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4章 公主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一开始拿着大刀出手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以为聂毅是一个战士,但后面看着,他似乎是一个魔法师?

    哪有魔法师拿着刀子跟魔兽战斗的?又或者他们弄错了,其实旁边隐藏着一个魔法师,那些魔法是那个魔法师用出来的?要不然怎么解释他一个人用出三种魔法?

    这些人满脸的的不解,而这个时候,聂毅依然在跟那只魔兽战斗。

    聂毅的冰并没有冻住这只魔兽太久,就被这只冰系魔兽挣扎了出来,他催生的植物也都被对方冻断或者用冰刃割开。

    这只该死的家伙!想到这只魔兽差点伤到了齐景辰!聂毅心里的怒火猛地升起,魔核爆出一层光芒,整个人的实力仿佛增强了一些,出手也更重了。

    魔兽不会使用魔法,它挣扎着依靠本能使用体内的魔力,让周围的一切都被冰块冻住,周围那些没有躲远的人,很多都被殃及池鱼。

    幸好,这条大街上是有些低级魔法师在的,他们没有插手聂毅和那只魔兽的战斗,却将周围的人尽量护了下来。

    聂毅没有受到冰块的影响,继续发动攻击,熊熊的火焰在这只魔兽的身上燃起。

    过了一会儿,这只魔兽终于没了动静,聂毅躁动的异能核也平静下来。

    魔兽被聂毅杀死了。

    巨大的鳄鱼被他炸得嘴里开花,身上又被他带着火系魔力的刀子砍出了许多口子,身上发散着一股诱人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想要多吸几口,尝尝这魔兽的味道。

    不过就算这样,聂毅也没多看那魔兽哪怕一秒,他飞快地走到自己之前坐着的马车前,直接就融化了马车外面的冰层,然后来到了里面:“景辰,你没事吧?”

    “我没事。”齐景辰道,他呆在马车里,还能有什么事?除了有点冷以外完全没有其他感觉。

    聂毅也看出了齐景辰的情况,连忙运转火系魔力帮齐景辰驱散身上的寒冷。

    他周围的温度猛地升高,周围的冰块就融化了起来,水珠从冰块上滑落,落在地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就在这时,有人从旁边走了过来,对着聂毅道:“谢谢你救了我!”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明眸大眼,看起来美丽极了,就是脸色有些苍白,似乎身体不太好。她身上穿的衣服很普通,但从身上展现出来的气质,却让人知道她恐怕并不简单。

    这会儿,她的眼睛牢牢地盯着聂毅,里面满满的都是崇拜。

    “我只是为了自保。”聂毅不耐烦地表示,转过了身体开始收拾自己的马车。他并没有救别人的打算,仅仅只是为了保护齐景辰而已。在场那么多人都被他救了,要是一个一个向他道谢,他忙得过来吗?

    这人竟然这么不耐烦,还给自己甩脸色……从未受过冷落的女孩眼里闪过一丝错愕,紧接着看向聂毅的目光却更加炽热。

    然而聂毅还是没理她。

    那只三星的风马已经被咬死了,马车也受到了损坏,幸好他们租的是中央学院的普通马车,只要赔偿大约两百个金币就够了,要是把马车车厢还回去,还能赔偿的更少……

    当然,就算这样,也还是要赔偿的……聂毅将马车车厢放进空间戒指,然后走到那只巨大的魔兽旁边,然后用脚踩在那只魔兽的脑袋上问道:“这只魔兽是谁的!”

    刚才被聂毅彻底无视的女孩子跑到了聂毅面前,对着聂毅甜甜地笑道:“这只魔兽是我的,很抱歉它差点伤到了你,也谢谢你救了我们。”

    “一千个金币。”聂毅突然对着那个女孩说道。

    “啊?”那个女孩子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的魔兽咬死了我的魔兽弄坏了我的马车,是不是应该给我赔偿?”聂毅皱眉道:“一千个金币,你快点拿出来!”

    女孩子略带茫然地点了点头,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跟她要钱……

    换做以前,她一定会让人把自己面前的家伙用鞭子抽一顿,但想到聂毅刚才杀魔兽的英姿,她却反而觉得聂毅很特别。

    她喜欢魔法,但不喜欢魔法师瘦弱的身体,眼前的人几乎符合了她所有的想象。

    而且,这人是聂毅啊……拥有水系火系木系三种魔法的男人,就是聂毅吧?

    “既然知道要给我赔偿,那就快点给钱!”聂毅道。

    “聂毅少爷,我们并没有带太多的金币,这是两个四星魔晶,聊表歉意。”女孩子身边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就对着聂毅道,这是一个老人,他身上穿着魔法袍,上面竟然还戴着八星魔法师的徽章。

    聂毅看到这个徽章,忍不住就皱了皱眉头,他就说能让高级魔兽拉车的人绝不是普通人,没想到对方的马车里竟然还有八星魔法师存在。

    只是既然对方有八星魔法师在,之前为什么不出手,还要让自己忙活?

    更重要的是……对方竟然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聂毅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不太好看:“你们是什么人?”

    “聂毅少爷,我家小姐是蔷薇帝国的公主。”那个魔法师道,然后抬眼看了一眼聂毅。真的太巧了……他们正打算来找聂毅,没想到就在圣城遇到聂毅了,这里的事情会不会是别人安排的?要不然好端端的他们的魔兽又怎么会发狂?

    “你们怎么会知道我是谁?”聂毅又问。蔷薇帝国他知道,蔷薇帝国的公主什么的,就完全不了解了,他奇怪的是这些人为什么会知道他。

    “聂毅少爷,我们从魔法师工会知道你有三系异能,特地来找你的。”那个魔法师道:“本来我们想去中央学院找你,没想到路上就遇到了,真的很巧。”

    巧?这该不是他们算计好的吧?聂毅怀疑地看着对方,想到之前差点害的齐景辰摔到的魔兽发狂可能是对方的安排,对这些人就愈发没有好感了。

    “聂毅少爷,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那个八星魔法师弯着腰,对聂毅说话的时候异常恭敬。

    “我没空。”聂毅却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转身就走。

    他们已经来到圣城了,佣兵工会离这里并不远,直接走过去就行。

    聂毅走的太过干脆,倒是让那个八星魔法师有些愣了——莫非他猜错了,聂毅并没有在这里等着他出现?

    这么想着,这人对自己之前的行为倒是感到有些抱歉了,只是聂毅走的太快,很快就已经失去了踪迹,让他来不及说什么。

    “乔恩,我们走快点,快跟上去!快!”那个公主大声道,一双碧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聂毅。

    “公主,我已经让人去准备马车了。”年纪不小的乔恩道。

    “不用马车,我们跟上去就行了!”小公主的注意力几乎全在聂毅身上,因为乔恩的拒绝,口气已经变得非常不好。

    乔恩看到小公主的样子,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这个小公主名叫露易丝,是蔷薇帝国的女王最小的女儿。

    她天赋惊人,刚刚出生后不久,就觉醒了魔法,让女王非常高兴,但很快,大家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她拥有的魔法不是一个系别的,而是两个系别的!

    小公主的脑海里,有水系和火系两种魔力!

    在耶尔,拥有双系魔法的人还是有不少的,他们绝大多数都是选择永远不挖掘自己的某一样天赋,只觉醒修炼其中亲和力更高的那样魔法,而若是有人两种魔法都觉醒了,他们就会选择在二星或者三星的时候,毁掉刚刚凝聚出来的两个魔核中的一个。

    小公主拥有两种魔法不说,拥有的还是水火这两种不相容的魔法,自然是要毁掉其中一种的,但他们试着将之毁掉的事情,却遇到了麻烦。

    露易丝公主脑海里的两种魔力一开始只有一星的时候就纠缠在一起,后来级别高了,然后难舍难分甚至两个异能者都是捧在一起的。

    这是一种非常少见的现象,同时引发了一个后果,那就是露易丝公主要么将两个异能核都毁掉,要么就都留着。

    一代代的基因优化下来,几乎所有的贵族的孩子都拥有成为魔法师或者战士的天赋,最多也就是天赋的好坏有区别,因此大家的寿命都很长,可若是露易丝公主被毁了两个魔核的话,她将再也不是魔法师,今后永远都是一个体弱多病的普通人。

    女王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露易丝公主的异能核最终没有被毁掉。

    然而,异能没有被毁掉,这却也会给露易丝公主带来极大的痛苦,她脑海里的两个异能核挤在一起,却又相互排斥,这让她常常头痛。

    头痛让露易丝公主的身体比常人虚弱很多,发育也比平常人要晚,她其实已经二十五岁了,但看起来最多只有十七八岁。

    这也就罢了,因为头痛,露易丝公主的脾气还非常不好,平常喜欢打骂人不说,还养成了看上什么东西,都要弄到手的冲动。

    当然,这也是女王大人宠出来的,女王一直因为露易丝公主的身体出问题的缘故对露易丝公主一直特别疼爱,从来不反驳露易丝公主的意见,久而久之,露易丝公主就养成了非常执拗的性格。

    露易丝公主的身体一天不好,女王的心情就也一天不好,露易丝公主可以说早就成了女王的心病,正因为这样,当魔法师工会传来消息,说他们遇到了一个一个拥有三系魔法的男人之后,女王就立刻让露易丝公主来找聂毅了。

    当时露易丝公主是非常不乐意的,觉得自己天赋惊人,也没办法成为高级魔法师,既然这样,一个拥有三系魔法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成为高级魔法师?

    她对聂毅的存在非常排斥,不愿意去见聂毅,正因为这样,他们才会都来了圣城了,却没有去中央学院,反而在外面到处乱逛。

    只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公主没有去找聂毅,聂毅竟然撞了上来……

    “聂毅真的很厉害!他明明是一个魔法师,竟然可以拥有那么强壮的体魄,怪不得他明明拥有三系异能,是很多人眼里的废人,但却可以成为高级魔法师。”露易丝公主道。

    “公主,路上不干净……”乔恩忍不住道。

    “聂毅不是也在走吗?”露易丝忍不住道,看向了聂毅,结果却发现聂毅虽然在路上走着,但他的脚下一直有冰层出现。

    也就是说,聂毅一直用魔法在自己落脚的地方凝聚出冰块来,让自己的脚用不着踩在道路上。

    露易丝的眼镜亮了亮,学着聂毅在脚下凝聚出了冰块。

    “公主,让属下来吧。”乔恩连忙拦住了露易丝。露易丝的魔核非常不稳定,其中一种异能多用了一点,两种异能变得不平衡,就有可能让她的头痛,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不允许公主使用魔法的。

    露易丝皱了皱眉头有些不高兴,却也知道自己若是执意如此,最后痛苦的还是自己,最后也就放弃了使用魔法,而是让身边的人在自己的脚下凝聚出一条冰做的道路来。

    周围的人看到两方人竟然都踩着冰做的道路离开,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去看那只已经被杀死的巨大魔兽。

    这只魔兽这样躺在这里,普通的马车都不敢过来了……圣城的这条道路堵塞了起来,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些士兵突然出现在这里,然后飞快地将眼前的魔兽肢解,接着分批带走。

    这些士兵并不是圣城的人,他们的胸前别着带有蔷薇花的勋章,这是蔷薇帝国的士兵。

    聂毅和齐景辰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而聂毅会在脚下凝聚出冰层来,说到底也不过是不想让齐景辰有可能踩到牲畜的粪便而已。

    齐景辰觉得这点完全没有必要,但聂毅愿意,他却也不会反对,最终选择了欣然接受。

    他们当初曾经在神之战场的佣兵工会得到一样信物,现在取出这样信物给了圣城佣兵工会的人之后,这里的人立刻就将他们带到了佣兵工会的二楼。

    圣城的佣兵工会比神之战场的佣兵工会要干净,但底楼依然乱哄哄的,很多人挤在一起,二楼就不一样了。

    佣兵工会的二楼同样是一个大厅,但看起来清静多了,在这里,佣兵工会的工作人员正在跟一些客户谈话,双方还会签订契约,然后交付一些东西。

    “两位请稍等,我们佣兵工会很快就会把两位的悬赏拿来的。”一个普通女人朝着聂毅和齐景辰笑了笑,还给两人端来了水和水果。

    水果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但不能否认,这样的态度让人对这里一下子就有了好感。

    聂毅和齐景辰等的时间并不久,才过了一小会儿,就有两个人朝着他们走来。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身上别着战士徽章的男人,竟是一个八级战士,他的手上还捧着一个箱子,而走在后面的,则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袍,褐色的头发扎在脑后,整个人打扮的有些老气的女人。

    只是这个女人虽然打扮的老气,整个人看起来却充满成熟风韵,异常美丽。

    他们走到了聂毅面前之后,那个男人将手上捧着的箱子放在了桌上,这箱子应该很重,放在桌上之后发出了沉闷的响声:“这是要给两位的悬赏,请清点。”

    他的话说完之后,那个女人又上前一步,然后对着聂毅和齐景辰道:“谢谢你们帮我报了仇。”

    看到这个女人,听到他说的话,聂毅和齐景辰立刻就想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份,如果没有意外,她应该就是那个被博特伦害死的商人的女儿,她曾经为了报仇给博特伦做情人,后来不仅保全了自己的一条命,还能悬赏博特伦,也算很有本事了。

    聂毅素来喜欢这种能给自己报仇的人,又拿了对方的钱的东西,表情也就好了起来:“不用谢。”

    “要谢的,若是没有你,我现在恐怕都不敢走出来。”穿着黑袍的女人感慨地看着聂毅。

    两人正在说话,旁边突然有人冲了过来,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