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4章 光明圣体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齐景辰设想过很多见到教皇之后的场景,曾经反反复复地琢磨这时候要说的话,不过想到最后,他倒是放开了。︾樂︾文︾小︾说|

    教皇这样的人物,对现在的他来说太过遥远,他跟教皇之间简直有着云泥之别,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做再多的准备也毫无意义。

    正如齐景辰所想,面对教皇的时候,他纵然有很多想说的话,也完全说不出来,他甚至没办法自如地开口。

    这里让他非常地不习惯,也就只有教皇身后的那个巨大的光明神神像,莫名地让他觉得有些亲切。

    但细细地去感受,却又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好纯净的光明能量。”教皇看向齐景辰,说话的时候没有丝毫表情,他甚至都没有多动一下。

    教皇的声音有些缥缈,齐景辰明明就站在他的面前,但听到的话却好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的。

    “怪不得光明之镜会认你为主。”教皇又道,他的话音刚落,齐景辰手上的光明之镜突然从齐景辰的怀里主动飞出,然后悬在了齐景辰的头顶,还自动放出一个罩子将齐景辰笼罩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光明之镜被损坏了一部分的缘故,齐景辰一直没办法了解光明之镜的所有用法,也不能彻底掌控光明之镜。

    就像现在,他直到光明之镜悬空在他的头顶,才知道刚才教皇的精神力接触了光明之镜,然而他没有丝毫感觉。

    “阁下,我对光明神教完全不了解,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冒犯了?”齐景辰看着教皇,挺直了自己的脊背。

    教皇看着齐景辰,竟然并没有生气,只是挥了挥手,然后齐景辰的面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水晶球。

    这个水晶球非常大,直径能有一米,而它的里面满满的都是光明能量。

    齐景辰一开始看到这个水晶球的时候就觉得它有点眼熟,现在仔细一看就认了出来——这水晶球,可不就和魔法师工会那个测试元素亲和力的水晶球差不多?

    只是这个水晶球跟魔法师工会的一比更大,里面也不像魔法师工会那个一样充满各种能量,而是只有光明能量一种。

    “你测试一下。”教皇淡淡地说道。

    齐景辰点了点头,将手放在了水晶球的上方。

    他什么都没有做,水晶球里面的光明元素就一股脑儿朝着他涌来,所有的光明元素都凝聚在了跟他的手掌有接触的地方。

    这些光明元素都在往他的手的方向挤着,其他地方连一个元素都没有,让那里都变成了透明。

    教皇一直没有说话,他盯着齐景辰看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道:“元素亲和力10,你是我这几百年来,见过的元素亲和力最高的人。”

    齐景辰早就猜到自己的元素亲和力应该很高了,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并不意外,只是再次看向了教皇。

    他在耶尔没有根基,天赋有非常高,他希望教皇可以看到他的价值。

    而只要他有价值,在耶尔的生活就不会太差。

    “给我一滴你的血。”教皇突然道。

    聂毅一直都不让齐景辰流血,齐景辰也从来不让人接触自己的血液,但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他是不能拒绝的。

    用一根针扎破食指指尖,一滴血就出现在了齐景辰的指尖,下一秒,这滴血还凭空悬在了教皇面前。

    这滴血是先红色的,带着金芒,光芒流转间仿若金线绣成的红色豪华嫁衣,看起来美不胜收。

    教皇之前的表情一直很冷静,声音更是平静无波,而这个时候,他的声音突然没有那么平静了:“没想到竟然是光明圣体,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光明圣体。”

    光明圣体是什么?齐景辰有些惊讶,教皇这个时候则是站了起来,然后朝着齐景辰走去。

    齐景辰跟教皇单独谈话的时候,聂毅正和兰斯洛特等在门外。

    聂毅闭着眼睛,凭借着和齐景辰的联系,一直在感受齐景辰的情况。

    看到聂毅的样子,裴兴等人默契地把聂毅围了起来护在中间,兰斯洛特看到这一幕,隐隐为却齐景辰有这么多忠心的手下而高兴。

    但很快,他却又皱了皱眉头。

    圣子是不应该有私心的,心里应该只有光明神才对,可是齐景辰的心里,真的有光明神吗?

    虽然从未说过什么,但兰斯洛特感觉的出来,齐景辰其实并不信仰光明神,至少信仰的不是耶尔的光明神。

    想到这一点,兰斯洛特的眉头微微一皱。

    “兰斯,好久不见,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起,然后一个和兰斯洛特一样长着一头耀眼的金发的男子就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看起来约莫三十来岁,他长着一双褐色的眼睛,和兰斯洛特一样俊美非凡,甚至光看外表,他比兰斯洛特更讨人喜欢。

    兰斯洛特虽然长得好看,因为异能也天然地讨人喜欢,但他总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眼前的这个男人就不一样。

    金发褐眼的男人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跟他说话,总会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好久不见。”兰斯洛特看了过去,脸上却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甚至有些不悦。

    他虽然一心侍奉光明神,却也是知道不少事情的,比如说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喜欢自己。

    想也是,曾经风光无限的光明神教的前任圣子,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他这个抢走了对方的地位的人?

    圣子在光明神教倍受尊敬,地位超然,很少有人能抵抗它的诱惑。

    “兰斯,听说你带了一个人来见陛下?是什么人?”那人又问

    “是陛下要见的。”兰斯洛特说道。

    “没想到陛下竟然会愿意见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那人有些感慨,然后突然看向了兰斯洛特的身后:“那这些人呢?他们都是什么人?”

    “他们是我带来的。”兰斯洛特道。

    “兰斯,这里是神殿,只有光明神最虔诚的信徒才能踏足,你让他们来这里会不会不合适?”那人道,目光落在了聂毅身上:“而且竟然还有人闭着眼睛……”

    兰斯洛特也注意到了聂毅的情况,眉头微微皱起,聂毅这时候睁开了眼睛,但显然已经没用了。

    “兰斯洛特,这人竟然对光明神不敬,应该对他进行审判!废了他的魔法将他扔出去!”一个女人从这人身后走了出来,冷冷的说道。

    这是一个身上充斥着浓郁的光明能量的女人,光明能量按理应该会提升她的容貌气质,但她身上盛气凌人的气势,却硬是削弱了光明能量对她外表的加持。

    她站在那里,看着兰斯洛特的时候眼神不善,看得出来她针对聂毅并不是因为聂毅的某些行为,纯粹只是因为她看不惯兰斯洛特。

    这位的身份和之前的笑面虎相似,她是光明神教的前任圣女。

    三十年前,教皇将兰斯洛特带回了光明神教,然后原本一直争斗不休的圣子和圣女就齐齐丢了他们的称号,光明神教的圣子最后变成兰斯洛特,圣女则直接空置了。

    兰斯洛特道:“琳达,你无权这么做。”

    听到兰斯洛特的话,这个女人怒火更甚:“我是没你权力大,但总不至于连教训一个竟然赶在神殿对光明神不敬的人的权利都没有!”

    琳达这么说着,看向了聂毅等人:“不过如果你们跪地发誓你们对光明神绝无不敬的话,我倒是可以放你们一马。”

    “琳达,你别过了。”兰斯洛特道。

    “你不同意?果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琳达眉毛一竖,然后一道光刃朝着聂毅飞去。

    兰斯洛特从外面带来了一群人的消息她已经知道了,按照她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兰斯洛特带来的这群人的天赋都非常不错。

    那个高级光明魔法师去见教皇了,他们无力针对,却可以教训一下兰斯洛特身边的人,不让兰斯洛特收拢太多手下。

    光明魔法在一开始是完全没有攻击力的,但当他们成为高级魔法师,就可以慢慢学习一些攻击防御的手段了,而光刃就是光明系魔法师常用的攻击。

    光明能量凝聚出的锋利的刀刃,完全可以将被攻击的目标身上的肉划开。

    光明能量有一种特性,那就是帮人治伤止血,光刃也有这样的作用,它能划破被攻击的人皮肤,也能给被攻击人进行治疗,然后被攻击人就会发现自己身上出现了一个裂开的伤口——这个伤口两边的血都已经被光明能量止住,然后就只剩下一道口子了。

    曾经有一个美丽的女人被光刃所伤,鼻子和半边脸都被分成了两半,变的其丑无比,竟然受不了自杀了。

    光刃带来的伤口是能治愈的,但需要将愈合的伤口割开,将被分开的肉合拢,再请人施展光明魔法才行,而一般的光明魔法师都是不愿意帮那些被其他光明魔法师伤害的人的,以至于带有这样伤口的人,竟然很难找到人帮他们治愈伤口,还会一直被光明神教的人所排斥。

    在耶尔,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讨厌光刃这个魔法的,兰斯洛特看到光刃,表情就是一变。

    然而他和聂毅等人有点距离,已经来不及阻拦了!

    聂毅一直关注着周围的情况,眼看光刃就要划过他的脸的时候,他一侧身就躲开了。

    “你竟然敢躲开!”那个叫琳达的女人怒视聂毅,接二连三的光刃朝着聂毅飞去。

    聂毅眉头皱起,很快躲开了一部分攻击,但还是有一道光刃划破了他的胳膊。

    虽然光刃带着治疗能力,但被光刃击中还是会疼的,而聂毅一疼,就忍不住心里一跳,唯恐自己打扰了齐景辰。

    齐景辰也确实受到了一点影响,感到手上微微一疼。

    他身上的气息微微一变,走近的教皇就察觉到了什么,他盯着齐景辰看了一会儿,浩瀚的精神力突然舒展开去。

    而这个时候,琳达刚刚对着自己身边的战士道:“把他们抓起来!”

    琳达是一个魔导士,而魔导士身边的战士,至少也有战将级别。

    琳达还是跟普通魔导士有所不同的——她是光明神教大长老的孙女儿,深受大长老的喜爱。

    在兰斯洛特有战王做护卫的时候,她缠了缠自己的爷爷,就也有了一个战王做护卫。

    那个突然对聂毅等人出手,聂毅他们几乎没有抵抗之力,就算有兰斯洛特帮忙,一个战将手上的刀也划破了聂毅的手掌。

    聂毅的手一疼,齐景辰的手上也觉得一疼。

    这里是光明神教的神殿,聂毅竟然会受伤!齐景辰站了起来,很难再保持冷静,恨不得冲出去看看情况才好。

    “共生契约。”就在这个时候,教皇又一次开口了。

    之前说起“光明圣体”的时候,他的表情是惊喜的,现在说到“共生契约”,他的脸色却难看了起来。

    “共生契约是什么?”齐景辰已经从博特伦那里指导共生契约了,但这时候却还明智地选择了装傻。

    “共生契约是一种契约,签订了这种契约的两个人将会同生共死。”教皇看向了齐景辰,那双本就不带丝毫温度的眼睛里,这会儿看着似乎更冷了:“你的生命,你所有的一切,竟然跟另外一个人绑在一起。”

    他正要说什么,却突然停下了。

    教皇又朝着齐景辰走了两步,然后问道:“你是不是可以看到一些光点?他们并不是光明元素,却比光明元素更加地纯净?”

    齐景辰点了点头:“是!”他之前就想着教皇应该是能看见这些东西的,果然如此!

    教皇突然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突然张了张嘴:“住手!”

    神殿外面,琳达依然在让人攻击聂毅等人,兰斯洛特并没有出手,他手下的战将和战王却在保护聂毅等人。

    “琳达,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没有想做是,只打算教训几个竟然敢藐视光明神的人!”琳达道。

    兰斯洛特皱起了眉头,就在这个时候,教皇的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住手!”

    听到这个声音,他们都不敢再动,身体全都紧绷起来。

    “陛下,有人对光明神不敬,我只是想要教训一下他们。”琳达仗着身份特殊,解释道。

    “他们都是神子的人,你们不能对他们不敬。”教皇的声音并不响亮,但神殿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神子?神子是什么东西?光明神教不是应该只有圣子吗?

    教皇的威严不容置疑,但光明神教的长老的地位也并不低,大长老就出声了:“陛下,除非和神有关,不然不能冠以‘神’子,兰斯洛特虽然天赋出众,但绝不能被称之为神子。”

    “我说的神子,不是兰斯。”教皇的声音传了出来。

    不是兰斯洛特?那又是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