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0章 圣子的身世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西区得瘟疫的人确实没有变多。。しw0。

    鼠疫算是瘟疫里面比较好解决的了,只要灭掉了源头,就不会再大规模传播开来,如果换成天花或者流感,齐景辰肯定做不到这么快就制止瘟疫的蔓延。

    当然,这也跟魔法师实在好用有关,有聂毅和手下的两个土系魔法师帮忙,齐景辰感觉各种事情办起来特别快。

    晚饭过后,没有生病的人各自找了地方休息,齐景辰则是进了用来安置病人的教堂。

    教堂外面有一道土墙,将这里和外面彻底地隔离开,在这里带着的基本上都是病人。

    齐景辰把病人单独隔离开之后就不怎么管了,放在地球上是有些不人道的,这里的人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甚至觉得齐景辰非常善良。

    他们都已经被神遗弃了,这个牧师竟然还愿意照顾他们!竟然还有人给他们食物和水!

    齐景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个的光头正有些感激地看着自己,他们之中症状比较轻的,自己拿了晚饭在吃,症状比较重的有些已经吃不了东西了,就有人在给他们喂一些汤汤水水的。

    这里的病人一共有数千人,他们将教堂,还有教堂用来放置一些东西的仓库全都住满了,而在今天外面的人都在干活的时候,他们又死去了两百多人。

    因为觉得魔法师不会生病,齐景辰从地球上过来的时候药品带的并不多,到如今所有的抗生素都已经被这些人吃了,接下来他们能不能活下去,只能看他们自己。

    聂毅将几个刚刚死去的人烧掉,然后催生了一些人参让人拿去熬汤,接着分给那些病人吃掉。

    耶尔因为有光明魔法师在的缘故,医术几乎没怎么发展,普通人对于治病,都是按照经验来的,还有一些诸如放血之类莫名其妙的方法。

    比如眼前很多得了瘟疫的人,就已经给自己放过血了,想要将自己血液里的邪灵放掉。

    他们的血液里确实有细菌,然而那根本就不是放血能放掉的,放血只会让他们变得虚弱,然后死的更早。

    齐景辰知道这一点,所以已经禁止有人这么做了,还举例说了这样只会死的更快,当然,要是有人私底下这么做,他也不会说什么。

    他一直都认可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性命,要自己去珍惜。

    一个人若是都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别人再为他着急都是没有用的。

    大概是因为耶尔的医疗方法五花八门什么都有的缘故,那些病人就算并不认识人参,也不排斥喝人参汤。

    一些症状比较轻,而且没有咳嗽反应的人把人参汤分到每个人的碗里,那些人拿着汤,就会将之一饮而尽。

    病人里面有很多孩子,对于喝人参汤也并不排斥。

    齐景辰向来喜欢代表希望的孩子,现在看到这些瘦伶伶的孩子一声不吭,明明还很小,却也能照顾好自己,不免有些喜爱,然后从空间戒指里面拿了奶糖送给他们。

    西区的孩子有些有父母,但很多都是弃婴,是被光明神教的人带回来养大的,由光明神教雇佣的普通人照顾,这些孩子有人喂养,不至于饿肚子,但并没有吃零食的机会,拿到奶糖都不知道怎么吃,也舍不得吃。

    齐景辰朝着他们笑了笑,然后一路慢慢地走了过去。

    光明魔法对瘟疫没效果,是因为这种魔法在让得了瘟疫的人好受一些的同时,不能杀死那人体内的病菌,但它至少是可以让这些人好受一些,增强这些人的抵抗力的。

    齐景辰一路走过去,一路给人用光明能量,虽然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却也让这些人对活下去有了一些希望。

    齐景辰走完一圈,打算在自己的帐篷里睡觉的时候,从外面飞进来一只漂亮的小鸟。

    “这是什么?”聂毅看到那只小鸟有些不解,然后就看到那只小鸟停在了聂毅的手上去琢聂毅的手,还抬起了一支脚让聂毅看上面绑着的圆筒。

    齐景辰从那个圆筒里拿出了一封信,那是兰斯洛特写的,让他去围墙边将一些病人接到西区。

    齐景辰看完信,看到聂毅在旁边好奇地看着自己,当下道:“圣城应该也有人得病了,兰斯洛特要把病人送来。”

    “我们去接人?”聂毅问道。

    “嗯,不过要先让那两个土系异能者去弄一个围墙,隔离出一个区域来,免得外面的病人把跳蚤带进来。”齐景辰道。

    聂毅点了点头,很快就带两个土系魔法师办事去了。

    两个土系魔法师先隔离出了一小块区域,然后在围墙上开了一个小门,紧接着,兰斯洛特就带着自己的手下带了将近一百个病人进来。

    这些病人都是昏睡着的,看到齐景辰和聂毅有些疑惑,兰斯洛特道:“为了防止他们大喊大叫,给他们吃了一些安神的药物,你们要让他们醒来,只要点燃这个就行。”他说着,给了聂毅一些干草。

    兰斯洛特的情绪一向不多,也总是随时随地都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但现在,他看起来有些疲惫,脸色也不好。

    瘟疫对他的影响似乎很大,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

    齐景辰点了点头:“我会照顾好他们。”

    “需要什么跟我说。”兰斯洛特道,然后就打算离开。

    “等等,”齐景辰又道,“在地球上,我们觉得瘟疫是病菌引起的,而这次的瘟疫是老鼠和跳蚤带来的,你要注意。”

    兰斯洛特一愣,从小接受宗教教育的他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最后却又没有说什么,反而点了点头。

    在兰斯洛特离开之后,聂毅点燃手上的干草,然后那些昏迷的人就纷纷睁开了眼睛。看到周围的情况之后,这些人面露惊恐,都嚷嚷着不想死,说他们不是神弃之人。

    会染上瘟疫的都是普通人,这样的人要对付起来并不难,聂毅轻车熟路地再次采用了武力威胁。

    在手上燃起火焰,聂毅将他们分成两拨,然后让他们把自己洗干净并将身上的毛发全都刮掉。

    这些被送来这里的人都是症状比较轻的,估计那些症状比较重的,看着救不了的都已经被处理掉了。

    不过即便如此,这些人里头的几个一开始也表现的自己像是什么都做不了一样,整个瘫在地上装死,好在聂毅威胁他们要将他们烧死之后,他们都爬了起来。

    其中有个人腋下完全肿了起来,手非常不利落,也拜托别人把自己的头发刮干净了。

    聂毅让齐景辰去旁边休息,自己则监督着这些人:“下面的毛也给我刮干净!还有胸口的!”

    这些被送来的人里面那个腋下肿胀,估计腋下被蚤咬了的人身上的毛发异常旺盛,聂毅看到他剃光头发之后就要停手,立刻道,这人的胸毛都能赶上有些人的头发了,绝对能藏着鼠蚤!

    多毛男:“……”头发能让别人帮着刮,别的地方不太好吧?下面怎么让别人刮?自己上的话,手抖了怎么办?

    聂毅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实在不行就先剪短。”

    这些人全都刮的光洁溜溜之后,聂毅又让他们洗了澡,换上宽大的白袍,然后才让他们进入西区。

    到了这时候,这些人才回过神来,其中一个人小心翼翼地问道:“大人,这里是哪儿?”

    “西区。”聂毅道。

    这些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们是知道西区的,那里已经是被神遗弃之地了……“我们会被烧死吗?”

    “要是我打算烧死你们,早就把你们烧死了。”聂毅道:“不过你们最好听话,不然说不定我就真的把你们烧死了!”

    这些人捂住自己的嘴巴,再也不敢多问一句了。

    他们也住进了教堂,知道自己得的是瘟疫之后,这些人是有些绝望的,但聂毅并没有将他们杀死,却又让他们得到了一些希望。

    他们并没有接触那些被神遗弃的人,也许他们没有得瘟疫?

    看着周围躺着的一个个光头,他们也忐忑地躺下了。

    西区的这个夜晚相对而言是很安静的,但在圣城,却有一个消息流传了开来。

    西区出现了瘟疫,那里的人是被神遗弃的人,那里已经成了被神遗弃之地,按理应该讲那里的人全都杀死,然后将那里焚烧干净的,但是圣子并没有那么做,然后就惹怒了神!

    神生气了,所以瘟疫开始往周围蔓延,在圣城已经有很多人得了瘟疫了,而那些人最后都被圣子带人秘密杀死了!

    这是真的吗?

    刚开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家并不相信,毕竟圣子在他们眼里是非常神圣的,但到了第二天早上,各种各样的说法却越来越多了。

    “我确实有家人被光明神教的人带走了,之前他在生病。”

    “是不是瘟疫?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神遗弃的人应该快点将他们烧死,不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遭殃的!”

    “圣子为什么不把西区的人全都烧死?”

    ……

    渐渐地,就有人开始质疑兰斯洛特了。

    “圣子竟然违背神的旨意不肯杀死那些被神遗弃的人。”

    “圣子怎么能这样做?”

    “圣子根本就不配做圣子。”

    ……

    也就是这个时候,又有一个消息传了出来,原来,圣子竟然是艾尔索普·坎伯兰的儿子!

    有些人突然听到艾尔索普这个名字有些回不过神来,询问这人是谁,旁边的人立刻就提醒道:“被神遗弃的亚伦城,你总听过吧?”

    被神遗弃的亚伦城?他们当然是听过的,这可是这几十年里轰动整个耶尔的一件大事!

    亚伦城曾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城市,也非常繁华,当时亚伦城有一个大教堂,教堂的主教名叫艾尔索普·坎伯兰。

    艾尔索普是一个非常慈祥的主教,对百姓非常好,常常免费帮百姓治疗,亚伦城的百姓的生活也非常安定幸福。

    偏偏就是这样的亚伦城,附近的一个小镇上突然出现了被神遗弃之人,那个镇子也变成了被神遗弃之地。

    瘟疫很快蔓延到了这个镇子的周围,附近村子里也有人传染上了,这个时候,应该要将那个镇子和镇子里的人全都围起来才行,然而这其中绝大多数的人当时并没有传染上瘟疫。

    那些人祈求艾尔索普给他们一条生路,他们不想死,艾尔索普也同情这些人,最后竟然就将他们从已经被划分成被神遗弃之地的地方放了出来,安置在了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

    这些人之前并没有得瘟疫,但他们到了那个小村子里之后,却又有人病了!

    不仅是那个村子里被放出来的人开始生病,亚伦城周围其他的地方,甚至于亚伦城的百姓都开始生病了!

    贵族还有魔法师以及战士忙不迭地离开了亚伦城,而被留下的普通人,全都开始遭受病痛的折磨。

    整个亚伦城顿时变成了地狱。

    这样大规模的瘟疫在耶尔的历史上都是非常少见的,而这场瘟疫的蔓延,被耶尔的人认为是艾尔索普的错。

    这个光明魔法师明明知道被神遗弃之地的人都是已经被神灵厌恶和放弃的,竟然还将他们从何被神遗弃之地放了出来,让他们将瘟疫蔓延开……

    艾尔索普是这场大瘟疫的罪人!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很多人都认为他对神不敬,惹怒了神灵,觉得他不应该在成为光明神教的一员。

    当时讨伐艾尔索普的人非常多,这个光明系的魔导士最后选择了自尽,死在了已经被大火彻底焚烧过的亚伦城。

    这个曾经非常繁华的城市,当时在火焰的焚烧之下就只剩下破败的城墙了。

    不管结局如何,艾尔索普在耶尔一直都是一个被人提起就会挨骂的名字。

    战士和魔法师也许因为自己不会得瘟疫对艾尔索普没有太大的感觉,但那些普通人对艾尔索普都是深恶痛绝的。

    圣子,竟然是艾尔索普的儿子?

    “是啊,当年艾尔索普自杀之前,给教廷写了一封信,说了自己儿子的天赋,然后教皇就亲自把圣子带回来了。”有“知情人”给出解释。

    艾尔索普虽然曾经犯错,但兰斯洛特一直是一个合格的圣子,如果这件事以前的时候被人知晓,估计大家谈论几天就没事了,虽然不喜欢艾尔索普,但也不会迁怒亚伦城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孩子的兰斯洛特。

    然而现在情况不一样。

    圣城的一块地方已经被封锁,成了被神遗弃之地,圣城其他地方还开始有瘟疫出现……圣城的百姓本就人心惶惶,这时候更是难以安定下来。

    虽然圣城有很多魔法师和战士,但最多的还是普通人,这些普通人都不想死。

    昨天兰斯洛特秘密带走了很多病人,当时大家没有想得太深,倒是让他封锁了消息,但现在已经做不到了,甚至于圣城的百姓,这时候已经自发开始寻找身边患病的人了。

    他们这么一找,还真的找到了好多患病的人,特别是挨着西区的北区。

    北区居住的都是圣城的普通百姓,居住在这里的人给那些魔法师或者战士当仆人,又或者找一些其他的工作养活自己,生活比西区好很多,但也是平民。

    昨天兰斯洛特送到西区的病人基本上都是从那儿找到的,而今天,那里又多了很多病人。

    圣城的百姓都是光明神虔诚的信徒,他们不相信自己会成为被神遗弃之人,北区可能被封锁的事情更是让他们无比恐惧。

    “一定是西区那些人的错!”

    “圣子为什么不把西区的人全都烧死?如果那样,我们一定不会得病!”

    “圣子当然不会这么做,他的父亲是一个对神不敬的人,他也是!”

    ……

    很多北区的人站了出来,质疑兰斯洛特,同时要求光明神教的人将西区焚烧掉,阻止瘟疫的蔓延。

    光明神教一直都是很在乎信徒的,哪怕这些信徒只是普通人。而光明神教之所以可以发展壮大,靠的也是普通人。

    据说在很多很多年前,有个国家的国王厌恶光明神教,选择跟光明神教开战,结果这个国家的普通人竟然纷纷投靠了光明神教,当他们想要打仗的时候,竟然发现连给他们做饭的人都没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圣城的信徒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他们的声音肯定是不容忽视的。

    新的一天开始了,齐景辰早上起来之后,就和聂毅一起把那些没有得病的人叫醒,让他们吃了东西之后就去干活。

    西区的人一直依靠救济生活,光明神教给他们准备的粮食非常多,足够这些人吃了,他们没有断粮的危险,除此之外,兰斯洛特还送来了一些肉。

    齐景辰担心活的牲畜会带来跳蚤,要的都是肉,而他每顿都会把这些肉和蔬菜做成汤,然后分给每个人吃。

    今天早上,被齐景辰指派了做饭的人就做了蔬菜肉汤和面糊糊。

    一晚上过去,再次发现自己没有得病的西区的人现在已经对齐景辰非常信服,死里逃生的他们对干活没有丝毫的排斥,在吃过饭之后,就兴冲冲地去干活了,就算没有被齐景辰安排什么活的老人和孩子,也都自发地前去清理那些被大火烧过之后还没来得及清理的地方,或者帮忙搬运盖房子的人挖出来的泥土。

    所有人都干的热火朝天的,齐景辰也松了一口气,虽然那些病人昨天晚上又死了一些,但其中有些病人的病情并没有恶化,甚至好转了!

    瘟疫确实很可怕,但其实并不是一定会致人死亡的,以前在耶尔那些得了瘟疫的人都会死,其实主要是因为在他们成为被神遗弃的人之后再也没人照顾他们,同时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会死的缘故。

    得不到照顾甚至可能连口水都没得喝,又认为自己一定会死……这样的人能活下去才是怪事!

    对于这样的情况,齐景辰非常满意,西区的人也都感激万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喧闹声。

    一些非常响亮的声音穿过围墙让西区的人听得一清二楚——外面的人都嚷嚷着要把西区焚烧干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