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3章 圣城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很想在短时间里把爬山藤种完,然而直到吃午饭的时候,他也才种出了大概一米高的一小棵。

    不仅如此,他种出来的这一小棵植物看起来还病怏怏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活……

    “它活不了。”康妮瞥了那株植物一眼,又把视线转回到自己的手机上面,她终于过关了,然而并没有得到三颗星星。

    作为一个喜爱完美的精灵,康妮有些受不了这一点,于是就打算再接再厉,一定要把剩下的星星拿到手。

    聂毅:“……”

    “康妮老师,该吃饭了。”齐景辰招呼道

    “我不用吃饭。”康妮挥了挥手,作为一个精灵,还是一个强者,吃饭绝对不是必须的。

    中央学院有食堂,那里的食物还价廉物美,齐景辰的手下就去战士学院那边买来很多食物摆了一桌子。

    至于为什么要在战士学院那里买食物……没办法,魔法师学院这边的提供都是各种精细食物还有各种水果,他们实在有些不习惯。

    很多肉类被摆了一桌,聂毅看了两眼,然后又给齐景辰准备了几道素菜,还专门将一些美味的食物取出一些放在了齐景辰面前。

    他跟别人一起抢着吃完全没问题,齐景辰当然是不该也不需要这么做的。

    “这里的动物的种类真多,真好吃!”裴兴抱着一只巨大的鸟腿啃着,以体型来看,这只鸟估计跟鸵鸟一样大。

    孙承芷吃着吃着,却是看向了聂毅:“聂少,你有没有带菜谱过来?”

    “你要菜谱做什么?”聂毅问道。

    “我要给我的老师做菜!”孙承芷道:“我的老师真的很好,他今天给了我好多东西,还有一个漂亮的魔法杖。”

    聂毅看了孙承芷一眼,拿了两本自己已经完全背下的菜谱给孙承芷,然后道:“你做菜之前最好还是注意一点,耶尔的植物和地球上的植物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知道!”孙承芷道,她就是打算结合菜谱研究一下……一边想着,孙承芷一边也拿了一只巨大的鸟腿吃起来。

    上午练了那么久的魔法,她饿了!

    铁山急急忙忙过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一个穿着魔法袍的女孩子正在豪迈地啃着一个巨大的鸟腿。

    裴兴那家伙不像个魔法师就算了,这个小姑娘也这样完全不像个魔法师这样真的好吗?铁山觉得眼前的这些人,着实不像是魔法师?

    “老师你怎么来了?”裴兴问道。自从跟铁山打了一架之后,他对铁山就服气了。

    “我有事问你!”铁山急切地看着裴兴,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个酒瓶:“这酒你还有吗?”

    铁山拿出来的酒瓶上面写着“xx二锅头”的字样,可不就是之前裴兴给齐景辰要的酒么?

    “老师你已经喝了?怎么样,味道比你平常喝的酒要好吧?”裴兴有些得意地看着自己的老师。

    “味道当然要好!不过你这个小子最好告诉我这酒还有没有!”铁山道。

    裴兴把酒送给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当回事,甚至怀疑这根本就不是酒——酒的颜色怎么可能这么清澈?

    他当时随手把酒放在了旁边,最后还是老诺曼来找他吃饭,他因为受伤所有的酒又都已经被老婆藏好,才想起了这一瓶。

    光明神教的六长老成了圣光分院的院长之后,老诺曼就可以回家去了,这对有些人来说也许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但对没有亲人的老诺曼来说,却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所以老诺曼上来就想要喝酒。

    当时把裴兴送的酒拿出来的时候,老诺曼还取笑他了,觉得他说不定是被自己学生骗了,把一瓶水当成酒送给了他,要不然怎么可能会一点酒味都没有?

    老诺曼这话刚刚说完,他就把酒瓶撬开了,然后浓郁的酒香就从瓶子里窜了出来,飘散开去。

    这样浓郁的酒香,让他们两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这酒就被喝完了。

    他们以前喝的酒常常带着一股子酸味,他还是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酒!铁山喝完之后想到了这一点,然后就忍不住异常心疼——这酒竟然被他喝完了!

    老诺曼喝了酒之后已经睡着了,铁山想了想,最后一咬牙来了裴兴这里——他还想再要一瓶酒!

    “老师,我没有酒,你想要喝酒的话,要问我家少爷。”裴兴道。

    “你家……少爷?”铁山有些回不过神来,他已经给裴兴检查过元素亲和力了,正如裴兴所说,他的元素亲和力足足有9。

    得到这个结论,再联系一下这边晚上灯火通明的情况,铁山就给裴兴贴上了一个大家族小少爷的标签,结果……裴兴竟然竟然不是什么小少爷,而是下人呢?

    这怎么可能!

    就算很多魔法师为了得到足够的资源会选择依附某些贵族,但以裴兴的天赋,根本用不着啊!他明明属于自己就能成为贵族的那类人!

    “是啊,我家齐少。”裴兴指了指齐景辰。

    “你好。”齐景辰朝着铁山点了点头。

    齐景辰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大,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身上别着八星魔法师的徽章的人在照顾他的饮食起居……铁山突然有些弄不明白对方的来路。

    弄不明白干脆就不弄明白了,铁山朝着齐景辰道:“你好,我是中央学院的老师,名叫铁山。”

    “你好,我叫齐景辰,圣光学院高级班的学生。”齐景辰笑道。

    这么点年纪,竟然就已经是高级班的学生了……铁山对齐景辰高看了一眼,然后道:“我的学生送了我一瓶酒,我觉得很好用,你还有没有?我可以拿东西换。”

    “当然有,我还有比这更好的酒。”齐景辰道,他的空间里还有好几种高度数的名牌酒,喝起来的口感绝对要比二锅头要好。

    那些酒里面,有些可是b市安全区带来的,末世前想买都买不到的好酒!

    “真的?”铁山有些震惊。

    “当然是真的。”齐景辰直接就拿出了一瓶,打开盖子之后给铁山倒了一杯。

    之前齐景辰给裴兴的酒非常普通,价格也便宜,现在他手上拿着的这一瓶,却很上档次了。

    他自己其实是喝不出就得好坏的,不过按照齐景辰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那些喜欢喝酒的人对酒的好坏是很敏感的,比如他末世前的那个老板,就只喜欢某几个牌子的高度酒,说那才是真的好喝,

    酒香味传开,铁山就忍不住舔了舔舌头,然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好酒!”

    “铁山老师觉得这酒不错吧?”齐景辰笑道。

    “当然不错,这酒简直太好喝了!”铁山道。

    “那铁山老师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一起酿造这种酒?”齐景辰问道,魔法师不怎么喝酒,但在耶尔,不管是兽人矮人还是战士,都是深爱喝酒的,这里的就的品种好非常多。

    然而,耶尔的人从来没有想过要给酒提纯……他们会用一些带有魔法能量的果子来酿酒,酿出各种价格昂贵的酒,但却从来没人去提纯最普通的那些酒。

    铁山听到齐景辰的话,毫不犹豫地表示:“当然愿意!要是你们能酿出来这种酒,我给你们保证,不管最后酿出来多少,都能卖得出去!”

    “好!”齐景辰道。

    铁山跟齐景辰谈了一会儿,就拿了几瓶酒从齐景辰那里离开了。

    他将酒放进自己的空间戒指,兴冲冲地回到自己的住处,然后就发现自己的妻子正站在门口满脸阴郁地看着自己。

    “你喝酒了?”铁山的妻子冷冷地说道。

    “是……”铁山在外面脾气着实不怎么样,不过每次碰到自己的妻子,就忍不住变成鹌鹑了……

    “还有没有?都给我拿出来!”肌肉美人道。

    铁山一瓶酒都不敢藏私,全都拿了出来。

    铁山的妻子一开始很愤怒,拿到酒闻了闻之后,却是眼睛一亮:“好酒!”

    “老婆,我跟你说,我跟人说好了合作生产这种酒,到时候等酒出来,我们就能天天喝了!”铁山道,然后……

    他好不容易要来的酒就被喝光了。

    个子不高的矮人辛辛苦苦地照顾喝醉的老友和妻子去了。

    与此同时,齐景辰却是和聂毅一起离开了中央学院,打算去逛逛圣城。

    他们杀了博特伦之后的赏金已经拿了,但还有一些魔核之类的奖励还没有拿,也是时候去拿一次了,与此同时,齐景辰还打算弄一些产业,把地球上的东西推广开来,顺便增长一下自己的名声。

    而他现在打算做的,一样是酒水生意,另一样则是造纸和印刷。

    这是他这些日子经过考虑之后决定的,也是来这里之前,就跟平胜超等人商量过的他能做的事情之一。

    他想要给地球寻一条出路,就要先把地球的名声给打响……

    圣城比暴风城更大,也更繁华。

    聂毅和齐景辰是在中央学院租了一辆车子之后前往圣城的,给他们拉车的魔兽是速度非常快的三级风马。这种魔兽比地球上的马高大很多,看起来非常帅气,但还是有所有的魔兽都拥有的坏习惯——随地大小便。

    圣城的房屋都非常漂亮,街道也很宽敞,但因为有各种各样的魔兽拉的车子来来往往,路上时不时地就能看到一些粪便。

    幸好,还是有人一直在打扫的,倒是不会闻到一路臭味。

    聂毅和齐景辰雇马车的时候并没有要车夫,现在在前面赶车的是聂毅。聂毅见过别人赶车,风马又是一种非常温顺的动物,这个活倒是做的非常熟练。

    当然,为了避免别人看到他一个魔法师竟然赶车被吓倒,聂毅用斗篷遮住了自己的魔法袍。

    齐景辰坐在马车里,饶有兴致地看着外面的景象,看着看着,却不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吼!”一声大吼在大街上响起,一只原本正在拉车的魔兽突然朝着聂毅和齐景辰两人乘坐的马车咬来。

    那是一只看起来有点像鳄鱼的魔兽,身上散发着浓郁的火系能量,应该是一只高级魔兽。

    在耶尔,普通人用普通的牛马来拉车,但是有身份的人或者战士魔法师,基本都是坐魔兽拉的车子的,不过,绝大多数人就算用魔兽拉车,找的基本也是低级魔兽,嫌少会选高级魔兽,难得有人选了高级魔兽,那还肯定会跟魔兽签订契约。

    签订了契约的魔兽听从主人的话,一般是绝不会突然发狂的,但这只魔兽,它好似发狂了!

    长得跟鳄鱼相似但大了很多的魔兽身后一辆车子,身上还坐着一个人,但它全然无视这一切,尾巴猛甩之下不仅把身后的车子给弄得摔倒了,身上的人也被它摔了下来,并且嘴巴还咬上了聂毅赶着的风马。

    风马不过是三级魔兽而已,根本就不是一只高级魔兽的对手,被对方的嘴巴一咬,顿时就没了生命,同时,齐景辰的马车也往前摔去。

    “冰封!”聂毅将就要摔出去的马车用冰冻住,然后就从空间戒指里取出自己当初从胖子普格那里买来的大刀朝着那只魔兽冲了过去。

    这只巨大的魔兽还在发狂,要是不制服它,齐景辰就不可能安全!

    聂毅朝着这只魔兽冲去,这只魔兽也咬向了聂毅。

    “小心!”一声惊呼响起,下一秒,聂毅却已经从魔兽巨大的嘴下逃出,与此同时,他举着的刀上,也燃起了熊熊火焰。

    他一刀砍在这只魔兽的身上,与此同时,一道火龙从他的刀上飞窜出去,出现在了这只魔兽的背上。

    这只魔兽摆动了两下尾巴,身周布满冰层,不仅将聂毅的火龙熄灭,还把聂毅给冻住了。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害怕,更有人哭了起来,聂毅却轻松地从冰里出来,然后又攻向了这只魔兽,同时,他还找准时间,朝着这只魔兽的嘴里扔出了一颗用自己的魔力组成的魔力球。

    那只魔兽已经有一定的智慧了,它大概以为聂毅是一个火系魔法师,恰好它又是水系,就没把这个魔力球放在心上,只是吐出冰块将魔力球给冻住了。

    然而,聂毅扔出的魔力球,又哪是可以冻的住的?

    爆炸声在魔兽的嘴里响起,这只魔兽顿时被炸得嘴角溢血,它想要挣扎,聂毅却又用出冰系和植物系的异能,然后将它冻住捆住了。

    这些是魔法吧?这人竟然不是个战士?周围的人呆住了,更让他们不解的是……这人到底有几系魔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