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1章 纸张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在造纸厂一直都是万众瞩目的存在,不过这次他过来的时候尤为引人注目,还有人激动地想要下跪。

    看来昨天的事情造纸厂的人也知道了……齐景辰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行为,却也没有拒绝,毕竟很多白色小光点正在飞快地朝着自己涌来。

    造纸厂现在的工人非常多,这些人大多在使用一个古老的方法造纸,但也有使用机器的,而这些机器的制造者,毫无疑问就是金系异能者裴兴。

    齐景辰带着哈里斯等人去看了看那些成品纸,然后就去了裴兴那里,看裴兴制作机器。

    一个个的零件在裴兴的手上生成,然后再组装起来,有时候他觉得组装太麻烦,还会一次用异能做出已经组装好的机器。

    当然,这些机器不见得能用。

    看到聂毅和齐景辰一起过来,裴兴顿时有些激动地看向了两人:“你们总算来了!能给我放个假吗?”

    “机器做出来了吗?”齐景辰问道。

    “已经差不多了!”裴兴连忙道:“齐少,你让我出去透透气吧,这样等我回来,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做机器的!”

    他明明是一个不良青年啊!为什么现在会成了做机械的?唉,这时候要是让他穿越到末世前,他说不定能去考个工程师……

    当初在地球上整天让他修车修各种机器就算了,现在这些人还让他独自制造机器啊!

    裴兴觉得,自己再这么下去,也许会成为可以独立制作流水线的牛掰人物也说不定,呃,这已经不单单是牛掰了,这分明就是地球上古往今来第一强人!

    “你走吧。”齐景辰道:“记得明天回来。”

    裴兴顿时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齐景辰,你手下的魔法师,看起来都不像魔法师。”哈里斯忍不住道。

    “是啊。”齐景辰笑了笑:“不过魔法师到底要什么样子,并没有什么规定不是吗?我觉得他们这样也挺好的。”

    “也是……”哈里斯一愣。

    “我们造纸厂有个厨师的厨艺很好,等下我让她给你们做几道特色菜。”齐景辰道,说着,就吩咐了下去,还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拿了一些食材给对方。

    齐景辰让人做的特色菜用的都不是什么珍贵的食材,但制作方法对耶尔的人来说绝对新鲜。

    比如说蛋,耶尔的人基本只吃水煮蛋,或者烤熟了吃,但是地球上,鸡蛋的做法怎么着也有个一百种了。

    齐景辰这次让人做的,有在晨光酒楼很受人欢迎的油炸小鱼,有豆制品,还有各色炒菜,最后做了满满的一桌子。

    当然,这一桌菜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考虑到招待的都是魔法师,桌上的荤菜非常少。

    这对齐景辰来说没关系,对聂毅来说可能就有些少油水了,齐景辰当下道:“要不要再做几个荤菜?”

    “我来做就行。”聂毅道,非常迅速也非常熟练地做了两道齐景辰爱吃的荤菜——齐景辰最近挺累的,真的应该多吃点补一补。

    至于为什么只做齐景辰爱吃的……聂毅现在只要是肉都喜欢吃,可一点都不会挑剔。

    聂毅做的那两道菜就放在齐景辰面前,其他人都没吃,而聂毅,则是跟以前一样等齐景辰吃完之后,才放开了开始吃。

    哈里斯等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一幕,看的一愣一愣的,他们实在没想到一直表现的挺暴力的聂毅,竟然还会做饭。

    而且,他真的可以说已经将齐景辰照顾的无微不至了。

    饭后,哈里斯就告辞了,齐景辰找了个房子做计划,尤里去给造纸厂的工人们祝福,聂毅却是去了那条从造纸厂流过的河流边,然后查看污染情况。

    造纸是会对河流造成一定污染的,当然,这样的污染并不大,基本上只要多关注一点,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看了看水质的情况,用了一个水系魔法增加这条河的水量,聂毅又悄悄地用土系魔法将河流挖深了一点。

    就是这个时候,普格找到了聂毅:“兄弟,兄弟!”

    “什么事?”聂毅看了过来。

    普格关切地看着聂毅:“兄弟,你跟着那个齐景辰,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聂毅照顾齐景辰的行为,普格早就见过很多次了,以前他没多想,但最近听说了一些事情之后,却为聂毅聂毅担心了起来。

    那个齐景辰,该不会逼迫聂毅做这些的吧?而聂毅因为要得到齐景辰的治疗,就不得不对齐景辰言听计从……

    这么一想,普格顿时就觉得聂毅很可怜了。

    “齐景辰怎么这样,什么活都让人你做?你是八星……”普格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有一股水流冲在他的身上,就将他冲进了水里。

    普格是一个水系魔法师,对水并不害怕,但突然被弄到水里也不好受,幸好他很快就又被弄了上来,身上衣服也被弄干了。

    “普格,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愿意做的。”聂毅道:“先不说齐景辰其实对我很好,就算齐景辰对我不好,既然这是我自己愿意做的,别人就也不能说什么。”

    普格愣愣的,仔细一想,又觉得聂毅说的对,哪怕聂毅是为了让齐景辰给自己治疗才这么做的,他愿意这样,别人又何必插手?

    聂毅没有再理会普格,他觉得现在这一切已经非常美好了,因为齐景辰喜欢他。

    至于哪一天齐景辰不喜欢他了,这一切也不过就是回到了原点而已,他觉得自己依然会一切照旧,只要能陪在齐景辰身边就好。

    当然,这也就是他觉得而已……

    普格被聂毅打发了,那些让仆人递了拜帖过来,想要拜访齐景辰的人,聂毅也都没有同意,但是六长老送来的消息,他却不能忽视。

    露易丝死了!

    那个折腾了他们很久,简直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的露易丝,竟然被人杀了!

    “六长老昨天带人回去之后,很快就查到这次齐景辰大人遇袭,是蔷薇帝国的露易丝公主做的,只是我们找到露易丝公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带消息过来的,是一个七星魔法师。

    “这会不会有什么问题?”齐景辰皱着眉头问道。露易丝的身份不一般,所以虽然之前露易丝公主几次三番找他们麻烦,他们却不曾找过露易丝的麻烦,现在露易丝突然死了……

    “不会,六长老觉得露易丝公主的死亡应该跟蔷薇帝国的皇室斗争有关。”那人又道。

    皇室斗争?齐景辰惊了惊,突然想到了那个莫名其妙对自己出手的皇子。

    “六长老让我转告齐景辰大人,说这次的事情,他会处理好,决不让麻烦齐景辰大人。”那人又道:“对了,还有一些东西,六长老让我转交给齐景辰大人。”

    “什么东西?”齐景辰不解地问道。

    “是城外一些仓库的钥匙。”那人拿出了一张长长的羊皮纸,这张羊皮纸上写着一个个的地址,旁边则栓上了一把把的钥匙。

    “这是什么?”齐景辰问道。

    “听说里面放的都是酒。”那个魔法师笑道:“露易丝公主袭击齐景辰大人,这些就算是赔偿了。”

    当初露易丝收购的那些酒?齐景辰没想到那些酒一转手竟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手里,然后不得不承认六长老做事总能让人非常舒服。

    这人留下钥匙就走了,齐景辰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怕露易丝的死亡扯出什么事情来,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杞人忧天了。

    露易丝这次袭击他,暴露了蔷薇帝国安插在圣城的一些人手,手上掌握着这些人,光明神教根本不用怕蔷薇帝国的人跟自己扯皮,当然,光明神教不怕蔷薇帝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对露易丝下手的嫌疑人,种种迹象都指向了那位埃里克皇子。

    蔷薇帝国的女皇一开始打算亲自来圣城要一个说法,但是调查到这些,甚至查到埃里克对露易丝恨之入骨,当年接近露易丝很有可能只是为了报仇之后,就没脸再来圣城了。

    蔷薇帝国的这位女皇对露易丝真的非常非常喜爱,对埃里克也能看出来确实很不喜欢,两人都是她生下来的,但在还没有查证的情况下,她就颁发了通缉令,通缉埃里克。

    没错,这位皇子已经跑了,甚至没人知道他跑去哪里了。

    这样的情形让齐景辰有些唏嘘,他没有在去管露易丝和埃里克的事情,倒是着重做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他把六长老给的从露易丝那里拿来的酒全都提纯了一下,制成烈酒让安娜带去了矮人那里贩卖,另一件事,则是他让造纸厂加班加点,做出了令他满意的白纸。

    这些纸肯定赶不上地球上的某些纸,但也算不错了,至少已经可以拿来书写,书写的效果还比羊皮纸要好。

    齐景辰见状,当下就找了人,让他们用木片雕刻出封面,然后做出了一些活页本子。

    制作书籍需要的胶他现在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干脆就先做了一些活页本子,而这些活页本子,第一批全都被他拿到了晨光酒楼。

    晨光酒楼现在售卖的酒全都是自己酿造的,口感更佳好了,而这里的茶水也用料十足,让人非常喜欢,以至于圣城很多人谈事情的事情的时候,都喜欢来这里。

    圣城的年轻一辈谈恋爱,也喜欢来这里。

    今天在这里,就有一对来相亲的魔法师。

    这两人里面的男人是一个七星的火系魔法师,女孩子是一个五星的土系魔法师,两人的家族友谊联姻,就让他们来晨光酒楼见个面。

    这两人的年纪都不小了,可惜的是之前沉迷于修炼魔法,都没有涉及过感情方面的事情,也就完全不知道能聊什么,最后就只能干巴巴地夸了夸晨光酒楼的各种东西,而其中的那个男性魔法师甚至连这些都说的有些磕绊。

    算了,联姻么,只要不讨厌就行了……那个女性魔法师想到了这一点,更加意兴阑珊。

    那个僵硬的说不出话来的男性魔法师,则是更僵硬了:他其实很喜欢眼前的女孩子,但突然说不出话来了怎么办?

    说起来,耶尔很多沉迷于修炼魔法的人,其实都是宅男,几乎不怎么跟人交际。

    这时候,红发男突然捧着一些东西过来:“两位,今天我们酒楼会赠送给每个客人一本本子,两位可以看看,然后每人挑一本。

    这是一些巴掌大小的……书?它的封面是木制的,上面雕刻了一些东西,他们两人都对这东西不了解,最后就按照喜好各自拿了一本。

    “这些本子用来写字再合适不过,两位可以在上面写下对对方的爱意然后交换。”红发男出去的时候,提醒了一句。

    那个女性魔法师有些尴尬,却不想那个男性魔法师拿出一支笔,竟然飞快地写了起来……他迫切地想要跟对面的人说些什么,偏偏说不出来,也就只能努力写写写了!

    这本本子写起字来好快!好方便!

    很快,那个男性魔法师就写完了,然后将自己手上的本子给了对面的女性魔法师。

    那个女性魔法师看着上面写的内容,脸红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了,也就是这个时候,那哥男性魔法师突然道:“这本子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写字真的很方便。”

    “是啊,还方便携带,我的老师希望我把她讲的都记下来,但用羊皮纸真的太不方便了,这个本子就很好。”

    “我也这么觉得。”那个男性魔法师连忙附和。

    两人的话说的多了起来,与此同时,那个男性魔法师也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多弄来一些本子送给自己的喜欢的人。

    这两人因为本子而结缘,晨光酒楼其他的人看到这些本子,也有好些发现了它的价值。

    “那个齐景辰又弄出了一样好东西啊,他的本事不错,光明神教的运气更是非常好。”

    “听说神之战场那边有个空间裂缝,他大概就是通过空间裂缝来这里的……”

    议论声低了下去。

    耶尔的人用的骨笔,在白纸上也是能写字的,甚至写出来的效果也不差,这让制作精美的活页本子立刻受到了所有人的欢迎,几乎人手一本。

    也是,在别人捧着精美的一个手掌长短的本子写字记录的时候,你拿着一叠羊皮纸,这样也太难看了!

    更何况,这种本子的价格其实很便宜。

    不过,这种纸倒也没有引起什么轰动,毕竟纸张也是有缺点的,比如说它有些太脆弱了。

    有些时候,魔法师们还是更喜欢使用羊皮纸,毕竟那能保存更久。

    齐景辰对这样的情况并不奇怪,他开造纸厂,其实也不单单是为了造纸,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印刷书籍。

    他相信,等书籍出来,一定没人能抵挡书的魅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