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4章 白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刚开始做印刷的时候,齐景辰和聂毅遇到了不少麻烦,工人做事的时候也非常不熟练,幸好现在所有的一切都走上了正轨,印刷厂也已经不用他们一直看着了,他们现在甚至已经可以将所有的一切交给管家去打理,自己一点都不粘手,而绝大多数的贵族,基本上也都是这么干的。。しw0。

    至于手下人可能使坏……在主仆契约的控制之下,那些下人是绝不会使坏的。

    “我们就这样不用管了?要是我们的技术被别人偷了去怎么办?”裴兴这一个月一直被困在印刷厂,现在得以“重获新生”非常兴奋,却也很担心自己的劳动成果会被别人偷走。

    “我给你打个比方,要是光明神教的六长老开了一家现在圣城独一无二的卖麻辣烫的店,你敢去模仿他吗?”齐景辰问道。

    “当然不敢,真要那么干绝对是找死,我这么一个人,六长老随便伸出一根手指头来,就能把我捏死。”裴兴连忙摇头。

    “这不就成了?”齐景辰道。

    裴兴琢磨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他们现在也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了!

    齐景辰如今在耶尔炙手可热,谁敢那么不长眼剽窃他做生意的点子?

    突然发现自己做了傻事的裴兴突然咽了口口水:“我想吃麻辣烫了。”

    “去做吧,要是做出来了,记得给我来一份。”齐景辰道。

    裴兴撇了撇嘴离开了,从地球上来耶尔的那些人里,他的厨艺算是最差的了,给他麻辣烫的汤底料让他把各种蔬菜肉类扔进去煮一煮没问题,让他弄出麻辣烫的汤底料来绝无可能。

    眼看着裴兴走了,齐景辰对聂毅道:“我们去我们的新家看看?听说那里很漂亮,地方也很大,我们可以去度几天假。”

    齐景辰记得自己在末世前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哪一天,在自己买了房子,存够钱之后,可以带着自己的妻子孩子去海边度假,什么都不想玩上十天半个月。

    现在妻子孩子什么的都已经不存在了,地球上的海边也变得格外危险,齐景辰的那个的愿望估计永远完不成了,他只能想办法换一换……

    比如说,带着聂毅去自己的庄园里,被众多的仆人伺候着,舒舒服服地过一过贵族生活。

    “好。”聂毅点了点头。

    聂毅的异能多,会的东西多,因而这段时间很多事情都是他做的,以至于他非常非常忙,齐景辰不免心疼,上了马车往两人位于城外的庄园而去的时候,他握住聂毅的手,就让自己的异能一直在聂毅的身体里流转。

    聂毅觉得舒服极了,他其实并不累,毕竟在这里每天晚上都能休息的很好,一点都不用担心有丧尸攻击自己,但他并没有拒绝齐景辰的好意,甚至还趁着齐景辰不主意,偷偷地亲了一下齐景辰。

    两人就在这样的小甜蜜里一路来到了城外,见到了他们的庄园。

    齐景辰当初听哈里斯说这个原本属于魔导师的庄园买下了绝对不亏,就将庄园买了下来,只看了占地面积和简单图纸,都没有来实地看过,仆人也是让别人送来的,因此直到现在亲眼看到这个庄园的样子,他才总算理解了什么叫做绝对不亏。

    “好大!”远远地看到庄园外面用树木划分出来的范围的时候,齐景辰就被惊住了,等他看到位于庄园中间的房屋的时候,更是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他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还有拥有一栋这么大的房子的一天,还是在一个寸土寸金的地方。

    这是一个非常的大的房子,外面用石块砌了并不高但非常别致的围墙,门口有仆人看守,进了门之后,马车又要行驶一段路程,才能见到里面的建筑。

    里面并不只有一栋建筑,而是有好几栋,位于最前面的那一栋并不高却很宽敞,一共两层,据说用来举办宴会和吃饭的,后面那一栋则给主人居住,然后周围和后面的房子,则给主人的子女居住或者给客人居住。

    挨着围墙,还建造了数量众多的仆人房。

    在房子的前方,左边有一个小树林,树林里面藏着安放马车饲养代步魔兽的地方,另一边则有一个漂亮的小湖,湖边种植了一些鲜花,湖里养了一些鱼,非常适合散步。

    齐景辰大致是参观了一下,然后在仆人的带领下进入了给主人居住的那栋房子。

    单单这一栋,其实就已经比他们在中央学院居住的别墅还要大了。

    “大人,这栋房子底楼放着很多魔法书和魔法用具,后面还连着一个训练场,是给人修炼各种魔法的地方,二楼是卧室起居室衣帽间,三楼有一个冥想室,可以冥想,”管家道,“房子里原有的贵重的东西我都没有动,但所有的衣服床单被褥都已经换过了。”

    “很好。”齐景辰夸奖了一下这个管家。

    那位魔法师是被驱逐出去的,没能带走哪怕一丁点儿的财产,这个庄园还有人来检查过了,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所以他真的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当然,最让他满意的是这个管家,原本的主人留下了很多东西,这个管家现在已经将他不需要的全都弄走了,甚至还将之灵活使用了。

    比如属于原主人的衣服,就都被管家卖了,然后管家又拿卖衣服的钱购买了各种干净的床品,甚至还帮他添置了一些衣服。

    “以后我和聂毅就住在这里,仆人不用来帮我们打扫,没有我们的吩咐不能靠近。”齐景辰又道。

    “好的,大人。”管家应下了,有些魔法师什么都不会,穿衣服也要有人服侍,但也有些魔法师不喜欢别人靠近,作为一个接受过各种训练的全能管家,他对主人的任何要求都能完美应对。

    时间已经不早了,聂毅和齐景辰让仆人送来了饭菜,两人吃完之后,就到了楼上的卧室。

    这里并没有种植爬山藤,但有原主人留下的防止精神力窥探的魔法阵,而且这里还是城外,也就是说齐景辰和聂毅可以不必担心有人窥探。

    聂毅看着齐景辰,直接把人扑倒在了那张异常宽敞的大床上。

    印刷厂建在西区,他们之前干脆就住在了西区,以至于聂毅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挨着齐景辰的边了……这会儿,他甚至恨不得把齐景辰给吃上百八十遍。

    齐景辰没有拒绝,甚至回应起来,然后第二天就理所当然地赖床了。

    他在床上吃了自己早餐,也不急着起来,拿了一个手机躺下开始玩植物大战僵尸,还让聂毅坐在旁边陪着——他打算什么都不想,好好地过两天舒服日子。

    聂毅和齐景辰一起躺在床上,也拿了手机玩游戏,但玩了一会儿就觉得没兴趣了,干脆看着齐景辰玩。

    看着看着,他就开始上手摸了,再接着,就要发生点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你也不怕肾亏!”齐景辰都无语了。

    “你给我扔几个光明魔法,我就没事了!”聂毅立刻表示。

    齐景辰捏住聂毅的脸,往下一拉:“想得美!”

    话岁这么说,他趴在聂毅身上,却是张开了自己的光明领域,然后将聂毅整个围在了里面。

    同处一个领域带来的亲密感觉和光明魔力带来的滋养让聂毅很快又精神了。

    “我给你挖耳朵?”盯着聂毅看了一会儿,齐景辰在聂毅的脖子上轻轻地咬了一口。

    挖耳朵?聂毅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了齐景辰。

    “我小时候最喜欢帮人挖耳朵,总觉得挖出来了特别爽。”齐景辰看着聂毅道。

    末世来临之后,他有过轻松的日子,但之前还真没来的及想起自己的这些小爱好,当然,最重要是他现在和聂毅一起躺在床上,也没别的事情好做了。

    两人在床上亲昵了一天,第二天一切照旧,只是多了中间出去走一走的步骤。

    第三天,两人继续如此。

    连着三天,齐景辰什么都没管,彻底放松了一下,三天后,他却是找来了管家,然后让管家去发请帖,再次邀请那些他曾经邀请过一次的大小姐大少爷们参加宴会,当然,现在宴会的举办地点,已经从晨光酒楼变成了他的庄园。

    齐景辰用光明异能催生了几株光明系的魔法植物种在家门口,聂毅在庄园里催生了无数月季,两人将整个庄园装点的非常美丽,然后,举办宴会的时间到来了。

    这次齐景辰是请人来看自己的庄园的,所以选定的时间较早,下午的时候,一辆辆的马车就陆陆续续来到了庄园里。

    庄园里数量众多的仆人将所有的宾客都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与此同时,这些宾客还都讨论起了最近风靡整个圣城的各种书籍,然后一起感叹齐景辰的各种奇思妙想。

    “我想,等以后说不定所有人都会用上纸书,需要永久保存的,才会用羊皮纸抄写一份。”有人道。

    “是的,那真是一种堪称神奇的东西。”又有人道:“我现在都已经不习惯用羊皮纸写字了。

    “以后说不定我也会写一本游记,然后让他帮忙刊印出来。”一个最喜欢到处走的人说道。

    这人的话让很多人的心思都活络了起来,如果他们写的书可以印刷出来,让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名字是不是就能流传下去了?

    让自己流芳百世的诱惑真的非常非常大,很多人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因为这个,齐景辰出来的时候,这些人显得极为热情,而接下来齐景辰说的话,则让他们更加激动了。

    齐景辰想要办一份报纸。

    报纸就叫晨报,每天晚上汇集圣城各个消息,在上面刊登一些新闻,同时也刊登整个耶尔的各种奇闻异事或者请人写的故事,然后连夜刊印,第二天在圣城范围里售卖。

    “这东西,每天会刊印多少份?”有人问到。

    “圣城识字的人非常多,我的计划是一开始每天刊登一万份,如果反响比较好,就开始增加,预计最后每天印刷十万份。”齐景辰道,报纸不贵,想必到时候就算是那些仆人,也会买报纸看的。

    十万份!这些人震惊地看着齐景辰,也瞬间想到了这份报纸的作用。

    “报纸十天后开始试发售,这十天里,我会给诸位准备一份样品。”齐景辰又道。

    来参加宴会的人离开的时候都若有所思,而他们这次离开的时候,跟上次一样带了礼物。

    上次的礼物是镜子,这次齐景辰给他们的礼物,则是哈里斯送来的漂亮的瓷器。

    漂亮的木盒里装着的是一整套喝茶的瓷器,看起来异常精致,虽然它的价格并不昂贵,但绝对讨人喜欢。

    绝大多数的人都离开了,却也有一些人留了下来。留在这里的人里,有哈里斯和尤里,也有齐景辰和聂毅的那些手下。

    聂毅和齐景辰的手下之前不管是在地球上还是在耶尔,都常常要和别人合睡一个房间,这次却可以每人拥有一个宽敞的房间,都非常激动,可惜的是这里虽然有很多仆人伺候他们,却没有各种方便生活的用具和电器,倒是让他们多少觉得有点可惜。

    庄园里有人在,晚上的时候聂毅自然消停了,而第二天,也因为有人在,他们并没有在自己的卧室里吃早餐,而是选择了在举办宴会的那栋房子的餐厅用餐。

    齐景辰已经跟管家说过他们这些人的喜好了,因此管家端出的早餐符合每个人的口味。

    比如齐景辰面前的早餐,是魔兽奶,一个煎蛋,几片烤肉,水果沙拉还有面包,聂毅面前的早餐,少许烤肉却换成了大块的烤肉。

    除了每人面前已经分好的早餐之外,管家还准备了各色食物放在桌上,若是大家想吃,可以让仆人盛。

    地球上的很多食物,都是耶尔的人没有见过的,同样,耶尔的某些食物聂毅和齐景辰也没有见过。

    桌子中间有一个锅子,锅子里面那种有点像是粥的食物,齐景辰之前就从未见过。

    “齐景辰,这是水灵露,是水灵草的种子熬成的,吃了对身体有很强的滋养作用。”尤里注意道齐景辰的视线,立刻说道,然后站起身帮齐景辰盛了一碗,端给了齐景辰。

    这本应该是仆人做的事情,但他现在做的非常顺溜,没有丝毫的不习惯。

    齐景辰倒是有些不习惯,接下那碗水灵露放在了旁边。

    他觉得有必要找尤里好好谈谈了,他不排斥有人讨好自己,但尤里真的用不着这样。

    这一个多月来,尤里不是待在造纸厂就是待在印刷厂,一直在给他的工人们祝福,让他的那些工人们各个精神百倍,可以说给他帮了很大的忙,因而齐景辰很感激他,也已经决定以后不会亏待尤里,在这样的情况下,尤里完全没有必要还对他这么殷勤。

    正这么想着,齐景辰就看到第二碗水灵露被端了过来,是聂毅端过来的。

    虽然齐景辰很无语,但他舍不得拒绝聂毅,接了之后就吃起来。

    水灵露的味道很不错,这是用一种魔兽的奶煮的,加了糖,齐景辰吃的时候,有种自己在喝奶茶的感觉——水灵露真的像极了他以前喝的奶茶里番薯粉做成的小圆子。

    看到齐景辰又一次没有吃自己端过去的东西而吃了聂毅给的,尤里的脸上露出了受伤的表情,齐景辰见状有些不好意思,愈发是坚定了接下来要跟尤里谈一谈的心思。

    早餐之后,聂毅和孙承芷等人要去烧制马桶水池之类的用具并组装,打算将这个庄园改造一下,齐景辰就带尤里到了会客室。

    “尤里,你的行为给我带来了一些困扰。”齐景辰看着尤里道:“你帮了我很多,我很感激你,把你当成我的朋友,而既然我们是朋友,你用不着做一些……让我觉得困扰的事情。”

    “可是聂毅也那样做了,而你并没有觉得困扰。”尤里的视线落在齐景辰的身上,眼神有些炽热。

    “你们是不一样的。”齐景辰毫不犹豫地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呢?他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尤里突然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