辰问道。

    “当然可以。”兰斯洛特道,他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些不对,但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

    “多谢。”齐景辰道:“兰斯,你回来之后我都没有给你接风洗尘,要不要等下去晨光酒楼喝一杯?”

    兰斯洛特的理智已经回笼了,就想拒绝:“不了,我等下还有事。”

    “那换个时间?”齐景辰道。

    兰斯洛特觉得自己没办法再拒绝,最终道:“好。”

    齐景辰和兰斯洛特相谈甚欢的场面很多人都看到了,不免有些惊奇,没想到齐景辰和圣子的关系竟然这么好……

    不过想到齐景辰还是兰斯洛特带回来的,他们又释然了,圣子果然不愧是圣子,甚至都不会生出嫉妒之心。

    暴风帝国的人来到圣城没多久,维尔帝国的人就也来了。

    维尔帝国的皇室有人拥有土系魔法,也有人拥有火系魔法,而维尔帝国数量最多的,也是这两个系别的魔法师。

    他们相对而言比较低调,但也没有低调到哪里去,九星的钻山兽是寻访宝物的好手,却被他们用来拉车,听说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些拦路的山脉,竟然还直接在山中让魔兽打了洞通过……

    三大帝国的迎接齐景辰出面了,报纸上也大肆报道了一番,但还有很多小国家来的时候,是没有在圣城溅起丝毫浪花的,毕竟耶尔的小国家太多了。

    齐景辰去报社的时候,就听报社的人说起了那些小国家的选手:“今天除了维尔帝国的人来了以外,还有另外七个国家来人了,他们来的人都不多,其中有个国家甚至只来了一个人,还不是他们国家派来的,而是他自己来的。”

    “来见见世面也不错……对了,这次怎么比赛已经决定了,也已经通知了各国来的人,报纸上可以刊登一下。”齐景辰道。

    这次的比赛只允许五十岁以下的人参加,而想要参加比赛,都要先去中央学院报名并重新进行等级检测。

    然后,比赛就会分成低级组中级组高级组,每个组别还会分出战士和魔法师,总共分了六个主要部分。

    这次比赛主要考验的还是选手的战斗力,所以规则和在中央学院进行决斗和切磋的时候差不多,甚至更严格一些。

    所有参加战斗的人,都不能携带空间戒指,不能携带不是自己画的魔法卷轴和不是自己制作的药剂,甚至只能携带一样魔法器具,差不多就是魔法师只能带一个魔法杖,而战士只能带一把魔法武器。

    对于这样的规定,是引来了一片叫好声的,很多人都觉得很公平——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那些家里有背景的人还是可以拥有优越于其他人的一些条件,但至少不会优越太多。

    晨光的报纸上将比赛情况刊登出来之后,比赛报名就也开始了,聂毅和齐景辰的手下全都去报了名,他们两个却都没报名,让人觉得格外可惜。

    他们一个是战斗力惊人的三系魔法师,另一个是能杀的了同级别风系魔法师的光明魔法师,很多人都希望他们能在擂台上大放光芒,结果他们竟然都不愿意参赛……

    不过这样的比赛是自愿报名的,齐景辰和聂毅不愿意参加,别人也就只能可惜一下。

    比赛就要开始了,兰斯洛特也总算空了下来,齐景辰就请了兰斯洛特去晨光酒楼喝茶,毫不意外,聂毅也去了。

    兰斯洛特也是带着他身边的那个战王的,最后就是那个战王和聂毅喝酒,齐景辰和兰斯洛特喝茶。

    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不过兰斯洛特总是忍不住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些声音,也就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齐景辰注意到了这一点,忍不住问道:“你的状态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没事,”兰斯洛特道,“就是从亚伦城回来之后还没缓过来。”

    齐景辰听过兰斯洛特的身世,听到兰斯洛特这么说了,当下不再多提,而是问了个问题:“兰斯洛特,你知道魔核出现崩溃征兆之后,有没有什么治疗方法?”

    “魔核崩溃?”兰斯洛特有些好奇。

    “之前露易丝和埃里克为了试探我,找来了一个拥有三系魔法的孩子,还强行让这个孩子成了三星魔法师,现在老诺曼打算除去他脑海里的两颗魔核,解决他的三颗魔核相互排斥的问题,但他魔核不稳的事情却没办法解决。”齐景辰将那个孩子的情况详细地说了说。

    “原来是这样。”兰斯洛特道:“魔核是一个人魔法的结晶,非常重要,而如果魔核出了问题,基本只能靠自己温养。”

    “怎么温养?”齐景辰问。

    “不要动怒,不要战斗,通过修炼慢慢地滋养自己的魔核,让它稳定起来。”兰斯洛特道:“那还是个孩子,应该会好转。”

    兰斯洛特说的,和齐景辰查到的资料差不多。

    只是,聂毅的魔核却是与众不同的,他一个魔核里面……拥有着四种能量。

    齐景辰忍不住微微皱眉,而这个时候,他们的包厢门被敲了几下,然后又被轻轻打开。

    红发男站在外面,手上拿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厨房那些奴隶们专门为齐景辰做的很费工夫的食物。

    他做这个送餐工作有段时间了,端餐盘的动作格外标准,只是他还没有进门,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亚力克!你怎么在这里?这两年你都跑到哪里去了?”

    红发男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因为长了红头发,被齐景辰用红发男来称呼,但其实人家也是有名字的,他叫亚力克。

    红发男转过身体,然后就看到自己的哥哥带着自己国家的皇子,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