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6章 插班生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光明神教的各处充满了光明魔力,其他系别的魔法师的实力在这里会被压制住,也会觉得非常不舒服,毕竟耶尔的魔法师们是习惯了身边充满魔法能量的。

    不过聂毅等人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不适,不仅没有感觉到不适,他们甚至非常喜欢这里——周围充满光明能量,绝对比周围充满黑暗能量让人舒服多了!

    要是地球能变成这样就好了!

    “神子,你真厉害,到了这里竟然还能当神子!”

    “是啊,刚才我吓坏了,还以为我们都会被杀死,毕竟那个战王太厉害了,没想到神子一出来,就让他们不敢多说一句了。”

    “神子用光刃打那个女人的时候,最让人觉得解气。”

    ……

    众人议论起来,都很高兴,也就聂毅有些担心:“景辰,你会不会被记恨?”

    “不会。”齐景辰道,然后拉过了聂毅的手臂。

    聂毅的手臂上有一个伤口,伤口已经愈合,但那愈合的状况是不对劲的。

    “经络都断了,这手现在使不上力气。”聂毅道,然后飞快的用刀子将伤口重新割开。

    齐景辰合拢聂毅手上的伤口,用出光明魔法,然后聂毅的伤就在他的手掌下飞快地愈合。

    教皇说了不能把齐景辰的身份和情况泄露出去,但神殿的人却都是知道齐景辰的身份,他们住处也称得上的是尽善尽美。

    这是一个巨大的院子,院子里长着不少光明系的魔植,一些地方镶嵌着光明魔晶,看起来无比奢华,绝对是光明魔法师最想居住的地方。

    这里很大,他们每个人都能在这里拥有一个房间,但聂毅最后还是选择了在齐景辰的屋子里打地铺。

    这个晚上,齐景辰一夜没睡,一直在琢磨教皇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但直到最后也没有想出什么来,最终只能放弃了。

    第二天一大早,神殿就送来了各种精美的食物。

    实力不够强的人根本不能进入神殿,因而给齐景辰等人端来食物的至少也是高级战士或者高级牧师,面对这情况,就算是大大咧咧的裴兴,都觉得有些不适应。

    他们连被人伺候都不习惯,更别说是被一群比自己强的人伺候了。

    他们吃过食物之后,兰斯洛特就来了这里:“昨天晚上,神殿死了不少人。”

    “什么?”齐景辰一惊。

    “陛下用了神言,但还有人不死心地想要把你的消息传出去,就死于神罚。”兰斯洛特的表情有些凝重:“抱歉,我昨天竟然说希望你不用隐瞒身份……你的身份非常特殊,决不能让外人知道。”

    “为什么?”齐景辰问道,兰斯洛特还没说话,门口传来了一个声音:“因为你拥有光明圣体。”

    从门口进来的又是一个长着满头金发的人,耶尔人的发色有时候会被自己拥有的魔法能量的系别所影响,在光明神教,大家的发色就普遍很淡。

    “六长老。”兰斯洛特看到来人,立刻恭敬地叫了一声。

    六长老虽然是长老,但看起来最多四十多岁,他朝着兰斯洛特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了齐景辰:“光明圣体的资料基本都被毁了,但在光明神教却还保存着很多……拥有光明圣体的人,本身就是一种灵药。”

    六长老的话刚出口,聂毅就戒备地看着他,倒是齐景辰冷静多了。

    重生之后,他就渐渐地可以直面自己的身体情况了。

    “拥有光明圣体的人身上充满光明元素,可以生死人肉白骨……你们应该也有点感觉吧?”六长老道。

    齐景辰确定自己的血肉并没有那么大的功效,随即又想到他这辈子除了聂毅从未让其他人吃过自己的血肉,而上辈子……那些人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的时候,他可都还没觉醒。

    “光明神教有记载的上一个拥有光明圣体的人,最后被人抽筋扒皮,喝血吃肉,连骨头都没有剩下。”六长老笑着看向齐景辰,声音却冷冷的,说出的话更是让人心里发寒。

    “多谢六长老的提醒。”

    “不用谢。神子,陛下大概是觉得你年纪太小,才会让你进入中央学院学习,到了那里之后,你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免得出事。”六长老道。

    不用六长老提醒,齐景辰就已经知道这一点了,当下道:“我会的。”

    “不过你放心,我也会前往中央学院,担任圣光分院的分院长,一点不会让你出事。”六长老又道。

    齐景辰惊讶地看了过去。

    整个光明神教,除了教皇之外一共有六个光明系的法圣,就是六个长老,由此可见法圣的数量是多么稀少。

    中央学院被称为大陆上最强大的学院,总共也就拥有一个法圣,几个战圣而已,现在光明神教竟然要派一个法圣过去?

    齐景辰并没有去掩饰自己脸上的表情,六长老看到他非常不解,又道:“当然,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如果我不在,兰斯会代替我。”

    “兰斯?”齐景辰终于问道:“圣子事务繁忙……”按照之前他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兰斯洛特是要负责到处走,满世界地为光明神教刷好感度的。

    “圣子会休息一年,顺便为进阶中阶魔导士做准备。”六长老道。

    “中阶魔导士?”魔导士还分中阶低阶?

    “你们实力低,所以不知道魔导士和魔导师其实也有强弱之分,都分成低中高三阶。”六长老道,大家谈起魔导士和魔导师并不会给他们划分阶层,而这也是有原因的——所有的魔导士和魔导师,都不会喜欢一些中级或者低级魔法师在那里讨论“xx是低阶魔导士,xxx是中阶魔导士,xxxx竟然那么多年都没有进阶”之类的话,干脆弱化了这样的分类,魔法师工会颁发的给魔导士和魔导师的徽章,也不会有低中高三阶之分。

    不管是魔导士还是魔导师,都已经非常强了,他们有些都不愿意再佩戴徽章,硬要将他们划分等级,恐怕只会得罪了他们。

    六长老和齐景辰说了一些话,突然又道:“我已经让人去安排你们的入学了,你们收拾一下,等下就跟我离开。”

    齐景辰走过很多路来到了光明神教,来了之后成了地位不属于教皇的神子,并且得罪了大长老,在神山结果才呆了一天,竟然就要离开了?

    “这么急?”齐景辰有些讶异。

    “陛下不想让太多人知道你的存在,但这里常常有人会来。”六长老道:“神言也不是可以一直用的。”

    齐景辰来到圣山的第二天中午,就又离开了。

    在神山上,所有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的,但是等他下了神山,身份就变了,再也不是神子。

    神子这个身份,最近竟然只是昙花一现……

    不过,就算下了山,去了中央学院,齐景辰的身份依然很“厉害”,因为他最终将以插班生的身份进入了中央学院。

    中央学院的考核非常非常难,不仅要重新测定元素亲和力,要测定魔力,还要让学生做其他的一些测试甚至进行实战,每年都有无数人报考中央学院,但最后能考进去的寥寥无几。

    齐景辰参加过高考,在高校一再扩招之下,他经历的高考已经称不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了,但在耶尔想要考中央学院,却绝对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中央学院后台非常硬,有法圣坐镇,想要进中央学院必须要经过考核,就连三大帝国的皇子,也都要经过考核才能进学院,插班生这种东西虽然有,但真的非常少。

    而那些插班生,要么是身份实在逆天,比如某个法圣生了个老来子,他想让儿子读中央学院,中央学院是绝不会拒绝的,要么就是……插班生的天赋实在惊人。

    但就算偶尔会有几个插班生,说起来也是非常非常少的,甚至可能几十几百年才出一个,毕竟天才和后台强大的人,也是可以通过考核进来的,后者就算天赋不好,在考核中让人放水也比当插班生要好,能让他们更容易融入集体,可这次……

    中央学院突然来了一群插班生!

    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群!

    “你们听说了没有?我们班要来一个人。”

    “听说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老师的脸色不太好,估计插班生的本事不怎么样。”

    “你们的消息落伍了,不止我们班要来插班生,隔壁班也要来插班生,听说一共要来十几个插班生!”

    “十几个!?”

    ……

    中央学院的学生们议论纷纷,那些老师也去了校长那里,想要个说法。

    一个看起来非常温婉的女人盯着校长,表情一点都不温婉,倒是异常坚持:“大人,有插班生要来我的班级我没有意见,但我对他一无所知,甚至都不让我见一面,就要让他进入我的班级,这是不是过了?”

    “还有我,我之前就说过,我看不上的人不会收,想做我的学生,先拿出实力来!”一个冷着脸的男人说道。中央学院的老师一般只带十来个老师,那些实力强大的更是可以挑学生,而他们正好都属于实力强大的那一群——这些人几乎各个都是魔导士!

    “校长,我教的是高级班,怎么能塞给我一个六星的中级魔法师!”又有人道。

    “就是,校长啊!我说了我来这里就是挂个名号的,你让我收一个人类做徒弟会不会不合适?人类魔法师太脆弱了,他们能跟我学打铁吗?”扛着一个大铁锤,身高只到前两位的腰部,但身上的肌肉不弱于那些战士的矮人说道。

    其他的几个老师也都纷纷上前,对校长表示质疑。

    中央学院的校长是一个慈祥的老太太,她看着眼前这些人,叹了口气:“我也没办法……”

    “大人,谁能逼迫你?”那个温婉的女老师皱着眉头看着校长,别看他们校长是个老太太,这个老太太可不简单,她是非常强大的冰系法圣,曾经从禁咒冰封千里杀死过一位兽人法圣,当然,兽人那边不叫法圣,叫圣祭师。

    “这些人,是神山顶上那位让我收下的。”老太太朝着自己面前的人是笑了笑:“你们知道的,别人我能拒绝,但那位我可拒绝不了。”

    看着笑眯眯的老太太,众人都忍不住有些心塞,但正如老太太所说,别人他们能拒绝,但那位他们还真的拒绝不了。

    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

    “那位一向不管事,这次怎么会突然给我们塞人,还塞这么多?”冷着脸的男人说道,有些疑惑。

    “谁知道呢……”老太太道:“他让我给那些人安排个好点老师,我也就只能找你们了。”眼前这些人也许只觉得教皇权势很大,但她知道,教皇本身的实力更加惊人。

    “……”这些人忍不住一阵郁闷,因为他们比较强,就不得不接手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学生?

    作为中央学院的老师,他们见多了天才,对天赋倒是不怎么在意了,有时候反而更看重学生的的某些特质,同时也不愿意接收自己看不上的学生。

    但现在……事已至此,他们也毫无办法。

    这些高级班的老师郁闷极了,最后,那个温婉的女老师又先开口了:“大人,既然要让我收一个不喜欢的学生,是不是应该给一些补偿?我其他的学生可能会因为插班生的到来而影响学习进度。”

    看的出来,这个老师虽然看起来温婉,但绝对是不肯吃亏的性子。

    “是啊校长!听说你那里有块玄金?能不能给我?”那个矮人连忙道,他垂涎那块玄金已经很久了!

    其他几人闻言,也都纷纷提了要求。

    “哎呀,到吃饭时间了,我家老头子要来喊我吃饭了……”校长突然道。

    所有想要好处的老师,都在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校长女士是个法圣,她的丈夫是个战圣。

    那位战圣阁下年轻的时候脾气就不太好,现在年纪大了,脾气就更差了,整天一副要跟人打架的样子。

    这些老师敢跟校长谈条件,却害怕校长背后的战圣——他们只是魔导士而已,恐怕人家一巴掌就能把他们拍扁。

    所有高级班的老师都消失了,校长室里,只剩下一个穿着教师制服的七星魔法师还站在那里。

    这是一个教初级班的老师。

    “你有事吗?”校长女士笑着看向那个老师。

    “没事。”那个教初级班的老师道,他本来也是想来问问自己班里的插班生的事情的,但是那些高级班都有插班生了,还往里插中级魔法师,他的初级班来个天赋很差插班生真算不上什么,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没事就回去备课吧,明天应该很热闹。”校长女士笑着看向了那个高级魔法师。

    那个七星魔法师点了点头,迷迷糊糊地走了,出门的时候还差点撞上了人高马大的战圣。

    齐景辰等人从神山下来之后,就被安排到了神山下面的一栋房子里居住休息了一天,第二天,他们就跟着兰斯洛特前往中央学院。

    他们对中央学院是有些向往的,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这些人的入学已经在中央学院引起轩然大波了,等他们进了学校之后,更是让学院里的人纷纷朝着他们行起注目礼来。

    “这里好大啊!”

    “你们看那里飞着的那个小房子,像不像热气球?”

    “那个人脚下踩着的是什么?竟然能平行向前移动……”

    ……

    中央学院拥有很多魔法器具,那些学生还乐忠于用魔法做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在这里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东西。

    裴兴等人已经极力克制了,但看到这些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面露惊讶,然后就悄悄议论起来。

    中央学院的学生早就知道他们要迎来一群插班生了,本来还在想着那些插班生会不会是某个大人物的孩子,现在……这些人分明就是一群土包子!

    莫非,他们都是天才?

    可是就算是天才,一般也是会等开学,然后进行测试之后入学的,怎么会这时候插班?更何况这些人只是中级魔法师而已,看起来着实不像是天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