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22章 图书馆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尤里说了不少中央学院的事情,有些是齐景辰早就知道的,有些则是齐景辰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说过了学校的事情,他有开始说分院的事情,并且提到了他们班的老师。

    “教我们高级班的克罗恩老师今年已经两百岁了,他的脾气不太好,一直觉得我们都应该听他的话,应该把他说的话当做神谕一样记下来,每一句都记得牢牢的。”尤里对着齐景辰低声道,然后又眨了眨眼睛。

    跟同学一起谈论老师,是一种拉近关系的好方法,不过对于心态已经非常苍老的齐景辰来说,心里却并没有升起多少波澜。

    “不过,想要让克罗恩老师不关注我们,还是有很多方法的,准备一张羊皮纸,一支笔,就能完美地解决这一切。”尤里又道:“只要克罗恩老师发现我们拿了纸笔记载,就会觉得我们都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还会给我们高分。”

    “可是就算想要记下课堂内容,也不需要用纸笔吧?”齐景辰有些不解地问道,他们魔法师在拥有了强大的精神力之后,可是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的。

    “当然,但是克罗恩老师还是希望我们能把他讲的东西全都记下来。”尤里笑道,他准备了一个包,很快就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本用羊皮纸装订成的本子,一支笔给齐景辰:“你一定没有准备纸笔吧?这个给你。”

    齐景辰接过羊皮纸和那支笔,好奇地看了两眼。

    在耶尔,普通人识字的都不多,当然,魔法师和战士基本都是识字的,而他们用来记录的纸,都是羊皮纸。

    羊皮纸并不单单是羊皮做的,更确切一些的话,应该称呼它为皮纸,普通的羊皮纸是用那些普通动物的皮做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非常珍贵的羊皮纸,那就是用魔兽的皮来做的了,现在尤里给齐景辰的这本装订好的本子,就是他们之前吃过的烤魔羊的皮制成的。

    这种可以饲养的魔兽肉能吃,皮也有用,养殖起来挺赚钱的。

    这些齐景辰一开始并不知道,全都是尤里告诉他的。

    “我们分院还有人用三级魔兽的皮做成的皮纸,真的很奢侈。”尤里最后道。

    “没人用更高级的魔兽的皮做纸吗?”齐景辰问道。

    “更高级魔兽?那些魔兽的皮都可以拿来做成卷轴了,怎么能当纸用呢?”尤里笑道,然后又提醒了齐景辰一句:“等下克罗恩老师来了,你一定要记得装作认真记录的样子,至于你到底写了什么,克罗恩老师倒是并不会关注,我已经在纸上写了很多诗了。”

    “多谢。”齐景辰朝着对方道谢。

    “不用谢,对了,就要上课了,克罗恩老师应该也要来了。”尤里道:“克罗恩老师喜欢在进门前咳嗽两声,我们可以等咳嗽声响起。”

    他笑着看向齐景辰,一副友好的样子,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种感觉真要说起来,应该算是第六感?

    不过,就算有些怪怪的,尤里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同学,他总不能因为觉得对方有什么目的,就跟人翻脸。

    而且他觉得,尤里应该只是想要巴结他而已。

    就在齐景辰和尤里两个人一起等着那个克罗恩老师的到来的时候,门口有人走了进来。

    “他就要咳嗽了……”尤里的话说到一半,表情就僵住了。

    门口进来的人根本就不是他描述中的克罗恩老师,而是兰斯洛特。

    尤里的脸上满是尴尬,目光却又不能从兰斯洛特身上移开。

    兰斯洛特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整个人仿佛在发光,而他进来之后,就站在了讲台上:“今天由我来给你们讲课。”

    圣光分院的学生比较多,每个老师带的学生也要多,这个班里有二十来个人,他们之前都在做各自的事情,但等兰斯洛特进来之后,却都正襟危坐起来。

    这可是圣子啊!是圣子!

    圣子竟然真的来给他们上课了!

    兰斯洛特看到了众人震惊的表情,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今天我就给大家讲讲光明魔法的本质。”

    光明魔法的本质他们这些高级魔法师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圣子讲这个,是为了齐景辰吗?尤里忍不住多看了齐景辰一眼,眼里的热度又加深了。

    齐景辰这下肯定了,这人就是想巴结自己,才会这么热情……想也是,空间戒指虽然罕有,但耶尔家族大多历史非常悠久,几千年下来总是能有那么一个空间戒指的,他们学校很多学生就同样拥有,但尤里没有。

    对于一个家境不怎么样的学生来说,找个有钱有权的人抱大腿应该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这么一想,齐景辰对尤里倒也不排斥了,他反正是需要找人了解情况的,尤里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不是吗?

    齐景辰听着兰斯洛特在上面说话,然后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笔。

    耶尔的笔是用一种鸟类的骨头制成的,这种鸟的骨头中间是中空的,给它装上一个笔尖,从另一头加入墨水,就能用来写字,非常方便,跟地球上的钢笔差不多。

    不过,这样的钢笔写起来再舒服,肯定也没有水笔好用……

    齐景辰很快就把笔放下了,然后开始听兰斯洛特讲课。

    兰斯洛特讲的是很多高级魔法师都听过的东西,但不能否认他真的讲的很好,以至于就连那些一开始听的并不认真的人,都认真起来——圣子讲课的时候加入了一些自己遇到过的事情,或者记录在光明神教那些他们不能随意翻阅的档案里的东西,这些都是能增长他们的见识的好东西!

    其他人都听得非常重视,更别说齐景辰了,他甚至真的动了要记笔记的念头。

    齐景辰用骨笔在自己面前的羊皮纸上写了起来。

    看到齐景辰写的那么认真,兰斯洛特多看了他两眼,弄得坐在齐景辰身边的尤里越来越激动,看向齐景辰的目光也越来越炽热。

    课程并不多,兰斯洛特讲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齐景辰看了一下安排,突然发现今天似乎就只有这么一节课。

    在这个学校里上课真轻松……齐景辰收好骨笔和羊皮纸,然后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了一个黑皮笔记本,外加一黑一篮两只水笔给尤里:“谢谢你送我的笔,这送给你。”

    那黑色的笔记本外皮是皮质的,上面印刻着一句英文一只羽毛,别的不说,看起来真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尤里没有在上面感觉到魔法波动,但却也看出来这东西有些不凡了,脸上的笑容真挚了几分。

    看到齐景辰要离开,还追了上去:“齐景辰,要不要我带你逛逛学校?”

    “不用了。”齐景辰拒绝了对方。

    尤里素来会看人脸色,闻言立刻笑道:“那明天见。”

    齐景辰很快就离开了圣光分院,这时候,班里的其他人却都走了过来,然后看向了尤里:“尤里,他给了你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尤里道,然后大大方方地将手上的本子和笔拿了出来:“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用来书写的东西。”

    说着,尤里拿出那只蓝色的笔,就试着在笔记本的扉页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蓝色的水笔很鲜艳,尤里的字又非常好,看起来漂亮极了……

    尤里将蓝色笔的笔套重新套好,然后立刻就给了班里来头最大的那人:“这支笔用起来非常棒,大人可以试试,别的我送出去不太合适,不过明天我一定帮各位问问齐景辰,看他还没有这样的东西。”

    众人都点了点头,那个背景挺大的学生拿着蓝色水笔在自己的羊皮纸上写了几个字,在发现效果远没有写在笔记本上那么好之后,表情就有点纠结。

    不过正如尤里所说,他们把齐景辰送尤里的东西抢了不合适,也就只能作罢。

    从教室出来,齐景辰就去了圣光分院的图书馆。

    图书馆里的各种书籍也是写在羊皮纸上面的,因为羊皮纸比较厚,这些书籍就也都非常非常厚,它们不是竖着放的,一本本横着堆在那里,看起来很多,实际上种类很少。

    齐景辰在里面看了看,最终选了两本书想要借回去看,结果他抱着两本用线缝起来的书来到图书馆门口的时候,却被告知其中一本不能借走,因为那本书图书馆总共就只有两本,另一本已经被借走了,这本就必须留在这里,免得因为借书的两个人发生意外而让图书馆失去了这本书。

    “我们已经找人抄写这本书了,等抄写完成,以后就可以有两个人同时借阅这本书了。”那人道,然后帮齐景辰登记了另一本书的情况,并且告知齐景辰要交十个金币的押金。

    如果他没有破坏这本书,将来十个金币的押金将会还给他,但如果他弄坏了这本书,那么就要赔钱了。

    用羊皮纸还手工抄写的书价格昂贵,很有可能他弄坏了之后,十个金币都不够赔偿的。

    齐景辰了解到这一点之后,看了看非常巨大,然后堆着一堆堆的羊皮的图书馆,突然有种在异世界开发印刷术的冲动。

    他当初曾经在罗茨的空间戒指里看到一些书籍,当时觉得羊皮纸做成的书古色古香的真不错,但现在自己开始用这种书籍之后,却觉得非常的不方便。

    齐景辰抱着厚厚的一本书回到自己的别墅的时候,聂毅正在墙边种东西。

    聂毅催生植物的速度按理很快,这次却出人意料地慢,他手上的那株植物长得慢极了。

    “老师,我催生植物的时候觉得不太顺畅。”聂毅皱着眉头看向康妮。

    康妮理都不理他,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

    之前是看自己看的不理人,现在变成看手机看的不理人了?聂毅无言以对。

    “康妮老师。”齐景辰见状,走过去叫了一声,试图让康妮听自己说两句。

    “别说话,等我把这一关过了!”康妮道,注意力完全放在那些帮她打僵尸的植物身上了。

    僵尸冲了过来,最终把她的植物都啃光了,然后闯入了她家。

    “这个游戏太可恶了!为什么我不能催化植物?明明我可以让他们变得更强大,而不是这样被别人啃几下就吃完的!”康妮忍不住抱怨起来,然后又道:“还有,这个钻石很好用,但我为什么不能充值?为什么?”

    对于一个向来手头宽裕的精灵来说,如果花点钱能过关,她是绝不介意花钱的,但关键是,她现在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花钱!

    在地球都不能充值,这是在耶尔,怎么可能可以充值!聂毅无奈的看着康妮。

    康妮再接再厉,打算重来一次。

    想要问问题的聂毅再次被毫不留情地无视了。

    康妮不停地玩游戏,玩游戏的间隙有空,就看看旁边的镜子,然后欣赏欣赏自己的容貌,至于别的,她压根就不管,俨然一个网瘾少女……不,听说这个精灵在中央学院至少住了三百年了,所以人家其实是网瘾老年?

    聂毅放弃了向康妮请教,自己学了起来。

    爬山藤是一种很珍贵的魔法植物,带有空间系的魔法能量,而只要有它在,任何精神力就都无法穿过。

    这种爬山藤有这样珍贵的效果,按理是备受关注的,毕竟这样的东西人人都会想要,可事实上,对很多人来说这东西是个鸡肋,因为这东西太难种活了。

    齐景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阳台上看是那本有点重的书,看一会儿往下看一眼,惬意的很,至于聂毅……他在发现怕爬山藤很厉害的情况下,虽然自己很难催生,但还是对此抱有十万分的激情。

    要是他多种一点爬山藤,晚上就可以抱着齐景辰来点少儿不宜的事情了!

    他一定要种的快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