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50章 树枝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六长老看到齐景辰没事,并不逗留,带着那个魔导师就离开了。--

    当然,人不是他拎着的,而是光明神教来这里的一些魔法师帮他拎着的,六长老不过是随便吩咐了一句,那些人就忙不迭地带着那个魔导师和一些被抓住的死士跟着六长老离开了。

    那个魔导师以前身份尊贵,现在却被人随随便便地提溜着,让之前曾经跟他打斗的那些魔导士看的唏嘘不已。

    齐景辰并没有多问什么,他其实已经猜出伏击他们的人是谁了……多半就是露易丝。

    这个公主,还真是阴魂不散……不过这次她做出伏击他们的事情,光明神教应该就会把她赶出圣城了。

    按理说哪怕有个爱慕者,也不会是什么大事,但聂毅的这个爱慕者也太折腾人了!这么想着,齐景辰瞪了聂毅一眼,然后很快转回视线,又是一派“得道高僧”的模样。

    聂毅看着齐景辰这个样子,眼神一热。

    “齐景辰,以后你的身份可就不一样了。”老诺曼看了齐景辰一眼,有些感慨。

    “诺曼大人说笑了,现在我也只是一个九星魔法师而已。”齐景辰道,然后又问:“不知道诺曼大人能不能把我们带回去?”他和聂毅快要被周围的人包围了,要是诺曼能把他们带走就好了。

    “没问题,到时候记得送我一瓶酒就行。”老诺曼笑了一声,拉着聂毅和齐景辰,就飞快地离开了。

    魔导士可以飞,但只能低空,魔导师却可以借助无处不在的魔法元素随意飞行,老诺曼成为魔导师已经很多很多年,虽然无望更进一步,但却绝对可以带着齐景辰和聂毅飞快地离开。

    老诺曼带人离开了,留下的那些想要接近齐景辰的人只能叹息一声,然后有些散去了,有些则留在原地相互交换情报——他们有些来得晚了,对具体的情况并不了解。

    这个时候,一些级别相对较低的魔法师和战士也来了,他们在这里已经看不出什么,就只能去询问先来的人。

    “大人,之前这里是怎么了?”有个七星魔法师被几个中级魔法师推出来,他恭恭敬敬地看向了其中一个魔导士,小心地问道。

    那个魔导士放在以前,不见得会理会一个七星魔法师,不过这会儿他正想找人说说自己一肚子的话,因此矜持地看了这些人一眼,就道:“之前这里是有人催动了神器。”

    “神器?”那个七星魔法师倒抽了一口冷气:“大人,是什么神器?”

    “是光明神教的神器光明之镜。”那个魔导士道。

    “光明之镜被找到了?”那个七星魔法师更惊讶了。

    看到这个七星魔法师这么惊讶,那个魔导士顿时有些自得,他轻咳了两声,然后道:“光明之镜不仅被找到了,还被认主了。”

    “是兰斯洛特?”那个七星魔法师很快就想到了那位圣子大人。

    “不,不是兰斯洛特,是齐景辰。”那个魔导士道:“就是那个解决了瘟疫的齐景辰,他是光明之镜的主人。”

    这样的对话很多人都在说着,提到齐景辰的时候,他们的表情都有些激动,而所有的这一切,聂毅和齐景辰的那个车夫都听在耳朵里,也算是明白了一些事情,顿时一张脸因为激动而长得通红。

    之前拉车的低级魔兽倒地不起的时候,这个车夫真的被吓了一跳,唯恐自己也摔下去没命,幸好聂毅用藤蔓拉住了他。

    他那时候对聂毅非常感激,但依然觉得自己怕是会没命,在圣城,给魔法师和战士做仆人是一份很好的工作,但这份工作也是有危险的,若是他们的主人跟人起了冲突打起来,他们很有可能就会被殃及池鱼。

    而对于一些普通人来说,被殃及就只有一个下场——死。

    当然,魔法师和战士都是很慷慨的,自己身边的仆人不小心去世,他们至少也会赔偿一百个金币,有些还会更多……

    这人脑海里转过了许多念头,正打算慷慨赴死的时候,他看到了神迹。

    确实是神迹啊!那可是神器散发出来的光芒!

    当时他就坐在齐景辰大人的脚边,亲眼看到了齐景辰大人手上的神器!

    这个车夫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一样了……他当然已经不一样了!他现在可是见过神器的人!他还不仅见到了神器,他还见到了很多强大的人。

    站在歪歪扭扭的车子旁边,这个车夫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有一肚子的话要跟别人说。

    那些强大的魔法师和战士当然是不可能听他说话的,这个车夫正觉得有些郁闷,就看到很多造纸厂的人正在朝着这边跑来。

    造纸厂离这边并不远,但造纸厂的人一开始根本不敢过来,倒是都跪在了地上直到白光散去,而等白光散去之后,他们又等了一会儿,才敢来这边。

    他们远远地看到这边有很多魔法师和战士在,又不敢走近了,后来还是有人认出了聂毅和齐景辰的马车和死去的马,他们才忙不迭地冲了过来。

    他们对齐景辰非常敬重,齐景辰可以说是他们的救赎,现在想到这两人可能出了事,他们担心极了。

    这些人急急忙忙跑到近前,然后也看到了那个车夫。

    “齐景辰大人没事吧?”这些人担心地问道。

    “齐景辰大人当然没事,他那么厉害,怎么会有事呢?”那个车夫两样放光,立刻说道。

    造纸厂的人不耐烦听这些,连忙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还要是从我赶着车,带着齐景辰大人和聂毅大人回圣城说起……”这个车夫道,而听到他的话,那些对具体的情况还有些不太了解的魔法师和战士都看了过来。

    这辈子第一次被这么多大人物关注,这个车夫激动极了,说的更加兴奋:“我和齐景辰和聂毅大人走到路上,我们的独角马就被杀了,然后一个强大的魔法师,竟然带了很多人攻击齐景辰大人……”

    “那个人非常强大,但齐景辰大人更加强大,他拿出了神器,就再也没人能把他怎么样了!”

    “神器真的太厉害了,我们的老诺曼大人,还有很多大人都来了!”

    ……

    这个车夫得意洋洋地说着自己的经历,而他的周围,不仅造纸厂的人,就连那些魔法师和战士也听得热血沸腾,如痴如醉,其中一个战士更是忍不住问道:“神器到底是怎么样的?”传说中的光明之镜啊,他们都没见过呢!

    “神器太漂亮了,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哪种语言可以去形容它的美丽,它身上散发着皎洁的光芒,白璧无瑕,让人觉得多看它一眼都是一种亵渎……”这个车夫平常很喜欢听游吟诗人讲述各种故事,这时候就绞尽脑汁地想出各种形容词来美化光明之镜。

    天知道,他当时其实只看到齐景辰捧着光芒四射的一团东西……

    不过别人听到这个游吟诗人的话,却都非常赞同地点头,神器嘛,就应该这么漂亮才对!

    被人认为一定很漂亮的神器,现在安安静静地躺在齐景辰的手里,看起来就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石头。

    齐景辰翻来覆去地看了这石头一会儿,不得不承认这神器是好东西,至少让他多了一条命。

    神器不愧是神器。

    老诺曼直接把聂毅和齐景辰送到了中央学院,这会儿,齐景辰正在自己那个爬满了爬山藤的屋子里查看手上的光明之镜。

    这东西以后不用再藏着掖着,他也该多用用才对。

    “这玩意儿就是传说中能生死人肉白骨的光明之镜?这不就是一块石头吗?”康妮懒洋洋地说道:“光明神教的人也太能吹了,竟然还说什么驱散一切黑暗的莹白,驱走一切死亡的天光……”

    “它还是很有用的。”齐景辰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石头……不,神器正名。

    “那你用它试试,看看能不能让这树枝发芽。”康妮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一根大约一米长,灰不溜秋的树枝给齐景辰。

    这根树枝上没有丝毫叶子,换做地球上多半是不能活的,但它身上还有许些生气,放在耶尔想让它活过来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这应该用木系魔力?”齐景辰接过康妮的手上的树枝,将它递给了聂毅。

    聂毅往树枝里面输入木系魔力,然而树枝一点反应都没有……康妮见状嗤笑道:“就聂毅这点功夫……你倒是试试光明之镜啊,看看光明之镜能不能让它发芽。”

    光明魔法也是带着蓬勃的生机的,虽然不能催生植物,却能让植物拥有生机。

    齐景辰拿着那根树枝,催动光明之镜往它输入光明系能量。

    这根树枝一点反应都没有,上面的生气都没有增加丝毫。

    “果然是一块破石头。”康妮嗤笑道,又去玩手机了。

    齐景辰看着康妮,将树枝递了过去:“这树枝……”

    “这是最难发芽的精铁树的树枝,送给你们玩了,什么时候聂毅能让它发芽,就出师了。”康妮蛮不在乎地说道。

    精铁树是一种金系魔植,生长几位缓慢,但它的树枝非常非常坚硬,甚至是锻造武器的上好材料。

    而这么一种植物,想要培育自然也是要花些功夫的,精铁树的植物包裹着一层金属,极难打开,若是被人暴力打开只会死亡,只有一种和精铁树伴生的精金鸟吃下精铁树的种子,吃了太多没有完全消化种子,只融化外壳再将之排泄出来,那种子才有可能发芽。

    注意,只是有可能而已。

    而只靠精铁树的一根树枝,按理是绝不可能培育出一株精铁树来的,当然,康妮很有本事,她多找些金系魔核,说不定能成……

    将手上的精铁树树枝放进空间,齐景辰琢磨着什么时候可以用它给聂毅做个魔法杖。

    做一个……可以用来当棍子使,砸人特别带感的魔法杖!

    天快黑的时候,康妮捧着几个充电宝和她的手机平板回去睡美容觉去了……

    齐景辰觉得她的这个回家的理由非常敷衍,但也没当回事,康妮确实应该回去看看,毕竟她那个院子里种了那么多的植物。

    还有就是……康妮的精神力那么强,真要留下,他们晚上会什么都不敢做的!

    齐景辰抱着聂毅,和聂毅亲昵起来,而他们正在亲昵的时候,整个圣城基本上都已经知道齐景辰拥有神器的事情了。

    传说中的光明之镜竟然出现了,还认主了!

    “当初那些的了瘟疫的人说他的魔力与众不同,我那时候还不相信,现在总算信了!”

    “听说聂毅还能解决蔷薇帝国的那位露易丝公主的问题,之前他动用光明之镜,就是因为那位公主突然跑来绑人。”

    “那位公主的胆子也太大了!”

    “这次教皇一定会找蔷薇帝国的麻烦。”

    ……

    “听说光明之镜的主人,是可以当教皇的,这么说下一任教皇不是兰斯洛特,而会是齐景辰?”

    “怪不得兰斯洛特当初那么维护齐景辰,现在还匆匆离开了圣城。”

    “我们应该想办法和齐景辰交好才对……”

    ……

    晨光酒楼的生意在过了最初之后,已经变得相对平稳了,每天依然有很多人来,可以让他们赚很多钱,但现在基本上每个来的人,都能有座位。

    不过今天晚上,这情况突然变了。

    无数人来到了晨光酒楼,这些人点的酒,基本还都是带有光明能量的。

    整个酒楼很快就坐满了,然后大家就开始外带……

    罗茨和孙承芷等人忙得不可开交,但是看着空间戒指里越来越多的魔核,又觉得这一切值了。

    “我就说我们要是跟着齐景辰,一定会发展的不错,你们当初还不信!”罗茨拍了红发男的脑袋一下子。

    他们太高兴了,最后自己掏金币,买了几瓶十个金币一瓶的酒,然后给那些奴隶尝尝,当做激励。

    当然,多喝是肯定不行的,他们还要干活呢!

    第二天齐景辰和聂毅起来之后,就感觉到了周围扑面而来的热情——他们的屋子周围走来走去的人,又多了……

    不多会儿,还有好些人上门拜访了,先来的是住在他们旁边的普格,这家伙爱上了跑步,现在虽然还有些胖,但至少已经不难看了,而他刚进来,哈里斯和尤里也来了。

    “恭喜。”哈里斯对着齐景辰道,他这会儿有些嫉妒齐景辰,但同时脑子非常清醒,很清楚齐景辰如今的身份只会给他带来好处,不说别的,他的那些瓷器肯定会更好卖。

    “齐景辰,你真的太厉害了!”尤里的表情更夸张了,他之前就对齐景辰非常热情,现在这份热情加倍了,抢着给齐景辰端茶倒水。

    这应该是我干的!聂毅看到这一幕眼里冒火,他死死地盯着尤里看了一会儿,然后在尤里给齐景辰端来一杯茶的时候,同时送上了自己了。

    齐景辰接了聂毅的茶,对尤里道:“尤里,你喝吧,也算是帮我尝尝我的茶水味道如何。”

    尤里端着茶坐到座位上去,然后又对着齐景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齐景辰,我现在在学校里野学不到什么了,以后就让我去你的工厂或者西区帮忙吗?别的不行,给人祝福我还是很在行的!”

    齐景辰想要拒绝,不过尤里异常坚持,甚至表示自己真的很喜欢去西区帮忙,倒是让齐景辰都不好再说什么了。

    “齐景辰,不如你带我们去造纸厂参观一下?”哈里斯提议。

    齐景辰同意了,他今天本来就是要去造纸厂的,而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的普格也举起了手,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我能去吗?”

    “当然能。”齐景辰笑道,多一个少一个没区别。

    哈里斯是有马车的,就寄存在中央学院,这两马车非常非常大,所有人干脆就一起上了马车,然后往城外赶去。

    齐景辰早就听说过圣城的贵族会用很多金币来供养马车,而看到哈里斯的马车之后,他对这一点确认无疑。

    这辆马车用来拉车的是一只四星魔兽,赶车的是一个低级战士,车厢用各种名贵材料制成,车厢里还放置着好些食物给乘坐马车的人吃。

    这些食物基本都是坚果类的,好几种齐景辰都吃过,其中还有齐景辰非常喜欢吃的,聂毅拿了其中一种,非常熟练地拨开外壳,就放在了齐景辰面前的盘子里。

    哈里斯的马车里有仆人伺候着,那个仆人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的,结果做起来还没有齐景辰熟练……

    哈里斯看了聂毅一眼,有些惊奇,外面有传言说聂毅是为了让齐景辰帮他稳定魔核,才会对齐景辰做牛做马,莫非这是真的?

    作为一个特立独行的,没有其他魔法师的高傲的尤里觉得聂毅的这本事太厉害了,他拒绝了仆人要帮自己剥壳的行为,开始学着自己剥。

    普格坐在旁边,倒是担心地看了聂毅一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