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5章 隐患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的瞳孔猛地收缩,不得不说,尤里的这句话吓到了他。

    尤里喜欢他?!

    齐景辰知道聂毅喜欢自己,是两人相处的时间太长了,聂毅其实也没有掩饰的缘故,之前知道自己收的那个学生喜欢自己,则是因为听到了别人的议论。

    他对感情其实并不敏感,毕竟在聂毅之前都没有恋爱过,而且作为一个直男,他很少会想歪。

    尤里对他确实有些过于热情了,但他之前一直以为那是因为尤里想要讨好自己,而不是尤里喜欢自己。

    “齐景辰,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你愿不愿意让我留在你的身边?你放心,我绝不会像聂毅一样吃醋,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我可以接受你身边还有其他人。”尤里看着聂毅,一双眼睛看起来格外亮。

    齐景辰这个时候倒是冷静了也清醒了:“你确定你喜欢我?”要是真的喜欢,怎么可能容许两人之间有第三者?与其说尤里喜欢他,他更愿意相信尤里这么做是为了跟他建立更加稳固的关系。

    当情人得到的好处,当然比当朋友得到的好处要多,耶尔虽然是一夫一妻制,但情人盛行,很多情人之间的感情甚至远超夫妻,关系还非常稳固。

    “我当然喜欢你,只是我知道我们之间注定没有结果,所以我也就只期盼能成为你的情人了。”尤里道:“齐景辰,聂毅这么张扬,肯定会给你带来麻烦,你为什么不试试我?我保证,我一定会是一个好情人。”

    “你走吧。”齐景辰皱眉道,尤里的表白他是一句都不相信的,也打定了主意以后再不接触这个人。

    “我不会走的,”尤里笑道,“齐景辰,你真的不想试试?”他说着,竟然动作飞快地解开了自己的衣服。

    尤里的表白对齐景辰来说有些突然了,而他现在的行为,更是齐景辰所料不及的。

    尤里虽然在家族里不受重视,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高级光明系魔法师,将来甚至有望成为魔导士魔导师,这样一个人,齐景辰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会突然开始脱衣服。

    说实话尤里长得很好看,但这会儿齐景辰却只觉得厌恶:“滚出去!”

    这么说着,齐景辰已经撑起了领域,手一甩,就用魔力把尤里推了出去。

    尤里被推得撞在了墙上,竟然又道:“齐景辰,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他说着,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角。

    也许对某些人来说,眼下尤里的模样充满诱惑力,但齐景辰只觉得浑身上下都泛起了鸡皮疙瘩。

    就算是聂毅,当初要是这么勾引他,他恐怕都会跑得远远的。

    尤里明显没有离开的意思,齐景辰见状,干脆自己往外走去,打算让别人来处理尤里的事情。

    打开会客室的门,齐景辰沉着脸往外走去,结果才走了没几步,竟然就看到了聂毅。

    “景辰……”聂毅叫了一声,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可以感觉到齐景辰现在很不高兴。

    齐景辰向来很少生气发火,怎么会突然不高兴了?聂毅不解地看了过去,正想询问几声,突然看到齐景辰身后的房子里,出来了一个衣衫不整的人。

    尤里?他怎么会这个样子?

    聂毅脑海里的念头一转,然后立刻就想到了一件事——这家伙对齐景辰图谋不轨?

    竟然有人对齐景辰图谋不轨!聂毅的表情瞬间就变了,整个人都显得阴沉沉的。

    和齐景辰一样,聂毅虽然觉得尤里有些过于热情了,但还真的没多想,可现在……

    这个尤里竟然觊觎齐景辰!还……试图勾引齐景辰!

    尤里现在的样子比严哲好看多了,要是曾经没有经历过末世的聂毅看到,指不定还会好好欣赏一下,但现在的聂毅……

    朝着尤里冲去,聂毅一拳打了过去,他如今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把敢对齐景辰动心思的人全都弄死。

    齐景辰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聂毅的突然觉得自己的魔核有些发烫,视线落在尤里身上之后,这情况还更严重了。

    尤里立刻撑起了领域,挡下了聂毅的拳头,然后聂毅魔法就到了。

    水火双系的魔法在尤里的领域上方炸开,尤里顿时倒在了地上,领域也黯淡了一些。

    “聂毅,把他赶出去就行了……”齐景辰道,就在这时,他的精神力突然乱了乱。

    好端端的,他的精神力怎么会乱?齐景辰正要找原因,突然发现源头来自聂毅,其实并不是他的精神力乱了,而是聂毅的精神力乱了!

    而聂毅的精神力之所以会乱……魔核!

    聂毅的那个魔核,突然有些不稳!

    齐景辰和聂毅之间有共生契约在,聂毅的魔核不稳,齐景辰顿时也感觉到了什么,表情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聂毅还在释放魔法,尤里身上的领域差不多快要消失了,齐景辰突然上前,一边给聂毅释放了一个光明魔法,一边朝着尤里踢了一脚:“要是不想死,就快滚!”

    齐景辰的那一脚非常用力,踢得尤里滚了几圈,

    尤里从地上爬起来,看了齐景辰一眼,这次再不耽搁,飞快地往庄园外面跑去,而齐景辰看向聂毅,突然发现聂毅的一双眼睛因为有血管断裂已经成了红色。

    心猛地一沉,齐景辰突然想起了之前在暴风帝国魔法师工会见过的那个因为魔核出问题而死亡的魔导士查理。

    当时查理的情况远比聂毅现在严重,但聂毅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有什么征兆?

    “聂毅,冷静!”齐景辰身上的光明魔力朝着聂毅不停输入,聂毅红色的眼睛总算恢复了正常。

    “我没事,就是魔核出了一点问题。”聂毅深吸了一口气道,表情有些难看。

    “怎么回事?”齐景辰深吸了一口气问道。聂毅的魔核一直都很稳定,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其实有过几次征兆,有几次我觉得自己的魔核非常活跃,但当时没想太多。”聂毅回忆了一下,突然想起以前有过这样的感觉,只是这次显得格外严重。

    齐景辰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最终道:“那你……”魔核出问题之后,聂毅会变成什么样子?是和那个查理一样失控,还是像露易丝那样痛苦?

    仅仅只是想想这些,齐景辰就觉得不寒而栗。

    “没事的,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有事。”聂毅道:“这种感觉我上辈子也不是没有过,但只要看到你,我一下子就冷静了。”

    齐景辰还想说点什么,就看到哈里斯过来了,当下住嘴不再说话。

    来的人是哈里斯:“齐景辰,听说尤里回去了,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齐景辰道。

    哈里斯看了齐景辰一眼,猜到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却也明智地没有多问。

    而另一边,有些狼狈的尤里坐在马车上,将自己的衣服全都整理好,突然低声道:“齐景辰看起来,并不喜欢男人?还有聂毅……”

    已经把报纸的事情说定了,齐景辰这一天的心情按理应该很不错才对,可事实上,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聂毅的魔核出了问题的情况,让他的一颗心怎么都平静不下来。

    心里好似有着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齐景辰有种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的感觉,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更是完全没办法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这天下午,哈里斯也告辞了,到了晚上,齐景辰抱住了聂毅:“你会没事的。”

    “你放心,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有事。”聂毅亲了亲齐景辰的头发。查理对光明神教有偏见,他的魔核的隐患最终也是因为他们这些“光明神教”的人的刺激才爆发出来的,而他……他觉得自己的魔核真要出问题,肯定跟齐景辰有关系。

    现在齐景辰和他在一起,他什么都不会怕。他也一定会活的长长久久的,然后一直保护着齐景辰,直到两人都变成老头。

    “你以后尽量不要修炼魔法。”齐景辰突然道。

    聂毅想了想,很快同意了:“在我的魔核问题没有解决之前,我一定克制。”

    “那就好!”齐景辰道。

    现在聂毅只暴露出了一点小问题,他们又没有解决方法,齐景辰想了想,最终没有一直提这个问题。

    而第二天,两人就去了西区。

    齐景辰应该尽快投入到报纸的制作中去才对,但他根本就静不下心来,心里浮躁的厉害。

    “景辰……”聂毅看向了齐景辰,倒是觉得他担心的有些过了,最后道:“你别担心了,出去散散心。”

    “好。”齐景辰点了点头,往外走去。

    西区现在已经大变样了,再没有躺在路边只有吃饭的时候才会去领救济的人,所有人都来去匆匆的,齐景辰走在路上,就连想用光明魔法帮人祝福都做不到。

    苦笑了一声,他干脆去了西区的学校。

    西区的学校里,孩子们正在念书,他们捧着印刷厂送来的低级课本念上面的儿歌,眼睛亮晶晶的,明显念得非常投入。

    齐景辰听着念书声,突然觉得自己冷静了很多。

    他和聂毅都已经遇到过那么多的危险了,最后还不是没事?

    他应该对自己有信心,也要对聂毅有信心,相信他们一定可以解决麻烦。

    聂毅之前不是一直没有问题吗?那肯定跟他有关,只要他的实力够强,肯定就能一直护着聂毅了!

    齐景辰深吸了一口气,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学校里的孩子还在念课文,他的身边却多了校长过来和他说话……齐景辰看着那个校长,询问了一些学校的情况。

    “一切都好。”那个所谓的校长,其实是之前别人送给齐景辰的仆人之一,他是被当做管家培养的,这方面很有能力,齐景辰干脆就让他来管理这个学校了。

    他先说了学校的具体情况,又说了学校的各个课程。

    因为大部分人都不识字,所以现在学校主要的课程都是在学识字,然后每天都会有两节数学课,学习阿拉伯数字和加减乘除。

    “数学课非常好,我每天都会去听课,我觉得学了数学,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好处,”校长看着齐景辰,眼里满是崇敬,“大人真的很厉害。”

    校长这么说话的时候,从他的身上飘出了一个白色光点,就落在了齐景辰的身上。

    光点融入身体,似乎让自己的心灵更加平静了……齐景辰突然道:“我来给孩子们上节课吧。”

    他现在不想回去做事,倒是可以给孩子们上课,让自己冷静一下。

    至于上什么课……齐景辰觉得自己可以给这些孩子上美术课,他虽然没有老诺曼那样随手就画的本事,却也是上过很多年美术课的,画个花花草草完全没有问题。

    现在他有了精神力,想要画出一些东西来就更简单了。

    等一个班级结束了一节课之后,齐景辰走了进去。

    这里也是有上下课的,现在是下课时间,孩子们都在游戏着,曾经很少露出笑容的西区的孩子们都笑的格外开心,还有人在打闹着。

    不过等齐景辰走了进去,他们却都愣住了,也瞬间安静了下来,其中有个孩子之前曾经得过鼠疫,跟齐景辰说过话,这会儿整个人更是异常激动:“大人!大人!”

    “下节课我给你们上课,至于现在,要上厕所的人快点去上个厕所。”齐景辰道,然后在讲台上坐了下来,琢磨着等下教什么好。

    还有,上课的话,是不是应该有教鞭?

    齐景辰看了一下,讲台上有可以用来在黑板上写字的跟粉笔相似的石头,但并没有其他的东西,自然也就没有教鞭。

    他的精神力进入自己的空间戒指,想要找一样可以用来当做教鞭的东西,结果这一眼,就看到了康妮之前给他的那根据说是精铁树的树枝的东西。

    那根树枝非常坚硬,他原本打算用来给聂毅做一件武器,但因为忙着印刷厂的事情差点给忘了,现在想到要一个教鞭,才总算想了起来。

    想起来之后,齐景辰直接就将那根树枝拿了出来。

    说来也怪,这根树枝异常坚硬,但却并不重,分量挺轻的,齐景辰上手之后,突然觉得这东西尤其适合当做教鞭用。

    上课铃声很快响起,齐景辰站在讲台上往下看去,看到每个人都端端正正地坐着,等着自己给他们上课,心里又平静了一些。

    他尽量不去想聂毅的事情,然后给这些孩子解说了起来:“我今天给你们上课,是打算教你们一样东西,画画。”

    “文字非常重要,能传递各种信息,但画画,是比文字更早出现的,人们用来记录一些东西的方法。”

    齐景辰拿着粉笔,在黑板上画下了一个魔法师跟魔兽战斗的景象,这幅图他之前曾经在一本羊皮纸制作成的书上看到过,现在画起来非常顺溜,可谓信手拈来。

    “在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一些壁画,用来记录一些事情……”

    齐景辰说是上的画图课,其实并没有只讲画图,倒是说了很多事情,甚至讲起了耶尔的历史。

    他对耶尔的历史,知道的肯定没有那些年长的魔法师或者战士那么多,但他最近看了很多书,知识储量绝对是远超过眼前的这些孩子的,当然也远超那些仆人。

    而且,他讲的很生动,让人非常乐意听下去,这么一来,下面的人也就听得更加认真了。

    齐景辰也发现自己讲着讲着偏题了,但也没在意,继续讲了下去,然后他就发现不知不觉中,越来越多的小白点朝着自己飘来。

    这些小白点他并不能完全吸收,就飘在了他的身边,将他整个围了起来。

    齐景辰的一颗心终于彻底静了下来,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突然感受到……自己面前的那根树枝,似乎对周围的小白点充满了渴求。

    这是怎么回事?齐景辰略有些惊讶地挑眉,然后试着将那些小白点送进自己的教鞭,结果,那些小白点竟然还真的融入到了教鞭之中。

    不仅如此,那根之前他们不管怎么折腾都不发芽的树枝,突然在顶端长出了一个小小的嫩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