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6章 学校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老诺曼对齐景辰的想法非常赞成,当下问道:“你能提供什么工作机会?”

    “我想让他们制作这种。”齐景辰拿出了一本全是白纸的画图本子送给了老诺曼。

    老诺曼好奇地翻了翻这个本子,不解地问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画东西,写字。”齐景辰又拿出了一本画图本,那本本子是他用来画西区设计图和写计划的,现在上面用好几种颜色的笔画了一些图纸,还用耶尔的语言密密麻麻地写了不少东西。

    老诺曼看了几眼,就知道齐景辰写的画的都是什么了,他翻看了一下这本子,有些惊喜地问道:“能不能给我一支笔?”他很清楚,齐景辰用来写东西的笔肯定不是他们常用的骨笔。

    齐景辰当然不可能不同意,在老诺曼要求之后,他立刻就拿出了一只蓝色的笔给老诺曼。

    老诺曼拿着笔,先在齐景辰给他的本子上写了自己漂亮的花体名字,然后想了想,又三两笔勾画出了一匹独角马。

    老诺曼画的非常漂亮,也非常真实,齐景辰没想到这个老人竟然有这样的天赋,不免有些惊奇。

    “好东西啊!你手上的好东西真多!”老诺曼道,他爱好不多,就喜欢画画和喝酒,画画这本事,是他年轻的时候给教堂画壁画练出来的,但等他级别高了,不好再去画画的时候,他也就不画画了……没办法,羊皮纸实在不怎么适合画画。

    “诺曼大人喜欢画画?”齐景辰笑道,然后拿出了一盒水彩笔给老诺曼:“那这个送给你再合适不过。”

    老诺曼作为一个没得到过多少绘画工具的人,一点都不嫌弃齐景辰给他的几块钱就能买一盒,只有十二个颜色的水彩笔,相反非常惊喜。

    他拿着笔在自己的本子上涂鸦起来,很快又画了一只漂亮的鸟儿。

    “齐景辰,你愿意做我的学生吗?”老诺曼突然道:“如果你愿意,我一定把我知道的所有的知识都教给你,你还会成为我的继承人。”

    “我当然愿意,不过六长老可能不会愿意。”齐景辰道,老诺曼是魔导师,实力不差,但他觉得教皇一定不会希望自己成为老诺曼的学生。

    老诺曼突然想到,之前好像就是因为齐景辰要来,六长老把他从中央分院赶走了。齐景辰的身份肯定不一般……叹了口气,老诺曼不再提收学生的事情,只道:“你有不明白的地方,尽管来问我。”

    “我会的,谢谢诺曼大人。”齐景辰道。

    “既然这样,我们就继续研究一下这东西怎么制作吧。”老诺曼指了指自己手上的本子说道。

    造纸相对而言还是很简单的,就是造纸工坊不能建在西区,一定要建在河边才行。

    圣城附近就有几条大河,从西区出去就能看到其中一条……齐景辰就打算将造纸工坊建在那里。

    跟老诺曼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打算,老诺曼很快就点了点头:“那就这样!具体的事情你去办吧,我会让下面的人配合你。”

    “多谢。”齐景辰道谢。

    齐景辰打算在西区招工,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西区的人全都登记造册。

    这里有将近十万人,结果这十万人竟然连个户籍都没有,很多孩子甚至没有名字……

    十万个人都要登记,这绝对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齐景辰为了能尽快完成,特地雇佣了一些是识字的普通人来帮忙做登记。

    登记是做在羊皮纸上的,一式两份,一份给西区的百姓,一份留在他们这里备案。

    这种登记其实很普通,至少圣城的百姓都是有户籍的,但西区的人拿着写了自己姓名年龄的羊皮纸,却都很激动,然而他们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上面的字。

    这些人不识字,这是不利于自己的管理的……齐景辰觉得自己首先要做的,也许就是让西区的孩子读书。

    孤儿或者有孩子的家庭被最先登记,所有的孩子也都安排了负责照顾他们的人,基本上就是一个老人照顾一个小孩子一个大孩子,然后,齐景辰就告知了这些孩子,以后他们之中的适龄儿童都要去学校学习,他们的一日三餐也将由学校发给他们吃。

    简而言之,他们要是不去学校,就没有饭吃了。

    齐景辰说过学校是可以学东西的地方,所以对于他的这个要求,西区的人没一个觉得不好的,甚至都非常高兴。

    齐景辰去看学校的建设进度的时候,还看到有家长带着自家孩子过来,然后看着那个刚建好的学校道:“你认一认这里,以后你就来这里学本事,要是你能学一样本事,比如学会怎么做鞋子,我就不用担心你将来会被饿死了!”

    那些孤儿也围在新学校旁边,充满兴趣地看着这个学校:“这里真漂亮!我能在这里学怎么盖房子吗?”

    齐景辰摸了摸其中一个孩子的脑袋:“你们想学什么都可以学,不过最先要学的不是这些。”

    识字的普通人还是有不少的,但都有工作或者早就跟人签订了契约,不可能来西区干活,而且之前齐景辰找人登记户籍就已经找了很多了,因此现在差点找不到人。

    幸好这个时候,老诺曼把自己的仆人借给了他,还找别人要了一些仆人。

    伺候魔法师的那些仆人基本上都是认字的,老诺曼的这些仆人就都认识字,而他们也非常愿意教导孩子们认字。

    他们做的一直都是伺候人的工作,还是头一回可以给别人当老师!

    西区的孩子非常非常多,其中年纪最小的还不用上学,超过十三岁的,在耶尔都被当成成年人,最后齐景辰就规定了七岁到十二岁的孩子都要去学习,十三岁到十五岁的,要是愿意也可以去学习。

    最后要去学习的孩子,差不多有五千人,齐景辰最后就给人分成了一百个班级,每个班级五十人。

    户籍还没有完全登记好,造纸工坊也还没有开起来,所以西区的人挺空的,年龄段里的孩子可以进教室有座位,稍微大一点的孩子也能在里面旁听,其他的成年人就待在教室外面,等着看这些孩子都能学点什么。

    “在房子里学的啊,学的应该木工?”

    “怎么没有工具啊?”

    “老师在发什么?那是羊皮纸吧?”

    “羊皮纸很贵的,给这些兔崽子羊皮纸做什么?”

    ……

    教室外面的成年人都不解地看着里面的情况,然后就看到讲台上的老师突然在那堵涂成了黑色的墙上写下了几个字。

    听课的还在好奇那堵墙到底是什么的时候,那个老师问道:“大家认识这几个字吗?”

    当然不认识,这里的人都不识字。

    所有的人都一片茫然,最后还是一个坐在后面旁听的少年举起了一只手。

    “你来说说,这个是什么字?”老师将那个少年叫了起来。

    “是光明!”那个少年站了起来:“我以前看到牧师大人写过!”

    “没错,这是‘光明’,”那个老师道,“今天,我是来教导你们识字的,而我最先要教你们的,就是这几个字。”

    认字?这个老师竟然不是教这些孩子做木工的,而是要教他们认字?

    窗外看着里面的情况的成年人都惊呆了。

    他们逃难来圣城之前,都是生活在最底层的百姓,除了种地什么都不会,在他们看来,能学会一样手艺,比如学会木工活,就已经是一件非常非常幸运的事情了,识字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如果这些孩子识字,那他们将来就能找到非常好的工作,甚至可能成为那些大人们的仆人了!

    在圣城,能成为一个战士或者一个魔法师的仆人,那对普通人来说绝对是最好是的出路了!

    就算不能成为那些大人的仆人,识字之后,他们也能找到很好的工作,可以说只要识字,他们今后的人生,就注定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此再不用依靠救济生活。

    窗外的人忍不住都开始嫉妒那些坐在教室里的孩子了,不过他们嫉妒归嫉妒,这个时候却也不敢再说话了,反而安安静静地看着黑板的方向,也想学着认字。

    整个学校,就那么突然安静了下来。

    在耶尔,是没有什么认字教材的,一些大家族会有专门的教导孩子的一些方法,但是普通人认字,基本就是老师怎么教,他就怎么认。

    而在圣城,因为宗教的影像太大,绝大多数的老师在教导孩子们认字的第一天,都是学了“光明”、“光明神教”这样的字。

    那些学生看着黑板,小心翼翼地把“光明”两个字照着描画在自己的羊皮纸的角落里,外面的那些家长,也都在自己的手上描摹起来。

    对于已经学过文字的人来说,学这么几个字非常简单,但这里的人都是以前从来没有认过字的,也就学的特别慢,幸好那些老师也知道这一点,并没有逼迫,只是让他们学着在课桌上面用手指描画——羊皮纸并不便宜,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不会多用。

    毕竟是第一天上课,而且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没有适应自己的省份,所以一节课很快就结束了,今天也没有其他的人,大家只要将黑板上的几个字学会就行。

    齐景辰来参观了一下,看到这情况不免有些无奈,这样的课堂在他看来着实无趣的很……然而这里又没有合适的教材……

    不过,他觉得无趣,那些来认字的学生和家长,甚至单纯来围观的人,却一点都不觉得无趣,反而非常兴奋:“我会写字了!以后我跟朵拉玩的时候,我可以写字给她看。”

    “你傻啊!朵拉也来学写字了,就是不在我们班而已。”

    “也是啊……”

    ……

    “小子,你一定要好好学,你要是学得好,说不定以后还能成为齐景辰大人的随从呢!”

    “真的吗?”

    “你一定要努力!回家了教我,这样我也能认字了。”

    ……

    当然,有人对认字充满兴趣,也有人嗤之以鼻,至少那些之前曾经被是聂毅逼着干活的懒汉,现在绝大多数就又懒了回来,还觉得认字毫无用处。

    曾经在齐景辰来西区的时候第一个攻击齐景辰的那个家伙,就对别人道:“认字有什么用?难道认了字,就能多领一份食物?能让我们吃上肉?”

    跟他说话的是一个带着女儿逃难来这里的女人,她说不出什么辩驳的话,最后只能拉着女儿就走,又对女人说道:“你一定要好好认字,要是你认字了,将来说不定可以去当一个女仆,然后嫁给一个北区的人,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圣城生活下去啦。”对于他们这些逃难来这里的人来说,圣城真的是一个美好的不能更美好的地方。

    齐景辰听到这样的对话,忍不住笑了笑,然后愈发坚定了要把西区清理一下的决心,他一点儿也不希望这里的人都变得跟那些懒汉一样,完全指望着光明神教的救济过日子。

    当然,当务之急,也许他应该去写一点教材,还有阿拉伯数字也可以推广一下。

    这里也是有数字的,但写起来很难,用来运算还不方便,在齐景辰看来,还是阿拉伯数字最好用。

    不过这也可能只是他的心理作用。

    齐景辰去了老诺曼那里,询问有没有什么写起来简单,意思又清楚的儿歌。

    老诺曼想了想,当下说出了几首,齐景辰将之写了下来,然后问道:“你觉得如果让学校教授这样的儿歌合适吗?”

    老诺曼一开始还有些不解,后来却很快道:“合适!如果是这样的儿歌,那些孩子应该也会很喜欢学!”

    开学第一天的下午,学生们都回家去了,齐景辰干脆就把所有的老师都带到了教室里,教了他们一首儿歌,让他们明天去教给孩子们。

    这些仆人没有丝毫地傲气,只觉得能得到一个高贵的牧师的教导,简直是一件无比荣幸的事情,当下纷纷表示明天一定要好好教导,在齐景辰说可以给孩子们讲一些故事的时候,也都表示自己的一定会办好。

    “我可以给他们讲魔法灯!”

    “我是赶马车的,我接触过好多魔兽,他们一定喜欢。”

    “我是厨房的,那里有一个魔法烤箱,我跟人讲过很多次了,简直不能再棒!”

    “我的主人的壁炉可漂亮了,都不用点火,就能给我们带来温暖!”

    ……

    呃……好吧,讲讲这些其实也不错。

    齐景辰搞定了这些老师之后,又打算培养一些数学老师出来。

    然而人手实在不够……齐景辰也想过要去找奴隶,然而刻上了奴隶烙印,那个人就不再是人,只是一件物品了,西区的百姓都会看不起他们,而且现在对奴隶有很多限制,至少他们是决不能从事教导别人这样的工作的。

    “我之前带着那些人工作的时候,觉得一些年轻人脑子挺灵活的,帮你找一些出来吧,到时候让于月辉教他们数学,就能让他们去上课了。”聂毅给齐景辰除了一个主意。

    齐景辰当下点了点头,倒是于月辉有些不敢置信。

    她以前读书的时候,数学成绩真的很差很差!结果数学这么差的她,竟然可以当数学老师?不,她已经不单单是当数学老师了,她这是要去培养一群数学老师啊!

    这世界太玄幻了。

    一向觉得数学老师高不可攀的于月辉走上讲台,然后给一群不过十七八岁的孩子上课,教导他们12345,教他们数数,然后学十以内的加减法。

    曾经将乘法口诀背的滚瓜烂熟的于月辉看着这些算十以内的加减法还要数手指头的人,突然自信了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她现在属于数学成绩顶尖的那些人之一!

    当于月辉的那些学生跟着于月辉学了两天,已经可以教导孩子们学十个数字的时候,造纸厂开始建设了。

    齐景辰招了很多工人,然后带着他们去了城外挖地基建设厂房,并且开始购入一些原料。

    圣城太过繁华,以至于要购买木料或者别的价格都挺昂贵,不过有晨光酒楼这个印钞机在,齐景辰花起钱来丝毫不用手软,完全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因为忙着造纸厂的建设,齐景辰和聂毅差不多一直住在西区,也就完全不知道中央学院,他们居住的别墅旁边的那栋别墅里,有一对兄妹已经纠结了好几天了。

    露易丝拿着鞭子,愤怒地抽着地上那个不过七岁的孩子,一边抽,一边哽咽着:“为什么!为什么!”

    露易丝一向喜欢在自己觉得痛苦的时候让别人更加痛苦,这会儿用鞭子抽人的时候一点都不留情,埃里克王子和乔恩都已经习以为常,曾经同情露易丝,给露易丝出主意的那个负责保护露易丝的人,脸色却极为难看。

    他当初还觉得露易丝很可怜,但是在他给露易丝出了收购酒水的主意,最后亏了很多钱不说,还让露易丝没了几颗将级魔晶之后,他却是感受到了露易丝的可怕。

    原本露易丝扔东西掐人,他觉得都是女孩子闹小性子,反正他是战士被砸了被掐了也不痛,就完全没有当回事,然而……露易丝折腾人的方式,又怎么可能只有这两种?

    哪怕他是一个战士,在埃里克没有到来之前,也被折腾的够呛,甚至被逼着吃下非常可怕的食物……幸好埃里克来了,让露易丝放过了他。

    现在,他看着露易丝打那个孩子,心里有些不忍,偏偏却又不敢帮那个孩子说话。

    “露易丝,别打了,你不累吗?”埃里克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妹妹。

    露易丝一头扑在埃里克的怀里:“哥!为什么会是那个齐景辰?”

    “也许他有什么特殊之处。”埃里克安抚着露易丝。

    “我不想去求他!一点都不想。”露易丝道。

    “我帮你想想办法。”埃里克道,很快就笑了笑:“有办法了。”

    埃里克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孩子,突然道

    作者有话要说:  埃里克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孩子,突然道:“把这个孩子的舌头割了,扔到齐景辰面前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