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1章 圣子的誓言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在耶尔,若是有一个地方发生了瘟疫,在将那个地方隔离起来之后,有些人出于对里面活着的人的人的同情,会彻底不去管他们,过上几个月等里面的的人都死了,再去将其中的一切彻底烧毁,但也有些地方……

    有些地方的人为了更快地制止瘟疫的蔓延,在把神遗之地围起来之后,会不管里面的人是不是全都得了病一股脑儿杀死,然后一把火烧掉。

    而后者因为做起来更加方便快捷,所以其实更受欢迎。

    “这里既然是神遗之地,就应该马上烧掉才对,为什么不把这里烧掉?”

    “把西区的人都杀光!把西区烧掉!”

    “要是早点把西区烧掉,外面根本就不会出现瘟疫!”

    ……

    “圣子根本就不配当圣子,他同情被神遗弃的人,他这是违背了神的意志。”

    “违背神的意志的人,根本就不配当圣子!”

    “兰斯洛特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

    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齐景辰就关注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这才发现其中牵扯到了兰斯洛特。

    因为帮了西区的人,所以兰斯洛特在被圣城的百姓讨伐?

    齐景辰对眼下的情况是有些不理解的,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光明神教已经闹开了,很多光明神教的低级牧师聚在神山的山下,要求教皇给圣子做出处分。

    西区的人都已经被神遗弃了,圣子竟然还同情他们,他不配当圣子。

    这些事情,兰斯洛特已经知道了,他知道的时候,正在琢磨要怎么杀死北区的那些老鼠。

    虽然别人都觉得齐景辰的话是无稽之谈,觉得瘟疫不可能是一群老鼠引起的,但他却是相信的,然而就算他相信,他除了自己找人杀死那些老鼠以外,也做不了别的。

    更别说,现在还有人把他的身世翻了出来想要针对他了。

    “走吧,我们去神山。”兰斯洛特道,他从来都不会再面对困难的时候有所退缩,既然神山那边有人觉得他不配当圣子,他当然要去看看才行。

    兰斯洛特刚要出发,突然有人从外面跑了进来:“圣子圣子!西区的主教带了一些魔法师去了西区,要把那里烧光!”

    兰斯洛特闻言表情一变,然后立刻转换了自己要去的地方:“我们去西区!”

    他把西区交给齐景辰之后,就一直关注着西区,那里的情况是在好转的,说不定其中有些人不会染病……

    哪怕那些人都染病了,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就将他们活活烧死,这也太过分了。

    而且齐景辰是地位在他之上的神子,西区主教凭什么违背齐景辰的意愿烧死西区的人?

    西区的外面围满了人,齐景辰爬上了西区的围墙,看着外面的人忍不住皱眉。

    他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听着这些人的话,倒也能猜出一些来,不外乎就是有人借着瘟疫蔓延的事情陷害了兰斯洛特。

    然而,就算将发生了瘟疫的地方隔离焚烧是让瘟疫不蔓延的好方法,但在病毒早就传播出去了的情况下,这样做根本就不能真的制止瘟疫的蔓延!

    齐景辰正琢磨着要怎么应对这些百姓,突然有一行人朝着这里而来。

    那些人里面打头的,是穿着白色长袍的牧师,他们身后则跟着穿着各色魔法袍的魔法师,而这些牧师里面走在最前面的那人,还是齐景辰前不久见过的人,就是那个西区的主教。

    看到西区主教来了,那些围在外面的人纷纷让开,留出了一条道路。

    西区主教沿着这条道路来到城墙下,然后看向了站在城墙上的齐景辰。

    他对这样仰着头看人明显有些不习惯,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却还是放平了态度道:“齐景辰牧师,请你快点从西区出来,我们马上就要清理西区了。”

    “清理西区?”齐景辰问道:“将这里烧光?”

    “是的,西区已经被神遗弃,西区的百姓已经是被神遗弃的人,这些人都应该被杀死才对。”西区的主教说道,看着齐景辰的时候有些厌恶。

    按照他的说法,在一开始发现西区有人得了瘟疫之后,就应该将这里彻底毁掉,要是那样做了,肯定就不会再有现在这样的麻烦事了!

    因为这场瘟疫,兰斯洛特这个圣子都倒霉了,他这个西区主教也肯定讨不到好……他现在一定要将功折罪才行。

    “齐景辰牧师,请你快点出来!”这么想着,西区主教又道。

    “我不会出去。”齐景辰看了一眼自己身后开始汇聚过来的西区那些没有得病的人,坚定地表示。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和我作对?”西区主教皱着眉头看着齐景辰,他说完这话之后,突然又想到齐景辰跟自己作对算不得什么错事,就又道:“你这是打算维护那些被神遗弃的人?你这是打算违背光明神的意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这是背叛了神!”

    虽然这个齐景辰跟圣子关系很好,但圣子现在自身难保,他又已经投靠了大长老,因此并不担心得罪齐景辰,也不怕有什么不好的后果。

    “阿拉斯,你就是这样做一个主教的?随便给别人安置背叛神灵的罪名?”兰斯洛特从不远处走来,冷着脸看着名叫阿拉斯的西区主教。

    西区主教看到兰斯洛特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但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兰斯洛特你帮他说话?是因为你也是背叛神灵的一员?”

    兰斯洛特没想到才过去短短一天,西区主教竟然就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但面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来,整个人看起来依然淡淡的:“你知道这么跟圣子说话是什么罪名吗?”

    西区主教有些担心,但想到大长老许诺的东西和地位,却又道:“你的父亲背叛了神,让后神大怒,最后降罪整个亚伦城,你这样的人本就不配当圣子,更别说你现在竟然跟你的父亲一样,竟然去同情一些被神遗弃的人了!”

    “说得好!”旁边传来拍手叫好的声音,很快,前圣女琳达就走了过来:“兰斯洛特,你阻止阿拉斯清理西区,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她高傲地仰着头,嘴角带笑地看着兰斯洛特,又道:“还有,神山那边有很多人在请愿,要废除你的圣子之位,你真的不打算去看看?”

    兰斯洛特知道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在针对自己,看到琳达之后,也算是知道针对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了。

    他之前一直都是不怎么在意琳达的,然而现在琳达给他带来了一个大麻烦。

    琳达看到兰斯洛特不说话,顿时有些志得意满,她看了一眼城墙上的齐景辰,眼里闪过一丝愤恨,却又因为当初教皇的话而不敢做什么,最后道:“阿拉斯,你快带人去把那些被神遗弃的人都烧了!至于这位阁下,他八星光明魔法师,总不至于被一些中级魔法师烧死。”

    因为教皇的神言,琳达不能泄露齐景辰的身份,也因为教皇让齐景辰做了神子,她之前压根不敢对付齐景辰。

    但她依然非常恨这个竟然敢伤了自己的人!现在有机会落齐景辰的面子,她自然不会放弃。

    至于教皇那里……当初兰斯洛特被人针对,教皇就不怎么管,现在齐景辰估计也一样——教皇陛下如果真的非常在意齐景辰,也不会在这么久的时间里对齐景辰不闻不问了。

    之前琳达曾经很多次对兰斯洛特不敬,但说到底并没有受过什么责罚,因而她现在并不担心自己会倒霉。

    西区主教带了人就要进入西区,而西区的百姓听到了一些话,也猜到了什么。

    他们没有得病,折让他们对未来充满了期盼,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活下去,没想到这么快,竟然就有人想要杀了他们!

    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又被迫失去,这对他们来说着实有些痛苦,这些西区的百姓崩溃地哭了起来。

    他们不想死,但如果那些魔法师要杀死他们,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怎么能这样……

    西区的围墙被土系魔法师打开了一个口子,西区和外面又被打通了。

    之前西区的百姓一直希望这个围墙能被打开,让他们不要被禁锢在这里,但现在看到被打开的围墙,他们却无比地害怕。

    进来的是一群火系魔法师,他们拿着魔杖,看着不远处挤在一起的西区的百姓,几乎就要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齐景辰突然道:“住手!”

    随着齐景辰的话音落下,这些进来的魔法师面前出现了一道火焰组成的圈子,将他们围了起来。

    这个火焰组成的圈子让那些魔法师一愣,不敢再动,他们都是中级魔法师,围住他们的人却是高级魔法师,现在这个火圈只是警告,但如果他们不听话,那个高级魔法师很有可能会马上动手。

    这些魔法师看向了冷着脸的聂毅,西区的普通人也都看向了冷着脸的聂毅。

    西区的这些人并不害怕齐景辰,毕竟他一直很温和,但他们都害怕动不动就说要烧死他们的聂毅,可现在看到聂毅把那些魔法师拦住,他们突然发现这个人也许并不坏。

    说起来,他虽然一直嚷嚷着要烧死他们,还把他们的房子给烧了,但他其实并没有真的烧死过哪个人,最多也就是烧了一些尸体而已。

    这根本就是一个面冷心热的人!

    当然,齐景辰也很好,牧师大人之前愿意来照顾他们,现在还愿意帮助他们……

    有人朝着齐景辰的方向跪了下来。

    齐景辰感觉到有几颗小白点从下方飘了上来,顿时精神一振。

    “瘟疫只是病的一种,跟被神遗弃没有丝毫关系。”齐景辰突然道。

    耶尔的人都认定了得瘟疫就是被神遗弃,他如果持反对意见,说不定还会被认为是对神不敬,所以他进了西区之后发现这里的人得的是鼠疫,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齐景辰是打算让瘟疫不要蔓延,把西区治理好,让外面的人亲眼看到所谓的被神遗弃之地其实也能变好,让外面的人看到所谓的被神遗弃之人其实也可以不用死,然后再跟人讲述什么是瘟疫,但现在外面的人显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胡说八道!”

    “你不过是在乱说话,想要为圣子脱罪!”

    “别拦着那些魔法师!让他们把西区清理干净!”

    ……

    围着西区的百姓愤怒地看着齐景辰,还有人朝着齐景辰乱扔东西。

    围墙挺高的,他们大部分是普通人又没有太大的力气,并不能扔到齐景辰,而偶尔有那么几个漏网之鱼朝着齐景辰飞去,还没有碰到齐景辰的领域,就已经被冰冻住掉下去了。

    聂毅冷着脸依旧站在旁边,哼!我的人怎么能让你们扔?

    “这次的瘟疫,是老鼠带来的,老鼠的身上有肮脏的东西,一旦它们咬伤了人,被它们咬伤的人就会的得病。”齐景辰道:“当然,不一定要被老鼠咬伤才会得病,跳蚤咬了老鼠,然后又来咬人,那么被咬的人也会得病。”

    “瘟疫是因为这些人被神遗弃了,怎么可能跟老鼠有关?”西区主教根本不相信。

    “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看看,那些没有跟病人接触但是又患病的人,身上是不是有被跳蚤叮咬的痕迹。”齐景辰道:“瘟疫跟被神遗弃无关,只是有些人碰到了肮脏的东西!现在西区已经没有了跳蚤和老鼠,这里不会再有人患病,这里也不再是被神遗弃的地方!”

    齐景辰说的有根有据,下面有个来找西区的麻烦的人,他的一个亲人因为得病被兰斯洛特带走了,他就想起来了一件事:“我的哥哥他确实被跳蚤咬了”

    然而没几个人听到了他的话,琳达和西区主教更是对齐景辰的说话嗤之以鼻。

    瘟疫是老鼠引起的?怎么可能!

    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是老鼠,如果这些老鼠可以带来瘟疫,那恐怕所有人就要死光了!

    他们压根就不相信齐景辰的话,只以为齐景辰是想要找借口。

    “你别想用这些来糊弄人,没人会相信你的鬼话。”西区主教又道。

    “我相信。”兰斯洛特突然道,然后看向了那些围着西区的平民:“我知道你们因为瘟疫蔓延开来而非常愤怒,但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果北区乃至其他地方发现的得了瘟疫的人变多之后,整个圣城都会被封锁起来,你们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都是因为你!是因为你不把西区早点解决掉,才会这样的!”有人愤怒地看向了兰斯洛特,有些恐惧地说道,要是整个圣城被封锁,他们都会死的!

    “不,这跟我无关,事实上,在西区被封锁之前,北区就已经有患病死亡的人了。”兰斯洛特报出了一些人名,还有这些人的住址:“你们可以去查一下,这些人都是因为患病而死亡的。”

    兰斯洛特说的信誓旦旦的,倒是让面前的这些人将信将疑起来。

    “他胡说,他只是想要洗脱罪名!”有人突然都大声道。

    “我相信齐景辰。”兰斯洛特突然又道:“我,光明神教的圣子兰斯洛特·切斯纳特·坎伯兰在此立誓,若是瘟疫不能被解决,我愿意自裁谢罪。”

    在耶尔,大家是不会轻易立下誓言的,因为那些誓言真的会应验。

    更别说兰斯洛特身为圣子,他这样当众立誓哪怕不会应验,他也必须履行了,所以听到兰斯洛特的话,所有人都异常震惊。

    齐景辰也被惊了惊,他心里是有把握的,但也不敢随意发出这样的誓言来。

    琳达看着兰斯洛特,表情有些复杂,又是不悦,又是高兴。

    不悦是因为兰斯洛特这么一说,她今天就不能再找兰斯洛特的麻烦了,高兴则是因为兰斯洛特解决不了瘟疫,就要自裁!

    “既然这样,瘟疫的事情,就交给齐景辰负责。”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说道。

    那人站在半空中,正是光明神教的六长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