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4章 升级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圣城爆发了瘟疫,但晨光酒楼的生意并没有受影响。︾樂︾文︾小︾说|

    会得瘟疫的都是普通人,战士和魔法师并不用害怕瘟疫,所以他们还是该吃吃,该喝喝。

    甚至于,因为他们很多人家中的仆人躲回家了的缘故,还更愿意待在外面了。

    曾经在晨光酒楼开业的第一天就来晨光酒楼喝酒的兰卡多,今天就又来了。

    他并不是圣城本地人,来到圣城之后,一直住在附近的旅馆里,之前住在旅馆里有很多人伺候着,还有非常美味的食物,他住的很舒服,但自从瘟疫发生,旅馆里的很多人都回家去了,他的生活质量突然直线下降。

    这天无事可做,他干脆就和自己刚认识不久的一个好友一起来晨光酒楼喝茶。

    兰卡多作为一个魔法师,对晨光酒楼的烈酒兴趣不大,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晨光酒楼的茶水,而他最喜欢的,就是晨光酒楼的菊花茶。

    晨光酒楼的菊花茶用的不是普通的菊花,还是带有光明能量的菊花,一杯喝下去简直通体舒畅,喝着茶吃点点心,感觉就更棒了。

    这里并不是吃饭的地方,但对于魔法师来说,吃几样点心也够一顿饭了。

    兰卡多喝了一口茶,吃了一颗花生,然后就和自己的朋友聊了起来:“听说瘟疫已经被控制住了?”

    “是啊,听说得瘟疫的人少了很多。”兰卡多的朋友道,然后用小叉子插了一条比成人的小拇指还要小的小鱼吃了起来。

    一开始看到这种油炸小鱼的时候,这个魔法师根本就不想碰,要知道在耶尔,根本就没人会去吃这种刺多没肉的小鱼。

    但是看到别人尝试了,还说好吃,他也就尝了尝,尝过之后……他突然发现这种小鱼简直好吃的不得了!

    这种小鱼据说是用油炸过,所以不用吐出里面的刺,只要整个嚼着吃下去就行……真的太好吃了!

    兰卡多看到自己朋友那么喜欢小鱼,也吃了一条,然后两人很快就把小鱼吃光了,最后只好叫人给他们再加一盘。

    很快就有人送来了一盘新的烤鱼,这个时候,他们还在说着瘟疫:“当初圣子发那样的誓言,明显就是有把握的。”

    “是啊,不过听说这次的事情跟齐景辰有很大的关系,听说那个齐景辰非常厉害,光明魔法很强,还有人说他是神的使者,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红发男将炸小鱼放下的时候,正好听到了这议论声,顿时又是自豪,又是庆幸。

    他果然没有抱错大腿!齐景辰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连那些魔法师都在议论齐景辰,更别说那些普通人了。

    发现得瘟疫的人变少,尤其是自己没有得瘟疫之后,圣城的普通人就高兴起来了。

    “我的哥哥之前不是得了瘟疫被送到西区了吗?他的病好了!他给我送了信,说等瘟疫的事情尘埃落定,他就能回来了!”

    “恭喜啊!话说我之前不小心接触过得了瘟疫的人,最后也没有生病,真好!”

    “我们那一片,之前被带走了好几个瘟疫病人,但现在一个生病的人都没有了!”

    ……

    众人交换了情报,想到瘟疫能被解决掉,顿时放松起来,然后就聊起了齐景辰。

    这次瘟疫的事情,其实兰斯洛特做了很多,他之前放话说相信齐景辰能解决瘟疫的事情,也足够引人注目,然而他最后成就的,到底还是齐景辰。

    因为他父亲的事情,大家对圣子都有了疙瘩,而且兰斯洛特已经是圣子了,再说也没什么好说的,相比之下自然就是突然冒出来的,看起来一点背景都没有齐景辰更有话题性。

    而且,这次的瘟疫,本就是齐景辰接手的。

    “瘟疫能灭掉,一定是因为我们把老鼠全都杀了!”

    “那些老鼠真的太可恶了,早知道它们会让人被神遗弃,我早就杀光它们了!”

    “幸好齐景辰大人告诉了我们老鼠有问题。”

    “他能知道这些真的太厉害了!”

    “我哥哥在西区,他说齐景辰大人的光明魔法比别人都厉害,能驱走瘟疫!”

    ……

    圣城的百姓普遍对于老鼠传播病毒这件事没有太大的认知,他们现在相信了齐景辰胡诌的话,认为老鼠和黑暗神有关系,然后就觉得,一定是老鼠咬了人,让神不高兴了,那些人才会被神遗弃……

    那么多年了,一直没人知道这件事,现在齐景辰却能说出来,齐景辰肯定不一般。

    圣城关于齐景辰的传言很多,还差不多都是好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心人的引导。

    瘟疫的患者在之后的十多天里里,每天都有出现,但数量越来越少,更重要的是,这些病人都很确切地表示,他们曾经被老鼠或者跳蚤咬过。

    其中一个病人甚至是因为不相信齐景辰的话,觉得被老鼠咬了不会有事故意去被老鼠咬的……

    “我以前曾经被老鼠咬过,我当时完全没事,我以为被老鼠咬了不会让我怎么样……”这个被老鼠咬在手指头上,整只手都肿了起来的人痛哭流涕,看起来可怜极了,但齐景辰却只觉得万分无语。

    他每天都会在西区门口迎接新的病人,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奇葩的病人,竟然自己弄只老鼠让自己得瘟疫……

    这个得了瘟疫的病人看着很年轻,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他可怜巴巴地看着齐景辰,看起来有些可怜:“我会死吗?”

    “走吧。”齐景辰没有理会他,带着他和其他几个病人就往里面走去。

    这些病人里面有比较虚弱的,都躺在担架上,他们已经洗过澡被剃光头发了,现在正在好奇地看着周围。

    西区在圣城的百姓的眼里,是一个肮脏可怕的地方。

    这里居住着外地逃难来的人,说着各种方言,靠救济生活,完全不注意卫生,还有很多人会小偷小摸……

    圣城的父母带孩子的时候,甚至会这么吓唬孩子——你要是再不乖,我就把你扔到西区!

    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之前并不住在西区的人,在知道自己得病之后将被送到西区,都是有些担心的,唯恐在西区看到各种可怕的场景。

    他们甚至担心自己会被扔在污水里。

    那个主动被老鼠咬的少年,这会儿就忐忑了起来,异常懊恼。

    他真的不应该跟人打赌说老鼠没事的……

    西区一定很可怕吧?他以前偷偷来过这里,当时这里就已经挤得再也住不下更多的人了,现在又来了很多病人,说不定他们只能住在大街上。

    而大街上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回忆了当时看到的景象,都有些想要呕吐了。

    然而,这个少年虽然非常担心,但很快,他竟看到了让他不敢置信的一幕。

    这还是西区吗?西区竟然可以这么漂亮?

    宽敞的马路一看就四通八达,漂亮的教堂旁边,一些方方正正看着就很牢固的房子矗立着,放在外面还有一个花坛,里面虽然没有种上名贵漂亮的鲜花,却种了一些青菜,看起来郁郁葱葱的也非常可爱。

    “这里的房子好漂亮!”这个少年忍不住道,其他新来的病人也都纷纷点头。

    “你们是病人,只能住在教堂这边,也就看得到这些了,等你们病好了,可以去那儿,你们才会知道我们西区到底有多么漂亮!”一个帮着抬担架的人忍不住说道。

    而他说的也是实话,现在整个西区,已经完全大变样了,变得非常非常漂亮。

    在那些病人慢慢好转的时候,西区没有得病的人,一直都在干活。

    那两个土系异能者在这里建了几个砖窑,帮着烧出了很多砖块,然后建设速度就更快了。

    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人手,而跟着聂毅过来的人,基本上都有在末世里管理人的经验,他们把这些人分开,选出一些聪明的教导他们盖房子的方法……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人做的磕磕绊绊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表现却越来越好。

    等兰斯洛特带着一些魔法师和战士来到这里的时候,建设的速度就更快了。

    那些兰斯洛特带来的魔法师让他们马上上手烧制瓷器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让他们去烧制砖块却完全没有问题。

    然后,西区就按照齐景辰规划的图纸开始建造了。

    西区所有的房子都是三层,这些房子分成给单人住的房子和给家庭住的房子两种。

    给单人住的房子就像是学生宿舍一样,中间一条走道,南北都有很多方方正正的小房间,而所有单身的人,都可以分到一个小房间,当然以后要是非常拥挤,一个小房间里住两个人有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至于分给家庭居住的房屋,基本都是两室一厅,房子很小,加起来估计也就只有三四十个平方,但对于之前可能一家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连张床都没有的西区百姓来说,有两个朝南的房间,还有一个朝北的小客厅,真的已经棒地不能再棒了!

    而一栋栋的房子外面,还有道路旁边,齐景辰都是设计了种绿化的地方的。

    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基本都觉得城市里应该有点绿化,他也就这么设计了,结果对西区的人来说,这点绿化,简直就是惊喜!

    因为人手不足,在齐景辰看来,这些房子是非常简陋的,里面还没有丝毫的家具,窗户甚至都要居民自己做,但西区的百姓已经满足了,甚至那些之前没有住在西区的人,都对这些房子赞不绝口。

    齐景辰安置好病人过去的时候,西区的百姓都在做木工活。

    兰斯洛特弄了很多木料回来,现在西区的百姓就忙着把这些目标做成杯子碗碟,还有椅子马桶之类,一些有点经验的人,还开始制作床板。

    他们在地上垫一些砖块,上面放一个床板,一张床就算完成了,而在现阶段,能拥有这么一张床都是惹人羡慕的。

    “齐景辰大人!”看到齐景辰来了,西区的百姓纷纷招呼起来,倒是让齐景辰有了那么一点身处桃源安全区的感觉。

    齐景辰笑着和这些人打招呼,然后在砖窑那边找到了聂毅。

    他们在西区,只烧制了砖块和水泥这两种东西,并没有做别的,虽然他们可以烧制出玻璃或者抽水马桶之类,但这些说实话不合适西区百姓使用,齐景辰也不愿意聂毅等人太累。

    如今仅仅只是帮着西区百姓建造毛坯房,聂毅就已经黑了一圈了,那两个土系魔法师的魔力更是一直处于用完状态。

    看到这两个土系魔法师这么拼,兰斯洛特带来的那些人是非常震惊的,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努力的魔法师,而且……为什么这两个魔法师对盖房子铺路这么有经验?

    西区已经建设的非常好了,西区的百姓也都住进了各自的房子,齐景辰感受着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小白点,只觉得非常舒服。

    他很高兴,但有些人却是一点都不高兴的,比如说光明神教的前圣女琳达。

    “为什么瘟疫真的被解决了?为什么?”琳达简直不敢相信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

    瘟疫根本就不该是能被解决的,可它偏偏就被解决了。

    琳达身边的人根本就不敢回应琳达的话,琳达也不指望别人回话,想了想,她最终道:“你们给我想办法,让更多人的人得瘟疫!”

    “琳达,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琳达抬起头,突然发现六长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住处,正冷着脸看着自己,表情非常严肃。

    看到六长老,琳达呐呐地说不出话来,一张脸青了又紫。

    六长老怎么会来这里?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他不是一直都不管她的小动作的吗?之前兰斯洛特发誓的时候,看着也没有生气。

    琳达胆子那么大,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教皇以前压根不管这些,而现在,一直最亲近教皇的六长老怎么突然来了?

    “六长老,有事吗?”琳达小心地行礼。

    “琳达,你竟然为了一己私欲妄图让更多的人患上瘟疫,不配再住在神山上,陛下有令,让你现在立刻下山,然后前往黑暗深渊,永远驻守在那里,不得擅离!”六长老道。

    “不!我什么都没做!”琳达惊呼起来。在耶尔,黑暗神教基本已经没有落脚之地了,但黑暗魔法师和黑暗生物还是存在的,而现在所有的黑暗魔法师和黑暗神武,基本都住在黑暗深渊。

    黑暗深渊住着各种黑暗生物,周围的黑暗能量异常浓郁,而光明神教一直会派遣牧师过去,让他们尽量多杀黑暗生物,然后净化黑暗深渊附近的环境。

    一般的牧师就算去黑暗深渊驻守,也最多待上半年,因为那里的环境会让光明魔法师非常非常难受,可想在……她要永远驻守在那里?

    她的光明魔力会一点点被那里的黑暗能量吞噬,然后等级倒退,成为废人的!

    虽然这个过程对她这样的魔导士来说,会非常非常漫长,但恰恰因为漫长,也会让人更加地难以忍受,不是吗?

    “不会的,我要去去找爷爷!”琳达道。

    “大长老帮不了你,他已经被削去了所有的职责和权利,只拥有长老的尊称。”六长老又道。

    光明神教的长老,是拥有很多权利的,也正是这些权利,可以让他们做很多事情,但现在,大长老的这些权利都被剥夺了,也就是说,将来大长老什么都做不了,就只能待在神山上,当一个实力强大的吉祥物。

    琳达听到这话,脑袋一晕。

    她知道自己的爷爷是没有跟教皇作对的力量的,所以,之后再也没有人帮她了……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以前不是这样的……

    “是因为齐景辰?”琳达突然问道,突然想到了之前神山上的事情。

    六长老看向琳达,道:“如果想要活的久一点,就别忘了神言。”

    想到那些因为试图把齐景辰的情况说出去而死亡的人,琳达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