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8章 精灵和矮人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那个精灵是个女性,长的非常漂亮,小脸蛋大眼睛,就像是化了浓妆拍照再ps过的大美人一样。

    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美人,恐怕都能看的痴了,舍不得离开,甚至这美人自己看自己,就看的陶醉不已。

    然而聂毅站在旁边,只觉得不耐烦。

    见过自恋的,还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聂毅微微皱眉,干脆用水系异能控制着那一潭水荡开阵阵波浪,让那个精灵没办法看清自己倒影。

    果不其然,在没办法看清自己的模样之后,那个精灵就满脸不善地转过头来。

    精灵的容貌无比精致还带着清纯,一头绿色的头发从她的头顶披下,两只尖尖的耳朵又从头发中穿出。

    聂毅早就知道耶尔有精灵这个种族了,但还是第一次遇到,忍不住就多看了她的耳朵两眼。

    “我漂亮吗?”女性精灵问道。

    “怪怪的。”聂毅道。

    女性精灵的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怪怪的。”聂毅道,他本就不想跟齐景辰分开去跟着一个莫名其妙的老师,这会儿看到这个老师这么不靠谱,更是想要离开。

    而他这样的做法,恐怕也是如了这个老师的意的,正好让她有理由不收自己这个学生——她之前故意晾自己那么久,可不就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下马威?

    那个精灵转过头盯着聂毅,她对自己的美貌有自信,其他人看到她之后,都是被迷得移不开视线的,她就不信这人会是意外!

    然而聂毅还真的就是一个意外,他以前的审美正常的时候,女精灵在他的眼里肯定也是比不上帅气的男人,更别说他现在的审美已经彻底歪了。

    如今除了齐景辰,其他人在他的眼里什么都不是。

    “你……”精灵看到聂毅眼神清明就有些生气,突然发现聂毅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美貌,注意力反而在自己耳朵上之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就是分给我的学生?你最好快点给我滚!”

    “再见。”聂毅朝着对方点了点头,木系魔法的攻击力很弱,他觉得自己有空的话,还是去火系或者水系的课堂上旁听比较好。

    “等等!”聂毅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树木组成的高墙将门挡住了。

    这个院子周围种了不少魔法植物,现在门被挡住之后,聂毅除非会飞天遁地,不然就难以离开了。

    他不会飞天,遁地虽然会,但又不能让人知道……

    那个精灵确实不想要聂毅这个学生,但在发现聂毅竟然真的完全不稀罕自己的教导之后,不仅没有松口气还更生气了——她可是曾经能竞争精灵女王的人物,这几百年来待在这里,偶尔收那么几个学生也都对她毕恭毕敬的,这人竟然这么冷淡?!

    不,她不能生气,生气会影响容貌的……还有几百年什么的还是忽视吧,她明明那么年轻!

    “你还有事?”

    “有事!既然你把我的水潭弄得起了波纹,凝聚出一个水镜来给我用!一直凝聚着别走了。”精灵看到聂毅不在意自己的样子就觉得火大,道:“我记得你除了木系魔法,还懂水系和火系?”

    在耶尔,人们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都会想办法用魔法来解决。

    比如说镜子,耶尔的普通人是根本就没有镜子可以用的,一般就是看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整理一下自己的装扮,但贵族或者有钱人,却也可以拥有一些跟地球上的镜子相似的东西。

    比如说,水系魔法师都能凝聚出水镜来,又比如说,有一种魔法器具就叫水之镜。

    所谓的水之镜,就是将水镜术刻画在某些器具上,然后嵌入水系魔晶,就能让它形成一个水镜。

    水镜跟地球上的镜子区别不大,但绝对没有镜子好用,这点聂毅也是感受过的,因为这个,当初平胜超还在他们的空间戒指里放了不少镜子。

    聂毅并不想要这么一个老师,却也并不打算得罪对方,甚至他和齐景辰早就有过共识,那就是他们要极力推广地球上的东西。

    地球想要发展下去,需要耶尔的帮助和善意,让耶尔的人用惯地球上的东西是有好处的。

    这么想着,聂毅干脆就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面镜子:“你若是想看自己的容貌,这个更方面。”

    “这是什么?”那个精灵看到聂毅手上的镜子一惊,随即就把聂毅手里的镜子抢了过去。

    现在他们是在室外,阳光明媚,镜子里的人影也就异常清晰,水镜术偶尔给予的魔力支持不足,里面的影像可能会不太稳定,镜子却不一样,这精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上露出痴迷的表情,又有些浑然忘我了。

    聂毅看了看还被堵着的大门,又道:“这镜子有两面,另一面可以将照到的东西放大……”

    精灵飞快地将手上的镜子翻转过来,然后就惊呼了一声:“啊!”她在镜子里的影像突然变大,看起来有些不习惯,也觉得自己有些丑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人的脸上总会有些痕迹,这放大的镜子可以让人看得更清楚。”聂毅道,之前齐瑶瑶就曾经拿着这样的镜子挤痘痘来着。

    精灵左看右看,最后道:“我这边的睫毛比那边要少五根,唉……”

    竟然有人会把自己的睫毛都数的清清楚楚的……从未在意过这些的聂毅有些无语。

    “你的这镜子上面没有丝毫魔法能量,却这么神奇……你该不会不是耶尔的人吧?”精灵突然看向了聂毅。她年纪比校长那个老太婆都大,见识广博,但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这人不简单啊!

    不不,年龄的问题还是不要多想了……

    聂毅没说话,这个精灵又道:“我知道我肯定猜中了!你还没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要是你能拿出可以打动我的好东西,我就送你点好东西,生命树的叶子要不要?吃了可以延年益寿。”

    生命树的叶子?!生命树是精灵的圣树,全身上下都是宝贝,哪怕只是一片树叶,吃了也能多活很久……聂毅当初听说这事的时候就想齐景辰找点来,现在自然心动。

    聂毅想了想,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化妆盒。

    这个化妆盒是他们以前在一个大城市的一家婚纱店里发现的,是一个十四寸笔记本电脑大小,两分米高的的大盒子,而盒子里面包含了各种化妆品,是那家婚纱店准备了卖给新娘的。

    新娘买一套化妆品,那么不管是结婚的时候还是拍婚纱照的时候,就都不用去跟别人合用化妆品了,所以很多家境不错的新娘都愿意花个几千块买一盒,甚至还可以购买全是知名品牌的更贵的化妆盒。

    化妆盒价格不菲,所以影楼还会附赠一个u盘,里面是化妆教学视频……

    聂毅将化妆盒拿了出来,然后就放在了那个精灵面前。

    “这是什么东西?”那个精灵不解地问道。

    “化妆用的。”聂毅道,他的空间里还留着当初齐景辰在迎风节上给他化妆用的粉底,干脆就拿了出来,然后在自己的手上涂了一点:“比如这样改变肤色。”

    “我的皮肤这么好,根本用不上这东西!”精灵说道,目光却压根就不能从聂毅的那一管粉底液上面移开。

    “别的都可以用。”聂毅想了想,拿出一个笔记本电脑,然后将里面记载着化妆教学视频的u盘拿了出来,又拿出一个小巧的笔记本电脑播放了起来。

    “这又是什么东西?!”那个精灵对笔记本电脑有些好奇,她在笔记本电脑的角上掰了一下,顿时就被她掰下了一小块。

    聂毅:“……”幸好没坏!

    “我的力气其实并不大,是你的东西太不牢固了!”精灵道,然后就看到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小眼睛的女人,忍不住评价道:“这人真丑!”

    然后,这个被她觉得丑的女人,开始化妆了……

    底妆这东西对于皮肤特别好的精灵来说用处不大,但眼妆……看到那人通过一些方法把自己的眼睛弄得大大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精灵震惊了。

    作为一个精灵,她的眼睫毛放到地球上去,肯定会被人当成假的,而现在,有人在她面前用假睫毛把她的眼睫毛给比了下去!

    竟然还能这么干?精灵有种自己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的感觉,她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视线不敢移开一丝一毫。

    屏幕里原本小眼睛塌鼻梁的女人,最后变成了大眼睛美女。

    这人化的是浓妆,在地球上说不定不会讨人喜欢,但要知道,这个精灵的模样,本身就是自带浓妆效果的。

    现在看到有人在自己的脸上随便捣鼓了几下,竟然就拥有了虽然比不上自己,但胜过别人一大截的容貌,她顿时就有些受不了了。

    视频结束之后,她毫不犹豫地就拿出一支眼线笔,然后学着视频里的人的做法,给自己画了眼线。

    这个精灵已经美的跟神仙一般了,但眼线一画,她整个人顿时又有些不一样了,原本清纯的样子,突然就变得妩媚起来。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精灵满意极了,拿出一支口红就给自己用了起来。

    她原本唇色偏淡,现在唇膏一用,却是立刻拥有了饱满诱人的红唇。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聂毅问道,他可是一直惦记着对方说的生命树的叶子呢。

    “很好,非常好!”精灵在自己的脸上描画起来,甚至还用手卷了卷,就把自己的一头直发给弄成了卷发。

    “那生命树的叶子呢?”聂毅问道。

    “生命树的叶子?生命树是精灵一族的神树,就算身为精灵,也没有权利靠近,我怎么可能拥有生命树的叶子?”精灵朝着聂毅笑起来,然后突然用一根藤蔓捆住了聂毅:“我是你的老师,你有好东西孝敬老师是应该的。”

    聂毅被捆住,虽然没受伤却也不会觉得高兴,下意识地用出了火系异能,然而他的火焰对身上的藤蔓一点作用都没有……

    皱着眉头看向对面的精灵,聂毅的表情冷了下来。

    聂毅那是从丧尸堆里杀出来的,身上的杀气绝对不弱,那精灵对上聂毅的双眼,突然就将人放开了:“你这人还真无趣,我没有生命树的叶子,这不是还有别的东西吗?送你一样好东西。”

    精灵说着,就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大瓶绿色的液体:“这是我用碧云树的树脂做的……伤药,送你了。”

    “这是什么东西?”聂毅接住了瓶子问道。

    “你不知道碧云树?”精灵挑了挑眉毛:“碧云树拥有治伤的奇效,它的树脂效果最好,涂在伤口上不仅不痛,还会有非常舒适地感觉。”

    聂毅是不会对精灵的话全盘相信的,他打开瓶子,就用冰刀从瓶子里稍稍舀出了一些所谓的伤药。

    这是一种有些粘稠的东西,散发着清香,给人的感觉非常好,恐怕确实是一样好东西。

    还有……伤药?也许他和齐景辰有机会发生点什么的时候,可以用这东西来做润|滑?聂毅收下了手上的东西。

    “碧云树可是好东西,除了我,整个耶尔没几个人能培育出来,你要不要跟我好好学?”那个精灵道,同时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真的太机智了,灵机一动把自己敷脸的东西送出去就解决了一桩麻烦事。

    真是可惜了那一罐碧云树的树脂了,她做好之后还没用过呢。

    聂毅已经感觉出来这人给自己的是好东西了,现在听到这话,更是心里一动:“周围的树木都是你培育的?”这个院子里有好几种魔法植物,还不单单是木系的……

    “是啊,你要不要学?”

    “老师!”聂毅很干脆地叫了一声,地球上要是也能多点魔法植物,那些黑暗能量也能消散不少吧。

    “行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学生了,来,教我化妆。”

    聂毅:“……”

    聂毅拜了一个精灵做老师的时候,裴兴正在跟人打架,跟一个矮人打架。

    在中央学院,是有几个异族老师的,其中有教导聂毅的精灵,也有一个矮人。

    这个矮人是因为爱上了一个人类女人,才会从自己的家乡离开,然后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的,他在中央学院找到了一个工作,但一直没有带过学生,大部分时候,他都是在负责给中央学院的学生和老师锻造各种武器,就像精灵一般只负责培育各种植物一样。

    矮人制作的兵器一直都是最上等的,他这样的矮人魔导士,更是常常能打造出战王都能使用的武器。

    久而久之,这个叫铁山的矮人,就把自己放在中央学院专门给人打造兵器的人的位置上了,至于带学生……

    搞什么!让他带个矮人学生,教导对方打铁没问题,让他带一个人类魔法师,这不是折腾他吗?

    就像某些拥有精灵血统的人可以使用木系魔法一样,也有一些拥有矮人血统的人类可以使用金系魔法。

    不过,对矮人来说用处非常大的金系魔法,对人类来说却是不怎么好用的,金系魔法师也就一直不受人重视……

    铁山一开始还有心改变这一切,想要让那些金系魔法师得到重视,但在他见识过几个金系魔法师之后,就放弃了自己的这个打算。

    人类的魔法师,真的太脆弱了!

    那个十五岁的金系魔法师,用自己体内的金系魔力凝聚出了一把剑,结果竟然拿不起来!拿不起来!

    还有那个二十岁的金系魔法师,箭雨之类的魔法倒是用的不错,但同样的,连他打铁的锤子都拿不起来!

    这样脆弱的家伙,又哪能将金系魔法发扬光大?他们甚至都不配成为战神的子民。

    他们矮人都是战神的子民,就算是魔法师,也都拥有强健的身体和勇往直前的气势,那些拥有金系魔法的人,却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这一切,铁山对于要收一个人类金系魔法师做学生这件事是非常排斥的,甚至打定了主意要让那人知难而退。

    矮人都是大大咧咧的,一般不怎么注意个人卫生,因为这个,他们有时候甚至会被称为野蛮人。

    但铁山因为娶了一个人类妻子,一直都是很爱干净的,可这次,他为了让自己的学生知难而退,可以将自己的地方弄得一团乱,各种金属到处乱扔。

    然后,他就举着自己那个超大号锤子打铁去了!

    哼,人类的金系魔法师看到这些,一定会觉得难以忍受,然后转身离开……

    铁山抱着这样的心思,开始等那个分给自己的学生的到来。

    所以,裴兴到达铁山这里的时候,就看到了满地的金属!

    好多没见过的金属,里面还有不少废弃的武器?裴兴这人向来好奇心很重,看到这些忍不住就伸出手把玩了起来。

    铁山一直在里面等着裴兴进去,没想到竟然一直没人进来……莫非那个学生被外面的情况吓到,不敢进来了?

    铁山皱了皱眉头,觉得如果这样,也用不着再用自己打铁的事情来“震慑”对方了,干脆就扛着自己的锤子,带着凶恶的表情就走出了房门。

    裴兴对门口的铁块刚刚失去兴趣,就看到有人气势汹汹地朝着自己走了过来,身上顿时升腾起了浓浓的战意:“我们来打一架?”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