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2章 转折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有六长老出面,圣子甚至立了那样的誓言,那些普通人很快就散去了。

    他们在此之前,对兰斯洛特都是很尊敬的,这次也是被有心人煽动,觉得兰斯洛特不配当圣子,才会这么激动——他们信仰的到底是光明神,而不是兰斯洛特这个圣子。

    琳达朝着六长老行礼,看了兰斯洛特一会儿,轻“哼”了一声冷笑道:“兰斯洛特,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控制住瘟疫!”

    “我会努力的。”兰斯洛特淡淡地表示。

    琳达非常不喜欢兰斯洛特这副云淡风轻好似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她为了权利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整天担着一颗心,兰斯洛特却总是一副不把这些当回事的样子……

    面无表情地着看了兰斯洛特一眼,琳达也带着西区主教走了。

    “六长老,谢谢。”兰斯洛特也对着六长老行礼。

    “你做了这样的决定,就好自为之。”六长老道,然后又看向了齐景辰:“希望你不要让陛下失望。”

    六长老的眼神略有些怪异,但齐景辰想要细看的时候,又看不出什么来了,好像之前只是他的错觉。

    六长老来的很快,走的更快,没多久就消失在了齐景辰的视线里。

    西区又安静了下来,现在这里是被神遗弃的地方,在外面的人看来里面的人都得了瘟疫,若非必要,是没人愿意靠近这里的。

    兰斯洛特带了人从外面进来,然后环视一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就要住在这里了。”

    齐景辰点了点头:“欢迎。”哪怕兰斯洛特现在被人诟病,被认为不配做圣子,他也是有自己的人手的,不说别的,那位战王还跟在他身后。

    齐景辰觉得有兰斯洛特的加入,防治鼠疫的事情一定能进行的更快,比较无奈的是他在看过存下的跟抗生素有关的资料之后,发现他们并不具备生产抗生素的条件。

    先不说他们没有各种实验器材,就连他们存下的资料都不够完善,想要生产能治愈鼠疫的几种抗生素简直难如登天,甚至在现在,就算跑去地球都不见得能弄到抗生素。

    在末世,抗生素的生产是被搁置了的,大家都觉得它用处不大,事实上,要不是他们遇到的是鼠疫,抗生素对其他的瘟疫还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

    幸好,兰斯洛特发誓的时候,只说了解决瘟疫,没说要治好已经得病的人……齐景辰又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为了我自己的命,我一定会竭尽所能。”兰斯洛特看着齐景辰露出一个笑容,与此同时,那些明白自己逃过了一劫的西区百姓,都朝着他们跪了下来。

    他们刚才差点就死了,是这两人没有放弃他们,才让他们活了下来,这些百姓都很清楚这一点,也都非常感激齐景辰和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之前听齐景辰说了西区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又知道地球和耶尔的情况不同,齐景辰也许真的有解决的方法,所以才会发那样的誓言,但对西区的情况,他其实并不了解。

    现在突然看到一群光头朝着自己行礼,兰斯洛特不免一愣。

    齐景辰发现兰斯洛特盯着西区百姓的光头看个不停,当下道:“头发里面会有跳蚤,所以我让他们剃光了。”

    “原来这样……”兰斯洛特笑了笑,然后看着那些跪着的人道:“我对瘟疫并不了解,你们要感谢,也不用来感谢我。”

    西区的百姓听到兰斯洛特的话,目光放在了齐景辰的身上,事实上,他们也确实更加感激齐景辰,毕竟这些日子,是齐景辰一直在帮助他们。

    兰斯洛特说的不是假话,他确实对瘟疫一窍不通,所以他完全没有插手齐景辰对西区的管理,只是让自己的人将城里得了瘟疫的人都送来西区,并且调配来很多物资。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城外也有的了瘟疫的人被发现了。

    情况非常严峻,他们必须尽快地做出一些反应……也许也该去外面看看。

    圣城附近都是广袤的平原,这里坐落着很多村子,这些村子里的人口也非常多。

    因为这里徒弟肥沃,又从来没有灾难和苛捐杂税的缘故,村民们的生活都是非常幸福的,前段时间酒价猛涨,他们中很多人发了点小财,大家更是喜气洋洋的。

    然而现在,他们的幸福生活被蒙上了一层阴翳。

    村子里竟然死了人,那人死的时候身上发黑!

    这种死法,村子里的老人是知道的,那是瘟疫的一种,也是很可怕的一种!

    这些人被神遗弃了,所以他们死了,甚至死后还身上发黑,村子里很多人之前都接触过他们,会不会也得病?

    他们这些人,是不是都会成为被神遗弃的人?

    他们担心不已,这个时候,村子里又有人得病了!

    圣城附近的居民都是光明神的信仰者,在知道自己竟然会被神遗弃之后,他们瞬间就没有了求生欲,什么都不想干。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来到了这个村子里。

    “圣子说有办法解决瘟疫的问题,只要你们把被神遗弃的人带去城里找他就行。”那些人这么告诉村民们。

    真的?这些村民们都惊喜万分,他们对圣子非常信任,因而对眼前这些人的话也就没有丝毫怀疑。

    收拾了东西,他们就打算带着病人前往圣城了。

    齐景辰和兰斯洛特从圣城出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这些人,看到他们带了病人就要前往圣城,甚至聚拢的人越来越多,饶是两人一向很少把情绪表露出来,也忍不住皱眉。

    兰斯洛特的事情还没有传到乡下去,但圣城现在已经人尽皆知,很多人都对兰斯洛特充满愤怒,还都人心惶惶,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周边的百姓带着病人来到圣城……

    圣城的百姓一定会非常愤怒……若无意外,这应该就是琳达或者琳达那边的人做的。

    他们还真是孜孜不倦地想要给他们找麻烦,哪怕只是一点小麻烦,幸好他们提早发现了。

    “在西区的外城墙上开一道门,让他们把所有人的病人都送去那里。”齐景辰道:“还有怎么才能不感染瘟疫,也要好好和这些人说一下。”

    圣城周围是有着城墙的,而西区有很长一段就紧挨着城墙,现在在城墙上开一个洞,就能让那些病人进入西区了。

    村民们带着病人靠近了圣城,却被一些穿着光明神教的战士服的人拦下了:“圣子让你们去的是那边。”

    那些病人都被带到了西区的城墙外。

    他们之中有些人的症状比较轻,有些人却是被家人用车子推来的,虽说觉得这些人是被神遗弃之人,不应该接触,但其实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做不到真的放弃亲人不管的,而且说起来,要接触早就接触过了……

    所有人都被带到了西区新开的门的门口,而齐景辰已经带了人在那里等着。

    魔法师基本都是不愿意来这样的地方帮忙的,不过兰斯洛特手下有几个特别忠心的,却还是被他叫了来,这些魔法师负责提供干净的温水或者建造一些房屋又或者帮齐景辰将他的声音远远地传出去,至于照顾那些病人的事情,则交给了聂毅从西区挑出来的一些人。

    而聂毅挑出来的人,就是当初齐景辰来西区的时候敢对齐景辰动手的人。

    “这边的屋子是给男病人使用的,那边的屋子是给女病人使用的,你们把病人洗干净,剃光身上毛发,然后把他们留在这里就行。”齐景辰对着那些把病人送来的人说道。

    “剃光毛发?这是要做什么?”有人私下里嘀咕着。

    “这次的瘟疫是老鼠和跳蚤引起的,把头发剃光,可以保证里面再也没有跳蚤。”齐景辰道。

    那些人明显不相信齐景辰的话,却又不敢询问,毕竟对于他们来说,齐景辰这样的身份太高贵了。

    他们压根就不敢跟齐景辰多说话。

    “你们想要不得瘟疫,回去之后一定要注意卫生,不要接触老鼠和跳蚤。”齐景辰又道,然而他发现这些人全都一脸茫然,不仅这些人一脸茫然,就连周围西区那些来帮忙的人,都是不怎么相信的。

    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老鼠跳蚤虱子这些东西真的太常见了,谁家没几只老鼠没一些小虫子?他们从小就是和这些“小东西”一起长大的,根本就不觉得这些东西会让他们生病。

    更何况瘟疫是因为被神遗弃……他们的亲人是接触了被神遗弃的人才会像现在这样遇到了倒霉事的!

    “你们不相信我的话?”齐景辰看向了旁边的一个光头男,这人就是当初嚷嚷着要抓了他然后逼迫光明神教的人把西区的门打开的那人。

    齐景辰不太在意被冒犯这样的小事,聂毅却是对这样的人深恶痛绝的,因而这些日子给那些懒汉安排的一直都是最辛苦的活,如今要接收新的病人,更是把他们带来了。

    这些人其实并不情愿,也想反抗,然而聂毅有的是本事让他们不能反抗。

    “相信,相信。”那个光头连连点头。

    “是吗?那你说说。”齐景辰道。

    “是不是光明神让老鼠和跳蚤来惩罚我们?”光头男道,他这样的懒人,家里从来都是不打扫的,有时候一觉起来,自己昨天剩下的一个面包都已经被老鼠吃的只剩下半个了,而他把剩下的半个吃掉之后,也没生病啊……

    齐景辰:“……”

    齐景辰还想说点什么,兰斯洛特突然道:“齐景辰,如果可以的话,瘟疫是老鼠和跳蚤引起的,这样的话你最好还是不要多说。”

    “为什么?”齐景辰不解地看了过去。

    “因为教义上写了,得瘟疫的人,是被神遗弃的人。”兰斯洛特说道。

    齐景辰一直都知道兰斯洛特是一个对神非常信仰的人,但现在听他的话,似乎又并非如此——他要是真的对神非常信仰,这时候应该会来质疑自己才对。

    然而兰斯洛特并没有再多说什么,眼前的那些病人又要处理好……齐景辰眨了眨眼睛,没一会儿功夫就编出了新的说法。

    “曾经有一个黑暗神的下属因为惹恼了黑暗神,被黑暗神变成了老鼠,他为了能回到黑暗神的身边,就潜伏到你们的家中,在夜晚出来偷窃你们的食物,在你们的房子里打洞,将你们的消息告诉黑暗神以便立功,你们不应该无视他们……”齐景辰已经不需要多说什么了,所有人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在耶尔,随意编排光明神是不行的,毕竟光明神教实在势大,但黑暗神教早就消失在历史里了,按照现在的情况,即便被说了也没有关系。

    “那些老鼠都是,都是这样的?”光头男抖了抖问道,他们是因为没有杀死那些老鼠,才被神遗弃的吗?

    “潜伏在你们家中的老鼠都是这样的,而它们身上的跳蚤,带有它们身上的脏污。”齐景辰道,有些老鼠还是很可爱的,比如仓鼠,而且要是真的把野外的老鼠杀光了,说不定还会破坏生态环境……他干脆就加了个限定条件——住在人的房子里的老鼠。

    说完之后,齐景辰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有当神棍的天赋,因为眼前所有的人都相信了。

    接下来,都不用他再说什么,那些病人就自己说了起来。

    “我前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腿上被老鼠咬了一口!”

    “我是跳蚤,我家有好些跳蚤,那些家伙之前肯定在老鼠的身上!”

    “那些老鼠太邪恶了!”

    ……

    这些病人很快就把自己打理干净,进入西区,而病人的家属则纷纷表示,回去之后一定会杀死那些老鼠。

    “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要让他们咬了,身上也不要有跳蚤。要不然若是你们得了病,可能就只能等死。”齐景辰又道。

    不能治好吗?这些人都有些失望,但想到以前得了瘟疫之后,不说病人了,他们也不能幸免,顿时就觉得可以接受了。

    有些病人是自己来西区的,绝大多数病人,却是兰斯洛特派人带来西区的。

    而这时候,他们就发现北区的病人比之前似乎更多了……

    “要尽快让他们杀死自己家里的老鼠。”齐景辰道。

    西区又脏又破,这里的百姓都是依靠光明神教的救济过日子的,他们的房子他想烧掉就可以烧掉,以此彻底杀光那些老鼠,但圣城的其他地方,他是不能这么做的。

    那些普通人可能奋斗了一辈子,才在圣城有一个安身之所,哪能说烧就烧?真要烧了,那些之前的生活还算安逸的人,要怎么安置也是个大问题。

    而且西区被围起来了,老鼠没办法跑出来也没办法跑进去,其他地方可不一样。

    齐景辰关于老鼠的说法在兰斯洛特的推动下传了出去。

    圣城的百姓之前听齐景辰说起的时候还不相信,现在却信了,觉得瘟疫说不定真的跟老鼠有关。

    “你们听说了没有?家里的老鼠是黑暗神的下属变得!”

    “那些老鼠黑乎乎的,又非常肮脏,我早就觉得它们不是好东西了,原来这样!”

    “瘟疫跟老鼠也有关系,你们说,神是不是看到我们家里有老鼠,才会遗弃我们?”

    “我们一定要快点把老鼠杀光!”

    ……

    整个圣城,大家都开始进行轰轰烈烈的灭鼠行动了。

    以前没人把老鼠当回事,老鼠因而得以在普通百姓的家中繁衍生息,现在大家都厌恶老鼠,要杀死它们,情况就截然不同了。

    无数老鼠被杀死,居民们更是自发地将它们全都烧光。

    听说这情况,齐景辰松了一口气,然而他的这口气松的太早了。

    在圣城所有的普通人进行灭鼠,杀死老鼠的第二天,发病的人竟然反而变多了!

    不仅如此,圣城还乱了。

    虽然兰斯洛特说了瘟疫能解决,但耶尔的普通人对瘟疫是非常害怕的,他们不愿意再工作,去抢购食物躲在家里,这两天除了杀死老鼠几乎不做其他的事情……

    圣城的运转几乎全靠普通人,当他们开始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圣城就瘫了。

    圣城的店铺全都关了门,很多战士和魔法师没有饭吃,道路上都是脏东西但没人清理……

    繁华的圣城,突然变得死气沉沉的。

    琳达一直关注着齐景辰和兰斯洛特的进展,知道这件事之后,立刻就不可遏止的笑了起来。

    兰斯洛特还想着要解决瘟疫?简直做梦!

    现在他们已经杀了那么多的老鼠,病人却不减反增,他以后一定会倒霉!

    她就说,瘟疫怎么可能跟老鼠有关?老鼠都存在多少年了?

    兰斯洛特和齐景辰都把老鼠和黑暗神扯上关系了,最后还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

    琳达的心情非常好,好的甚至让人给自己找来了一只一星的宠物鼠养着玩儿。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们的地雷~

    o.o扔了1个地雷

    nought扔了1个地雷

    暗影扔了1个地雷

    喵了个咪扔了1个地雷

    金币掉下来扔了1个地雷

    暗影扔了1个地雷

    豹纸包纸扔了1个地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