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9章 饭店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风铃铛是紧贴着地面生长的,它们扎根很深,茎干每隔个一厘米左右就会长出很多根须紧紧地扎入到泥地里,叶片又尖又细……而这所有的一切,都保证了它们不会被狂风吹走,可以紧贴在泥土乃至岩壁上生长。?

    要知道,耶尔的人找到的第一株风铃铛,那可是生长在狂风峡谷的。

    狂风峡谷的风能吹走一切生物,好似一直有风系魔导士在那里用风系魔法,那些风连岩石都可以割裂,风铃铛却存活了下来。

    而且,要不是那里长满了风铃铛,护住狂风峡谷周围的岩层和泥土,恐怕狂风峡谷就只剩下一些光溜溜的石头了,日积月累要是那些石头被割碎,狂风峡谷将不复存在……风铃铛和狂风峡谷,是相辅相成的。

    风铃铛的叶子和根茎都很细,但也都非常坚硬,风儿吹过的时候,叶片撞击之下会发出清脆好听跟铃铛一样的声音,也正是因为这样,大家才会叫它风铃铛。

    这种植物生长的时候要吸收很多风系能量,现在它们在擂台上一长出来,杰拉夫捏碎了无数风系魔晶才弄得非常浓郁的风系能量就被疯狂吸收了大半,杰拉夫刚刚给自己创造出来的适合自己的战斗环境顿时消失不见,他捏碎的那么多的风系魔晶,也都打了水漂。

    注意到这一点,杰拉夫的表情异常难看,朝着聂毅就扔出了一个风系魔法。

    聂毅照旧躲开了,虽然被杰拉夫的魔法击打的整个领域震荡不休,但他在冰墙和火焰的保护下并没有手上,而等这风系魔法落在地上……

    擂台外有人惊叫起来,担心风铃铛被这风系魔法给伤到了,然而风铃铛怕很多东西,但它们唯独不怕风。

    风系魔法落在它们的身上,它们发出了好听的声音,好似是在庆祝一般,然后魔法带来的风系能量就有大半被它们吸收了。

    里面夹杂的风刃虽然将其中的一些风铃铛割断了,但却并没有让它们死亡,反倒是让整个茎干上到处都是根系的风铃铛从一株变成了好几株。

    吸收了风系能量,又有聂毅输入木系能量的风铃铛看起来愈发茂盛了。

    杰拉夫的脸色发白,周围的人也忍不住为他心塞。

    被逼的用捏碎魔晶的方法来战斗也就罢了,捏碎了那么多珍贵的魔晶,最后竟然自己一点都没用上,反而被对方弄出来的植物吸收的一干二净……

    “聂毅好聪明!”露易丝公主又惊又喜,她之前看到聂毅用水火双系魔法进行战斗的时候,就觉得聂毅很厉害很帅,现在看到聂毅瞬间扭转了不利于自己的战局,更是觉得高兴,激动之下又掐住了乔恩的手。

    乔恩用水系魔法洗去自己手上的血迹,苦笑起来。

    “我还以为聂毅会输,到时候我就能去安慰他了,现在他赢了我又要怎么办?”露易丝有些苦恼,而美丽少女露出这般模样,却是让很多人恨不得上前亲吻她的指尖,然后为她抚平眉间皱纹。

    齐景辰倒是一点都不苦恼,他这会儿彻底放松了下来,表情也好看了。

    看到齐景辰的表情有所缓和,尤里也轻松不少,朝着齐景辰笑道:“聂毅真的很厉害,他赢了杰拉夫,以后肯定没人找他的麻烦了。”

    “嗯。”齐景辰点了点头,心里小小地骄傲了一下。

    “不过露易丝公主本来就很喜欢他,现在估计更喜欢他了。”尤里指了指不远处的露易丝。

    齐景辰看过去,就发现露易丝公主正激动地看着聂毅……

    他抬起脚,直接往前走去。

    齐景辰之前站的很远,这次他却是走到了擂台旁边。

    聂毅总是能感觉到齐景辰的存在的,现在齐景辰靠近自己,他立刻就看了过去。

    然后……本来有些得意,还打算用杰拉夫练练手的的聂毅浑身一凛,瞬间爆发了。

    突然冲上前,聂毅就开始了猛烈的攻击,再不留手。

    冰墙和水墙环绕在他的身体周围,成为他的盾牌,大刀上燃起了火焰,是他攻击的利器,一些普通的藤蔓从他的身体周围长出,虽然没什么攻击性,却可以阻碍杰拉夫的行动,让杰拉夫没办法用风系魔法的特性隐藏住自己的身形。

    时不时地,聂毅还会扔出一点魔力炸弹,把杰拉夫身周的领域炸的震颤不已。

    他在之前的战斗里已经对杰拉夫的战斗方法非常了解了,现在几乎每次都打在杰拉夫的薄弱点上。

    “光明神在上!聂毅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强?!”

    “他一开始就用出这样的手段的话,完全可以和杰拉夫打的旗鼓相当吧?”

    “他之前为什么还会那么狼狈?”

    ……

    看到聂毅杰拉夫逼得无处可去,周围的人都万分不解。

    “你们说,聂毅会不会就是为了种风铃铛,之前才跟杰拉夫那么打的?”有人突然问道。

    “为了种风铃铛?你是说……聂毅种风铃铛不是为了缓解困局?”他还以为聂毅是没办法应对充满风系魔力的环境才会种风铃铛,难道不是?

    “种风铃铛当然可以缓解困局,但也能卖钱吧?聂毅好像有点缺钱?”

    ……

    众人一阵沉默——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杰拉夫该有多郁闷?

    他们这么想着,然后就看到聂毅已经把杰拉夫逼到了角落里。

    杰拉夫的魔力耗尽,手里握着魔晶却也于事无补,这个时候,聂毅用藤蔓将他捆了起来,然后道:“以后你要是再多管闲事,我见一次打一次!”

    这次的决斗的并不是生死决斗,杰拉夫的背景还不一般,聂毅自然也就没有杀了杰拉夫的打算,然而现在的杰拉夫,却恨不得聂毅杀了自己。

    太屈辱了,真的太屈辱了!

    他一个九星魔法师,竟然输给了一个八星魔法师,甚至被对方耍着玩……见识过聂毅最后的本事之后,杰拉夫就觉得自己一开始能占据上风完全是因为聂毅耍自己,这么一想,他的脸色异常难看。

    “决斗结束了没有?”外面的战王问道,决斗一般要一方认输或者彻底失去战斗力才算结束。

    “没结束!我不认输!”杰拉夫喊道。

    聂毅急着去跟齐景辰解释,哪愿意听他的废话?直接用拳头在杰拉夫的后脖颈上砸了一拳,然后就将杰拉夫给砸晕了。

    “结束了。”聂毅看向那个战王。

    他刚才的动作利落极了,让台下的人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

    那个战王对着聂毅点了点头,然后解开了防护罩:“你可以走了。”

    “等等,我要把我种的魔植挖走。”聂毅道,风铃铛是他花了不少魔力催生出来的,可不能不要了。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给齐景辰送点礼物。

    要是齐景辰瞒着他跟人决斗,他一定会非常非常生气,现在他瞒着齐景辰跟人决斗……

    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琢磨要怎么哄自己男人了。

    那个战王沉默了下来,那些在周围观看战斗的人也都有些无语——聂毅种风铃铛,竟然真的是为了拿风铃铛赚钱!!

    他一个能击败九星魔法师的少见的三系魔法师,有这么缺钱吗?跟人决斗的时候竟然还想着赚钱!?

    “聂毅真有想法!”露易丝以前一直很鄙视爱钱的人,这会儿看到聂毅赢了,却不知道玩什么越看聂毅越喜欢,对聂毅死要钱的样子也一点都不讨厌。

    “这人真厉害……下次我们要学着点。”旁边的一个战士道:“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赚钱,我还想买个高级的武器呢!”

    “可是……我们压根就找不到什么赚钱方法吧?”旁边的人说道,催生魔植啊!聂毅有这样的本事,就算不去蹭杰拉夫弄出来的风系魔力,也是可以赚大钱的,但他们哪有这个本事?

    “那么多风铃铛……”一个风系魔法师看着那些风铃铛眼睛都红了:“我去问问聂毅,看看他愿不愿意卖!”

    这个风系魔法师说出这么一句话之后,周围的人都是一震,尤其是那些风系魔法师和风系战士,更是猛地清醒了过来——好不容易有机会买到风铃铛,他们一定要去买!

    风铃铛啊!根茎可以用来做药剂或者融入到魔杖里,果子魔法师吃了可以快速恢复魔力,战士则可以用里面精纯的魔力来锤炼身体。

    对了,风铃铛的果子是长在地下的。

    它们整个平平地贴在地面上,时刻要经受风刃的洗礼,要是把果子长在外面,多半会被风吹烂,所以它们要长果子的时候,就会把一节茎扎入地下,然后在地下长出一个青色的葡萄大小的果子来。

    “聂毅,你卖不卖风铃铛?”

    “我要买风铃铛,你开个价吧!”

    “我要一些风铃铛的根茎入药……”

    ……

    就连一直在旁边观战的胖子普格都喊道:“兄弟兄弟!我要买一些铃铛果入药,你一定要给我留一点啊!”

    这些人一边说一边往前挤,着急的很。

    “都站住!”聂毅对着外面的人道:“风铃铛我都会卖掉,但你们等我挖出来之后再过来!谁挤过来,我就不卖给他了!”

    这些风系魔法师和风系战士都指着能从聂毅那里买到风铃铛,自然不会再靠近,最后都站在了擂台附近,然后将擂台整个围了起来。

    聂毅看到了齐景辰,也看到了自己的那些手下,当下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来帮我挖!”

    一群或是高级或是中级的魔法师上了擂台,然后就开始帮着聂毅挖了起来,只是他们都没事什么经验,根本不会挖。

    比如裴兴,他扯着一丛风铃铛,就打算像挖萝卜一样把风铃铛给挖出来。

    “你们小心点!风铃铛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地挖!伤到果子就不好了!”一个辅修药剂学的魔法师看到那些人的样子,觉得心塞极了。

    这样挖确实不太对……聂毅看向了队伍里的那两个土系异能者:“你们动手,把那些风铃铛先从泥里分出来,然后水系异能者去洗干净。”所以,还是用他们以前的挖掘方式来挖吧!

    “是!”那两个土系异能者立刻就应了一声,他们这些土系异能者最擅长的是什么?翻地和收菜啊!

    当初桃源安全区种的最多的就是番薯和土豆,全都是他们去收的,他们对这个可在行了!

    两个土系异能者手掌翻转间,就操控着土地将那些风铃铛整个从泥土里翻了出来,一点都没伤害到这些风铃铛,动作异常熟练。

    而他们刚刚把风铃铛翻出来,水系异能者就上前,然后将那些风铃铛都是洗干净了,动作同样熟练,好似做过千百遍一样。

    没一会儿,所有的风铃铛就都堆在了旁边,一株株都干干净净的,接着还有风系异能者按照聂毅的指点,将铃铛果从风铃铛上面割了下来。

    这些人常常收风铃铛吗?怎么这么熟练?旁边的那些人都有些傻眼了。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来到了杰拉夫身边,然后用一个光明系的卷轴治疗了杰拉夫。

    杰拉夫从昏迷中迷迷糊糊地醒来,结果就看到聂毅正在带人收风铃铛……想到自己之前捏碎的那么多的魔晶,想到自己之前遇到的屈辱……杰拉夫张嘴吐出一口血来,又晕了过去。

    杰拉夫作为一个风系异能者,以前对风铃铛是非常喜欢的,不过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之后……以后风铃铛恐怕会成为他的噩梦。

    杰拉夫的那些朋友看到杰拉夫的样子,气愤之下想去找聂毅的麻烦,但决斗结果出来之后因为输了去找别人的麻烦是不被允许的,他们最终也只能咬着牙认了。

    “露易丝呢?”这些人中的一个说道,杰拉夫是为了露易丝才找聂毅决斗的,现在杰拉夫昏迷不醒,露易丝是不是应该来看看杰拉夫?

    “在那里。”旁边的一个人冷着脸指着不远处。

    露易丝就站在擂台边上,她没有分出哪怕一丁点儿的心思来关注杰拉夫,视线牢牢地黏在聂毅身上。

    “该死!”之前问话的杰拉夫的朋友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声,他早就觉得露易丝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了,杰拉夫却偏偏喜欢这个女人……

    但是他也就只有私底下可以骂骂露易丝,要是杰拉夫醒着,说不定还会为了露易丝跟他们翻脸。

    这么想着,这人对露易丝的印象就更差了。

    露易丝根本就不知道杰拉夫的朋友已经厌恶上了自己,当然,她就算知道,也是不会在乎这些的。

    杰拉夫在她看来也不过就是她的众多追求者里面的一个而已,她连杰拉夫都不在乎,怎么会在乎杰拉夫的朋友?

    “聂毅,要我帮忙吗?”露易丝站在擂台旁边,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聂毅。

    “你能离我远点吗?我不想又有人因为你找我的麻烦!”聂毅冷着脸说道。

    “我也不想的……”露易丝看起来非常可怜。

    人们都是同情弱者的,顿时又有人同情起了露易丝,只是想到聂毅的本事,他们这时候却不敢帮着聂毅出头了。

    有些人并不在意美色,又急着购买聂毅手里的风铃铛,还开始帮着聂毅说话:“你们让开点!我们要买风铃铛!还有人家明明不喜欢还要黏上去,是不是有些过了?”

    “就是啊,我兄弟一点都不喜欢你,你就不能离他远点吗?”胖子普格也道。

    露易丝的脸色苍白起来,然而聂毅根本就不管她,倒是招呼起来:“有要风铃铛的吗?我按照市场价卖!”

    风铃铛这种东西向来有价无市,按照市场价买到,本身就已经是占便宜的事情了!无数人挥舞着自己手往前冲去:“我要!我要!”

    普格更是冲在了第一个,他跑过去就把一堆魔核放在了负责出售的裴兴手里:“我要十个风铃铛的果子!”

    “跑得挺快的啊!”裴兴感慨地看了一眼普格,觉得自己对这人的训练还是很有效的,然后就挑了十个风铃铛果子给普格。

    普格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这谁啊,没见过啊,只是个初级魔法师竟然这么有钱……”看到普格,有人忍不住好奇。

    “那是暴风帝国奥兰多家族族长的儿子。”旁边有人道。

    有些人之前还动了歪心思,想着要不要威逼利诱一番,让普格便宜点把铃铛果卖出来,现在听说他的身份,顿时就歇了自己的心思。

    奥兰多家族可不是所有人都惹的起的……

    在众人的疯抢之下,铃铛果很快就卖完了,就连那些根茎也都卖了。

    铃铛果之前被放在地上,现在卖出来的魔核也被放在地上,那一堆魔核看起来异常壮观,而这些魔核的价值,已经远超之前聂毅付的那四颗九星魔核了。

    将地上的魔核里面那些级别比较低的收进自己的空间戒指,聂毅打算留着自己用,但其中的十颗九星魔核,他却都捧了起来,然后将之捧到了一直站在旁边的齐景辰面前:“景辰,这些送给你。”

    聂毅的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他不怕别的,就怕齐景辰因为他去做危险的事情而不高兴。要是晚上的福利没有了,那多让人郁闷啊!

    要知道,精灵康妮给的碧云树的树脂当润滑|液可好用了!

    齐景辰一开始确实有点不高兴,但后来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了,毕竟他很清楚,聂毅想要变强必须经历战斗,因为这个,看到聂毅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他还有些无语。

    聂毅做出这副样子来做什么?他又不可能把人打一顿。

    将聂毅手上的魔晶拿了放进自己的空间戒指,齐景辰道:“好了,回去吧!”说完,他还看向了尤里:“尤里,我先走了。”

    “对,回去。”聂毅笑道,顺便打量了一下尤里。这人一看就瘦弱的很,绝不是齐景辰喜欢的款,很好。

    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就这么打算回去了,周围的人看到他们的行为,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怪不得聂毅决斗的时候还想着要赚钱,原来他平常赚了钱只能留下一点点,然后都要上交啊……

    之前大家就都听过,听说聂毅是一个光明系魔法师的下属,但看到聂毅赢了杰拉夫之后,就怀疑这话的真实性了,毕竟像聂毅这么强的人,根本就用不着去给人当下属,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感情聂毅还真的就是人家的下属……

    这些人看着齐景辰的目光,忍不住就带上了嫉妒,不过在看到齐景辰胸前的徽章之后,却又理解了。

    这么年轻就达到了八星的光明系魔法师,恐怕前途无量背景雄厚,身边有人跟随倒也正常。

    不过别人觉得正常,露易丝却愤怒极了,她拦住了齐景辰,就对着齐景辰道:“喂,你怎么能这样!那是聂毅赚的魔晶,你凭什么拿?”

    “他整个人都是我的,他的魔晶我为什么不能拿?”齐景辰道,他并没有主动收缴过聂毅的“工资”,但聂毅上交的话,还是会收下的。

    “聂毅怎么就是你的了?”露易丝道,然后看向了聂毅:“聂毅,只要你愿意跟着我,我就帮你解决所有的事情,肯定不会让他找你的麻烦!”之前乔恩因为打听不到齐景辰的消息不许她去找齐景辰的麻烦,但她现在真的顾不上这些了。

    “我早就向光明神发过誓了,会一辈子跟着他。”聂毅不耐烦地说道,说的也是真话——他和齐景辰结婚的时候,不就说过这样的话吗?

    露易丝公主之前对着齐景辰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现在看着聂毅,一双眼睛却突然红了:“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聂毅再次强调,跟着齐景辰就往前走去。

    两人的手下跟在他们身后,却是将那些试图跟上来的人全都拦住了。

    “人家公主对你痴心不改,你魅力还真不小。”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齐景辰板着脸说道,瞪了聂毅一眼,还借着衣袖的遮掩在聂毅的手上掐了一下。

    他并没有用力,这样的动作真要算起来,应该属于打情骂俏,聂毅就很受用,觉得那两个软绵绵的手指掐在自己的手上,弄得自己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抓起齐景辰的手亲两口才好,最后想着这是在外面才忍住了。

    然而……

    就在聂毅心猿意马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大喝:“住手!你怎么能掐聂毅!”

    喊话的正是露易丝公主,她跟着聂毅和齐景辰回来了不说,还注意到了齐景辰在衣袖的遮掩下做的小动作,毕竟她有经验。

    “你这个恶毒的人,你竟然掐聂毅……你……”露易丝公主满脸的愤怒,说齐景辰恶毒的时候,全然没想到自己时不时地就掐别人。

    齐景辰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干脆直接进了屋子,聂毅和其他人紧随其后,然后别墅的门就在露易丝面前被关上了。

    露易丝见状,担心地看向了乔恩:“乔恩,你说他会不会欺负聂毅?”

    “公主,不会的。”乔恩道,他看得出来,齐景辰对聂毅还是不错的。

    “你一直这么说,可是刚才我看到他掐聂毅了!”露易丝满脸的愤怒。

    乔恩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聂毅的手上没有丝毫伤口,那个齐景辰也没戴指甲套,就算真的掐了又能怎么样呢?聂毅手上有个红印子?

    乔恩在外面哄着露易丝,齐景辰和聂毅进屋之后,却是又掐了聂毅一下:“我掐你还有人给你出头了啊!”

    聂毅一点都不疼,笑道:“等回了房间我给你慢慢掐!”

    “这么早回房间做什么!我还有事要做。”齐景辰道。

    齐景辰确实有事要做,他和铁山约好了要去圣城看看铁山为他们找到的店铺。

    齐景辰和聂毅吃了点东西之后,铁山就来了,来接他们去圣城,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身材高挑,长得非常健壮的女人。

    “你们好,我是铁山的妻子安娜。”

    “你好。”齐景辰朝着对方打了招呼,然后做了介绍。

    安娜的身材放在地球上,估计是有些不符合地球人的审美的,毕竟地球上的女人鲜少有练出这么多肌肉的,但在耶尔,那些女性战士基本都这样。

    正是因为这样,很多人还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子……一行人坐着马车来到圣城的大街上,安娜下车之后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还有男性的战士上来搭讪的。

    铁山看到这一幕明显有些紧张,他站在安娜的身边,盯着每个试图靠近的男人。

    最后还是安娜受不了了,她伸手牵住铁山的手:“好好走路!别管那些不相干的人!”

    铁山昂首挺胸,这下完全不管别人了。

    铁山,或者应该说安娜给聂毅和齐景辰找的店铺位于圣城最繁华的街道上。

    圣城本就寸土寸金,这条街道简直就是魔核铺就的,价格昂贵的令人咂舌,齐景辰之前虽然觉得铁山应该能给自己找到一个不错的铺位,但还真没想到铁山可以找到这么好的。

    看着眼前宽敞的房子,齐景辰有些惊讶:“这里竟然还有空房子?”这条街上的店铺一直以来就那么几家,基本不会换,一般情况下更是不会有人出售店面,毕竟拥有一个在这里的店铺,就算自己不开店,光租金也能收很多很多,一般人是绝不会卖的。

    “其实也不能算是空房子,这铺面是我父亲给我的,之前我用来出售武器,现在整理出来给你了。”安娜道:“我不能白拿你的股份,就用这房子入股。”

    “我们商量一下协议怎么签订?”齐景辰道。

    “行。”安娜点了点头。

    “我首先要是申明一件事,那就是秘方我不会告诉你们。”齐景辰道。

    “没问题,酿酒的事情可以全权交给你们,我负责销售,只是这样的话,分给我的利润就不能算纯利润了,毕竟你们若是自己酿酒,那我没办法计算纯利。”安娜道。

    “我们酿造出来的酒的销售额,给你们两成。”齐景辰直接道。

    “可以,不过你们什么时候可以有成品出来?还有生产出的酒的数量也要有所规定,我希望你们每天至少能生产出来五桶酒。”安娜道。

    “五桶?五桶太少了,从半个月后开始,我们每天可以生产出来五十桶酒,其中还包括可以适合魔法师喝的蕴含元素能量的酒。”齐景辰道。酿酒是要时间的,但如果只是生产高度酒,那么完全对市面上的低度酒进行再加工。

    之前聂毅一直担心这样的加工方法太过简单,可能会很快泄露,不过最近聂毅催生魔植的事情,却是让他有了主意。

    他可以用高度酒泡点魔植,这样那酒的身价顿时就不一般了!

    耶尔的人会用一些带有能量的果子来酿酒,然而酿造出来的酒味道并不好,里面能留下的能量也并不多,可如果用高度酒来泡那些果子……

    酒的档次一下子提升了不说,别人探寻他们的酿酒方法的时候,肯定也会走弯路。

    而且,他们之前锁定的目标客户只有战士,现在却可以把魔法师也加上了。

    “五十桶?”安娜惊讶地看着聂毅和齐景辰,听说这五十桶里还有带有一定魔法能量的酒之后,立刻就道:“如果这样的话,只要给我销售额的一成就行了。”

    “我们可以好好谈。”齐景辰道,可以少给一成销售额他当然是巴不得的。

    双方很快就商定了店铺的各项事宜,还有酒类的生产由齐景辰等人全权负责,他们每天需要生产至少五十桶的酒,而这五十桶酒的售卖由他们和安娜一起负责。

    “店铺的装修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最后,安娜又问。

    “装修由我们来。”齐景辰笑道。

    “行!”安娜干脆地同意了,她做事堪称雷厉风行,商量的差不多了,又签订了魔法契约之后,就离开了,然后将铺子交给了齐景辰折腾。

    装修开始了。

    齐景辰研究过耶尔的建筑,跟地球上的西方有些相似,这里的人喜欢的也是这样的风格。

    华国古代古色古香的建筑风格在地球上有人追捧,但在这里……齐景辰不觉得那些战士会想要来一个木质而又精致的房子里喝酒,当然,如果锁定的目标客户只有魔法师的话,倒是可以试试,古建筑在种上一些魔法植物,想来那些魔法师一定会喜欢。

    不过暂时还是不要挑战了,毕竟他们这些人并不擅长古建筑,也没啥这方面的天赋。

    他们现在最有优势的,是他们在桃源安全区烧过瓷砖烧过水池甚至烧过马桶!可以拿来用!

    在耶尔最豪华的街道上,有一个店面要换一个生意了。

    这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的,不过关注过后听说他们竟然要开饭店,所有人就都摇头了。

    这条街上有好几家饭店,都是圣城有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新饭店根本开不出来!

    “那家店原本不是仗着跟矮人有关系卖武器的吗?那些武器的质量挺好的,现在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开饭店了?根本就是走了一步臭棋吧?”

    “是啊,饭店本身赚的也不多。”

    有两个六星魔法师就提起了即将开出来的那家店,还一边说,一边往那家店走去,而他们去了之后,突然发现那家店门口围了很多人,其中大多还是魔法师。

    这是怎么了?这家店门口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魔法师?

    这两人好奇地走了过去,然后就看到那个空置出来的屋子房门大开,而里头有人正在装修。

    在圣城,是有很多精通装修的工匠的,这些工匠虽然是普通人,但因为有一手好手艺,总能赚很多,而这条街上所有的店铺,几乎都是找他们来装修的。

    然而这家店竟然没有,里面男男女女的,竟是七八个一点都不像工匠的人在装修。

    这些人在搞什么啊……这么装修,最后弄出来的效果不好,大家就更不愿意来吃饭了吧?

    刚来的这两人忍不住摇头,愈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魔法师在前面盯着这里,然后就看到那些魔法师惊呼起来:“来了来了!又来了!”

    这两人看了过去,然后才发现这屋子的房间里,有一个女人正在摆弄几个泥碗。

    这是在干什么?他们有些好奇,然后就发现年轻女人的手上突然出现了很多火焰,将那几个泥碗都笼罩住了。

    这个在里面弄泥碗的女人,竟然是个魔法师!

    完全看不出来啊!

    那两个人震惊的无以复加,也总算明白外面为什么围了这么多人了……按照他们感受到的情况来看,那个女人的魔法等级应该不弱于他们,对魔法的控制更是远超他们!

    就算高级魔法师,看到这一幕也会忍不住驻足,他们……这两个六星的中级魔法师也留了下来,开始观察里面的人。

    然后他们就发现,里面的人竟然都是魔法师!

    那个正在切割木材的人,用的竟然是风刃!

    那个正在做石桌的人,手捏吧捏吧就把石桌做好了,是一个土系异能者!

    还有那个正在墙上镶嵌装饰品的人……天哪,那竟然是一个少见的金系魔法师?

    等等,他们之中竟然还有一个雷系魔法师啊!看到有人往墙上钉东西的时候,一道电流从手上出现,就在墙上钻出了一个小孔,周围的人就傻眼了。

    在人类这边,金系雷系木系的魔法师都是有的,但非常少,基本都是混血,当然,他们倒也不至于被人鄙视,毕竟这些混血里面,有人做出了不小的成就。

    比如雷系,有个小国家的掌权者就是雷系魔法师,还是个魔导师,在人家这么强的时候去看不上人家,这不是找抽吗?

    只是,雷系魔法师金系魔法师什么的,真的太少了,一般人都没见过,现在见到之后……原来这些魔法还能这么用啊!

    看到裴兴随手一捏,一个漂亮的金属装饰品就出来了,外面的人忍不住惊叹。

    虽然那个金属装饰品看不出什么特别的,但这是一个魔法师做出来的,顿时就高大上了……

    要知道,就算在圣城,魔法师和战士遍地走,但占多数的人也是普通人,那些商人更是大多是普通人,要不然就是低级战士。

    圣城有一家新开的店竟然找魔法师做装修的事情,顿时就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

    那些魔法师从这条街上走过的时候,总会停下看一会儿,有些实力很强的人,也许看一会儿就走了,一些实力比较低的人,留下看过之后却不走了,反而一直聚在门口看个不停。

    这些魔法师太厉害了!他们试了试,根本做不到这样呢!特别是那个火系魔法师,那些泥土被她一烧,竟然就成了精美的餐具……又或者,他们用的并不是普通的泥土?

    这些人越看越好奇了。

    事实上,孙承芷烧瓷器的时候,用的还就是普通的泥土……不过他们用的烧制方法,却是当初在桃源安全区的时候有个火系魔法师研究出来的快捷烧瓷法。

    一开始他们都是挖窑洞烧瓷器的,但那个火系魔法师觉得很麻烦,研究了一段时间,最后就研究出了一种全新的烧制瓷器的方法。

    他发现只要火系魔法师自己注意,他们完全可以不需要窑洞,就直接将泥土烧制成瓷器,只要一直用精神力关注那件瓷器,然后控制好火候就行了!

    这种烧制瓷器的方法比较费工夫,其实没有用窑洞烧制那么方便,花去的魔力也非常多,但可以用来锻炼自己的精神力和对魔力的控制,现在的话……还可以用来展示给别人看。

    “太神奇了!”有人看着孙承芷烧制泥土,忍不住道:“我回家试了试,最后烧出来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他们怎么能把泥土烧着烧着,就变白了?”

    “我觉得最神奇的,是这家店竟然用魔法师做装修……他们到底打算卖什么?”旁边的人道。

    这些魔法师大多是六星的,但里面有七星的,找这样的魔法师来装修要多少钱啊!

    “还有件事你们不知道吧?”旁边一个人突然“呵呵”了两声:“这些人都是中央学院的学生。”

    中央学院的学生?!那些学生都是天才啊!只要踏进中央学院,就肯定前途无量了!这些中央学院的学生竟然跑来装修一家饭店?

    聂毅和齐景辰并没有常驻饭店,这天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家的饭店,早就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他们甚至没办法从大门进入饭店。

    幸好还有后门。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亲们的手榴弹和地雷~

    媛媛扔了1个手榴弹

    媛媛扔了1个地雷

    暗影扔了1个地雷

    殇。小妖扔了1个地雷

    峰回路转扔了1个地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