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1章 杀人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生死决斗?

    齐景辰这话将在场所有的人都惊了惊。

    在中央学院,提出决斗的人并不少,但一个光明魔法师向别人提出决斗的事情真的非常少见,至于其他系别的魔法师向光明魔法师提出决斗……那人简直是疯了,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真要干出对光明魔法师提出决斗这样的事情来,那人绝对会被周围的人鄙视到死!

    怎么能欺负光明魔法师呢?

    而现在……齐景辰一个九星光明魔法师,竟然向一个九星风系战士提出决斗?!光明魔法师找人决斗?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聂毅的脸色就一下子变了:“齐景辰!”生死决斗?他绝不允许!齐景辰怎么能去跟人战斗涉险?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迷迭果的效果没有过去,还是因为齐景辰的原因,聂毅的魔核突然又不稳定起来。

    齐景辰刚才太过愤怒,才会直接说出要跟杰拉夫决斗的话来,现在看到聂毅这样,倒是觉得自己有些鲁莽了。

    不过他这会儿心绪难以平静,要是不这么做,他会将难以忍受!

    到了这时候,齐景辰也总算明白为什么每次聂毅看到他受伤,就会忍不住想要找别人麻烦了。

    对聂毅使用了光明异能,齐景辰道:“冷静点!难道你觉得我会输?”

    聂毅闭上眼睛,慢慢地平静了自己的心绪,齐景辰也许不能赢,但绝不会输,毕竟光明系魔法师最大的本事,就是能保护自己不受伤。

    不过他依然不能放下心来。

    “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齐景辰又道:“还有,你忘了我有一招杀手锏了吗?”

    聂毅听到齐景辰的话,终于不再说什么。齐景辰曾经可是黑暗之主,还是有那么几招杀招的,再加上光明之镜……不管怎么样,他总不会受伤。

    齐景辰和聂毅的互动康妮都看在眼里,然后有些惊讶地看了齐景辰一眼。

    她对齐景辰说起迷迭果的事情,只是想让齐景辰小心,注意聂毅的安危而已,没想到齐景辰竟然会提出要跟那个风系魔法师决斗。

    齐景辰是一个光明魔法师,聂毅一直将他保护的很好,他年纪还不大……这样的人能打架?

    康妮非常疑惑,不过疑惑之后,她就和聂毅一样,想到了齐景辰拥有神器的事情。

    手上拿着神器,齐景辰就算不会打架,也将立于不败之地!

    这么一想,康妮也就冷静多了。

    而想到了神器的,自然不只是他们。

    杰拉夫一开始听说齐景辰要找自己决斗的时候面露喜色,他以前恨聂毅,现在却更恨明明可以救治露易丝却不愿意救人的齐景辰,现在有杀了这个光明系魔法师的机会,他当然是不舍得放过的,但很快,他就想到了神器。

    齐景辰拥有光明之镜,就连露易丝找来的魔导师都不能伤害他,他一个九星魔法师又怎么可能杀的了齐景辰。

    “你拥有神器,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这样还谈什么决斗?”杰拉夫冷笑道。

    “我在决斗中不会动用神器,一旦我动用神器,就自动认输,今天的事情也既往不咎。”齐景辰道,然后看向了旁边的废墟:“当然,你也可以不答应这场决斗,到时候我会好好算算今天自己的损失,然后再算算你试图谋害我的事情。”

    齐景辰的身份不一般,杰拉夫也知道自己如果不跟齐景辰决斗,必然没有好下场,毕竟这里是光明神教的地方。更何况,他还想要教训一下齐景辰。

    “我们去决斗!”杰拉夫看向了齐景辰。他跟聂毅战斗的时候会输不冤枉,毕竟聂毅有三系异能,但齐景辰……

    杰拉夫的眼神落在齐景辰的身上,眼里满是恶意,齐景辰只是一个光明系魔法师而已,肯定没办法挡住他的攻击,虽然想要杀死神器之主很难,但教训齐景辰一顿,然后逼得齐景辰动用神器认输,对他来说还是没有问题的!

    当初杰拉夫和聂毅战斗的那个擂台上,又站了两个人。

    之前杰拉夫和聂毅的战斗有无数人前来观看,现在杰拉夫和齐景辰决斗,来看的人就更多了,这些人大多都已经听说了杰拉夫扬言要脱离中央学院的事情,这会儿对杰拉夫没有丝毫好感,倒是全都对齐景辰很支持。

    不过,支持归支持,他们对齐景辰并不抱希望。

    “齐景辰想要找杰拉夫的麻烦很正常,他怎么不让聂毅去决斗反而自己去?”

    “是啊,聂毅的实力很强,让聂毅去更合适。”

    “齐景辰大人是一个光明系魔法师,还这么年轻,他跟人战斗……唉……”

    ……

    外面的人看着场中的齐景辰,都是满眼的担心。

    齐景辰站在台上,却是平静地看着杰拉夫。

    杰拉夫被齐景辰这样平静的目光看的心里发毛,惴惴不安,最终道:“你的神器呢?你说了不用神器的。”齐景辰要是拿着光明之镜,他就不能确定齐景辰是不是真的没有用神器了。

    “这就是光明之镜。”齐景辰拿出光明之境,稍稍催动了一下,上面就散发出冲天而起的耀眼光芒,神器的威力展露无遗。

    杰拉夫感受到神器的威力,不免有些胆寒,甚至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齐景辰的嘴角勾了勾,然后直接将自己手里的光明之镜扔给了聂毅,接着就对杰拉夫道:“可以开始了。”

    神器落在聂毅的手里,放出许多光明能量滋养着聂毅,杰拉夫看了一眼,确定那确实就是神器之后,眼里就露出喜色来:“开始!”

    两个人都确定之后,决斗场外面的防护罩立刻就升了起来,将整个决斗场地笼罩在其中。

    决斗开始了!

    两人都已经放开了自己的领域,而跟上次一样,杰拉夫在第一时间就运转魔力,然后利用风的力量在擂台上飞快地动了起来。

    跟聂毅的那一架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却也让他学到了一些东西,不说别的,现在杰拉夫的速度比之之前,就更快了。

    “杰拉夫的实力真的不错,这样的速度,同级别的魔法师恐怕都不见得能感知他。”不远处的一栋房子的顶上,一个老人说道,他身上并没有穿魔法袍,但如果有人看到他,就会认出来这是中央学院魔法分院的院长,一个土系魔导师。

    据说他已经无限接近于圣级了,可惜魔导师和圣级强者之间虽然只差一步,但那一步却是很多人上百年都走不到的。

    “可惜不是个好东西!”分院长身边的中年男子冷着脸说道。

    这个中年男子也是一个魔导师,不过没有分院长那么强,而且他是风系的。

    杰拉夫,在今天之前一直都是他的学生,而那时候他虽然觉得杰拉夫有缺点,但对杰拉夫还是很不错的,杰拉夫跟聂毅决斗将身上的魔晶用的一干二净之后,他还送了杰拉夫不少魔晶。

    可杰拉夫又是怎么回馈他的?这个家伙竟然在今天脱离了中央学院!

    虽说中央学院这次要跟三大帝国还有其他国家的人比赛,但他们并没有站在对立面,只是友谊赛而已,所有人是混在一起比赛的,中央学院的学生的对手有其他国家的人,也有自己学院的人,具体属于哪里其实并不重要。

    在这样的比赛里,哪怕杰拉夫以中央学院学生的身份出战,也改变不了他是蔷薇帝国的人这一点,他要是赢了,蔷薇帝国一样面上有光。

    正是因为这样,中央学院虽然有很多其他国家的学生,却没人提出要离开中央学院,也就只有杰拉夫,竟然将中央学院的面子放在地上踩。

    中年男人之前将杰拉夫当成自己的得意弟子,现在却已经对杰拉夫没有丝毫好感。

    “人各有志。”分院长道,却也对杰拉夫有些看不惯。中央学院只是一个学院而已,不牵扯丝毫利益,杰拉夫莫名其妙地选择脱离中央学院,简直就是有病!

    “院长,听说齐景辰和聂毅手下的那个风系魔法师元素亲和力很强?”中年男人突然问道。

    “是的。”分院长道。

    “我等下就去收个学生!”中年男人突然道。

    分院长一愣,随即笑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擂台上的情况已经完全变了。

    光明魔法师的攻击力出了名的差,倒是防御力其实还是不错的,齐景辰的魔力非常精纯,防御力更是很强。

    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人都以为他不会主动攻击,而是选择防御,却不想情况完全相反。

    齐景辰之前不知道光明魔法师也能攻击,聂毅又不让他战斗,也就没有跟人作战过,但在神山上,琳达这个前圣女教会了他一件事,那就是光明魔法师,其实也是可以伤人乃至杀人的!

    自那之后,齐景辰私底下就专门研究过光刃。

    光刃的攻击力并不强,至少割不开地行龙的鳞片,但杰拉夫的身上可没有鳞片!

    只要打破杰拉夫的领域……

    杰拉夫的风刃还没有来到齐景辰面前,齐景辰的光刃就已经飞快地击打在杰拉夫的领域上。

    光明魔力将杰拉夫的领域打的一颤一颤的,与此同时,齐景辰动了。

    他的动作似乎并不快,整个人看起来像是在闲庭漫步一样,但他的动作又是很快的,竟然躲开了那些风刃。

    “齐景辰用的是什么方法?他是怎么躲开那些风刃的?”有人惊讶地问道。

    “他的脚底有一层光明魔力!”旁边有人道。

    确实,齐景辰的脚底有一层光明魔力,那层光明魔力将他整个人都托了起来,变得非常轻巧。

    而他正是借助这一点,来让自己可以快速地移动。

    “这么做需要很强的魔力来支撑,齐景辰就不怕魔力耗尽?”有人忍不住道。

    “不单单是魔力,这还消耗精神力!”旁边的人道。

    齐景辰用的这一招很多人都知道,平常还会有魔法师用来耍帅,它的原理其实跟魔导士和魔导师能在空中飞行的原理相似。

    只是在没有成为魔导士,魔力和精神力没有得到巨大变化的时候,一般人是不会用这个的,更不会在决斗中用,毕竟它消耗的魔力和精神力太多了,还会让人分心。

    然而,齐景辰并不缺魔力,他的精神力也非常强。

    利用脚下的魔法元素在擂台上飞快地移动,齐景辰发出的光刃越来越多,几乎铺天盖地。

    而且因为他精神力很强,这些光刃还都能打在杰拉夫的领域上。

    光明魔法是一种让人亲近的魔法,杰拉夫一直很喜欢光明魔法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和齐景辰决斗之前,他还想着说不定齐景辰的攻击打在他的身上还会让他很舒服,可现在……

    事实证明,之前绝对是他想多了。

    光明魔法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美好,现在笼罩着他的光刃,甚至还让他觉得有些可怕。

    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光刃越来越多,打的自己的领域都有些不稳了,杰拉夫下意识地躲避起来,而他这一躲,不知为何竟然撞上了齐景辰。

    杰拉夫的领域的猛地一晃,然后一边用出一个风系魔法,一边下意识地看向齐景辰……

    他对上了齐景辰冷漠的眼神。

    齐景辰是一个光明魔法师,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光明魔法师,按理他的眼神是温暖的,但现在,杰拉夫从他的眼睛里只能看到刺骨的寒意。

    不仅如此,杰拉夫总觉得,齐景辰看自己,简直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他跟聂毅战斗的时候,曾经有过自己好似就要死亡的感觉,而现在,这种感觉他又在齐景辰的身上感觉到了!

    杰拉夫以为自己的感受只是一种幻觉,齐景辰的光刃虽然厉害,但他还是能躲开的,而且他的风刃也给齐景辰造成了一些麻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看到齐景辰伸出了两只手。

    齐景辰的手上覆盖着光明能量,他碰到杰拉夫的领域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地,竟然就在杰拉夫的领域上面撕开了一个口子……

    这一招真要算起来,其实是齐景辰的秘密武器。

    上辈子身处末世,到了最后,大家甚至必须有领域将周围的黑暗能量隔开之后才能活下来,而那个时候,齐景辰就想过要怎么打开别人的领域。

    据说圣级强者的领域非常非常大,在他们的领域笼罩的地方,所有级别比他们低的人,都只能按照他们的意愿做事,而领域的大小,有时候就代表着圣级强者的强弱。

    但高级魔法师的领域,是绝对没有那么厉害的,甚至他们的领域更像是一个是防护罩。

    这样的领域,自然也就是有办法破坏的。

    齐景辰当初拥有强大的黑暗能量,他发现在跟别人的领域接触之后,他就能用自己的能量在别人的领域上面钻出一个小口子,然后撕开别人的领域。

    当然,对方必须比他弱,而他必须有足够的魔力。

    杰拉夫很强,但他并不比杰拉夫弱,而他身体周围的小白点,更是给他提供了强大的后盾……

    所以,在领域相撞的时候,齐景辰动手了。

    领域被撕开,杰拉夫的表情几乎立刻就变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很多光刃冲向了杰拉夫。

    这些光刃割开了杰拉夫的手筋脚筋,杰拉夫的手脚顿时没有了力气,手臂上还出现了很多豁开的口子。

    杰拉夫几乎下意识地就想认输,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把刀刺向了他。

    那是一把非常普通的刀,上面没有丝毫魔法能量,杰拉夫以前想过自己将来可能不能寿终正寝,但还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把这样普通的刀下。

    齐景辰拿着刀刺进又拔出,随即暗红色的血液就从杰拉夫的胸口上喷出。

    齐景辰飞快地后退,躲开了飞溅开来的血液,于此同时,一道光刃割开了杰拉夫的脖子。

    杰拉夫的脖子上的伤口飞快地愈合,但脖子和脑袋早就已经分开了,他也再没有活过来的可能。

    齐景辰站在不远处,身上的白色长袍干干净净的,上面没有丝毫污渍,整个人看起来高贵又圣洁,但擂台周围的人看着他,却都忍不住静默了。

    他们之前都以为齐景辰会输,没想到齐景辰竟然赢了,更没有想到……齐景辰会这样干脆利落地杀人。

    虽然齐景辰和杰拉夫说的是生死决斗,但之前外面看着的人,是打算如果有生命危险就立刻上去救人的,结果……他竟然没来得及救人!

    众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远处,那个分院长的脸上也露出了许些惊异:“这个齐景辰是见过血的,不简单啊……”

    “决斗已经结束了,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齐景辰对着防护罩外面的人说道。

    防护罩被打开,齐景辰往外走去。

    擂台附近围了不少人,看到齐景辰,他们下意识地让开了一条路,与此同时,不少人都忍不住庆幸起来,庆幸自己没有的罪过光明魔法师。

    没想到光明魔法师除了救人以外,杀人竟然也能杀的这么利落!

    也许他们的家人老师让他们不要得罪光明魔法师除了担心他们受伤了没有光明魔法师医治以外,也是担心他们被光明魔法师给杀了?

    对了……齐景辰刚才杀人杀的那么熟练,怎么像是他以前杀过很多人似的?

    “回去了。”齐景辰对着聂毅道。

    齐景辰一点伤都没受,聂毅已经松了一口气了,现在听到齐景辰这么说,应了一声,立刻就跟在齐景辰身后往外走去。

    孙承芷和裴兴跟在这两人身后,却跟周围的人一样回不过神来,他们见过齐景辰在暴风帝国魔法师工会发飙,但看到齐景辰面不改色地杀人,还是有些被惊住了。

    没办法,齐景辰之前给人的形象,一直都是需要照顾的,没想到……

    等聂毅齐景辰等人都离开了之后,擂台周围总算有人说话了。

    “之前我还纳闷聂毅为什么要跟着齐景辰,现在看来……聂毅不一定打得过齐景辰。”

    这人的话刚出口,周围的人就都开始点头了,还有人忍不住道:“也不知道齐景辰还需不需要手下……”

    跟着齐景辰真的挺好的,生命有保障,将来还前途无量……

    中央学院的别墅已经被毁了,那些爬山藤虽然被康妮救活了不少,但还是有不少死了……齐景辰想了想,干脆道:“以后我们住城外庄园。”

    聂毅闻言,当即点了点头,那个庄园很大,真要说起来,绝对比这里住着舒服多了,至于来回回比较麻烦……花钱买个速度快一点的魔兽也就可以了。

    三星魔兽里面也有以速度见长的,价格并不贵。

    留下孙承芷和裴兴收拾残局,齐景辰担心聂毅的魔核会出问题,带着聂毅第一时间就去了城外属于两人的庄园。

    “聂毅,让我看看你的魔核。”到了两人的住处,齐景辰立刻就道。

    “景辰……”聂毅却是第一时间抱住了齐景辰,之前虽然知道齐景辰会没事,但他却也一直在担心,以至于现在只想拥抱齐景辰。

    齐景辰被聂毅抱住之后本想拒绝,突然又想到自己的存在可以安抚聂毅,他叹了口气,最终没有拒绝。

    这个庄园的卧室是布置了魔法阵的,不怕别人精神力的窥探,仆人更是不敢随意过来……两人抱在一起,很快就沉迷其中,以至于都不知道有人来了。

    兰斯洛特离开圣城之后就去了亚伦城,自己曾经居住的地方。

    时隔多年重新踏上那片土地,他的心情非常复杂,对自己父亲的愧疚更是让他非常难受。

    他在自己父亲的墓前坐了好几天,甚至还想继续坐下去,后来想到六长老让他早点回去,才总算收拾好自己的心情,然后在找人将坟墓修整过之后离开了。

    亚伦城里圣城很远,他过了好些日子才靠近圣城,然后就听说了中央学院举行比赛的事情,当下更是加快了速度,甚至为了在路上不遇上麻烦,不被认识的人拦住而对自己做了改装。

    今天,兰斯洛特刚刚回到圣城,还是悄悄回来的,他本打算先整理一下自己去除改装,然后去看六长老,却不想就在这时,突然被人告知齐景辰跟人约了生死决斗。

    他对齐景辰有好感,但之前已经在亚伦城的时候,已经决定将之放弃了,毕竟他们是没有可能的——不管是圣子还是神子,都需要以洁净之身侍奉光明神,又怎么可以有是这样的想法?

    仅仅只是想到自己竟然有了情爱的念头,兰斯洛特就已经每晚都在忏悔了,更深一步的事情,他自然想都不敢想。

    兰斯洛特已经决定回来之后远离齐景辰,但齐景辰跟人决斗的事情到底还是让他坐不住了,最后匆匆赶到了中央学院。

    他是悄悄回来的,不好现身,发现擂台那边没人之后就只能悄悄听别人的议论。

    在知道齐景辰去了城外自己的庄园之后,他当下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城外。

    他没有用马车,是飞过去的,到了地方之后,想到自己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甚至改换了容貌,也就没有按照正常路线拜访,而是偷偷进入庄园,然后找到了主人居住的地方。

    这是兰斯洛特第一次偷偷摸摸地进入别人家里,他几次想要打退堂鼓,但最后到底还是决定在确认了齐景辰没事之后再离开。

    主人居住的那栋房子外面有魔法阵,兰斯洛特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他正有些焦急,没想到竟听到了隐约传出来齐景辰的呻|吟声。

    这房子外面有很多魔法阵,但其中并没有隔音的,当然,这房子本身的隔音还是很好的,可是兰斯洛特的耳朵更好。

    齐景辰怎么会呻|吟?莫非他其实受了伤,并不像那些人说的那样是若无其事地杀了杰拉夫的?

    兰斯洛特手上有不少好用的魔法器具,其中就有可以听到远处声音的,他下意识地,就将之摸了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