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4章 男奴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露易丝公主购买了最贵的酒,还另外付费要了顶级包间,现在坚持要让聂毅过去,说是聂毅不过去,她就要过来这里了。”红发男道,说完还羡慕地看了聂毅一眼。虽说露易丝公主并不是合适的伴侣,但能得到一位公主的倾心,那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当然,聂毅跟他们不一样,他喜欢男人……

    “随她去。”聂毅道,然后准备收工关门。

    现在已经很晚了,店里的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也是时候关门了。

    红发男点了点头,跑去告诉露易丝了,然而如果露易丝公主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她也就不会给聂毅带来那么多麻烦了。

    聂毅飞快地将厨房整理好,愈发坚定了要买一些奴隶回来的心思的时候,露易丝来了厨房门口。

    “聂毅,齐景辰竟然还让你在厨房做饭,他真的太过分了!”露易丝的脸上满是对聂毅的同情,噘着嘴一副为聂毅打抱不平的样子。

    昨天晚上她非常愤怒,今天就让使团的人来了酒楼,打算找找这个酒楼的漏洞,也好把齐景辰弄出来的这个酒楼给毁了。

    结果她的人来了之后竟然没能发现这个酒楼有什么可以做手脚地方,甚至连这里的服务员都没办法控制——那些服务人员可都是魔法师!

    当然,他们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发现的,她的那些手下多方打探之后,竟然发现聂毅今天一天都在厨房干活。

    露易丝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觉得更心痛了,聂毅那么出色,竟然要在厨房干活,齐景辰简直太过分了。

    她坐不住了,专门来了这里,本来想把聂毅叫出来,但聂毅不愿意,她也就只能专门来找聂毅了。

    酒楼的厨房位于酒楼后方,其实挺宽敞的,而且因为这里并不做炒菜,油烟味并不浓,但即便如此,露易丝在闻到隐隐约约的一点味道之后,就不想再上前了。

    “聂毅,聂毅!”露易丝叫起来。

    “公主殿下有事?”聂毅皱着眉头问道。

    “聂毅,你跟我走吧。”露易丝道,可怜巴巴地看着聂毅:“你是八星魔法师,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

    “公主殿下,我有件事想要申明一下。”聂毅突然道。

    “什么事?”露易丝不解地问道。

    “我已经结婚了。”聂毅皱着眉头道,在耶尔是一夫一妻制的,虽说这里挺流行找情人,但那是在已婚人士之间的,未婚女孩一般不会去跟已婚男人勾搭。

    露易丝还没结婚,应该并不愿意当一个情人。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然而露易丝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然后对聂毅道:“你放心,我不会嫌弃你的。”她的母后的一个情人之前就已婚,完全没有什么问题啊!

    “但我不想和你在一起!”聂毅直接道。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厌恶眼前的人了。

    之前在桃源安全区,也是有些小姑娘喜欢他的,而他虽然从来都对那些人不假辞色,但说到底并没有厌恶的情绪,最多就是离远点。

    但露易丝让他很不舒服,很不喜欢……恐怕就是因为露易丝的这份喜欢,说到底并不是真的喜欢。

    “你怎么能不想跟我在一起!”露易丝皱着眉头看着聂毅,脸上柔弱的表情消失,变成了愤怒,但很快她又把这愤怒压了下去,视线凝聚在聂毅的脸上。

    “你难道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除去你的身份,你和其他人相比还有什么优点?”聂毅皱眉道:“还有,露易丝公主,现在请你马上离开,以后也不欢迎你再来这里。”

    露易丝公主看着聂毅,捂住自己的额头痛呼了起来。

    她看起来非常可怜,就算是她身边那些平常时不时地会被她折腾的护卫,看到她这个痛苦的样子也对她同情了起来。

    然而聂毅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感觉。

    露易丝脑海里的两颗魔核在相互排斥,这种魔力波动他感觉到了,但说实话,按照露易丝身上的魔力波动来看,她的情况并不是特别严重,就算有点疼痛,应该也是可以忍受的。

    不说别的,他上辈子就一直比露易丝更为严重,毕竟他那时候没有修炼的方法,也不会时不时地有光明魔法师帮他梳理。

    可他那时候在干嘛呢?他依然在战斗,不仅不曾在外人面前露出异状,甚至还在要忍着痛苦使用异能。

    露易丝公主被送出去了,聂毅坐上了马车,和齐景辰一起回家。

    原本今天开业突然赚了这么多,他们肯定是要庆祝一下的,但被露易丝这么一闹,他们也就没有那个心情了。

    他们的马车刚刚开动,后面就有一辆马车跟了上来,注意到这一点,聂毅的表情忍不住变了变。

    后面那辆马车果然就是露易丝的豪华座驾。

    聂毅回头看了看齐景辰,发现齐景辰并没有太生气之后,才总算放下心来,然后又隐隐有些郁闷,要是换成齐景辰被别人喜欢,他肯定做不到这么淡定。

    “快点回去吧。”齐景辰道,他也郁闷,但对露易丝这个人,他们确实毫无办法,总不能将人家堂堂一国公主给杀了。

    马车在圣城已经寂静无人的道路上前进,圣城的各种设施做的非常好,一些转弯口被放置了一些会发出幽幽光芒的石头让马车不至于开到外面去。

    这些石头的价格非常便宜,散发的光芒也非常小不能用来照明,因而就算在路上放了很多,也不至于被人偷窃,最多就是有些孩子会捡回去小块的玩儿。

    后面的马车紧追不休,聂毅终于有点烦了,他打开了自己放在马车前面的一个电瓶电筒照明,猛地加快了速度,想要甩掉后面的人。

    然而露易丝用来拉车的马车比他们使用的马车好多了,前面拉车的魔兽也更为昂贵,最后到底还是没甩开。

    双方几乎是一起来到了中央学院,马车并不能进入宿舍区,聂毅下车的时候,就又撞上了露易丝一行人,幸好露易丝还捂着头一副不舒服的样子。

    “聂毅,露易丝公主喜欢你是你的荣幸,你竟然不识好歹!”露易丝身边的一个护卫突然道。

    那个护卫是跟着使团一起来的一个战将,他虽然听说过露易丝公主的一些传闻,但跟露易丝公主接触过之后,却发现这分明就是一个惹人怜爱的女孩子,对露易丝公主也不可避免地有了好感。

    聂毅已经懒得理会这些人了,转身就走。

    他们住的别墅现在已经不那么灯火通明了,因为他们把很多灯拿去了酒楼……虽然裴兴这个金属系异能是可以制作一些简单的灯泡的,但这里的很多材料不一样,想要制作出跟地球上的灯泡一样漂亮的灯还是比较困难的。

    别墅里只有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家,而客厅里,属于精灵康妮的东西更多了。

    康妮最近白天基本都在他们这里待着,不过一到晚上她就会离开,据说是要回去睡美容觉,然而……按照她每天都需要三个充电宝的情况来看,她恐怕根本就没有睡觉,而是熬夜去了。

    聂毅和齐景辰上了楼,关灯睡觉,另一边,露易丝却在发脾气。

    她把自己的面前的东西朝着自己身边的扔:“你们都是怎么办事的?这么多人竟然连一家酒楼都搞不定?我要毁了那家酒楼!我一定要毁了它!”

    “公主,其实有一个办法说不定能让那家酒楼出问题。”之前帮露易丝说话的人用手接下一个砸向自己的摆件道。

    露易丝本来因为他竟然接下摆件的事情想要发脾气,但听到他的话,却是问道:“什么办法?”

    “听说那家酒楼一直在收购各种普通的酒,很多人都猜测他们的酒恐怕是用那些普通的酒重新酿造出来的。”那个战士道。

    “有这回事?”露易丝并不清楚这一点。

    “是的。”那个战士道。

    “那我们就也去买酒,把他们的酒全都买光!”露易丝道,她向来很着急,最后又加了一句:“现在就去买!”

    “是。”那个战士又应了一句。

    第二天一大早,聂毅和齐景辰就出发去奴隶市场了。

    在耶尔,奴隶是没有人权的,可以随意买卖,可以被主人随意杀害,甚至就算是杀了别人的奴隶,也只要随便赔点钱就行。

    因为这样,普通人是不会去当奴隶的,奴隶的来源也一直被控制着,而大部分的奴隶,都是在战争中得来的。

    战败被俘虏之后的普通人,基本上都会成为奴隶。

    耶尔大体上是安全的,但总有那么一些地方在经历战争,再加上奴隶生下的孩子也是奴隶,因而想买奴隶的时候,倒也不至于找不到。

    圣城的奴隶市场并不大,但各色奴隶倒是挺多的,聂毅和齐景辰刚刚进去,就看到旁边的房子面前有几个身上只有两块布的女奴跪在门口。

    聂毅一时间恨不得用手去挡住齐景辰的眼睛,不过看到齐景辰平淡而又带着怜悯的目光之后,却又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几位,是要买奴隶吗?我们这里有非常漂亮的女奴,绝对能让你们满意。”看到聂毅和齐景辰,特别是看到聂毅和齐景辰胸前的徽章之后,就有人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你们要什么样的女奴这里都有,有听话的也有不听话可以慢慢调|教的,有没有经历过事情的,也有技术特别好的……”

    这个商人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各种女奴,倒是让聂毅和齐景辰明白了,在圣城最好卖的估计就是各种女奴。

    也是,圣城的人想要找人干活,去雇佣那些逃难来的平民就行了,哪需要奴隶?来买奴隶的,恐怕都是为了满足自己某些特殊的爱好。

    在这个实力为尊的地方,那些强者根本就不需要隐藏自己的爱好。

    “我们要男奴。”齐景辰道。

    “男奴?”那个商人重复了一句,立刻就道:“我们这里也有各种男奴,你们想要听话的还是不听话的。”

    “我们要不听话的做什么?”齐景辰有些无语。

    “所谓的不听话的,就是性子有些野,但跟他们签订了契约之后,他们并不能伤害主人,就是有点小性子。”那个人道,然后对着里面的人喊道:“找一些听话的男奴来!”

    没一会儿,一些□□着上身的男奴就被带到了聂毅和齐景辰面前,看到这些男奴,聂毅和齐景辰都有些无语。

    这些风情各异,搔首弄姿,还朝着他们抛媚眼的男奴,原来就是所谓的听话的!

    聂毅看着这些人都有些坐立难安了,又想去捂住齐景辰的眼睛,情绪莫名地有些激烈,幸好突然想起来齐景辰其实不喜欢男人,他才总算放下心来。

    齐景辰果然道:“如果听话的都是这样的,那找些不听话的吧,要能干活的……我不需要这样的。”这些人唯一能待着的地方估计是床上?而他是想要找人在厨房帮忙。

    那个商人看着齐景辰目光闪了闪,很快就帮齐景辰又找来了一些人。

    这次送来的人总算能看了。

    这些人都很高大,长得也好,其中好些肌肉凸起,完全符合齐景辰“能干活”的要求。

    “他们都是刚刚成为奴隶的,还有野性,不过你们放心,他们身上有奴隶印记,逃出去只有死路一条,签订了奴隶契约之后,更是完全不能背叛主人,做伤害主人的事情。”那个商人道:“对了,他们中间还有几个以前是战士,后来被俘虏之后才被打散身体里的能量的,但肌肉还在,绝对能干活!”

    被商人这么介绍着,那些人的眼里都闪过了屈辱,但依然乖乖的站着,并不能真的反抗。

    这些人确实看着就像是能干活的,而且好歹看着像是正常人而不是之前那样的小妖精,齐景辰赶着回去处理酒楼的事情,又知道奴隶这种要控制他们看得是奴隶契约而不是看他们的忠心,当下道:“就他们了,全要了。”

    那个商人的脸上满是笑容:“这里有二十个奴隶,这些身体强健的奴隶价格比较昂贵,要五十个金币一个,你看……”

    五十个金币一个,换算一下差不多就是五十万一个人,齐景辰并不觉得贵,当下道:“没问题。”说着,他直接拿出价值一千个金币的魔晶付了钱。

    那个商人脸上的笑容更真挚了,然后又道:“两位谁和他们签订契约?”

    “他。”聂毅指着身边的裴兴道,他不想跟齐景辰以外的人签订什么契约,也不想让齐景辰跟他以外的人签订契约,所以还是让裴兴上吧。

    裴兴对于能拥有一群奴隶这事是感到兴奋的,当下道:“对,我来我来!”

    签订奴隶契约并不难,这些奴隶身上的奴隶印记已经让他们不能反抗了,裴兴很快就签订了契约,带着人离开。

    他们的身后,那个商人笑的格外热情。

    聂毅雇了一辆容量很大的马车来装这二十个奴隶,然后直接将他们带到了酒楼的后门。

    安娜等人已经在酒楼等着了,看到这些个高大健壮还非常帅气的奴隶,有些惊讶:“你们竟然能买到质量这么好的奴隶,什么价格?”

    “五十个金币一个。”齐景辰道,说的时候稍稍的有些别扭。

    对于人口买卖他不太习惯的,不过他们不会苛待这些奴隶,对这些奴隶来说应该也不错了。

    “五十个金币一个?不是一般只要十个金币吗?”安娜有些惊讶。

    “十个金币?这么便宜?”齐景辰更惊讶。

    “奴隶基本都是这个价,你们穿着这一身去……按理没人敢给你们开高价才对……”安娜不解地看着聂毅和齐景辰,然后又去看那几个奴隶。

    这一看,她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事情:“你们是不是没说你们要买干粗活的奴隶?”

    在奴隶市场,各种奴隶的价格相差很多,他们要买的干粗活的奴隶,是价格最低的,一般都是长得不怎么样,没什么技能的人。

    而价格比较高的,就是那些长得好的男奴女奴,而这些奴隶,基本上都是被买去当做床上玩物的。

    聂毅和齐景辰买来的,好像是后者……

    齐景辰听到安娜的话,瞬间就被点醒了。

    感情他带回来的这些奴隶其实跟之前那些妖精一般的男奴是一样的……确实有些人喜欢有野性的奴隶,自己慢慢调|教,大概就是他带回来的这些了吧?

    想到这里,齐景辰有些无语。

    按照之前那个商人的反应来看,估计已经知道他想买的是干粗活的奴隶了,然而为了多赚钱,却卖了这些给他……

    “买了这样的奴隶也没什么,好歹这些奴隶长得赏心悦目,身体也强壮。”安娜看了看那二十个人。

    铁山恨不得跳起来挡住安娜的视线才好……

    那二十个奴隶很快就被带去洗澡了,等他们换上干净的衣服之后,就要去各处干活去了,同时,聂毅和齐景辰等人也都忙了起来,开始准备店铺的开业。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从外面跑了进来:“夫人,出事了!”

    “什么事?”安娜看了过去。

    来的人是安娜的一个心腹手下,他看到安娜,立刻就道:“夫人昨天吩咐了我们去收购普通的酒,然而从昨天晚上开始,有人开始做跟我们一样的事情,价格还比我们收购酒的价格要高,现在我们收购到的酒少了很多。”

    “怎么会?”安娜有些惊讶,该打点的地方她都打点过了,应该没人会再来找他们的麻烦才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