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8章 救人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你去那地方做什么?”尤里担心地看着齐景辰:“那里是被神遗弃的地方,你去了要是惹怒了神灵怎么办?”

    “被神遗弃的地方不是说着玩的,而且既然那些人已经被神遗弃,我们就没必要再进去!”哈里斯也不赞成地看着齐景辰。

    在耶尔,被神遗弃的人是让人不喜恨不得远远离开的,被神遗弃之地哪怕今后用火将之焚烧了一遍,大家还是不会靠近。

    虽然兰斯洛特同意了齐景辰进去,但周围的人却都不理解。

    西区的主教更是道:“现在的情况,我们应该劝他们早点回归神的怀抱才对。”他说的有些隐晦,但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让里面的人早点死了。

    “是的,里面的人都是被神遗弃的人,他们如果真的信仰神灵,就应该早早地选择死亡才对。”旁边又有人道,那是一个年轻的牧师,他目光清正神态自然,觉得自己说的没有任何的错处:“神已经放弃他们了。”

    “但是其中很多人是被牵连的,”齐景辰很清楚不能告诉这样狂热的信徒瘟疫跟被神遗弃无关,那说不定会引起这些人的愤怒,“而且就算有人惹怒了神,我们身为神的子民,也应该和他们接触一下,设法弄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惹怒了神灵的,这样下次就能避免同样的情况发生了。”

    这般看似大义凛然地说着,齐景辰的表情很平静,心里却忍不住叹气,他在地球上也利用了宗教凝聚人心,然而在某些时候宗教的力量太过强大,有些人甚至还可以利用宗教作恶,这些他以后都要好好考虑才行……

    幸好,他虽然弄出了宗教,但从未否认科学。

    那个年轻牧师听到齐景辰的话,赞同地点头,西区的主教却还是皱着眉头很是不满。

    西区一直都是由他管理的,现在西区出了这样的事情,要是早点解决掉,别人说不定就不会关注他了,要是这人进去,圣子还在旁边看着,西区会不会越来越受关注?

    他是不想让齐景辰给被封锁的西区百姓带去食物的,不过圣子都同意了,他倒也并不能反对。

    西区属于平民窟,本来就有围墙将它和圣城的繁华分割开,因此想要将西区彻底隔离很简单,几乎没过多久,那些土系异能者就把事情办好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齐景辰走向了他们。

    他给这些人施展了一个祝福,然后提出了自己的请求:“各位,能帮我开一个门吗?我想进去看看。”

    这些土系异能者的级别都不高,里面还有低级土系异能者存在,齐景辰的祝福让他们疲惫全消,齐景辰身上很高的级别也让他们对齐景辰充满敬畏,自然也就很愿意给齐景辰帮忙。

    他们在围墙上开出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小门,而齐景辰正要往里走去,却又被兰斯洛特叫住了:“西区跟圣城其他地方很不一样,你要是觉得受不了,可以朝着天空释放魔法,我们马上就放你出来。”

    “多谢。”齐景辰道,走进了门里,而等他进去之后,门就在围墙上消失了。

    这是齐景辰第一次来西区,而他对西区的第一印象,就是脏和乱。

    圣城其他的地方,哪怕来来往往的马车会留下一堆堆的粪便,也立刻会有人将之打扫干净,但是在西区……这里的人都是到处方便的。

    西区其实很大,非常大,齐景辰暂时只能看到一个小小的角落,但同样的,很多很多人住在这里。

    据说这里是圣城住人最多的地方,而且因为有很多人逃来圣城,这里的人还一直在变多。

    这样的环境里有人得传染病,然后有将之传开,真的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然,也有干净的地方,那就是位于西区入口处的那个教堂。

    整个教堂都是用白色的石块建造而成的,屋顶上装饰了水晶,让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看起来非常耀眼。

    教堂里平常应该是有很多人在的,现在门口还摆放着不少桌椅,说不定不久之前,就有人在这里给这里的人治病,不过现在,教堂里所有的牧师都已经不在了。

    与此同时,大概是这里成了被神遗弃之地的事情被越来越多的知道的缘故,哭声此起彼伏,还有很多人来到了齐景辰所在的教堂附近。

    他们之中有人哭喊着不相信,甚至想要去挖围墙,但也有一些光明神的狂热信徒制止他们,甚至鼓动这些人去烧死患病的人。

    这里已经乱起来了,如果不及时制止,恐怕还会越来越乱。

    就说那些狂热的信徒,他们现在也许还想着要为了神奉献,但如果他们也患病,想法估计就不一样了。

    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惜命的,他们肯定不想死。

    情况很乱,但并没有人跑到齐景辰身边来,那些人不是没有看到他,但都避开了他,敬畏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才有个老人从人群里出来,他跪在了齐景辰脚边,先亲吻了一下齐景辰面前的土地,然后才满怀希望地问道:“大人,是真的吗?这里真的成了被神遗弃之地?”

    “我不知道,能让我去看看病人吗?”齐景辰问道,瘟疫的种类非常多,基本上所有的传染病都可以被称为瘟疫,可惜的是,他对瘟疫的了解并不多。

    “当然可以。”那个老人诚惶诚恐地站起来,就要带齐景辰去看那些病人,然而他刚刚站起,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晃了晃,然后倒在了地上。

    他也得病了!

    这一幕让周围的人愈发的害怕,有人哭了起来,大家都远远地离开这人,不想靠近他。

    “带上他,带我去看看那些病人。”齐景辰道。

    他身周的防护罩撑的并不大,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像是在发光一样,这里有些人对牧师非常敬仰,听到他的话之后,就有两个人站出来扶起了那个老人。

    齐景辰在给那两人施加了祝福,让他们的状态好一些,然后很快就被带着往里走去。

    在教堂的后方,有几个很大的空房间,现在里面躺着很多病人。

    “一开始只是有人身上肿了起来,或者咳嗽而已,那是二十天以前的事情,然后十天前,那些人都去世了,”一个帮忙抬着那个老人的人说道,“他们去世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有了这样的症状,教堂里的人太少了,主教就说要去找一些人回来帮忙,结果人还没有找回来,死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后面的人都是发病几天死亡的?”齐景辰听到对方的话问道,一开始的那批人似乎发病时间比较长,然而后来的人发病时间变短了?

    “两三天,他们只要两三天就会死亡。”那人道,然后又苦笑起来:“再过两三天,我恐怕也会死亡吧?”

    “为什么?”齐景辰问道。

    “我是帮教堂做事的,这两天一直在照顾病人。”他说着,脸上露出了绝望:“我的同伴很多都已经变成病人了。”

    齐景辰很快就来到了安置病人的地方,刚来到这里,就闻到了一股臭味。

    这里的环境太差了,各种垃圾排泄物被随意地堆放在一起,就算是从末世过来的齐景辰,也觉得不能忍受。

    在末世,大家虽然条件有限,但也会想办法把自己弄干净,纵然有些安全区非常非常拥挤,排水管道之类还是做了的人。

    但这里的人,他们似乎已经习惯周围糟糕的环境了。

    齐景辰走进旁边的房屋,然后就看到了很多随意地躺在地上的病人,这些人之中有些人正在剧烈地咳嗽着,而有些人甚至已经死了。

    其中有几个已经死亡的人被堆放在旁边,隐隐可以看到他们的尸体都已经变成紫黑色了。

    “得病的人这么多?”齐景辰问道。

    “还有很多人没有来这里。”那个把齐景辰带来的人说道:“因为病人太多,这里太脏,让牧师大人很不高兴,大家就没有把新患病的病人送来。”

    齐景辰又问了很多问题,总算知道了一些事情。

    瘟疫当然不是今天才爆发出来的,事实上十多天以前就已经显示出征兆来了,然而当时没人想到那是瘟疫。

    要知道,在耶尔就算是有光明神教给人治病,但普通人的死亡率一直很高,当时只是稍微死几个人,根本就没人当回事。

    至于这几天变严重了为什么还是没人发现……

    西区这边的牧师发现那些病人所在的地方太过脏乱之后就不愿意涉足了,这几天压根就不曾过来,也就只有那些并不严重的人去教堂门口请求治疗的时候,他们才会出手帮忙。

    直到今天,牧师们突然来看病人,才发现情况已经非常严重。

    齐景辰听到这些人的话,也算是明白过来了,估计那个主教是知道兰斯洛特要来,去查看病人,才发现那些病人得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普通的病,而是瘟疫,更确切的说,是鼠疫。

    齐景辰对瘟疫了解不多,但也知道天花鼠疫痢疾之类几种瘟疫的症状,眼前的这些人,得地应该就是鼠疫。

    如果是鼠疫的话,要处理起来算是简单的,因为只要把源头掐灭,就可以阻止鼠疫蔓延,而鼠疫的源头,就是老鼠和跳蚤。

    齐景辰的态度一直很平静,毕竟他见过太多的死亡了,而跟死在丧尸手里的人会被啃噬撕咬相比,这些得了瘟疫的人,情况真的不算特别严重。

    而且,这些人是有救的,外面那些还没有得病的人更是有救。

    齐景辰沉思了一会儿,正想着说辞,却不想外面传来了一些声音。

    “里面住着的都是被神遗弃的人,我们一定要把他们烧死,这样才能平息神的怒火。”

    “对,把他们烧死!”

    “只要把他们烧死,我们说不定就没事了!”

    ……

    外面非常嘈杂,很多人都围了过来,这些人里面有男有女,还有老人和孩子,他们的表情都很激动,对屋子里的病人充满了愤怒。

    “站住。”齐景辰道。

    “牧师大人,你还在啊……”那些人看着齐景辰,都站住了,表情也变成了敬畏。

    “烧死病人并不能阻止瘟疫蔓延。”齐景辰道。

    “谁说的?只要不去碰那些被神遗弃的人,我们就不会被神灵厌恶了!”有人大声道。

    “你们确定你们之前就一定没有碰过被神遗弃的人吗?”齐景辰看了过去。

    齐景辰的目光淡淡地,却让那些人莫名地心虚,偏偏这个时候,他们中间竟然又有人倒下了。

    众人忙不迭地远离了那个人,脸上却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他们,真的已经被神遗弃了吗?

    “我们应该把这个地方全都烧掉。”一个年长的女人道:“我们应该全都烧掉才对。”

    她的话让很多人崩溃了,哭喊起来。

    这个地方现在做什么的人都有,见状,齐景辰道:“你们都给我安静!”

    “听我的话,说不定这里不会变成被神遗弃之地,你们也都能活下去。”齐景辰道。这里的情况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严重,必须要尽快把人组织起来才行。

    “不可能的,被神遗弃的人,又哪能活下去呢?我们都会死的。”

    “你是牧师,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神已经厌恶我们了,我们不能逃避死亡。”

    ……

    谁也没想到,那些光明神的信徒竟然率先出来质疑齐景辰,看其中有些人的样子,已经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

    这些人里甚至有人出来指责齐景辰:“你是一个牧师,你怎么敢说被神遗弃的人还能活下去?那是对神灵不敬!”

    齐景辰没想到这些人的信仰竟然这么狂热,不免有些惊奇,这时候,又有一些人叫了起来:“我们不会被神遗弃的,那些人不过是得了普通的毛病而已!分明就是你们这些光明神教的家伙不愿意救我们,想要害死我们,才编造出来这样的谎言!”

    这么说话的是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眼里闪烁着疯狂,他并不是从其他地方逃来的难民,事实上,他是圣城本地人。

    他喜欢赌钱,又不愿意干活,把家里的钱输光连房子都输完了之后就无处可去了,最后干脆来了西区,然后依靠光明神教的救济过日子。

    他以前也是信仰光明神的,但现在眼看着自己就要没命了,这份信仰也就消失无踪了,反而对光明神教充满了怨恨。

    凭什么他们要死,这个干干净净的牧师就注定了不会有事?

    “他们竖起围墙把我们扔在这里,我们一定会死的!”这个人又喊起来:“我们现在还没有得病,我们不该死,我们应该出去。”

    跟他想法相似的人并不少,至少那些在西区混日子的懒汉,就都跟他一样不想死。

    其中一人甚至道:“他的徽章上面有很多星星!他在光明神教的地位一定很高,我们如果把他抓住,是不是就能让外面的人放我们出去?”

    这些懒汉叫喊着,竟然就朝着齐景辰冲了过来。

    之前兰斯洛特同意让齐景辰进来,甚至没有给齐景辰安排护卫,是因为知道齐景辰在里面不会出事。

    也是,齐景辰毕竟是高级魔法师,哪怕光明系的高级魔法师攻击不高,他们也有领域可以保护自己,也有光刃可以攻击,无论如何都不会被一群普通人伤到。

    但是他可以被一群普通人围起来……

    齐景辰将自己的领域放大,阻挡了那些人的靠近,但那些大汉依然不停地对他的领域拳打脚踢,一副恨不得将他的领域撕碎的样子。

    齐景辰站在原地看着周围的人在那里做无用功,觉得有些无语,聂毅却已经非常愤怒了。

    聂毅今天也去找康妮了,学习怎么催生植物,他学了一些之后就被想要玩平板的康妮打发了,然后就来了西区找齐景辰。

    西区外面围了不少人,其中却没有齐景辰,聂毅正有些担心,就突然被告知齐景辰进去看那些得了瘟疫的人去了。

    瘟疫?!聂毅虽然理智上知齐景辰有领域,应该不用怕传染病,但情感上还是觉得齐景辰不应该和一群的了瘟疫的人在一起,当下表示也要进去。

    兰斯洛特让人将他也放了进去。

    进去之后,聂毅就看到了齐景辰正在被人“围攻”……

    齐景辰的防护罩外面,一群在西区靠救济混日子的男人正在对着防护罩拳打脚踢。

    这些男人表情凶恶,一边击打防护罩一边骂人,周围有人想要制止他们,却又无能为力。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击打齐景辰的防护罩的男人突然倒飞出去,然后摔在了旁边脏污里,很快,第二个第三个也都倒飞了出去。

    那些攻击齐景辰的人,全都被摔在了旁边,周围的人甚至都看不出来他们到底是怎么被摔出去的。

    一个试图阻止这些人老人呆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有些回不过神来,齐景辰却是已经看到了聂毅。

    “你没事吧?”聂毅看到齐景辰没事,一颗心总算放下了,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没事。”齐景辰道,看着聂毅,他突然笑了笑:“你来了就好了,我想,你应该有办法让他们听话。”

    齐景辰说着,指了指自己周围的那些人。

    片刻后,聂毅用水龙将那些叽叽歪歪地说着这里的人都该死的人冲倒在地,又把那些嚷嚷着光明神教要害死他们的人用冰剑砸趴下,然后冷着脸看着这些人:“你们要是再多话,不听我的吩咐,我就把你们全都烧死!”

    那些人顿时噤若寒蝉。

    “被烧死非常痛苦,他们的皮肉会一点点被烤焦,身上散发出烤肉的味道,呼吸的时候呼进去的是火焰,将你们的鼻子烧熟,要是张开嘴巴,火焰就进入到了你们的嘴里……”聂毅顺手在自己面前弄出了一团巨大的火焰:“你们听不听话?”

    那些人之前还嚷嚷着要烧死病人的人都怂了:“听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