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7章 孩子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哥?”露易丝不解地看着埃里克。。

    “齐景辰如果真的能治好你,我们又有确切的证据,那只要以母皇的名义向光明神教试压,难道光明神教还会不让他帮你治疗?”埃里克笑了笑,想到露易丝的脾气,又劝说道:“露易丝,这里是光明神教的地盘,那个齐景辰在光明神教还很受重视,你到时候可不要再得罪他了。”

    露易丝委屈地点了点头,她真的被疼怕了,现在就算再不甘愿,也肯定不会去得罪齐景辰。

    看到露易丝这个样子,埃里克心疼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造纸厂在西区开始招工了,以现在耶尔的情况,纸张不管生产多少都卖得出去,所以齐景辰把造纸厂开的很大,需要的工人也就非常多。

    齐景辰承诺,所有有劳动力的男人,都可以进入造纸厂工作,他们一开始负责造纸厂的建造,接下来就负责生产纸张或者印刷书籍,至于那些有劳动力的女人,鉴于西区现在基本是吃大锅饭的状态,她们需要负责做饭、清理、处理各种杂事,基本上只要愿意,也都可以分配到工作。

    而这个时候,西区的户籍登记也已经彻底完成了,每个西区的百姓都已经有了自己的户籍。

    齐景辰找到了老诺曼,笑道:“可以开始了。”

    老诺曼点了点头,当天,他就让手下的牧师将一个消息传了下去。

    在以后,西区将不会给成年壮劳力免费提供食物。

    西区教堂会继续给孩子和老人提供食物,但不会再给成年的壮劳力提供食物,那些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要自己去工作赚取食物。

    当然,安排工作的时候,他们会考虑这些人的身体情况,有人生病或者女人生育的时候,更是会得到假期。

    “不,怎么能这样?那我们没有工作的,以后吃什么?”有人愤怒地说道。

    “造纸厂现在还需要很多工人,你不用怕找不到工作。”齐景辰道,其实现在他手底下的工人是有些过多的,但他依然会继续招工,哪怕最后在工人太多的情况下,他或许只能让其中一部分工人去种地——他为了建设造纸厂,可是已经买下了一大块土地了。

    “我什么手艺都不会,而且已经很久没有工作了!”那人又道。

    “我们的工作并不需要你有什么手艺。”齐景辰冷冷地表示。

    那个懒汉终于不敢再说话。

    老诺曼只是通知了这些西区的百姓,并没有跟他们商量的意思,并且在第二天,就不再给那些成年男女提供食物了。

    看到这情况,大部分人都选择了马上去招工的地方给自己找一份工作,但也有一些人冥顽不灵地决定抗争到底。

    这些人基本都是男人,其中很多还是从圣城其他地方沦落到西区来的,他们在之前,有些赌博把自己的家产全都输光了,有些不事生产,一开始依靠父母养,父母去世之后不愿意干活,干脆就混到了西区……

    他们习惯了什么都不做,根本不愿意工作,甚至笃定了光明神教的人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饿死,就是不愿意去工作。

    然而,这样的成年人,又怎么可能真的会饿死?光明神教对这些人,还真的就冷眼旁观了!

    发现了这一点之后,其中的有些人去工作了,然后他们就发现,工作的时候竟然不能偷懒,若是偷懒,那他们只能得到一点点的食物。

    其中还有一些人,试图去抢夺别人的食物,仗着自己体力上的优势让其他人把食物给他们,然而……

    齐景辰早就给西区组织了几个治安队了,这些治安队的人还一直盯着那些不工作的人,一看到他们使坏,立刻就将人抓住了,然后实施了鞭刑。

    西区的百姓并不都是好的,恰恰相反,其中很多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恶习,齐景辰不指望这些人能一下子改好,但他会尽力把这里变好。

    西区的情况确实在一点点变好,偶尔有人犯事,都会被拖出来鞭打,然后关起来饿上几天,这么一来渐渐地也就没人敢犯事了。

    齐景辰对这情况是很满意的,更让他满意的是,造纸工厂也开始建好了。

    他们的工人数量实在太多,齐景辰就让人组织了那些多出来的工人种地、修建工厂到圣城的道路、清理河道……总之,他就是不让这些人空下来。

    今天工厂的人去清理河道了,还抓回来了很多鱼,厨房就把那些鱼收拾了出来,做成了午饭。

    所有的小鱼小虾都用油炸了,那些大一点的鱼,则统一清蒸了。

    这是齐景辰提出来的意见,他觉得与其让那些女人们自由发挥把那些鱼全都做成黑暗料理,还不如就让她们用最简单的方法把鱼做熟。

    造纸厂这边有一个很大的食堂,底楼是给那些普通人吃饭的,他们按照各自的工作表现,会被分到一些卡片,然后就能用这些卡片去食堂吃不同的饭菜。

    这是过度阶段用的,等他们干了一段时间之后,工厂会给他们发工资,到时候食堂会免费提供最基本的食物,他们想要吃得好,就要用自己的工资去购买那些美味的食物了。

    齐景辰坐在食堂的二楼,一边吃聂毅做的饭菜,一边看着楼下的情况。

    那些干活很努力的人,都被分到了最高级的卡片,他们到了食堂之后,也能选择最好的饭菜。

    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食堂,吃饭的时候都选了自己喜欢的荤菜,绝大多数人都分到了中级的卡片,他们吃的不如那些分到了最高级的卡片的人好,却也管饱,而且可以吃鱼。

    表现最差的人,自然就只能被分到最差的卡片了,而拿着这个卡片,他们只能分到一个黑乎乎的面包……

    齐景辰看了一会儿,笑了笑回过头来继续吃自己的饭菜。

    在地球上,他想吃鱼想吃虾不容易,但是在这里,他吃这样东西,别人还会大惊小怪的——尊贵的牧师大人,怎么能吃这么普通的食物?

    聂毅是不耐烦吃有壳的东西的,比如虾,他用筷子夹了一只塞在嘴里,能只吐出一个虾头来,然后尾巴连着壳嚼一嚼全都吞进肚子里。

    齐景辰见状,就拨了几个虾仁,放在聂毅的碗里。

    聂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完了虾仁和自己的饭,然后开始……给齐景辰剥虾仁。

    “我吃不了几个,你自己吃就行了!”齐景辰有些无语,但不能否认,他因为聂毅的行为,心里甜滋滋的。

    两人在造纸厂吃过饭,就决定去晨光酒楼看看。

    西区有人会赶马车,现在那人成了聂毅和齐景辰的车夫,他们两人只要待在车厢里就好,虽然车|震什么的不可能做,却也可以精神力相交,然后牵着手。

    马车缓缓上前,行驶了一段时间之后,齐景辰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有血腥味!”

    是的,前面传来了血腥味,而且还不是动物的血液发出的,是人的血液发出的,他们还听到了一些痛苦的呻|吟。

    齐景辰的表情变了变:“停车。”

    马车停下,齐景辰下了马车,然后就在路边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孩子。

    这个孩子不算特别小,但他现在的状况真的特别糟糕,浑身上下全都是伤口不说,嘴里还一直往外冒血,而且看得出来,他非常非常痛苦。

    齐景辰当初救戚暗,就是因戚暗是一个孩子,而现在,倒在他面前的也是一个孩子。

    光明魔力用出,齐景辰面前这个孩子的脸色顿时变好了,整个人也昏迷了过去,这个时候,齐景辰才有空检查对方身上的伤口。

    这个孩子身上到处都伤口,现在正在光明魔力的作用下慢慢好转,那些比较浅的伤口,更是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但就算这样,他的情况也给人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特别是,齐景辰发现这个孩子是没有舌头的。

    他的舌头,被人割了。

    “这个孩子是三系异能者。”聂毅走过来,才看了这个孩子一眼,就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露易丝那边的人做的?”齐景辰几乎立刻就想到了那个女人。

    “应该是。”聂毅道,眼里露出厌恶来,露易丝那个女人竟然是一个疯子,为了试探他们,竟然把一个孩子折腾成这样!

    “他们应该是想要知道怎么让魔核的排斥变小,而现在……我发现我的魔力就有这样的作用。”齐景辰道。

    之前这个孩子身边的魔力有些乱,但是在他用过自己的光明魔力之后,这个孩子的情况就变好了……

    “把他扔了?”聂毅提议。

    “算了,露易丝会这样试探,多半已经发现我的魔力跟别人不一样了,现在再去遮掩毫无意义。”齐景辰道,然后看向聂毅:“我们把这个孩子带回去吧。”

    聂毅点了点头,立刻将那个孩子拎了起来,顺便给他洗了个澡。

    虽说齐景辰决定这个孩子带回去,但他并没有把这个孩子带去晨光酒楼或者中央学院的打算,干脆就去了西区,然后把这个孩子交给了老诺曼。

    “这个孩子……”老诺曼对光明魔法理解的非常透彻,刚刚看到这个孩子,就确定了这个孩子应该是刚刚被光明魔法治愈了身上的伤口的,忍不住对这个孩子有些心疼。

    “他的舌头也被割了……”齐景辰道:“麻烦诺曼大人照顾他,等他醒了,要是状况不错,可以让他去上课学字。”

    “我会的。”老诺曼道,然后有顿了顿:“不过这个孩子拥有三系魔法,恐怕活不长吧?”

    “这并不一定。”齐景辰道,将手附在这个孩子头上,然后一些光明魔力就通过他的手,进入了这个孩子的脑袋。

    这个孩子的脸上露出舒服的表情,他脑海里的三颗魔核变得愈发平稳。

    “你的魔力……”老诺曼惊讶地看着齐景辰。

    “因为我有这个。”齐景辰道,然后拿出了光明之镜给老诺曼看,他的魔力的特殊之处如果被发现了,肯定要找一样可以给他背锅的东西,光明之镜绝对就是最合适的。

    光明圣体的血肉都是灵药,暴露了确实危险,他拥有光明之镜的事情暴露了关系却并不大,光明之镜肯定是属于光明神教的,也只有光明神教的人可以使用,其他人决不至于出手抢夺,而光明神教的人,他的事情,那些长老早就知道了。

    老诺曼几乎立刻就感觉到了这块看起来非常普通的石头里面蕴含的浓郁能量,他一开始有些不解,然后就失态了:“光明之镜?”

    “是的。”齐景辰道。

    “怪不得……”老诺曼得知了这件事之后,所有的事情就都能想明白了。

    原来齐景辰拥有光明之镜,怪不得六长老会去当圣光分院的院长,兰斯洛特这个圣子也对他这么和蔼可亲。

    这个孩子,被齐景辰交给了老诺曼,但他也是关注了一下这个孩子的。

    他刚醒来的时候非常恐惧,害怕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但老诺曼对他非常好,一遍遍地告诉他现在安全了,他也就放松了下来。

    老诺曼就开始教他认字,还带他去上课——这个孩子没有了舌头,而断肢再生的光明魔法只有圣级强者才能施展,现在是不可能有人帮他的,所以现阶段他想要和人交流,就只能快点学会认字,然后多认一些字。

    只是他很害怕离开老诺曼,所以不排斥认字,却不愿意去上课,老诺曼想了想,也没有逼迫他,就让他住在了教堂里。

    那些牧师对待普通人的时候,多少是有些高高在上的心态的,不过这个孩子是个魔法师,有着实可怜,他们对这个孩子倒是非常友好。

    “那个孩子被养在了西区教堂,魔核一直很稳定。”埃里克把那个孩子的情况告诉了露易丝,然后道:“明天哥哥就去帮你找聂毅和齐景辰要个说法。”

    “哥,谢谢你!”露易丝又是激动,又是高兴地表示。

    “不用谢,你可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埃里克摸了摸露易丝的头发。

    聂毅和齐景辰早就猜到那个孩子跟露易丝有关了,等有人告诉他们蔷薇帝国的埃里克王子来访的时候,他们就更加确定这一点了。

    齐景辰其实对很多事情都无所谓,露易丝要是表现的好一些,他其实并不介意帮她解决魔核的问题,然而露易丝不仅一开始就毫无缘由地几次三番针对他们,还那样对待一个孩子。

    对一个这样的人,他完全不像去救对方。

    “你们好。”埃里克从外面进来,就对聂毅和齐景辰道。

    “你好。”齐景辰淡淡地表示。

    埃里克看了齐景辰一眼,也不多话,直接道:“我这次来的原因,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齐景辰,你明明有能力治愈露易丝,却用谎言蒙骗我们蔷薇帝国,不怕我们生气吗?”

    齐景辰看着埃里克,直接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