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5章 升级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瘟疫的病人还时有出现,但已经寥寥无几了,因为这个,圣城的百姓对瘟疫也就不再害怕。

    在这个世界,普通人因为天灾**不小心死亡的事情太常见了,偶尔因为瘟疫死那么几个人,比不小心被魔兽吃掉的人少多了,大家根本就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害怕生气。

    到了这个时候,瘟疫也可以算是解决了。

    在西区被封锁了一个多月之后,西区的围墙又被拆了。

    现在西区的教堂里还有一些病人,但西区绝大多数人却是健康的,同时,那些被送来西区的人,也是时候该回家了。

    很多亲人之前得病被送到了西区的人等在西区的门口,将这里挤得满满当当的,看到西区的门被打开,他们顿时欢呼起来。

    然后,那些被送来之后痊愈了的病人,就一个个往外走去去,然后和自己的亲人爆头痛哭。

    当然,也有闹了乌龙的,这些病人都被剃光了头发胡子,模样跟之前大不一样,以至于一个痊愈的男病人试图去抱自己的妻子的时候,他的妻子被吓地跳了起来:“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亲爱的!就算我没有了胡子!我也是你的丈夫!”那个男人忍不住道。

    爱莲娜也出去了,她不喜欢自己没有头发样子,就在帮西区那些搬入新居的百姓做衣服被子的时候要了一些碎布,然后给自己拼了一个帽子。

    她抓着帽子出去,找了好久,才总算找到自己的未婚夫,然后不顾矜持地冲了过去:“我好了!我好了!”

    久别重逢的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笑过之后,突然有人朝着齐景辰所在的方向跪了下来。

    与此同时,围墙后面那些西区的百姓也都跪下了。

    齐景辰站在城墙上,非常坦然地接受了这些人对自己行的跪礼,果不其然,他感觉到了一大波的白色光点朝着自己涌来。

    聂毅就知道齐景辰的情况了,转过头笑着看向了齐景辰。

    露易丝在远处,通过魔法看到了聂毅的笑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然后扑进了身边那个年轻男子的怀里:“哥,哥哥,我的头好痛。”

    “露易丝,没事,哥哥一定会帮你的。”那个年轻男子摸着露易丝的头发说道。

    这个年轻男子,是蔷薇帝国的女王的子女之一。蔷薇帝国世世代代都是女王,皇室的男子反倒不受重视,但他依然是其中非常耀眼的一个人,因为他如今不过三十岁,就已经是九星魔法师了,天赋很高。

    同时,他和露易丝的关系还很好。

    露易丝公众向来很少亲近别人,跟这个哥哥的感情倒是非常好,比如这次,露易丝往蔷薇帝国发回去了一封求助信,他就立刻赶来了这里。

    他不仅赶来了这里,甚至还带来了一个拥有三系魔法的孩子。

    这个孩子在测试中,对三种魔法元素都有亲和力,其中又和土元素的亲和力最高,原本,他应该会彻底放弃另外两种魔法,然后值修炼土系魔法,将来成为一个土系魔法师。

    然而谁也没想到,他的情况竟然被蔷薇帝国的人知道了,这些人还找到了他,将他带走,然后逼着他把三种魔法全都觉醒了,甚至用了一些特殊的药剂,拔苗助长让他成为了三星魔法师。

    这一切都是在端端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发生的,而自从他成了成了三星魔法师,就一直疼痛难忍。

    现在,他就坐在露易丝和她的哥哥坐的马车角落的地板上。

    这个孩子今年只有七岁,他脸上的痛苦表情比露易丝更加严重,但他根本就没有出声,也不敢出声。

    “哥哥,我真的能好吗?”露易丝忍不住问道。

    “你当然能好。”蔷薇的王子殿下,露易丝公主的哥哥埃里克道:“你也看到这个我带回来的孩子了,他觉醒了三系魔法,但并没有因为这样儿形成平衡,反而比你更加痛苦……聂毅可以平安地成为八星魔法师,一定有特殊的方法。”

    “可是他不肯告诉我,他也不喜欢我。”露易丝露出伤心的表情。

    “露易丝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会让他说出来的,既然你喜欢他,那我们就让他做你的丈夫。”

    “好!”露易丝惊喜地说道,感觉自己头都没有那么痛了……不过很快,她就又想起了齐景辰:“哥,还有那个齐景辰,一定要想办法弄死他!”

    “我会的。”埃里克道。

    露易丝的脸上露出笑容来,只是这笑容很快就消失了,她再次抱着自己的脑袋开始呼痛。

    他们两个正在这边说话,另一边,齐景辰隐隐有那么一种感觉,感觉到自己已经触碰到了九星的边缘。

    他闭上眼睛,开始慢慢地感悟。

    他周围的小白点可以补充他的魔力却不能让他升级,可就算这样,这些小白点对升级也是大有益处的,有它们在,他至少可以在升级的时候毫无后顾之忧,完全不用担心升级的时候光明魔力不够用。

    闭上眼睛,齐景辰细细地感受着周围的一切,然后开始准备升级。

    他重生前每次升级都很麻烦,有时候还很痛苦,但重生之后,他的每次升级,却都顺畅的不行。

    这次也一样。

    魔核再次缩小,体内的光明能量变得凝练,好似有那么一层薄膜被戳破了,然后整个世界,就再次变得与众不同起来。

    齐景辰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又一次有所增长,领域的范围也变得更大,体内光明能量的容量更是增加了,因为这个,他周围的小白点化作光明能量,开始猛地朝着他的体内冲来。

    他突然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这是一种分外美好的感觉,齐景辰笑了笑是,直接把自己的魔力朝着周围的人撒去。

    他没有去引动周围魔力施展魔法,而是直接将自己的魔力朝着周围撒去。

    纯粹的魔力星星点点地落下,每一个感受到了这点魔力的人,都有种身上所有的负面情绪在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的感觉。

    “齐景辰大人!”那些人激动地叫着,对齐景辰充满了感激,气氛也变得更为热烈。

    然而这样热烈的气氛里,有人呆住了。

    看到齐景辰突然升级,露易丝气愤之下头更痛了,甚至因为太痛哭了起来,结果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光明魔力从空中落下。

    露易丝每次头痛,都有会光明魔法师为她梳理,光明魔法对她的作用现在都已经不太大了,眼前的光明魔力是属于齐景辰的,她更是不想触碰。

    然而就算她不想触碰,那些光明魔力还是落到了她的身上。

    就在那一刹那,露易丝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她的头也没那么痛了……不,应该说她的头突然之间完全不痛了!

    她已经头疼很久了,怎么会突然不痛了?露易丝万分不解,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那个角落里的孩子。

    那个孩子之前比她还要痛苦,现在却一脸舒服的样子,他也不痛了?

    “露易丝,你没事了?”埃里克问道。

    “哥,我的头不痛了!”露易丝道:“我的两个魔核也平静了下来!”

    “是因为什么?”埃里克问道。

    露易丝没有回答埃里克的话,而是指着那个孩子道:“哥,你去看看他,看看他的魔核是不是也稳定下来了!”

    埃里克听到露易丝的话,一把拎起那个孩子就检查起来,检查过后,他肯定地表示:“这个孩子的魔核也稳定下来了,这是因为……”

    齐景辰的魔力?

    露易丝和埃里克两个人面面相觑,表情都不太好看,他们不久前还在商量着想要弄死齐景辰,结果现在……能让露易丝的魔核稳定下来的,竟然是齐景辰的魔力!

    聂毅之所以拥有三系魔法还能达到八星,莫非就是因为齐景辰?

    也是因为这样,他才会不肯离开齐景辰?因为要是没有了齐景辰的魔力,他很快就会崩溃?

    露易丝瞬间想了很多,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了马车外面那些人的议论。

    马车外面,那些从西区出来的病人,正在跟自己的亲人诉说齐景辰的神奇之处。

    “亲爱的,齐景辰大人真的太厉害了!都说光明魔法对瘟疫没用,但齐景辰大人给我们用了光明魔法之后,我们立刻就觉得有力气了!”

    “因为那些该死的老鼠,我被神遗弃了,幸好齐景辰大人非常厉害,最后治好了我。”

    “齐景辰大人真的是一个非常厉害的牧师!”

    ……

    这些人这么说着,外面的人也深有同感。

    “我的腿常常很痛,以前去找了牧师也没用,刚才齐景辰大人祝福了我们,我一下子就不痛了。”

    “我也觉得特别舒服,齐景辰大人的光明魔法比别人都要厉害。”

    “瘟疫能解决,都是靠齐景辰大人吧?至少病人能痊愈,肯定跟他有关。”

    ……

    这些人觉得齐景辰特别神奇,其实也是因为心理作用,然后从众心理之下,就把齐景辰碰的越来越高了。

    然而这些人的话听在露易丝和埃里克的耳朵里,却让他们不得不承认,齐景辰由他的特殊之处。

    露易丝听着听着,突然哭了起来。

    她想要不那么痛苦,竟然要去哀求让她非常厌恶的齐景辰,这对她来说简直太难以忍受了。

    她不愿意去哀求齐景辰,一点都不愿意。

    “齐景辰之前都没有透露出什么来吗?”埃里克问道。

    露易丝“哇”的一声,哭的更厉害了,齐景辰从未透露出什么来,她第一次见齐景辰的时候,就对齐景辰非常不礼貌,齐景辰一定很讨厌她,一定不会愿意帮她治疗。

    露易丝痛苦极了,然而她的痛苦齐景辰一无所知,这会儿他升了级,只想找地方休息一下还。

    “齐景辰大人!”西区的百姓看到齐景辰从城墙上下来,都恭恭敬敬地称呼着,他们对升级这样的事情并不了解,看到齐景辰之前突然被白光笼罩,身上升腾起强大的气势来,还当齐景辰是得到了光明神的奖赏,因而对齐景辰愈发信服。

    “恭喜。”兰斯洛特对着齐景辰道,齐景辰这么快就成了就行魔法师,有些出乎兰斯洛特的意料,却又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齐景辰,然后才道:“齐景辰,我要离开圣城了,我要去一趟亚伦城。”

    亚伦城被瘟疫变成一块死地,并不全根他的父亲有关,他的母亲的死亡,也不是他的父亲造成的。

    想到自己当年曾经哭着埋怨自己的父亲,拉斯洛特只觉得心里异常难受,对自己的父亲也充满愧疚。而等他想到自己在之前的几十年里,都抱着赎罪的心态做一个最完美的圣子的时候,更是觉得有些好笑。

    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一道无形的枷锁突然消失了,他再次看向齐景辰的时候,眼里甚至忍不住多了点什么。

    不过他很快就离开了。

    兰斯洛特来到神山,找到了六长老,也说了自己想要离开圣城去一趟亚伦城的事情。

    六长老盯着兰斯洛特看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你去吧,不过记得要早点回来。”

    “六长老?”兰斯洛特不解地看向了六长老。

    “我有事情要让你去做,你去过亚伦城之后,马上回来。”六长老并没有给兰斯洛特解释什么,说的话却不容拒绝。

    兰斯洛特原本是想要在去过亚伦城之后到处逛逛的,他想要去散散心,然后让自己的心绪平定下来。

    他觉得自己有些过于关注齐景辰了。

    当初第一次他从半空中落下,看到齐景辰拿着神器的样子,这人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再后来的相处中,他更是觉得齐景辰很不错。

    如果只是这些,如果他还像之前那样对这个世界充满愧疚,他不会有任何纠结的情绪,最多就是对齐景辰更欣赏一些,但瘟疫来了。

    这场瘟疫让他放下了很多,也让他对齐景辰的感觉彻底变了。

    圣子是不应该有感情的,更别说齐景辰还是个男人……这时候,他突然想到了齐景辰和聂毅。

    齐景辰和聂毅之间有点猫腻,他其实很清楚这一点,但一直装作不知道,甚至帮着遮掩了……之前他这么做的时候,想法很纯粹,只是想让齐景辰不被教皇发现不对劲的地方,想让齐景辰当好神子,可现在,他突然有点不是滋味。

    离开神山,兰斯洛特就直接带人去了亚伦城。

    聂毅和齐景辰回去好好地睡了一觉,又去晨光酒楼看了看,确定晨光酒楼的运转非常之后,就再次去了西区。

    西区非常热闹,很多圣城的百姓听说西区大变样了,都赶来了这里参观,然后这一参观,他们就对西区喜欢了起来。

    这里的道路这么宽敞平整,房子这么牢固,看起来真的太棒了……其中有些人特地打听了这房子是怎么建造的,就为了回去之后可以照着这个式样也建一栋这样的房子。

    西区的教堂里现在已经没有病人了,倒是新的主教已经来了,而这位主教,齐景辰还是见过的,正是曾经圣光分院的院长老诺曼。

    “我本来想在圣光分院养老,没想到最后被分来了这里。”老诺曼道:“不过这里很好,我喜欢这里干净的环境。”

    “我也觉得这里不错,不过这里的百姓需要好好管理一下,我觉得一直给这里的人救济不太合适。”齐景辰道。

    “那又要让这里的人做什么?”老诺曼问道。

    “可以工作的人,给他们安排工作,想要不劳而获的人就全都赶出去,倒是那些没有工作能力的老人和孩子,可以多给他们一些照顾。”齐景辰道。

    “可是并没有那么多的工作机会。”老诺曼道。

    “我可以给他们工作机会。”齐景辰笑道。

    瓷器哈里斯已经开始生产了,但还有一样东西他打算弄一下,那就是造纸和印刷。

    这两种活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西区的百姓现在对他非常感激,不就正合适?

    他壮年人可以在他的工厂里干活,老人可以得到赡养,还有孩子……齐景辰打算把这里的孩子培养一下,教导他们一些简单的知识,让他们认字,将来也好让他们做个有用的人。

    西区之前环境差不说,这里的人还没有丝毫斗志,只知道得过且过非常懒惰,这是非常不好的,而今后若是光明神教继续给这些人免费发放救济粮,说不定这些在这一个月里努力干活努力生活人又会变成老样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们的地雷和手榴弹~么么哒~

    暗影扔了1个地雷

    chloe扔了1个地雷

    chloe扔了1个地雷

    小麦虫扔了1个手榴弹

    谜鱼扔了1个地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