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5章 反算计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按照昨天酒楼的销售情况来看,今后酒楼应该每天都能卖掉不少酒,而眼下他们的酒,基本都是用收购的酒蒸馏出来的。

    如果现在收购不到足够的酒……

    齐景辰的眉头微微皱起,安娜这个时候却已经非常担心了:“齐景辰,现在我们怎么办?”她并不清楚酒到底是怎么生产的,现在不怕别的,就怕齐景辰的酒楼会开不下去。

    “没事。”齐景辰道,然后看向了安娜的那个属下:“你能说说具体的情况吗?”

    那个人点了点头,然后说了起来。他们从一个月前就开始收购酒水了,一直进行的很顺利,虽然因为他们的收购酒的价格有所上涨,但上涨的并不多,完全在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里,直到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他继续收购酒的时候,突然有昨天说好了要把酒卖给他们的商人反悔了,原来,昨天晚上有人找到了那些商人,然后用远比他们给出的价格高的价格把那些商人手上的酒买走了!

    他们当时就明白过来这是有人针对他们,等今天早上他们开始收购酒水,结果周围一直有人跟着他们收购酒水,给出的价格还比他们高之后,他们更是确定了这一点。

    他们提高了一些价格,结果对方给出的价格立刻又变高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所以他来找是安娜了,想跟安娜要一个主意。

    “对了,那些收购酒水的人里面,好些说话的时候都带着蔷薇帝国的口音。”那人又道,然后看了聂毅一眼。

    蔷薇帝国的小公主迷恋一个八星魔法师的事情,现在圣城很多人都知道。

    “又是她!”聂毅有些无语地说道,这次的事情,多半是露易丝昨天晚上又被拒绝心情不好折腾出来的。

    果然不愧是公主,够任性!

    “我们现在怎么办?”安娜道:“如果出手的是那位露易丝公主,我们连和谈的可能都没有。”她已经看出来了,聂毅虽说听齐景辰的,但并不是齐景辰的下属,相反齐景辰是把很多事情都交给了聂毅全权处理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聂毅不喜欢那个露易丝公主,他们也不可能逼迫他。

    “我们其实存了一些酒,而且我们自己酿造的第一批酒也已经可以拿出来了。”齐景辰道。

    “那够用吗?”安娜问道。

    “如果继续像昨天这样,只能坚持三天。”齐景辰道。

    “三天?”安娜惊道,难道这个酒楼开三天就要关了?

    “但我们可以限量或者干脆不出售那些十个金币一瓶的普通酒。”齐景辰道,那些普通酒其实他一开始就是打算限量出售的,但是昨天生意太好,等着的人又太多,他们库存的酒水又有不少,干脆就不限量了,还赠送赠品给酒楼打广告。

    “如果这样,我们又能支持多久?”安娜问道。

    “我们自己酿造的酒已经可以售卖了,如果这样,我们一直坚持下去也没有问题。”齐景辰道。

    安娜闻言,一双眼睛亮了起来:“既然这样,那些跟我们抢购酒水的人,我们就不用理会他们了!”

    “不,我们要理会他们,我们要跟他们抢着收购酒水!”齐景辰道。

    “为什么?”安娜完全不理解这一点,要是他们收购酒水的价格太高,那不就是白白亏钱吗?

    “露易丝的性格是怎么样的,你们应该都知道吧?”齐景辰道:“要是她发现她收购酒水之后,我们酒楼确实出了一些问题,我们人又一直在收购,还一再增加收购酒水的价格,我想她一定会继续收购,给出的价格还会一直比我们给出的价格要高。”

    “这怎么样?”安娜有些不解。

    “让她亏一笔钱,亏一些人力物力!”齐景辰道。

    “酒水上面亏的钱,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而且我们也收购的话,我们也在亏钱。”安娜道。

    耶尔的贫富差距很大,哪怕那些普通的酒被人用一个金币一桶的价格收购,露易丝他们也亏不了多少钱。大不了也就是她卖掉一些魔晶罢了。

    “我们把我们收购到的酒高价卖给她!”齐景辰道。

    他并没有对露易丝做过什么,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愿意一直忍者露易丝了。

    既然现在露易丝想要对付他们,他不如就让露易丝亏一把!

    晨光酒楼第一天开业的时候堪称火爆,第二天就好多了。

    有些人来过晨光酒楼之后,心里没了好奇心,就不可能花费魔晶天天来,但就算这样,这天依然爆满,酒楼里面一个空位子也没有。

    除了酒楼里面以外,酒楼外面十个金币一瓶的酒也有很多人想来买。

    战士基本都是好酒的,昨天有战士舍不得花魔晶去喝昂贵的酒,就买了门口十个金币一瓶的,结果喝了之后就深深地爱上了,甚至惦记了整整一个晚上。

    今天一大早,他就来晨光酒楼买酒了,还想一次买十瓶。

    然而晨光酒楼根本就不愿意卖十瓶酒给他,说是酒楼有规定,今天每个人只能买一瓶,而且他们限量出售一百瓶。

    总共才卖一百瓶?那个战士有些不解,但还是掏钱买了,他回到家之后突然想到一个办法,立刻叫来了仆人再去帮自己买一瓶,结果竟然被告知已经卖完了……

    一天才一百瓶,怎么够啊!这个战士忍不住有些不满,最后琢磨了一下,就找来了五个仆人,让他们明天一大早就去买,一人买一瓶。

    这个战士想的很好,但他第二天没能买到五瓶,依然只买到了一瓶,因为很多人都去排队了,而这天十个金币一瓶的酒,只限量出售八十瓶。

    怎么又少了?!这个战士有些愤怒,觉得晨光酒楼太过分,为了逼大家去买昂贵的酒,竟然就不出售十个金币一瓶的酒。

    这个战士对晨光酒楼的印象一下子就差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听说了一个消息。

    “你们听说没?晨光酒楼据说现在已经没有酒能卖了。”

    “不会吧?怎么会没酒卖?”

    “怎么不会啊……我跟你们说,晨光酒楼原来都是依靠收购普通的粮食酒,再加工之后才做出现在的好酒的,他们需要很多很多的酒,但现在有人在跟他们作对,抢着收购他们的酒!”

    “还有这回事?”

    “当然有了,不信你随便找个人问问去。”

    ……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圣城,而且很快就被证实了这个消息是真的,因为现在整个圣城的酒价节节攀升,那些酒已经贵的离谱了。

    一桶酒以前要不了一个银币,大家喝一杯只要几个铜子儿,可现在,不过端端两天功夫,一桶酒的价格竟然就要十个金币了!

    那些普通的,不仅没有丝毫元素能量,味道还不怎么好的酒竟然要十个金币一桶?

    这个战士听说这个价格之后都无语了,晨光酒楼的酒十个金币一瓶他愿意买,因为确实好喝,但是那些浑浊的没有什么酒味的酒……送给他喝他都不要!

    “幸好那些人并不收购果酒,要不然现在圣城的酒吧都要开不下去了,因为我们会没有酒可以卖。”把酒价上涨的消息告诉这个战士的酒吧老板说道。

    “那些人简直疯了。”

    “是啊,疯了,十个金币一桶酒,他们买了能干吗呢?就为了对付晨光酒楼?”那个老板满脸的感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外面进来:“老板,你落伍了,现在外面的酒已经不只是十个金币一桶了,现在要二十个金币一桶。”

    “二十个金币一桶酒?那些人疯了吗?”才过去多久啊,竟然涨了这么多。

    “好像是晨光酒楼那边着急了提价,另一边就干脆喊出了二十个金币一桶的价格。”那人道。

    他们在这边说着,却不知道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其实酒的价格又上涨了。

    跟晨光酒楼的作对的人喊出二十个金币一桶的酒价之后没多久,晨光酒楼就给出了二十一个金币一桶的价格。

    圣城非常富裕,酿酒的人很多,而这两天,这些酿酒的人基本都把酒拿出来卖了,其中那些卖得早的,还懊恼不已。

    同时,还有人去了附近的国家,就为了从那些国家运回酒售卖。

    晨光酒楼开出二十一个金币一桶酒的价格之后,收到了几桶酒,然而很快,跟他们作对的人就开出了二十五个金币一桶的价格。

    “你们疯了吗?竟然用这么贵的价格买酒!”晨光酒楼负责收购酒的人咬牙切齿地看着对面跟自己作对的人。

    “我们有钱,就愿意这么花怎么样?”蔷薇帝国的人看到晨光酒楼的人一副担心的样子,得意地表示。

    “你们……你们……”晨光酒楼的人红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一副疲惫的样子,然后跑回晨光酒楼了。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着急很担心,让蔷薇帝国的人得意了起来,这些人却不知道,被他们认为快要急坏了的人进了晨光酒楼之后,就放松了下来,他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满脸笑容地看向齐景辰:“齐少,那边果然又涨价了。”

    “我知道了,你准备一下,等下出去之后继续涨价,注意把握好一个度,免得被那些人看出倪瑞来,知道我们实在做戏。”齐景辰道。

    安娜的那个手下听到齐景辰的话,却是苦笑起来:“齐少,我是把度把握好了的,然而那些人压根就是乱来的!”那些人完全不会做生意啊,竟然那么随意地哄抬酒价……不过这也能看出来他们不缺钱了。

    “不用在乎他们,你现在只要这样尽力去收购足够多的酒水就行。”齐景辰:“你要竭尽全力地去收购酒水,要知道,现在我们收购的酒水越多,等过几天卖给他们之后能得到的钱也就越多!”

    被齐景辰点拨之后,那个人的状态立刻就不一样了,他之前都已经觉得收购酒水没意思,难以在上面花心思了,但现在被齐景辰一说……

    这人离开晨光酒楼之后,就立刻带了钱,让手下分散了去城里各处收酒。自己带人去了圣城附近的一些村子收酒。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酒价上涨的事情的,他们多少收到了一些酒,但没多久,蔷薇帝国的人就跟上来了。

    他刚刚跟人谈好收购酒水的价格,蔷薇帝国的人立刻就表示卖给他们价格更高……

    这人没办法,干脆在路上等着那些从其他地方带酒回来的商人,想要提前买下那些酒,结果蔷薇帝国的人又把那些酒给抢了。

    圣城酒价节节攀升,就连果酒气泡酒这种没人收购的酒,在其他酒都被收购走的情况下,价格也一路上涨。

    而接下来的几天,晨光酒楼出售的十个金币一瓶的酒越来越少,最后干脆挂上了暂停出手的牌子,在短时间里不出售这些酒了。

    几天过去,晨光酒楼的热度已经过去了,再加上十个金币一瓶的酒不再出售,来往的人顿时少了一大半。

    注意到这一点,露易丝高兴极了。

    “你出的主意很好,很有用!”露易丝对这个那个出主意的战士笑道。

    乔恩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露易丝很高兴,他也就不好说什么了,而且酒价虽然高,但他们还是承受的起的,毕竟女王平常赏赐给露易丝的魔晶就是一个巨大的数目。

    “我们继续收酒,我要让晨光酒楼开不下去!”露易丝道。其实对付晨光酒楼,还有很多方法,比如投毒之类,但是这里是圣城,晨光酒楼的客人都非富即贵,他们做这样的事情要是没有把尾巴擦干净,最后说不定就要得罪光明神教了!但这样收购酒水的话,他们是正常的买卖,光明神教就算不满,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更何况,光明神教应该是不会不满的——他们在圣城花了这么多的钱,让圣城老板姓口袋里都鼓鼓的,光明神教应该高兴才对。

    露易丝又拿出了很多钱,让自己的手下,自己的护卫队全都出去收购酒水。

    露易丝以为她的做法给晨光酒楼带来了麻烦,可事实上,晨光酒楼的生意一直很好,最多就是金币收入没有了,可是……魔晶这不是更值钱吗?

    圣城很大,居住在这里的魔法师和战士本身就很多,还常常有外地的人来这里,而这些人很多都会来晨光酒楼坐坐,这让晨光酒楼的位置一直都是爆满的,生意非常好。

    再过几天,齐景辰当初的投入就能完全拿回来了,就是他们最近收购酒水又花出去了不少钱……

    不过,这些酒水是能换钱回来的……

    齐景辰来到晨光酒楼不远处的一个仓库里,看着仓库里堆着的酒露出笑容来,不过等他离开这个仓库的时候,却又变成了满脸苦涩的样子。

    很快就有人把齐景辰的脸色告诉了露易丝,听说齐景辰很难受之后,露易丝顿时得意了起来,高兴的不得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圣城周围已经买不到普通酒水了,而晨光酒楼的人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听说晨光酒楼的安娜都已经开始试图自己酿酒了,然而酿酒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她找不到酿酒的工人不说,在圣城外面刚刚建起的酿酒工坊还被魔兽给毁了。

    “哼!敢跟我作对,我一定要他们好看!”露易丝道。

    听到露易丝的话,乔恩苦涩地笑起来,露易丝确实给晨光酒楼好看了,但现在他们的中低级魔晶全都花光了,高级魔晶也花了不少,要是继续这么下去,难道要花将级魔晶?

    魔法师基本上比同等级的战士要强,而魔兽基本上又比同等级的魔法师要强。

    就算是法圣,也不敢去挑战圣级魔兽,因此市面上基本是没有圣级魔晶的,就连将级和王级的都不多见。

    将级魔晶和王级魔晶的价值可想而知。

    他们正在盘点手上的钱,突然有人来了:“公主,外面有人来了,他说他手上有很多酒,要卖给公主。”

    “那就买啊。”露易丝道。

    “公主,他开的价格太高了!”那个来汇报的人苦笑道。

    “他们开的什么价格?”露易丝问道。

    那个来回话的人表情有些纠结,然后道:“他们要用他们的酒换将级魔晶,要是公主不愿意,他们就把酒送到晨光酒楼去了。

    “将级魔晶?”露易丝的表情也变了,她虽然受宠,但毕竟实力不高,所以她的母皇从来没有给过她王级魔晶,她现在总共也就几颗将级魔晶而已。

    把那些低级中级高级的魔晶花出去她不心疼,但将级……

    “不能抢过来吗?”乔恩道。

    “不行,来卖酒的人身份不低,是光明神教三长老的重孙子哈里斯。”之前出主意的那个战士也进来了:“这里不是蔷薇帝国,我们不能对他怎么样,甚至还要交好才行。”

    露易丝一向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听到这样的结果,一咬牙就道:“买了!拿一颗将级魔晶给他!”

    那个战士很快就用一颗将级魔晶换回来了很多酒,结果到了这天下午,哈里斯竟然又来了:“我这里还有酒,还要用将级魔晶来换。”

    银发的哈里斯冷着脸仰着下巴,淡淡地瞥了一眼下面蔷薇帝国的人:“我最近缺将级魔晶,所以才用酒来跟你们换,你们如果不要,我就给齐景辰送去,他说起来还是我的同学。”

    露易丝公主听到齐景辰的名字,一咬牙道:“我要!”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们的地雷~么么哒~

    我嘟是总攻扔了1个地雷

    媛媛扔了1个地雷

    媛媛扔了1个地雷

    青争扔了1个地雷

    penxi11扔了1个地雷

    灵儿扔了1个地雷

    沉默的牛奶扔了1个地雷

    matsuriko扔了1个地雷

    暗影扔了1个地

    nought扔了1个地雷

    nought扔了1个地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