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8章 收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有人要跟自己决斗?聂毅往外走去,然后就看到自己和齐景辰住的别墅外面围了不少人,有战士也有魔法师。站在最前面,提出要决斗的人则是一个身上带着九星徽章的魔法师,从他身上佩戴的徽章的颜色来看,他是风系的。

    这个风系魔法师除了是魔法师以外,明显还是一个贵族,穿着昂贵而又繁复的魔法袍,身上很多不起眼的东西上面,都有家族徽章的印记。

    他的长相还是不错的,就是看起来有些刻薄,如今正眯着眼睛愤怒地看着聂毅:“聂毅!我要跟你决斗!”

    在耶尔,决斗非常盛行,很多人在遇到某些难以和平解决的事情的时候,都喜欢用决斗来解决问题,而当一个人向另一个人提出决斗,若是那人不答应,今后他将背上懦夫的名号,一直被人鄙视。

    当然,也不是随随便便都能提出决斗的,若是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比如一个七八星的高级魔法师向一个二星三星的低级魔法师提出决斗,那将不被认可,大家甚至会觉得这不是决斗,而是谋杀。

    一般决斗都会在同级别的人之间被提出,双方的实力就算有差距,也不会相差太多,最多相差一两级,而且一般要脸的人会避免对级别比自己低的人提出决斗,免得被人诟病。

    但现在,这个九星魔法师向聂毅提出决斗了……当然,他这么做倒也不算过分,毕竟聂毅和普通的八星魔法师不一样,他拥有三系魔法。

    “决斗?为什么?”聂毅看了过去,评估了一下对方的实力。

    他升级到八星之后,上辈子的力量全都回来了,其实很想找人打架试试,可惜最近那个什么公主整天跟着他,让他完全没有机会。

    决斗啊……

    “我是为了露易丝公主而战!”那个风系魔法师道:“我是蔷薇帝国坎德拉家族的杰拉夫,你对露易丝公主不敬,我要向你宣战。”

    “我拒绝。”聂毅毫不犹豫地说道,他凭什么要为了一个女人应战?

    “你竟然拒绝?”那个风系魔法师皱着眉头道,随即又是鄙夷又是失望地看向聂毅:“原来不过是一个懦夫而已,也不知道露易丝公主为什么会喜欢你!”

    这个名叫杰拉夫的风系魔法师是蔷薇帝国的人,坎德拉家族在蔷薇帝国很有权势,所以他常常能入宫见女王或者公主。

    露易丝公主被女王保护的很好,他一般见不到,但十年前,他在皇宫的花园里看到了因为头痛坐在一把长椅上休息的露易丝。

    头痛难忍的小姑娘脸色苍白,泫然欲泣,让人忍不住心疼,忍不住想要为她分担痛苦……杰拉夫不知道别人的想法是不是跟自己一样,但他在那次见到露易丝的时候,就发誓要保护这个女孩。

    然而露易丝其实并不需要他,而他的家族,也并不希望他和一个体弱多病又深受皇宠的公主扯在一起。

    坎德拉家族并不需要娶公主来增加权势,他天赋卓绝是家族的继承人,更不能娶一个露易丝这样任性的女人,特别是在他深爱露易丝的情况下。

    杰拉夫的父亲担心他会为了露易丝做出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然后他就被送到了这里。

    他一直以为自己再也没机会接触露易丝了,也放下了对露易丝的心思,却没想到这次从外面回来,竟然会看到露易丝来了中央学院。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得到了一个让他伤心的消息——露易丝公主竟然有了喜欢的人!

    而且……那个人竟然还不喜欢露易丝!

    看到露易丝伤心的样子,听到露易丝说喜欢聂毅聂毅却对她视若无睹,杰拉夫异常生气,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以已经开始冲刺魔导士的九星魔法师的身份找一个刚刚达到八星的魔法师决斗,是有点丢脸的,但杰拉夫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迫切地想要好好教训一下聂毅。

    可是……聂毅竟然拒绝了?

    听到聂毅拒绝的话,不仅杰拉夫看着聂毅的目光有些鄙夷,其他人也一样。

    有人来找聂毅决斗,这把很多人引了过来,现在看到聂毅竟然拒绝,这些人都嘘声一片。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这么没用,都不敢决斗。”有人鄙视。

    “杰拉夫是元素亲和力8的天才,五年前就达到九星了,他一个八星的只要不想死,自然会拒绝,难得你会同意?”有人嗤笑道。

    “我?我根本就不会拒绝露易丝公主。”有人笑道。

    “杰拉夫的战斗技巧据说非常棒,本来我还想参观一下,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不同意……看来我没眼福了。”也有人叹息。

    ……

    露易丝公主这时候也愣了,杰拉夫找聂毅决斗的事情算是她促成的,她一直在旁边的别墅里看着这里,自然是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的。

    她知道聂毅很强,但也不觉得聂毅能打得过杰拉夫,毕竟杰拉夫更强,因为这个,她甚至已经打定主意要当着聂毅的面去找杰拉夫,让杰拉夫在决斗的时候手下留情了——她相信杰拉夫一定会同意。

    至于为什么明明不想聂毅出事还要折腾出这么一出,却是因为她想让聂毅知道自己也是很重要的,也想让大家知道自己对聂毅的情意。

    结果,聂毅竟然拒绝了决斗!

    露易丝刚刚从旁边的别墅跑下来就听到了聂毅的话,整个人都有些懵了,她喜欢的人不应该拒绝别人的决斗才对!

    聂毅不应该是一个懦夫。

    露易丝有些懵了,但从另一边跑过来的胖子普格却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杰拉夫一个很强的人,虽然觉得自己的兄弟很厉害,但还是不想聂毅和杰拉夫战斗。

    聂毅这个时候却是朝着杰拉夫道:“不过,我要向你提出决斗!”

    “什么?”杰拉夫惊讶地问道,他还以为这人怕了,没想到聂毅竟然会对他提出决斗……

    “我不想我们决斗的理由的是因为一个女人,所以,我向你提出决斗,是因为你太多管闲事!”聂毅道:“如果你输了,以后就离我远点!还有那些多管闲事的人,你们如果觉得那个什么公主可怜,去找你们觉得可怜的人安慰去,别来找我!”

    “就是,凭什么她看上我们聂少,聂少就必须回应?那我看上她了,她是不是也应该给我回应才对?要不然就是她太绝情!”裴兴道。

    “我没有……”露易丝站在旁边,又捂住了自己的额头。

    “公主!”杰拉夫看到露易丝的样子惊叫了一声,随后愤怒地看向了裴兴,他几乎脱口而出想要找裴兴决斗,好在及时看到裴兴身上七星魔法师的徽章,忍住了。

    裴兴看到露易丝的样子不屑地撇嘴,不过倒是并没有再说什么——他并没有去针对一个弱女子的喜好。

    “走吧!去擂台。”聂毅对着杰拉夫道。

    “你没看到公主不舒服吗?!”杰拉夫愤怒地说道。

    “她又不是我的谁?我为什么要看到?”聂毅道,这世上不舒服的人多了去了,他看的过来吗?

    杰拉夫非常愤怒,露易丝却是看着聂毅忍不住眼里放光——太帅了!她之前见过的魔法师都软绵绵的,没一个有聂毅这样的气势。

    “我没事……”露易丝强撑着坐了起来,对担心地看着自己的杰拉夫道:“杰拉夫,谢谢你,可是就算他并不把我放在眼里,我还是喜欢他,还是不希望他出事……”

    杰拉夫心里痛的厉害,然而听到露易丝的话,却还是强忍着伤心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杀了他……”他会留下聂毅的命,但一定要好好地教训聂毅一顿!

    中央学院非常非常大,聂毅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其中就包括供人比赛的擂台。

    他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向裴兴:“擂台在哪里?”他不知道擂台在哪里,裴兴却肯定知道,毕竟这人向来热爱打斗……

    裴兴默默地上前,开始带路,他最近陪着普格跑步的时候常常去那里,顺便威胁普格要拎着他去擂台上打一架。

    比较可惜的是,胖子虽然一开始被他吓到了,现在却已经完全不怕了。

    跟着裴兴,聂毅很快就来到了擂台附近。

    这里非常大,地球上的学校的运动场跟它完全不能比,一个擂台的大小,都赶上一个国家级的体育馆了。

    这些擂台都比周围略高,里面并不是平整的石板,相反更像是一片野地,里面还有泥土石头乃至水坑,完美模拟了野外的场景各系的魔法元素也都是平衡的,没有哪一种多,也没用哪一种少。

    聂毅对这样的战斗场地非常喜欢,他看了两眼,然后看向了杰拉夫:“上去?”

    “走!”杰拉夫道。

    中央学院并不禁止学生之间相互争斗,甚至是鼓励的,但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也会保障学生的安危——如果学生在学院里连安危都不能保证,又有多少人会来读书?至少那些贵族肯定都不会来了。

    所以他们规定了在学校里不能随意争斗,决斗倒是并不禁止,但会有专门的老师来询问双方是否自愿,并给出一些限制,比如说决斗中并不能使用卷轴之类的物品。

    中央学院有些学生后台很硬,要是可以使用卷轴,有些人就可以靠着魔导师制作的卷轴所向披靡了,不说别的,杰拉夫手上就肯定就很多卷轴。

    “这些规定是所有的比赛都通用的,另外还有一些事情我需要询问,比如你们是进行生死决战,还是进行其他程度的决斗?这点由决斗接受者提出。”那个帮两人进行登记的人看向了杰拉夫。

    杰拉夫对于自己景辰成了决斗的接受者这一点感到不舒服,现在这个……他是想要进行生死决斗的,这个时候他要是提出点到即止的决斗,别人说不定还会以为他怕了。

    但是对上旁边露易丝公主满是祈求的目光,他又没办法提出生死决斗了,咬了咬牙,他最终脸色不太好看地表示:“人没死就行!”

    “可以。”登记的人道:“我会将这点告知今天看守擂台的战王阁下。”

    一直在担心,怕被人说贪生怕死的的杰拉夫屈辱地点头。

    登记的人这时候又道:“你们还要付决斗场的使用费用,开启防护罩以及让战王阁下做评判,共需要支付四个九系魔晶,由决斗提出者支付。”

    魔法师或者战士跟人战斗会造成强大的破坏,所以擂台周围是用魔法阵布置出一个防护罩的,既然布置了防护罩,那么肯定就需要魔晶作为能量,这魔晶当然不可能由中央学院出,肯定是要提出决斗的人出的。

    而这四颗魔晶,两颗用来支付开启防护罩的费用,另外两颗则用来支付给那位在旁边看着的战王——他们举行的不是生死决斗,到时候若是有人受伤,还需要战王阁下进魔法阵救人。

    说起来,在耶尔会常常嚷嚷着要跟人决斗的,基本都是有钱有闲的贵族,这也是有原因的——家境一般的魔法师哪有这个财力?

    聂毅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现在突然听到,表情一变。

    其实聂毅并不缺钱,杀了博特伦就已经让他发了一笔了,四颗九星魔晶他也是拿得出来的,但他们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

    地球上现在什么都没了,他们总是要买些植物动物回去的吧?虽说他们可以买便宜的,但地球那么大,就算买最便宜的,估计也要很多钱吧?

    还有地球上的人……光他们桃源安全区就有无数的魔法师,这些人还都是一点装备都没有的,他哪怕在耶尔买最便宜的不能镶嵌魔晶的魔法杖也要一千个金币往上……勉强一千个金币装备好一个人,一千万的赏金勉强能装备一万个人?

    他们要花钱的地方真的太多了,只要想想地球上那些人连口肉都吃不上,聂毅就不好意思再大手大脚的。

    四个九星魔晶……这绝对是一大笔钱了!他当初买一堆的刀,因为上面没有魔法阵也不镶嵌魔晶,才花了个四星魔晶呢!

    聂毅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后悔一开始没接受杰拉夫的决斗而选择自己提出决斗了。

    不过,他倒也不至于真的舍不得出钱,聂毅很快就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拿出了四颗九星魔晶。

    杰拉夫注意到了聂毅一开始的迟疑,轻嗤了一声:“穷鬼!”

    看到登记的人走了,他表情阴森地看向了聂毅,然后整个人在风系魔法的帮助下飘上了大约一米多高的擂台。

    其他人这时候都看向了聂毅,期待聂毅也给来点酷炫的出场方式,然而聂毅只是普普通通地一跃就上了擂台,这模样看起来都不像是魔法师的出场方式,而像是战士的。

    这个时候,擂台的周围升起了一个防护罩,防护罩将聂毅和杰拉夫笼罩在了里面,也将其他人全都拦在了外面。

    露易丝公主盯着擂台,握着拳头满脸凝重,其他人却小声议论起来。

    早就跟着杰拉夫和聂毅的人自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却也有些人对此并不了解:“这是怎么了?有人挑战杰拉夫?他不要命了吗?”

    “那是聂毅。”

    “聂毅,那个三系魔法师?”

    “是啊,就是那个三系魔法师,也不知道三系魔法师都是怎么进行战斗的,你说他战斗的时候有没有可能魔核破碎?”

    “三系魔法师跟人的战斗啊!我一定要看看!”

    ……

    露易丝听着周围的议论,表情越来越难看,最后她冷着脸看向了身边的乔恩,怒斥道:“你都不知道要给我搬个椅子坐吗?你就打算让我一直站在这里?”

    说着,她伸出手,狠狠地掐了乔恩的手一把,她的指甲上面戴了小巧可爱的指甲套,那是用一种鸟儿的嘴巴做成的,非常坚硬,这一掐,立刻就将乔恩的手背掐出血来。

    乔恩一声不吭,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椅子给露易丝坐下。

    露易丝掐人的动作大多数人并没有看到,倒是她泫然欲泣地看着场中决斗的两个人的样子大家都看在眼里,很多人见到这一幕,都对露易丝充满了同情。

    身为公主却偏偏拥有双系魔法,注定命不久矣,真的很可怜……

    “听说杰拉夫是为了露易丝公主才向聂毅提出挑战的,结果聂毅并不同意,说不想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跟杰拉夫战斗,然后又以杰拉夫多管闲事为名,向杰拉夫提出了决斗。”

    “还有这么一回事?”

    “当然是因为这个,那个聂毅之前为了躲露易丝公主都不出门了,而且他才刚刚达到八星,总不可能是他找上了杰拉夫要跟杰拉夫决斗的。”

    “这个聂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露易丝公主长的这么漂亮,竟然还躲着……”

    “是啊,露易丝公主真的很可怜。”

    “话也不能这么说,人家说不定就是不喜欢露易丝公主……莫名其妙被人喜欢,还因为这个被人拉去决斗,他也够倒霉了。”

    “这倒也是……”

    ……

    齐景辰得到消息过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正在议论着聂毅,听着那些议论,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聂毅竟然跑去跟人决斗……他到底想干什么!

    远远地看着用魔晶作为能量布置出来的魔法罩外面,齐景辰的脸色不太好看。

    “齐景辰,你别担心,聂毅很强,他一定可以赢。”尤里对齐景辰说道。

    之前齐景辰在图书馆里看书,正是尤里找到他,他才知道聂毅竟然跑来跟人决斗了。

    其实齐景辰也知道,在并不开阔的擂台上,又被限制了不能使用卷轴,聂毅是占便宜的,但看到聂毅跟一个九星强者战斗,齐景辰依然不可避免地有些担心。

    齐景辰远远地站着,并没有靠近,免得影响了聂毅,然后他就看到看到聂毅拿出了他的大刀。

    周围人的是议论声猛地一顿,原本在议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事实上,不说周围的人了,就连杰拉夫这会儿都有点愣了。

    聂毅这时候还偏偏单手握刀劈在地上,将自己身边的一块石头劈开,然后对着杰拉夫道:“来!战斗!”

    看着那块被劈开的石头,杰拉夫的表情微微一变,但他很快就表情凝重地看向了聂毅,然后他身边就充满了风,他整个人也都隐藏在了风里。

    杰拉夫时常参加各种战斗,战斗意识很强,而他最自豪的一点,就是他可以操控风,让自己的速度变得极快,甚至出现残影让其他人没办法攻击到他。

    这会儿,杰拉夫就好似在聂毅的视线里消失了,就算聂毅用精神力去捕捉,也很难捕捉到对方的具体位置。

    真不错!聂毅的微微挑了挑眉毛,引动周围的魔力在自己身边竖起了冰墙。

    他的冰墙还没有全部竖起,风刃就已经来到了面前,然而这些风刃到底还是被冰墙拦住了。但冰墙拦住了还风刃,却又被风刃彻底搅碎……

    并不是用他体内的魔力直接铸就的冰墙,就是有点不牢固……

    战斗的开篇就足够吸引人,接下去的发展也足够吸引人。

    杰拉夫的战斗意识很强,已经被一个魔导师收为学生的他,对风系魔法的使用简直炉火纯青,聂毅呢?水火两种魔□□换着使用,战斗方式还非常古怪,大家嫌少看到的多系魔法师的战斗,也忍不住大呼过瘾。

    场外的人一时间都猜测起了这两人到底谁能赢。

    “杰拉夫是九星魔法师,怎么着都比一个刚刚升级到八星的要强。”

    “这场战斗,杰拉夫站便宜了,聂毅刚刚升级到八星,对自己的魔力的控制恐怕还没熟练。”

    “九星魔法师的魔力储备远超八星魔法师,再这么下去,聂毅的魔力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被耗光了。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纷纷猜测起来,但基本都是觉得聂毅会输的,这会儿聂毅也确实只能被动防守。

    “齐景辰,你说谁会赢?”尤里问道。

    “聂毅。”齐景辰毫不犹豫地表示,虽说他觉得聂毅跑来跟人决斗太危险,但他相信聂毅一定是有足够的把握,才会参加这场决斗。

    聂毅也确实有足够的把握。

    撑起自己的领域,再在周围错落有致地竖起一些冰墙……一层层的冰墙将他环绕起来,在战斗中,他逐渐给自己制造了一个能将他护住的堡垒,而这些冰墙并不是闭合的,他又可以离开冰墙出去攻击杰拉夫。

    渐渐地,场中就成了这个样子,杰拉夫利用风系魔法一直在角斗场的外围游走,身形很难捕捉,而聂毅则在中间制造了一些迷宫一样的冰墙躲在里面,时不时地出现攻击一下杰拉夫,补上几堵冰墙,然后又躲了进去。

    杰拉夫的优势就是自己的速度,他当然不敢随意进入冰墙区,这会儿看着聂毅躲在里面不出来,自己毁掉的冰墙又很快被填补上,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杰拉夫的嘴角微微勾起,他的表现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实际上却开始偷偷地准备一个九星魔法风暴。

    他准备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没多久,那个魔法就在杰拉夫的手上形成了。

    旋转的风暴朝着聂毅躲藏的冰层冲去,那些是冰墙立刻就被风暴绞成了碎片,聂毅之前制作的冰墙,都已经消失殆尽,就连聂毅都看不到了。

    杰拉夫的眼睛猛地睁大,然后就看到一把闪烁着幽幽蓝光,散发着浓郁的寒气的大刀出现在了自己的脖子前面。

    杰拉夫的气息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稳,毕竟以前出去战斗,他一直都要战士保护,虽然常常需要抵抗别人的魔法,但完全不需要直面刀剑。

    幸好,杰拉夫很快就想起了自己还有领域,并不需要如此害怕,然而聂毅这个时候,竟然朝着他扔下了一个魔力球,然后又飞快地退去。

    那个魔力球猛地爆炸,将杰拉夫的领域炸的有些不稳,杰拉夫忍不住道:“他犯规!”聂毅是使用了卷轴或者别的魔法器具?

    “聂毅刚才用的是什么魔法?”外面也有人道。

    “看得出来他施展魔法很不熟练,刚才该不是用了什么魔法物品吧?”

    “他犯规了?”

    ……

    “水火双系魔法放在一起会爆炸,他只是直接扔出了自己的两种魔力,并没有犯规。”在场边看着这一切的战王道。

    直接扔自己的魔力当做攻击?竟然还能这么干?

    不……应该说,明明知道水火两种魔力不相容,不小心地将之分开,反而合在一起用,这人不要命了吗?

    之前聂毅一直在躲,外面不少人都觉得他胆小,但现在看看他的行为,却再也没人敢这么说了。

    然后,他们就发现聂毅确实一点都不胆小,事实上,他胆子很大,很多攻击方式都堪称铤而走险……

    想想也是,地球上是什么情况?这辈子为了齐景辰,聂毅不怎么涉险,也遇到了几次生死危机,上辈子就更不用说了,那时候他几乎每天都处在危险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摸索出了很多剑走偏锋的攻击手段,这么干的时候,他还偏偏能把自己护好。

    上辈子他把自己自己护好,是为了不被丧尸抓伤,至于现在……他出来决斗的事情,不想齐景辰知道。

    聂毅这样跟耶尔截然不同的攻击手段,毫无疑问给杰拉夫带来了一些麻烦,不过杰拉夫是九星魔法师,不时一个魔法下来,聂毅就只能暂避锋芒。

    杰拉夫又是一个风系魔法用出,夹杂着的风刃的龙卷风朝着聂毅吹去,聂毅就地一滚滚开,然后用冰墙火龙挡住了这个魔法,而这么一来,他和杰拉夫就已经离开了很远的距离了。

    杰拉夫更擅长和人远距离战斗,这样的距离是对他有利的。

    因为打滚身上都脏了的聂毅看着杰拉夫,却并不是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他是巴不得杰拉夫多用一些大型魔法的……他并没有用过太消耗魔力的魔法,本身的魔法又浑厚,这会儿消耗不大,但杰拉夫的魔力,怕是越来越少了吧?

    聂毅一开始就打着消耗杰拉夫的魔力,顺便用杰拉夫熟悉一下自己魔法和耶尔的战斗方式的主意,这块儿两个目标都达成了。

    这么想着,聂毅又攻向了杰拉夫。

    杰拉夫看到聂毅为了躲闪身上竟然沾染了尘土的样子就觉得碍眼,又是一个魔法用出……

    聂毅在自己的身周裹上火焰滚出去,很快就又躲开了。

    杰拉夫期初并没有发现聂毅的打算,但随着自己的魔力越来越少,他也发现了这一点,表情略有些难看。

    他和聂毅都没有受伤,但这么下去,指不定他的魔力会耗光……杰拉夫忍不住看向了台下的露易丝。

    露易丝的一双美眸紧紧地盯着聂毅,一副关切地样子,最后好不容易侧过头看到他,眼里竟然还有这责备。

    也是,在外人眼里,现在分明就是杰拉夫占据了上风的,至于聂毅……他屡败屡战,明明实力比杰拉夫低了一级,却一直没有放弃……就算样子狼狈了一点,但大家也觉得是人之常情,甚至觉得他很多躲闪的动作出人意料而值得学习。

    很多来观战的战士在见识过聂毅用的一些战斗方法之后,就议论纷纷起来,打算学习学习……

    杰拉夫看到外面的景象,咬了咬牙,突然拿出了一颗魔晶。

    决斗的时候不能用卷轴,但魔晶是可以用的,毕竟很多魔法师压根离不开魔晶,身上更是镶嵌了无数魔晶。当然,魔晶里面的能量吸收起来比较慢,其实作用也不是很大。

    只是……魔晶还有一个用法……

    杰拉夫捏碎了手上的魔晶,魔晶里储存的风系魔力顿时逸散在了整个决斗场内。

    “杰拉夫他在干什么?”场外有人惊叫起来。

    “他竟然打算用无耻战法……”

    “那个聂毅很强?竟然逼他用出了这一招?”

    ……

    “这是怎么回事?”齐景辰有些看不明白,询问尤里。

    “这是一种很适合在决斗台使用的战斗方法,以前有个人比实力比自己强的人挑战,觉得打不过,就去换了很多很多魔晶,然后一上场就把魔晶全都捏碎了,让决斗场里充满了自己这一系的元素能量。杰拉夫似乎就想这么干。”尤里道:“据说他身价不菲,要是让他捏碎了太多魔晶,聂毅就糟了,一定要尽快阻止。”

    这一招一般只有弱者才会用,所以大家都不明白占据上风的杰拉夫为什么要用,但杰拉夫既然用了,聂毅就应该马上上去制止,或者干脆也捏碎魔晶。

    是的,这招是有对抗方式的,那就是你捏我也捏,你能捏碎魔晶,当然我也能!

    这么一来,双方就又攻公平了。

    最后等决斗的两个人捏碎的魔晶太多,防护罩里面充斥的各种能量之间发生冲突,指不定还会“砰”地一声,发生剧烈爆炸。

    以前有两个没什么本事又特别有钱的人在决斗的时候这么干,结果就被双双炸死了……

    “杰拉夫他怎么能这么做!太无耻了!”露易丝愤愤不平地说道。

    “公主……”乔恩低声叫了一句,不管杰拉夫怎么做,都是为了露易丝,甚至是露易丝的态度让他这么做的……露易丝这样的指责如果被周围的人看到,那些人肯定会觉得心寒。

    露易丝也是知道要怎么维护自己的形象的,但她心里不好受……露易丝抓住乔恩的手,尖利指甲又掐了上去。

    乔恩倒抽一口冷气,刚刚用药剂修复的伤口又被撕裂了,一时间鲜血淋漓。

    杰拉夫做这样的事情,是觉得聂毅说不定不懂这个,也是笃定聂毅手上的魔晶肯定没有自己那么多——之前付四个九星魔晶的决斗费,聂毅都心疼呢!

    而聂毅确实没有见过这种战斗方法,他小心地戒备着,看了杰拉夫一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

    当初袭击他们的博特伦是个很小心的人,不仅选择了埋伏他们,还在埋伏他们的时候弄来了很多水元素,改造了那一块地方……

    杰拉夫也是打算这么做吧?他想要让这个角斗场里充满风系能量?

    这么一来确实会对杰拉夫有利,但自己这个整天在充满黑暗能量的地方进行战斗的人,其实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当然,如果能把周围的风系能量消耗掉那就更好了……想到这里,聂毅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把东西。

    外面的人以为聂毅也要捏碎魔晶了,却不想聂毅最后竟然撒出了一把种子。

    看到这些种子,外面围观的人才想起来一件事,那就是……聂毅还是一个木系魔法师?

    可是这时候扔植物又有什么用?这些植物又不可能把风系能量给吸收了!

    等等……这些植物,好像真的能吸收风系能量?

    杰拉夫已经捏碎了很多魔晶,把自己身上带着的风系魔晶都捏碎了,整个防护罩里充满了风系能量,这能让聂毅施展魔法的时候受到阻碍,他却会有如神助。

    感受到周围浓郁的风系魔力,杰拉夫的脸上浮现了笑容。

    不管是杰拉夫还是周围的人,都以为聂毅已经必输无疑,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一些植物竟然在地上长了出来,聂毅脚边的那些更是长得无比茂盛。

    这些植物大家还并不陌生,是一种可以效果非常好的风系魔植,名叫风铃铛。

    风铃铛是一种可以人工培育的六星风系魔植,它的作用非常大,果子可以直接食用恢复风系魔法师的魔力,其他的东西也可以用来制作药剂。

    它是可以人工种植的,但种植的代价非常大,因为它不仅需要生长在充满风系能量的地方,还长得特别慢……

    有人曾经计算过,培育一株风铃铛至少需要两颗七星的风系魔晶,在野外更是非常非常少见,因为这个,风铃铛的价格很昂贵。

    但现在,决斗场里,很多风铃铛开始发芽生长,长得……还非常非常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