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7章 报纸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突然改变的态度让康妮有些愣了,她虽然因为已经绝望的事情突然又有了希望而分寸大失,但还是很快分析出了一些事情:“聂毅的魔核出了问题?”

    她观察过聂毅,发现他的魔核很稳定,不过现在看来,也不一定真的就非常稳定了。

    康妮这个时候也算是冷静了下来,她看了一眼聂毅,然后道:“虽然光明魔法是公认的最适合用来治伤的魔法,但木系魔法如果利用的好,对人也有很大的好处,生命树更是与众不同。这是生命女神留给我们精灵一族的宝藏,它可以孕育生命,也可以修复各种人体损伤,还可以滋养魔核……相关的记载,你们去中央学院的图书馆找找,应该都能找到一些。”

    精灵们整个就是生命树孕育的,生命树都能孕育出拥有魔核的精灵了,对魔核当然也是有办法。

    “这根树枝到底是怎么来的?你和精灵们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齐景辰又问。

    康妮原本并不想说这件事,但想了想,最后道:“我曾经是精灵一族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是精灵女皇的候选人之一,不过我常常把很多心思放在打理自己的容貌上面,所以实力不算出众,长老们也觉得我没办法成为精灵女皇。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很多年前,他们安排了我去做一件事情,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属于精灵一族的生命树,就要死了。”

    康妮的表情随着诉说变得很平淡:“我试图说服长老们早做打算,但是他们并不相信我,当时的精灵女皇,我曾经的竞争者还想要杀了我,倒是生命树自己很清楚这一点,于是就将自己的能量凝聚在一截树枝上,让我带着离开,而自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精灵们对你的态度怎么样?”齐景辰又问。

    “他们并不知道是我带走了这根树枝,毕竟这根树枝要是不发芽,不会散发出任何能量……他们一直以为,是一只黑暗生物带走了生命树的树枝。”康妮道,表情略有些尴尬:“可事实上,那所谓的黑暗生物是我……装出来的,然后我还趁着精灵一族发现生命树突然凝聚出的可以作为种子的树枝丢失,一起寻找的时候逃了出来。”

    康妮这个时候没有说假话的必要,齐景辰信了一些,又问:“既然这根树枝这么重要,为什么你会随手给我?”

    “因为我没办法让它长大。”康妮看着齐景辰手上生命树的树枝,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我用了我知道的所有的方法,都没办法让它发芽,干脆把它给了你们,你们身上有很多神奇的地方,我觉得你们说不定能找到方法,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根树枝根本无法破坏……”

    别以为精铁树的树枝是这个世界上最坚硬的植物,事实上生命树的树枝才是!

    生命树是生命女神亲手种下,用自己的血液浇灌出来的,比光明之镜这样的神器还要高级,生命树用自己生机凝聚出来的生命树的树枝,用神器去砸,都不一定砸的开。

    齐景辰已经知道所有的自己想知道的消息了,这时候又道:“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要怎么让这根树枝发芽,又不让人发现?”

    齐景辰说完,正好看到了康妮惊讶的表情,当下皱眉道:“你也别说什么让我把它送回去的话了,现在真要送回去,说不定我们两个都会遇上麻烦。”康妮在外面一躲这么多年,明明生命树的树枝不会被人发现都不回去,要说没有原因,齐景辰是绝不相信的。

    康妮这时候也想到了自己的情况,连忙保证道:“我肯定不说!”她现在的情况,是绝对不能回去的。

    双方达成共识之后,康妮立刻就说了生命树不让人发现的方法。

    想让生命树不被人发现有很多方法,比如待在被爬山藤包围的屋子里,又比如把生命树放在自己的领域里。

    生命树说难养,是非常难以养活的,甚至大家根本就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种植它,但要说它好养,它又是很好养活的,只要生机不散,它不管待在哪里都能长得很好,就算是被塞进空间戒指,也完全不会有什么问题。

    齐景辰把自己空间戒指里面的生命树拿出来,上面的嫩芽依然碧绿碧绿的,充满生机。

    齐景辰没有把小光点的事情告诉康妮,他拿出树枝之后,只是控制着自己周围的那些小光点全都进入那根树枝。

    那根树枝上面的嫩芽,突然就变大了一些。

    康妮看着这个嫩芽变大,眼睛一红。

    她等了那么多年,终于看到这根树枝发芽了!

    “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它。”康妮道。

    “我会的。”齐景辰点了点头。

    得到保证,康妮很快就离开了,并没有逗留,齐景辰却是张开了自己的领域,将树枝插在自己的领域里吸收小光点,然后开始编写耶尔历史上的第一份报纸。

    他已经让人找来了一些新闻,先自己整理了一遍,组织好语言,然后就在版面上规划好了各个新闻所处的位置,发现最后一版空着几个位置之后,他又加上了几个笑话。

    比如某个宴会上,有一个漂亮的女士一直盯着一个男士看个不停,那位男士被看的有些担心,就上前询问是不是得罪了这位女士,女士却道:“不,你没有得罪我,我盯着你看,只是因为你长得很像我的丈夫。”男士好奇地问道:“你这么年轻就已经结婚了?”女士笑道:“不,我还没有结婚。”

    这样类似的笑话或者段子在地球上非常多,也非常常见,齐景辰和聂毅带来的诸多手机里还存着不少,齐景辰翻了翻,就往上面添了几个。

    这份报纸齐景辰一共印刷了一百份,印刷之后,就让手下的人将之送给了当初他邀请了来参加宴会的人。

    哈里斯听说齐景辰给自己送来了报纸之后,立刻就让人将报纸拿了过来。

    他听齐景辰解释了报纸的之后,就知道这是一种好东西,不过只靠齐景辰的描述,他并不能了解报纸的确切情况,所以最好还是要亲眼看过。

    一张被折叠起来的纸很快就被送了上来,哈里斯拿过这张纸,然后就看到第一面上写着他不久前刚刚知道的一件发生在圣城的事情——昨天在圣城的一家酒楼里,两个魔法师发生了冲突,最后将酒楼都损坏了,而正在这两人打到一半的时候,他们被酒楼里的一个魔导士给压制住了,然后他们就背上了巨额债务。

    这件事哈里斯早就知道了,再看也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但再往后翻去,有些事情就是他不知道的了。

    这份报纸上刊登的,都是一些很普通的,大家都能知道的消息,有时候还会用化名,因此倒也不用担心得罪人,更别说后面的有些事情,还是讲述普通人鸡毛蒜皮的一些消息了。

    哈里斯原本对普通人的生活是毫无兴趣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讨厌看这些,看到其中刊登的一个小故事还觉得挺有趣的,看到最后的那些笑话,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哈里斯就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竟然喜欢看这些东西……

    不过,看看这些也不错,至少他看完这么一张报纸,就立刻知道了很多事情。

    放下手上的报纸,哈里斯沉思起来。

    其实,不止哈里斯喜欢报纸,其他所有拿到了报纸的人,也都非常喜欢报纸,而这没有其他的原因,主要还是耶尔的娱乐活动太少了。

    魔法师和战士除了修炼或者做修炼相关的事情,又或者跑出去冒险,其他能做的事情就不多了。

    这些人里喜欢交际的那些人不会排斥参加各种宴会,不会排斥跟人交际,但那些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的人,几乎就没什么可以消遣的事情了。

    报纸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但一方面可以让他们了解到外面的事情,另一方面还可以当做消遣,谁会不喜欢呢?

    哪怕看完之后就会将它仍在旁边,哪怕其中有些内容他们并不喜欢,但他们对报纸这种东西,绝对很有好感。

    他们基本上都表达了对报纸的喜爱之情,倒是齐景辰对报纸并不满意,又做了一些改进。

    几天后,整个耶尔的第一份报纸面世了。

    齐景辰已经提前找了西区的一些孩子,让他们帮自己卖报纸,早上卖两个小时之后再去上学,然后每卖掉两份报纸,就给他们一个铜币。因此,这天一大早,圣城的大街小巷里,突然就出现了一些报童。

    “报纸!卖报纸啦!想知道蔷薇帝国的皇室新闻吗?想知道昨天圣城南部的大火是怎么回事吗?买一份报纸吧!每份只要五个铜币!”

    孩子们的声音非常清脆,他们大声说着,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大叔,你认字吗?认字的话,可以买一份报纸看!”发现有人看向了自己,一个孩子立刻就道。

    圣城土生土长的百姓里面,虽然不识字的占绝大多数,但也有很多人识字,这个大叔,就曾经跟自己的奶奶,一个当过照顾小姐的女仆的老人学过认字。

    他虽然认字,但平常还真没空看什么东西,也就偶尔看看路边的招牌,现在听说只要五个铜币就能买一份写满了字的报纸,犹豫片刻,就掏钱买了下来。

    买下之后,他就有些后悔了,担心自己看不懂报纸上的东西,却不想只是随意扫了一眼,他就看懂了一样东西。

    在报纸的一个角落里写着一个新闻,说是有人昨天在路边看到一具“尸体”,惊慌之下告诉了巡逻队的人,结果却被发现那根本不是尸体,而是一个酒鬼。

    这个新闻写的挺严肃的,但这人看到了,却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他将报纸收好,决定回去之后,就给家人读一读上面的内容,大家一起乐呵一下,开心一下。

    跟他一样买了报纸的人有很多,有个战士对蔷薇帝国皇室的事情非常感兴趣,买了报纸之后立刻就去看第一版,上面写的正是蔷薇帝国被通缉的皇子埃里克前段时间在一个小镇上露面,引了很多人去抓,结果那些人没能抓到这位皇子,反而有很多人被他打劫了的事情。

    也有人对圣城南边的大火感兴趣,而当时火焰之所以会烧起来,是一个魔法师忘了还在熬制药剂就去睡觉了,这个倒霉的魔法师级别并不高,以至于竟然还在这场大火里受了伤,当然,火焰很快就被住在他隔壁的一个水系魔法师扑灭了。

    “原来是因为这样才着火!我之前都不知道!”

    “我还以为是有火系魔法师在实验一个新魔法!”

    “那个埃里克皇子很聪明啊,不过那位女皇大人一定很郁闷。”

    “埃里克虽然聪明,但也太坏了,他竟然还为了不让自己的行踪被暴露,杀了一个女人和她的孩子!”

    ……

    买了报纸看过或者一起看过的人,都议论纷纷起来,倒是让那些没有买报纸的人有些不明所以:“你们都在说什么?”

    “我们在说报纸上的事情。”有人道。

    “报纸?”

    “是啊,就是晨报,听说是齐景辰大人发行的,就为了让我们多了解一些这个世界上的事情。”

    “还有这样的事情?我马上去买!”

    齐景辰原本以为报纸第一天卖,销量不会太好,以至于他给孩子们分派的并不多,倒是留了很多放在晨光酒楼,打算给每个来买酒的人都送一份。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错了。

    报纸根本就不存在不好卖的情况,事实上报纸非常非常好卖,所有孩子手上的报纸都在短时间里卖完了不说,最后竟然还有人为了看报纸专门去晨光酒楼买酒……

    报纸的反响真的非常好,第二天,齐景辰立刻就增加了印刷量,结果还是供不应求。

    这情况让齐景辰异常满意,正好最近他非常需要白色小光点,干脆就耍了一点小心机,用一个版面来描述了西区现在的情况和他在里面起到的作用,而在他这么做了之后,这天果然多得到了很多小白点。

    可惜的是,报纸卖得很好,小白点得到了很多,但生命树那根树枝长得非常慢,到现在为止,也只是长出了一片叶子而已。

    它现在看起来就是一根孤零零长了一片叶子的枯枝,连棵树的样子都没有,要长成能取树脂的树,还不知道要过多久。

    看着这树枝叹了口气,齐景辰就将之放在了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人来了,找到了他,告诉他六长老有事找他。

    “六长老让你整理一下办报纸需要用到的东西,明天给他拿一份过去。”来传话的人道。

    “我知道了,请转告六长老,告诉他我一定会办好。”齐景辰道。

    六长老来要整套的设备,要的理直气壮的,齐景辰也没有因此就觉得愤怒或者不甘愿。

    耶尔毕竟是一个用拳头说话的地方,而且六长老是不可能抢他的生意的,最多就是发现了报纸的好处,打算用它来宣传光明神教的教义。

    齐景辰让人拿了一套印刷设备出来,又拿了一些活字装好,打算明天就拿去给六长老。

    他拿去的东西并不多,六长老想要印刷报纸,还需要多制作一些设备和活字,所以齐景辰干脆把这些东西的制作方法也写了下来,打算明天拿去交给六长老。

    做好了准备之后,齐景辰就出了门,打算再次逛一逛西区,顺便收获一些小白点。

    因为报纸上刚刚说了西区大变样的事情,今天竟然有一些圣城其他地方的人跑来西区玩,看到齐景辰,这些人都异常激动,还有人立刻就跪倒在了地上。

    齐景辰笑着给他们每个人祝福,照旧收获了很多小光点,他干脆就把生命树的树枝拿出来捏在了手里,好把这些白点给这根树枝。

    他撑起了领域,将这根树枝完全包围住,也让上面的生命气息没有丝毫外泄,因为这样,根本就没人发现这根树枝的神奇之处。

    也没有人会想到这根不起眼的树枝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一种植物,生命树。

    齐景辰没多久,就走到了西区教堂附近,然后遇到了老诺曼。

    老诺曼并没有是穿他的主教服饰,反而穿了一件普通的魔法袍,而他的手里,则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齐景辰认识这个孩子,正是之前被自己救下的那个没了舌头的男孩。

    这个孩子的三个魔核都不稳定,真要说起来,情况比聂毅严重了不知道多少,但他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看到齐景辰的时候,还露出了一个有些羞涩的笑容。

    齐景辰对这个孩子很同情,常常祝福这个孩子让他好受一点,这个孩子也就理所当然地对齐景辰很亲近。

    摸摸这个孩子脑袋,齐景辰又给对方输送了一些光明魔力,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然后就将这个孩子抱了起来,让他置身于自己的领域之中,也让他可以感受到自己领域里的光明能量和木系能量。

    “舒服吗?”齐景辰问道。

    “舒服!”孩子的眼睛亮亮的,这个孩子岁数不大,还不会判断光明能量和木系能量的不同,就只知道连连点头,一个劲儿地说舒服。

    齐景辰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抱着他玩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将他放下了。

    第二天,齐景辰就去了六长老那里,然后将自己手上的手上的东西拿了出来。

    六长老并没有细看,只是吩咐齐景辰去将印刷方法告诉负责的人,并表示将来要从齐景辰那里订购纸张。

    光明神教需要的纸张数量非常多,以至于齐景辰都有些担心自己造纸厂能不能制作出那么多纸张来了……

    六长老安排的将来为光明神教制作报纸的人,是一个魔导士。

    他对于自己要弄报纸这样一个普通的东西,是充满怨念的,看着齐景辰的眼里也不时闪过嫉妒,然而他忌惮六长老,忌惮齐景辰手上的神器,因而倒是什么都不敢做,表面上对齐景辰异常配合,没有丝毫针对。

    这世上虽然有不少不识时务的人,但绝大多数人在权衡利弊之后,还是不会做傻事的。

    齐景辰将所有能说的都说了之后,就去了中央学院。

    他最近一直都是和聂毅一起住在中央学院的,这是为了方便催生生命树,也是他想要和聂毅亲近一下。

    虽然聂毅魔核的问题之后再没有爆发过,但齐景辰还是没办法放下心来也总想让聂毅待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景辰,今天晚上想吃什么?”齐景辰刚回去,聂毅就问道。

    “你还真是没心没肺的!”齐景辰有些无语。

    “我说了,我没事。”聂毅笑道,齐景辰这些日子对尤里拒不相见,又一直陪着他,他的魔核就好好地一点问题都没有,他其实并不像齐景辰那么担心。

    当然,他就算担心,也不会表露出来,因为他不想让齐景辰为他担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