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7章 决斗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刚刚踏入圣光分院就遇到了尤里,很显然,对方专门在等他。し

    “齐景辰。”尤里对着齐景辰笑道,昨天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多少已经摸到了一点齐景辰的喜好,打过招呼之后,就直说了要说的事情:“齐景辰,我昨天你留给我的纸和笔很受欢迎,我觉得应该会有很多人向你打听。”

    “我知道了。”齐景辰朝着尤里点了点头,对于这情况,他一点都不意外。

    虽然耶尔的人都非常强大,但这里所有的一切,都还是手工的!

    这些魔法师们平常使用的纸,都是用动物皮毛制成的,画卷轴那是不得不用可以储存的动物的皮毛,可平常记点东西,那些皮纸肯定没有普通的白纸好用。

    如果让这些魔法师知道白纸的制作方法和价格,也许他们会觉得白纸非常普通,甚至不屑于用,但他们现在不是不知道么?而且……

    物以稀为贵。

    大白菜大家都种,又好种,所以买不上价格,但要是这事一种难以重活的蔬菜,指不定就要从几毛钱一斤变成几十块一斤了……

    现在在耶尔,只有他能拿出笔记本,没人知道这些东西的工艺,这些东西的价值自然也就变高了。

    当初聂毅和齐景辰从博特伦的手上得到了不止一个空间戒指,而现在,其中一个容量最大的就戴在他的左手上。

    他的右手上,还带着另外两个空间戒指,其中一个是兰斯洛特在地球上的时候给的,方便他装东西,另一个则是曼纽尔后来给的。

    至于曼纽尔一开始给齐景辰的容量最大的空间戒指,现在在聂毅的手上,聂毅这家伙有时候恨不得把整个房子都装进去,真的很需要一个大容量的空间戒指。

    伸出手在自己的空间戒指上面抚摸了一下,齐景辰估算了一下自己的东西。

    尤里跟在齐景辰的身边,看到齐景辰的动作,目光落在齐景辰的手上,眼里流露出羡慕来。

    大约是耶尔有空间魔法师的缘故,空间戒指虽然不多,但并不是特别珍贵,甚至它真要说起来,跟魔法灯的地位是一样的,都属于魔法器具的一种--要知道,魔法灯也是能认主的!

    在外面,容量小的空间戒指的价格基本是魔法灯、水镜这样的东西的两倍,它的价格相对贵一点,但对于魔法师是来,魔法灯和水镜并不是必要的,买一个空间戒指却是必须的,所以很多人会买空间戒指,却不会买别的。

    如果和地球上的某些东西做一下比较,那么空间戒指应该属于绝大多数人都需要的汽车,而魔法灯水镜这些,就属于昂贵的奢侈品。

    齐景辰现在随身带着“三辆车”,那“三辆车”还都是一看就价值不菲的“大牌子”,尤里自然是羡慕的。

    要知道,虽然小容量的空间戒指并不少见,但容量大的空间戒指还是非常稀少的,价格绝不止翻倍那么简单。

    一般就算是有一块非常大的封地的贵族,最多也就在手上戴一个空间戒指而已。

    不过齐景辰戴三个空间戒指,也并不是不能理解的,人家那可是把好几个魔法灯放在院子里亮着玩儿的人!

    太有钱了!太会炫了!

    就齐景辰这样的表现,不管是谁,都是会高看他一眼的……在耶尔,实力强大的人受人尊敬,有钱人也一样。

    齐景辰进了教室之后,果不其然,向他打招呼的人更多了,这些人还多了几分真心。

    昨天从尤里那里拿到了一支蓝色水笔,背景不小的学生看着齐景辰,仰着头问道:“齐景辰,你还有没有给尤里的那种纸?”

    这人是光明神教三长老的后辈,名叫哈里斯,他长着一头银发,平常总给人一种高傲的感觉,在班里并不怎么讨人喜欢,这时候看着齐景辰的时候,也好似高高在上一般。

    “有。”齐景辰并没有在意他的高傲,很快就拿出了一本。

    他之前给尤里的笔记本的封皮是皮质的,因而上面没什么图案,这次拿出来的笔记本却不同。

    这是一本软封皮的笔记本,上面有水墨画的竹子,外面则套了一个透明的塑料套子。

    齐景辰对笔记本的工艺之类都不了解,他只觉得这笔记本比之前的更漂亮。

    哈里斯应该也是这么觉得的,他眼睛一亮,伸手摸了摸齐景辰拿出来的笔记本,发现自己完全看不出外面的表皮是用什么制成的之后,面上就带出了许些喜色,他看了看齐景辰,仰起头:“这我要了,多少钱?”

    “都是同学,这个笔记本我送给你了。”齐景辰道,班里的人基本都是来头不小的,用几个笔记本就能拉好关系,何乐而不为?

    “多谢!你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哈里斯道,他拿出笔记本翻开,就看到里面还有着一道道整齐的线条,他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昨天从尤里那里弄到的蓝色水笔在上面写下一行字,看着异常整齐清晰的字迹,越看越喜欢。

    就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配得上他的身份!

    齐景辰这个时候,却是又拿出了一些本子。

    他给尤里和哈里斯的笔记本都是b5的,有普通书籍的两倍大小,现在拿出来的笔记本,则都是a5的,就是地球上普通书籍的大小。

    这些笔记本都是普通的硬壳笔记本,外壳上映着各种花纹图案,有些是简单的画,有些是西方建筑的照片,小清新的厚重风的应有尽有。

    “这些本子是我从我的家乡带来的,大家喜欢的话,就挑一本带走吧。”齐景辰道。

    班里的二十来个人全都眼睛一亮。

    那些男生基本都选了不怎么出奇的笔记本,班里的几个女生则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笔记本喜欢的不行,恨不得将这些笔记本全都拿到手才行。

    不过这东西他们从未见过,想来并不便宜……他们最终只拿了一本。

    齐景辰这时候又拿出了一些水笔。

    水笔有蓝色黑色红色深蓝色四种,在地球上最好卖的绝对是黑色的,大家也习惯了用黑色的,但在这里……

    红色和蓝色的水笔最受人青睐。

    一上来就跟齐景辰要笔记本的哈里斯,就在齐景辰说要送给班里的人一人一只水笔之后,速度飞快而又面无表情地挑走了一支红色的水笔。

    齐景辰拿出来的水笔并不多,以至于来的晚的人只有黑色水笔可以拿,看到这些,他们都有些失落。

    不过感受过用黑色水笔在笔记本上写字的流畅感觉之后,大家对这种笔就也喜欢了起来,不管怎么说,这笔都比之前的骨笔好用了不知道多少。

    骨笔这东西,哪怕笔尖用了最好的材料,不会漏出水来,但需要不时地加墨水,总归是非常麻烦的。

    不过有人用骨笔在笔记本上写字,突然发现写出来的字也非常漂亮,就是稍稍显得有些粗。

    一群平常身边一直有人的伺候的小少爷大小姐,尊贵的高级魔法师,竟然都对笔记本爱不释手起来,他们对齐景辰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兰斯洛特再次捧着书本来教室的时候,就发现了这样的情况,目光一扫,也看到了众人手上的笔记本。

    这样的东西他也有,毕竟他曾经在地球上待过,不过当时看到地球上这样的东西多的数不胜数,一点都不稀罕,他们也就没有将之放在心上,没想到齐景辰拿到耶尔来之后,竟然会这么受欢迎。

    兰斯洛特朝着齐景辰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讲课。

    这次讲课,兰斯洛特又讲述了一些浅显的知识,然后再配合自己的领悟。这对齐景辰来说非常地有用,对班里的其他学生来说也一样。

    这些人因为天赋出众一直在学校里学习,并没有经历太多的事情,缺少的就是各种经验。

    下课后,兰斯洛特并没有离开,而是看向了齐景辰:“听说聂毅昨晚升级了?”

    “是的。”齐景辰道,提到聂毅,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恭喜。”兰斯洛特对齐景辰道,然后拿着自己的教案离开了教室。

    圣光学院的学生很少关心外面的事情,听到兰斯洛特说起聂毅,有人就忍不住问道:“聂毅是谁?”

    “齐景辰的下属,会水火木三系魔法,之前是七星魔法师。”哈里斯道。

    哈里斯一直都是学院里最高傲的,没想到竟然会知道这样的消息,众人都有些惊讶,哈里斯又对着齐景辰道:“蔷薇帝国那位备受宠爱的小公主因为聂毅,昨天已经进入了中央学院……你让你的人小心。”

    “那位小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齐景辰看向了哈里斯。

    “她出生就是水火双系魔法师,从小就因为两种魔核相互排斥而备受折磨,蔷薇帝国一直在寻找解决她的问题的方法。”哈里斯道:“如果聂毅真的有这样的方法,那是好事,你们将可以得到蔷薇帝国的友谊,但如果聂毅其实并没有解决问题的方法,你们最好小心,因为蔷薇帝国或许会迁怒你们。”

    “多谢告知。”齐景辰朝着哈里斯笑了笑。

    哈里斯侧过脸看向了旁边,他想告诉齐景辰,现在最好的方法,是把聂毅交给蔷薇帝国,这样就能换取蔷薇帝国的友谊了,之后哪怕聂毅并没有帮那位露易丝公主解决问题,至少蔷薇帝国的人也会感激齐景辰。

    但看到齐景辰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心,他却是将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然后另外选了一个话题:“齐景辰,我们今天下午要去西区的教堂给人祝福,你去不去?”

    “抱歉,我刚刚来到圣城,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恐怕不能去了。”齐景辰拒绝了。

    “那就等下次吧!”哈里斯点了点头。

    齐景辰朝着哈里斯点了点头,往外走去,见状,尤里立刻就跟了上去:“齐景辰,我送你。”

    尤里把齐景辰送到门口,发现齐景辰不太了解西区教堂的事情之后,还顺便解释了一下。

    圣城非常繁华,本地居民的生活都非常好,但在圣城除了本地居民以外,还有一些从别处逃难来这里的人。

    圣城会给那些人必要的帮助,提供衣服食物,还会有牧师去给他们祝福,然后在他们的状况好一些之后,还会有牧师将他们带去一些地广人稀的地方安顿下来。

    光明神教竟然会这样做,倒是让齐景辰有些惊讶,也打定了主意有机会要去见识一下,不过今天怕是不行了,聂毅还在家里等着。

    齐景辰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就发现康妮正坐在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

    她将聂毅和齐景辰唯一带来的一个单人沙发占了,搬到了角落里,然后周围种上鲜花藤蔓,还在对面放上了一面镜子,然后优雅地坐在那里……玩平板。

    她美得就像是一副画,好像从画里走出来的精灵,不过只要看到她手里的平板,就会让人分分钟出戏。

    “真是该死的,这一关我怎么都过不了,我要钻石!钻石!”看到齐景辰,康妮立刻就看了过来,满眼都是不能充值带来的怨念。

    齐景辰看了看康妮面前的平板,突然发现康妮差不多已经将植物大战僵尸玩到最后了……这才两天功夫,就能玩到这么后面,她肯定没睡觉。

    精灵的精力真好……

    “齐少,我老师有事找你。”裴兴这时候从外面进来,喊道。

    齐景辰昨天没能买到想要的铺面,正想拜托铁山去做这件事:“请进。”

    铁山背着一个巨大的铁锤从外面进来,正满脸笑容地想说什么,却不妨竟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康妮,表情顿时一边。

    康妮却是看向了铁山:“嗨,小矮人!”

    裴兴知道铁山的脾气不太好,看到康妮这么说话,他琢磨着铁山必定要拿着锤子去找康妮的麻烦,结果铁山竟然什么都没做,反而道:“康妮大师。”

    铁山的一张黑脸上的表情异常复杂,让人看到之后忍不住对康妮愈发好奇。

    康妮叫了铁山一声,然后就再也没有理会铁山,这让铁山松了一口气,然后就看向了齐景辰:“齐景辰,你昨天说你要酿酒,有什么打算没有?”

    说着,铁山又打出了一张纸来看了两样:“酿酒的地点选在哪里,怎么保证秘方不泄露,成品出来之后又要怎么售卖……这些都要考虑。”

    “铁山老师想的很周到。”齐景辰道。

    “不是我想的,是我老婆想的!”铁山道,说起自己老婆的时候,表情颇为得意。

    齐景辰的脸上露出许些惊讶,然后对着铁山道:“你觉得,我再弄一栋这样的房子,能不能保住秘方?”

    铁山想起自己看到外面的爬山藤的时候震惊的心情,再看看角落里的康妮,虽然不知道齐景辰是怎么说动这一位的,却已经忍不住对齐景辰有些佩服了:“能!”

    “至于其他的,我打算在圣城买一个大房子,后面酿酒,前面就开一家酒楼,若是酿出来的酒数量少,那就全都在酒楼售卖,若是酿出来的酒多,那就要拜托铁山老师找销路了。”齐景辰又道。

    “销路没问题!矮人们那里,有多少能卖掉多少……”铁山毫不犹豫地说道。

    “既然这样,就要拜托铁山老师去找合适的房子了。”齐景辰道。

    铁山拿出手上的纸条看了看,然后道:“你把你要的房子的情况说出来,我一定帮你找到,至于具体的合作方法,我们到时候再谈。”

    “可以。”齐景辰同意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办。”铁山收起手上的纸条道:“你还有没有酒?”

    最后,铁山带着两瓶酒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你要做生意啊……”康妮看了齐景辰一眼,然后道:“选铁山这家伙倒是不错,他的老婆是商会的,当初就是去矮人那边做生意的时候把铁山抢来的。”

    说完,康妮关了游戏,然后开始看着自己镜子里的容貌。

    镜子里的人她真的是越看越觉得好看……康妮陶醉了起来。

    齐景辰顿了顿,然后上楼去了。

    他走到楼梯上的时候,康妮又道:“你放心,这屋子里里外外种了那么多的爬山藤,现在在屋子里都是已经不能用精神力了,你们在楼上做点什么我绝对看不到。”

    齐景辰:“……”

    好吧,他确实打算去楼上做点什么……

    聂毅和齐景辰的卧室里,聂毅还在睡着,但齐景辰推门进去的时候,聂毅却是睁开了眼睛。

    然后,聂毅就突然跳起来把齐景辰给抱住了——他已经睡过几个小时了,虽然精神力并没有全部是恢复,但这东西并不影响做某些事情是不?

    两人相拥在一起,亲吻起来。

    他们两人在房间里亲热的时候,楼下已经开始准备午饭了。

    “聂少和齐少呢?”有人问道。

    “你们觉得聂少昨天晚上那么拼命是想干啥?”旁边的人道,虽说他们一直表现的对聂毅和齐景辰的关系一无所知的样子,可事实上……他们心里清楚的很。

    “你们几个,给我弄点吃的过来。”康妮朝着聂毅的手下喊道。

    这可是聂少的老师……几人毫不犹豫地,就给康妮准备了不少吃的。

    康妮拿着手上的东西吃了几口,愈发觉得惬意,这做精灵啊,最好还是要有人伺候着才好。

    聂毅正在为可以和齐景辰进行没羞没躁的美好生活而高兴的时候,却不知道他升级的事情,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最关注的聂毅的无疑就是露易丝公主,公主大人今天没有去上课,一直坐在隔壁的别墅的窗口盯着齐景辰和聂毅的别墅看个不停,想要等聂毅出来,偏偏聂毅一直不出来,又气又急。

    聂毅该不是出事了吧?

    “我要去找聂毅!”露易丝终于忍不住了,猛地坐了起来。

    “公主,要是他们再伤害你……”乔恩连忙阻拦。

    “他们不敢伤害我的!”露易丝道。

    “公主,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乔恩道,然后就被一鞭子抽在了脸上。

    露易丝身为公主,身边保护的人里却连个魔导士都没有,这也是有原因的——一般人都受不了公主的脾气。

    就算女皇给出的条件再诱人,那些魔导士在见识过露易丝公主的刁蛮任性之后,也会宁愿选择待遇是更差一些的工作而不是被一个这样的公主甩鞭子。

    露易丝公主甩了乔恩几鞭子,正要往楼下走去,突然又捂住自己的脑袋开始呼痛。

    她一旦头痛,就再也做不了什么了,见状乔恩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哄了起来:“公主,聂毅的事情用不着你出面,属下以蔷薇帝国的名义约见对方就行。”

    “那你快点去啊!”露易丝吼道,又因为疼痛低声哭了起来。

    她哭起来的时候看起来可怜极了,乔恩叹了口气,立刻出去办事去了。

    蔷薇帝国的人来到聂毅和齐景辰的住处的时候,聂毅正在做大餐。

    乔恩和使者是一起来的,他之前一直觉得聂毅应该是不待见自家公主的,要不然之前不可能对自家公主那么冷漠,但现在看到聂毅一个刚刚升级成八星的魔法师竟然不像其他魔法师一样有人前来祝贺,而是正在做饭,却突然觉得自家公主的想法有可能是正确的,说不定这个聂毅,真的是被逼着不能接近外人。

    “有什么事情?我很忙!”聂毅道,利落的杀鱼。

    耶尔的人也吃鱼,不过很排斥那些刺多肉少的鱼,普遍觉得只有快要被饿死的人,才会去吃这样的鱼,而聂毅杀的就是这么一条。

    这鱼长得像鲫鱼吃起来也像鲫鱼,聂毅打算用它来熬汤。

    蔷薇帝国的使者是蔷薇帝国驻守在圣城的一个九星魔法师,还是一个侯爵,他的身份并不低,以前就算是魔导士看到他客客气气的,现在突然被怠慢自然有些受不了,当下皱起了眉头。

    他知道聂毅的情况,也清楚自己一个不怎么战斗的人,真要论打斗,多半比不上聂毅,但精神力的话,他一个九星魔法师的精神力,绝对比一个刚刚升级成八星的魔法师的精神力要强!

    这么一想,这个九星魔法师就用精神力往聂毅的身上压去,结果……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精神力竟然被什么东西给搅碎了!

    精神力根本没办法碰到聂毅,这让这人大惊失色,他一开始还以为会这样是有人暗中做了手脚,突然却想起来进来之前,他似乎看到整栋房子都被一种藤蔓植物覆盖起来。

    好好的一栋别墅被藤蔓覆盖之后就变成了绿色的,他当时还觉得弄成这样有**份,但现在仔细一想,突然觉得那些藤蔓有些眼熟。

    爬山藤?

    那种生长在空间系魔晶矿附近的植物?

    这位侯爵大人额头上的汗水不自觉地开始往下滴落。

    之前有人说齐景辰他们身份不一般的时候,他是不相信的,毕竟在此之前他从未听说过这些人,但现在他却相信了,还非常非常相信。

    能在自己的屋子外面种那么多爬山藤的人……

    侯爵大人突然朝着聂毅笑道:“我们来找阁下,当然是有事的,是这样的,我们公主殿下从出生开始就拥有双系魔法,因为这个自幼体弱多病饱受病痛的折磨,我们希望能找到可以解决公主殿下的问题的方法,因此听说阁下拥有三系异能,就冒昧过来了。”

    “如果阁下可以帮助公主殿下解决掉双系魔法相互排斥产生的副作用,我们蔷薇帝国必然感激不尽。”这位侯爵道。

    纵观整个耶尔,双系魔法师还是有的,但拥有双系魔法,还是水火这两种相互排斥的魔法,魔核偏偏还紧挨在一起的人,却只有露易丝一个。

    “我没办法。”聂毅道。他曾经也差点死在两种异能的排斥之下,上辈子是吃了齐景辰的肉之后好转的,这辈子也是因为齐景辰在身边,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才会解决。

    “聂毅阁下……”

    “我们确实没有办法。”齐景辰从楼上下来:“聂毅的魔核没有出问题,完全是因为他的三种魔法之间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循环,如果他只有双系魔法,说不定早就已经崩溃了。”

    还有这么一回事?蔷薇帝国的使者和乔恩两人面面相觑。

    “当然是真的。”齐景辰非常自然地坐在了桌前,他一点都不希望聂毅和那个公主有所接触,自然要拒绝。

    蔷薇帝国的人无功而返,而齐景辰则是慢慢地吃起了聂毅给自己准备的诸多食物。

    接下来几天,聂毅没少遇到那位蔷薇帝国的公主,对方甚至常常痴痴地望着他,不过他想要躲开,总还不至于被一个女生缠上,因而除了觉得有些麻烦以外,其他的问题不大。

    比如这天,聂毅出去买食材的时候,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露易丝公主拦住了。

    “公主殿下,你的魔法的问题我解决不了!”聂毅看着露易丝,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聂毅,我只是喜欢你而已,”露易丝看着聂毅,“就算你不能解决我的魔法的问题,我也依然喜欢你。”她看着聂毅,眼里满满地只有聂毅。

    “我不喜欢你。”聂毅道。

    “聂毅……”露易丝可怜巴巴地看着聂毅,她就算魔法有问题,也从来不缺人喜欢,只是那些巴结她的人她从来都不喜欢,就喜欢聂毅一个。

    “让开!”聂毅对拦着自己的露易丝道。

    露易丝却完全无视了聂毅的话:“聂毅,圣城的白荷花开了,我们一起去看花好不好?还有这个,是我专门找来送你的。”她说着,就拿出了一个盒子。

    一些植物将露易丝捆了起来,聂毅却是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露易丝留在原地,眼里喊含着泪水:“聂毅……”

    她说着,突然捂住了头——她又头痛了。

    周围不少人都看到了这里情况,看到露易丝痛苦的样子,立刻就有人去把露易丝救了出来,一个女战士甚至怒视聂毅:“聂毅,你还是男人吗?竟然这么对一个女孩子?”

    然而聂毅已经消失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几次,聂毅干脆不出门了,反而和康妮一起窝在了客厅里,然后开始努力学习魔植的培育。

    这一培育,聂毅突然发现自己简直占了大便宜了,而且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比他更适合培育魔植的人了——拥有好几个系别的异能!

    就连康妮,培育火系水系的魔植的时候,都是要一边朝着魔植输入自己的魔力,一边尽量让魔植吸收周围的能量的,聂毅却可以直接给魔植注入木系和火系两种能量。

    炎草在聂毅的手心里飞快的长成,没一会儿,一株品相非常好,所有的火系魔力还都被锁在植物内部的炎草就催熟了。

    康妮的视线终于从平板和镜子上面移开,然后纠结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曾经被她盖章,觉得在培育魔植这方面没有天赋的人,现在的天赋竟然这么出众……

    算了,这跟她关系不大……康妮的目光又放在了手上的平板上面,而现在,上面一排排的妖怪正在朝着一个据说叫做萝卜的东西冲去。

    这游戏也挺好玩的,就是要达到三颗星要完成一些条件,而那里写的字她不认识。

    精通耶尔绝大多数语言的精灵,偏偏不认识这种语言……康妮只能找了一个陪自己玩游戏,而她找的人,就是队伍里除了孙承芷以外的另一个女人,于月辉。

    于月辉的老师之前对于月辉很不友好,他们队伍里又有其他的水系魔法师,于月辉干脆就不去上课了,每天只在家里看书陪着康妮。

    而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个选择非常正确,因为康妮懂很多东西,水系魔法似乎也了解一些,偶尔指点她那么一两句,就已经让她受用不尽了。

    康妮问了于月辉要怎么得到三颗星星,问完之后发现于月辉竟然在盯着聂毅看,忍不住道:“你看他做什么?就算看出一朵花来,他喜欢的还是男人。”

    这么说着的时候,康妮有些咬牙切齿的——竟然有人完全无视她的魅力,一点都不喜欢她,简直不可理喻!

    “我只是觉得聂少的表现挺让人惊讶的,那位公主很漂亮,又异常执着,我本来以为他就算不接受,也一定躲不开。”于月辉道,多少男人都是这样的?也许一开始并没有出轨的心思,但被人追着追着……

    “真要躲,又怎么可能躲不开?你换个角度想想,要是有个男的莫名其妙地纠缠你,你不想见到他,能不能躲开?”康妮问道。

    “能。”于月辉道:“只要对方不是有权有势或者实力惊人,总是能躲开的……”这么一想,她突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她以后一定要找一个跟聂毅一样自觉的男人!于月辉暗暗下定了决心。

    聂毅一直躲着露易丝公主,但其他人却是将露易丝公主的表现都看在眼里的,甚至很多人还觉得,聂毅对露易丝公主这么冷淡太过无情。

    一个身份高贵又被病痛缠身的美丽女子,总是会吸引很多男人的目光的,看到她几次对聂毅示好,都被聂毅毫不留情地拒绝,顿时就有一群人对聂毅义愤填膺起来。

    露易丝公主放下了公主的架子对聂毅示好,聂毅不但不感激不喜欢,竟然还伤害露易丝公主,简直太可恶了!

    在聂毅又一次催生出一株火系魔植之后,别墅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些声音。

    “聂毅,你给我出来!”

    “我要跟你决斗!”

    决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