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9章 大皇女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的事情是蔷薇帝国的人最先提出的,应该是因为露易丝的事情对我们有怨气,所以来找茬了,而另外两个帝国对光明之镜和你的存在非常好奇,就一起来了。”一个魔导士笑着说道。

    齐景辰这次并没有见到六长老,倒是见到了这个负责接待工作的魔导士,这是个看起来一团和气的人,面对齐景辰的时候脸上一直挂着和善的笑容。

    齐景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我需要做什么?”

    “是这样的,这样的事情,放在以前一直都是由圣子出面的,圣子会接待那些人,但现在圣子不在圣城,按照六长老的意思,希望你能接替圣子的工作。”那个魔导士道。

    光明神教的圣子在某些时候相当于光明神教的门面,要做很多事情,这种接见外国使臣的事情更是需要圣子出面,如今兰斯洛特不在,他们自然就需要找人代替。

    本来齐景辰分量不够,但谁让他正好拥有光明之镜?

    “我会的。”齐景辰点了点头,这种事情,也不是他能推辞的。

    答应下了这事之后,齐景辰想了想,就又问了这个魔导士一些关于这次的比赛的事情。

    这个魔导士对齐景辰可谓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很快就把具体情况说了出来,还将三大帝国派来的使团都有哪些人也都说了出来——光明神教的信徒无处不在,这些事情他们自然早就已经打听清楚了。

    齐景辰将这些全都记下之后,才往回走去,他在路上的时候就打好了腹稿,回去之后立刻就写了一篇新闻稿,打算明天放在晨报头条。

    当然,他说的主要是三个帝国的使团的情况,以及奖励之类可以公开的事情,对光明神教的种种安排没有多提。

    不过仅仅只是这些,就已经是大家想知道但却没办法知道的了!

    第二天晨报上市,果然被销售一空,中央学院的学生更是人手一份,然后就拿着报纸都对即将到来的比赛期待了起来。

    对于很多魔法师和战士来说,他们想要有更好的发展,就需要更多的资源,要有一个好老师,而这样的活动,可不就能让他们得到这些?

    很多人都摩拳擦掌,打算在这个比赛里好好地展示自己一番,然后得到各种奖励。

    至于比赛中可能出现各种意外……在学院里跟人战斗,绝对比去魔兽森林这样的地方跟魔兽战斗轻松多了!

    而且,作为魔法师和战士,又怎么能畏惧战斗呢?要知道魔法师和战士一直以来之所以受人尊敬,就是因为他们战斗力很强。

    很多人身上都燃起了熊熊战意,就连齐景辰的那些手下都跃跃欲试起来。

    继裴兴之后,他们之中最近又有些人陆续突破到了七星,成了高级魔法师,还学了很多耶尔的战斗方式,这让他们迫不及待地希望参加几场战斗。

    齐景辰同意了让他们去参赛,但转过头来却对着聂毅道:“你不能去参赛。”

    “好。”聂毅同意了,他虽然对这样的比赛很感兴趣,但如果没有必要,他倒也不会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警告了聂毅,让聂毅不能去参加比赛之后,齐景辰就带着聂毅去了西区。

    他先去了印刷厂,处理了一些印刷厂的事务,然后就去了西区教堂后面老诺曼的住处,在这里,住着一个没有舌头的孩子。

    齐景辰见过太多的可怜人,之前虽然同情这个孩子,但除了同情却也没有别的,但自从聂毅的魔核出问题之后,他对这个孩子却是上心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爱屋及乌。

    看到齐景辰,小小的孩子立刻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看起来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

    然后,他又拿着笔,然后在一块小小的黑板上用力写道:“齐景辰大人!你好!”

    “你也好。”齐景辰说道,然后坐了下来,给这个孩子检查魔核的情况。

    按理这个孩子和聂毅的情况其实是不一样的,他是三颗魔核相互之间产生排斥,只要将魔核安抚下来就行了,聂毅却是他脑海里的那一颗魔核出了问题。

    不过,齐景辰仔细检查过这个孩子之后,却发现这个孩子除了三颗魔核之间相互排斥之外,因为他的魔法是被人为地催生的,所以他的三颗魔核都非常不稳定,甚至随时可能崩溃。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的问题其实比聂毅更严重。

    幸好老诺曼已经帮他想好解决方法了,那就是毁掉他三颗魔核中的两颗,让他只剩下一颗魔核,到时候就算那颗魔核不稳定,暂时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齐景辰将自己的魔力输入这个孩子体内,然后就看到这个孩子舒服地昏昏欲睡起来。

    齐景辰突然觉得这孩子挺有趣的,聂毅却在旁边嘟嚷着:“我不喜欢小孩子。”

    齐景辰决定无视他。

    没过几天,蔷薇的使团就率先到来了,看情况,也许光明神教这边还没有答应举办比赛,他们就已经出发了。

    蔷薇帝国过来的使者是由大皇女带队的。

    之前大皇女虽然是蔷薇帝国第一顺位继承人,但因为露易丝深受宠爱,她一直都不受重视,直到现在露易丝去世,她才总算翻身了,成了最受女皇信任和重视的人。

    这会儿,这位皇女坐在一辆魔兽拉的马车里,正勾着嘴角看着圣城越来越近的城墙。

    这是一个充满成熟风韵,体态有些丰腴的女人,也是一个九星水系魔法师。

    很多水系魔法师的气质都冷冷地,偏向冰系了,这位大皇女却给人一种柔情似水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她。

    据说就是因为这样,大皇女的年纪虽然不小了,但还有很多男人对她趋之若鹜。

    不过这位大皇女虽然有不少情人,但却没有生下私生子,唯二的两个孩子都是她的丈夫,一位伯爵的。

    这两个孩子一男一女,那个男孩一直跟着伯爵,那个女孩却一直跟着大皇女长大,甚至就连姓氏,都是用的蔷薇帝国皇室的姓氏。

    大皇女的这个女儿比露易丝都要大,叫做凯西,她已经有了丈夫,甚至连孩子都生过了,这会儿站在大皇女身边,看起来不像是大皇女的女儿,倒像是大皇女的妹妹。

    “母亲,我们这次真的要跟光明神教对上?”眼看着圣城越来越近,凯西又一次问道,她一直觉得光明神教势大,也就一直不想跟光明神教站在对立面:“我什么不能不能交好光明神教,让他们支持母亲你得到皇位呢?”

    “傻孩子。”大皇女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轻声道,却并没有过多地解释,只是提醒道:“你要想想你皇祖母喜欢我们怎么做。”

    皇祖母?她那么喜欢露易丝,当然是希望她们能落了光明神教的面子,然后为露易丝讨回一个公道的。

    凯西想到这一点,突然一惊,也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的母亲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她的皇祖母还好好地坐在皇位上,要是她们做出什么惹怒她的事情,她们说不定就真的与皇位无缘了!

    想到这点,凯西忍不住道:“那个露易丝运气真好,明明一无是处,却偏偏深得皇祖母的喜爱,甚至就连死了都不安生,还要我们去帮她出头!”

    凯西满脸地不忿,她比露易丝要大一些,但也大不了多少,然后从小就处处被露易丝压着。

    她用的东西,教导她的老师,住的地方没一样比得上露易丝不说,见到了露易丝还要行礼!

    她对露易丝充满怨念,现在露易丝死了,只有高兴没有伤心。

    “别说这样的话。”大皇女瞥了自己的女儿一眼,又一次制止了自己的女儿。

    “母亲,你怎么这么护着露易丝?”凯西有些不悦。

    “她毕竟是我的妹妹。”大皇女表现的就像她是一个爱护妹妹的好姐姐一样。

    露易丝其实是死在她安插在露易丝身边的人手里的,不过这件事她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女儿。

    她自己为了皇位连手足都算计,却不会允许自己的女儿也这样,自然也就不会让她知道这些。

    凯西的脸上露出许些不满,大皇女看到之后,暗暗感叹了一句单纯。

    不过最单纯的,应该是露易丝和埃里克,这两人如果联合在一起,凭借露易丝的受宠程度和埃里克的天赋,说不定还真的能争到皇位,结果这两人竟然没有那么做不说,还起了内讧。

    大皇女的嘴角露出了许些微笑,然后又看向了凯西:“等下你记得挑衅一下齐景辰。”

    凯西应了一声,她年纪不大,就算挑衅了人,也能说是年少气盛,哪怕将来齐景辰真的当上了教皇,也不好跟她计较。

    更何况,齐景辰还不一定能当上教皇……他们三大帝国的人,都不希望光明神教拥有一个有神器的教皇。

    他们这次来圣城,可不单单是为了给路易斯报仇这么简单。

    光明神教最近发展得真的太快了。

    蔷薇帝国的车队继续往前,没过多久,就有人过来了,要求他们将后面随从乘坐的魔兽养在城外。

    大皇女在这个问题并没有过多地纠缠,毕竟这不管在哪里都是要这么做的,却借着别的情况发难了:“我们已经到了,你们光明帝国的人呢?都不知道要出来迎接我们?”

    过来交涉的人顿时一愣,让齐景辰出来迎接?没有这样的道理!

    “既然没人出来迎接,我们也就不进去了!”凯西立刻表示。

    而另一边,齐景辰站在城墙上,已经看到蔷薇帝国的车队了。

    这个车队人数非常多,堪称庞大,当然,最引人注目的是前面那辆金碧辉煌的马车。

    这辆马车非常大,而在前面拉车的,竟然是一只九星地行龙!

    当初给露易丝拉车的出问题的那只魔兽,其实就是一只地行龙,只是级别较低而已,而眼前的这只地行龙,却足足有九星。

    齐景辰最近也有了给自己拉车的魔兽,但最多也就三星,级别再高的魔兽只有专门学驯兽的战士才能驾驭,而他现在手上是没有这样的人才的。

    而且在他看来,若是有钱的话,与其花大价钱养一只高级魔兽,还不如买一些普通动物带回去给地球上的人吃肉!

    “齐景辰大人,大皇女那里出了问题,她说要让人过去接她。”齐景辰在城墙上站了一会儿,就有人来汇报了。

    “这……”那个负责接待的魔导士觉得有些麻烦。

    “时间不早了,既然大皇女不急着进来,我就先去吃东西了。”齐景辰道,直接往城墙下面走去。

    虽然他不知道大皇女到底想做什么,但他觉得既然对方都摆出来者不善的样子了,他自然也就不用上赶着。

    “好主意!”那个魔导士想了想,夸赞道,然后立刻吩咐了人:“去告诉大皇女,就说知道她暂时不想进城,我们先去吃饭了。”

    这个魔导士回的话很快就被递到了大皇女面前,大皇女当即冷笑了一声。

    “他们欺人太甚!”凯西愤怒地说道。

    “这是正常的,毕竟我们先找了他们的麻烦。”大皇女道:“我们进去!”

    这只是一个试探而已,现在没成也无妨,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

    而且,他们进去的时候要是真的没人接待,丢的还是光明神教的脸。

    大皇女改了主意的事情被告知了齐景辰,齐景辰站定,等着大皇女进来,只是趁机对聂毅道:“这里的情况记下了吧?等下你就给晨报送去!让塔里润色一下。”

    齐景辰之最近找到了一个人才,那人就是他现在嘴里说的塔里。

    塔里是一个很会说话,很会讲故事讲八卦,能给主人解闷的人,齐景辰一开始安排了他给学生们上课,并没有发现他的天赋,直到某一天无意中看到他在上课的时候给人讲故事。

    这么一个会讲故事的人,应该去给晨报写一些放在后面的内容才对!

    齐景辰把塔里从学校带走,让他开始写稿子,甚至会在报纸上写上他的名字。

    塔里本就已经很喜欢这份工作了,看到报纸上自己的名字之后,更是欣喜若狂,对齐景辰感激万分。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一个仆人,竟然还能让那么多人知道他的名字,因而对这份工作投入了无限的热情,对齐景辰更是无比崇拜。

    让他去润色今天在城门口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情况。

    大皇女总算进了城,却并没有下车,只是凯西从里面走了出来,不善地看向了齐景辰:“你就是齐景辰?”

    “我就是齐景辰。”齐景辰笑着看了过去。

    “身为光明神教的人,竟然不知道要救死扶伤!真是不配成为光明神的信徒!”凯西道,话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对齐景辰是有些还欣赏的,她素来喜欢长得好看的美少年,最后还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齐景辰:“……”

    虽然凯西在一开始见到齐景辰的时候多看了几眼,但她可不像露易丝那样不知分寸,也不可能因为齐景辰长得好看,就盯上了齐景辰非齐景辰不可。

    因而她很快就收敛了对齐景辰的欣赏,在接下来的时候对齐景辰针锋相对起来。

    齐景辰本就不喜欢做这样的事情,现在更是觉得非常麻烦。

    幸好他只要一言不发的站在那里就行。

    等蔷薇帝国的人被安排好,齐景辰几乎迫不及待地就回了自己的住处。

    “今天的表现不错。”大皇女对着凯西说道。

    凯西的脸上顿时露出得意来。

    “不过以后一定要注意一点,齐景辰不是你能觊觎的人。”大皇女又道。

    凯西立刻就应下了。

    大皇女和凯西开始琢磨下一步要怎么做,却不知道有人已经把她们今天的所作所为添油加醋写了出来。

    蔷薇帝国使团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圣城百姓的生活,第二天一大早,圣城的百姓就开始的新一天的生活。

    而他们之中有些人现在的生活跟以往已经有所不同,如今,他们每天早上都多了一件要做的事,那就是购买报纸。

    光明日报是肯定要买的,毕竟圣城的百姓都是光明神的信徒,但晨报也必不可少,因为上面总有很多有趣的内容。

    拿到报纸之后,他们将光明日报收起来,打算回家好好研读,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拿出晨报阅读起来。

    一个在第一天就花钱买了报纸的大叔最喜欢的就是晨报最后的笑话,拿到晨报之后,他先迫不及待的看了最后一版的内容,被逗得哈哈大笑,然后才翻到第一版,然后从头到尾看了起来。

    “里面果然有写蔷薇帝国的新闻。”大叔乐呵呵的说道,仔细的看了起来。

    蔷薇帝国昨天来圣城的排场非常大,以至于他们这些普通百姓,也对蔷薇帝国好奇不已。

    “也不知道大皇女漂亮不漂亮。”大叔一边念叨,一边读了起来,然后他乐呵呵的表情很快就消失了。

    蔷薇帝国的人太可恶了!看过报纸上的内容之后,大叔火冒三丈。

    “那个大皇女也太可恶了,竟然还想要齐景辰大人去接她!”经过塔里润色的新闻非常能拉仇恨,看报纸的大叔都被气坏了。

    而在这个时候,看报纸的人绝不止这大叔一个。

    一时间,整个圣城的人都对蔷薇帝国的大皇女厌恶了起来。

    “齐景晨,你这是什么意思!竟然污蔑我们大皇女!”一大早,齐景辰的别墅门前突然响起了一个愤怒的声音。

    聂毅往下望了一眼,就发现喊话的的正是之前为了露易丝跟自己决斗的杰拉夫。

    这个九星风系魔法师满脸怒意,冷冷地盯着聂毅。

    “什么污蔑?”聂毅懒洋洋的问道。

    “你们在报纸上胡乱刊登东西!”杰拉夫道。

    “我们刊登的都是事实。”聂毅直接表示。

    “胡说八道,大皇女怎么会是这样的?”杰拉夫愤怒地表示:“你们竟然随意污蔑我蔷薇帝国的皇室,我杰拉夫跟你们势不两立!”

    “哦。”聂毅懒洋洋地应了一声,他们和杰拉夫的关系本就是势不两立的,不是吗?

    杰拉夫却突然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魔法袍扔在地上:“我杰拉夫绝不能忍受和这样的人呆在一个学院里,从今天起,我就不再是中央学院的人!”

    看到杰拉夫这么做,聂毅总算知道他今天到底是为什么来找自己了。

    敢情就是为了在比赛前脱离中央学院。

    齐景辰和聂毅虽然是中央学院的人,但对中央学院的感情肯定没有其他人那么深,所以虽然对杰拉夫有意见,但也仅止于此。

    中央学院的其他人就不一样了,都对杰拉夫讨伐了起来,却不想就在这时,突然从远处跑来了一只地行龙,然后直接朝着聂毅和齐景辰的房子撞去。

    那只地行龙非常强,身上布满坚硬的鳞片,它撞开别墅外面的魔法阵,有正在爬山藤上面。

    爬山藤虽然是一种魔法植物,但并不坚硬,竟是让它在上面撞出了一个口子,当然,这只地行龙也不好受,爬山藤自带的空间割开了它的皮肉,让它变得血淋淋的。

    但它却依然异常凶悍,在屋子里横冲直撞起来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