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3章 教皇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魔法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尤其是光明魔法。小说

    他并不能将所有的伤病都解除,但却绝对可以缓解一个人因为跑步而产生的种种不适,也可以让这人不会因为运动过量而受伤。

    当然,有这样作用的不止光明魔法,在耶尔,很多药剂也有这样的作用,也正是这些药剂,支撑着那些战士日夜不停地锻炼——他们想要变强,需要付出的努力是远超那些魔法师的。

    在胖子晕倒,或者说睡着之后,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个老人,就往胖子的嘴里灌了一瓶药剂。

    这是一个年纪颇大的老人,他的头发已经花白,脸上也有很多皱纹,但身上却鼓鼓囊囊地全都是肌肉,甚至可以轻轻松松地把胖子普格给抱起来。

    明明是那么胖的一个胖子,放到地球人用轿子抬轿子都能裂开,在这个地方,却可以被人轻松地抱起……

    “多谢齐景辰大人。”那个老人给胖子喂了药剂,又把他抱到一辆马车上之后,就感激地看着齐景辰,然后又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盒子:“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你是?”齐景辰好奇地看着这个老人。

    “齐景辰大人,我是奥兰多公爵府的管家,奉公爵之命来照顾少爷的。”老人道,然后目光火热地看着齐景辰:“之前我就听少爷说起过齐景辰大人和聂毅大人,两位果然心地善良!”

    齐景辰让胖子下去跑步,确实是为了胖子好,毕竟他要是太胖,哪怕因为是魔法师身体不会出问题,行动也肯定会比别人迟缓……不过他在看到这个老人对胖子的珍视之后,还以为自己这样的做法会让这人觉得不满,毕竟让胖子一直跑有点太折腾人了。结果,这个老人竟然这么感谢他?

    “齐景辰大人,明天赶路的时候,你能不能继续这样?你放心,我已经通知了人去收集光明系的魔核了,你为我家少爷消耗了魔力,我们一定给你奉送上双倍的魔核。”这个管家又道。

    奥兰多公爵是不可能真的不管自己的儿子的,他甚至都不可能让胖子一个人前往圣城……昨天亲自来问过胖子之后,奥兰多公爵就派人跟上来了,为首的就是这个管家。

    这个管家来了这里之后,就看到有人在刺激自家少爷,自家少爷还在跑个不停,他一开始见到这一幕其实是很生气的,立刻就要上去为自家少爷出头,结果还不等他上前,竟然就看到马车上的那个高级光明系魔法师朝着他家少爷扔了光明魔法。

    他当下站住了,仔细一想又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这人是为了他家少爷好!

    他家少爷身体不好,他们都纵着他,舍不得他受一点苦,以至于他最后竟然胖成了这样,身体也不好,他们也知道应该要逼他练一练,偏偏又舍不得……

    现在齐景辰做了这件事,他们感激不尽。

    齐景辰点头答应了。

    对于他这个在桃源安全区的时候天天会把自己的魔力用光的人来说,给胖子扔点魔力真算不上什么大事……

    那个管家给齐景辰的谢礼,是几颗高级光明魔晶。

    光明魔晶的价值非常高,这么几颗高级魔晶绝对价值不菲,若是平常的光明系魔法师看到,估计会异常兴奋。

    不过齐景辰跟其他的魔法师不一样,一般不会去吸收魔晶里面的魔力,它们也就不那么珍贵了。

    他将魔核收在了空间戒指里,开始吃聂毅准备的饭菜,吃饭的时候还朝着聂毅抛了一个媚眼。

    齐景辰的媚眼抛的真的很一般,至少跟之前在迎风节上朝着聂毅抛媚眼的那个女孩子不是一个级别的,然而聂毅还是觉得心里一热。

    这是齐景辰,别说媚眼了,白眼他都觉得天下第一好看。

    而另一边,胖子普格居住的房间里,他的管家爷爷拿出一瓶药剂用水化开,然后就将他整个人放了进去。

    胖子还在呼呼大睡,睡着睡着突然抖了抖,眼睛也睁开了,管家见状道:“少爷,你忍一下,虽然稍微有点疼,但这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管家说完之后,还以为普格会叫痛,可事实上……

    普格根本就没醒,只是闭着眼睛哼哼着,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

    管家一琢磨,最后找来了一碗粥,舀了一勺放在了普格面前。

    普格闭着眼睛,张开嘴巴准确地叼住那口粥吞下肚子,砸吧了一下嘴巴之后,又把嘴巴张开了。

    管家先生立刻就又给了他一勺子粥,同时忍不住心疼起来——他家少爷这次真的受了罪了!

    换成他肯定舍不得逼少爷做这种事情,幸好有别人帮忙。

    第二天一大早,聂毅等人正在吃早饭的时候,普格从楼上跑了下来:“饿死我了,饿死我了!”

    他昨天看起来跟死狗没什么两样,一晚上过去,竟然就再次生龙活虎了,也不知道是光明魔法的效果太好,还是昨晚上的药浴效果太好。

    齐景辰和聂毅这次并没有开小灶,都坐在桌边。

    之前聂毅很久没能吃肉,因而一副恨不得把整只羊都塞进肚子里的模样,但现在他已经吃了很多肉了,对肉的执念也就不像一开始那么深。

    早餐类似自助形式,他拿了一颗鹅蛋大小的水煮蛋,两块烤肉,两块面包和一些水果,然后就吃了起来。

    齐景辰吃的就更少了,他把水煮蛋切成两半给聂毅一半,然后拿了一块烤肉一块面包就吃了起来,当然,水果和蔬菜他也拿了。

    看到普格从楼上下来,齐景辰立刻就看了过去,然后就发现普格冲到了餐桌前,一夹子下去夹了三块烤肉。

    “等等。”齐景辰道。

    “怎么了?”听到齐景辰的话,普格立刻看了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是对齐景辰觉得很亲近,昨天齐景辰让他去跑步受了很大的罪,他明明应该对齐景辰有意见,可事实上……

    只要想到自己觉得痛苦的时候,齐景辰都会给自己一个光明魔法,让自己浑身舒畅,普格对齐景辰就不可避免地更亲近了。

    齐景辰朝着普格笑了笑:“你不能吃肉。”

    “不吃肉?”普格突然想到了齐景辰昨天说过的话,表情顿时一僵:“不吃肉怎么填的饱肚子?”

    “谁说不吃肉填不饱肚子了?”齐景辰道。

    普格最后被分到的早餐,是两颗水煮蛋外加一堆蔬菜水果。

    那两颗水煮蛋都很大,很多魔法师压根就不会去碰,因为吃了一个就饱了,但普格两个下肚,却还嚷嚷着饿。

    “这些你尽管吃,可以吃到饱。”齐景辰指了指旁边的蔬菜水果。

    “我不想吃草……”普格道,但看了看齐景辰的样子,最后到底还是委委屈屈地吃了起来。

    吃完早餐,众人就上了车子,普格却没能上去,他被要求跟在马车后面跑。

    “胖子,跑快点啊!你要是能追上我,我就任由你打一顿。”精力充沛的裴兴继续陪跑。

    “少爷坚持住!”管家也在普格身边陪着,一个劲儿地给普格打气。

    普格一咬牙,不挂不顾地闷头往前冲……

    他跑了两三个小时,这时候就算是有光明魔法帮着缓解,他整个人也已经到了极限,正好,他们需要停下来吃饭修整了。

    普格早上的时候嚷嚷着饿,这时候却什么都吃不下了,喝了一碗粥之后就睡了过去,醒来之后齐景辰给他吃了一些烤熟的坚果,然后就让他下车继续跑……

    暴风帝国所在的暴风城离光明神教所在的圣城有十几天的路程,这十几天的时间里,他们的这只队伍并没有进入那些大城市,却常常穿过一些村子,而每到那个时候,兰斯洛特就会给那些村名祝福,然后一起感谢光明神。

    看到这情况,齐景辰总算明白当初自己满地球地跑,到处给人祝福的行为兰洛特为什么会是一副觉得正常的样子了,感情光明神教在耶尔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光明神教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做?莫非他们和他一样,也需要那些小光点?

    齐景辰看不到别人是不是也能吸收小光点,也就只能暂时把疑问压在心底。

    就在这个时候,圣城到了。

    圣城的范围非常大,它包括一个城池,也包括周围大片的田地。

    独角马带领的队伍刚刚进入圣城的范围,就有无数人围了上来。

    圣城的居民都虔诚地信仰着光明神,圣子在他们眼里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之前兰斯洛特失踪,他们不知道有多伤心,现在兰斯洛特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更是高兴地不得了,很多人都准备了各种东西来到大街上,要将那些东西赠送给兰斯洛特。

    光明神教的人将那些东西都收下了。

    圣城向附近百姓征收的税收非常少,这些百姓的生活极为安逸,收下他们的礼物并不会对他们的生活有影响。

    大概因为这是一个魔法世界,光明神教的人并不稀罕普通人手上的铜币银币的缘故,他们对这些普通人非常友好。

    车队所过之处,周围都是夹道欢迎的人,让齐景辰不可避免地与有荣焉。

    普格已经不跑步了,他坐在马车里看着窗外的情况,最后撇了撇嘴:“没想到光明神教也不错……”

    不过短短十多天的时间,他整个人就被改头换面了,原本的白胖子黑了很多,也瘦了很多。

    一开始跑不动的那几天,他对跑步一直非常排斥,这个时候对跑步也喜爱了起来,甚至愿意主动去跑。

    他的变化非常大,说起来,要不是现在因为外面百姓太多,队伍走的很慢压根用不着跑,他恐怕也不会呆在马车里,而是会在外面跑步。

    进入圣城范围之后,他们离神山就很近了,结果这么一点路程,大家最后竟然走了整整两天。

    圣城那些光明神教的信徒对圣子异常崇拜喜爱,毫不吝啬地对兰斯洛特表达着他们的喜爱之情,而兰斯洛特也一直给予回应。

    普格之前对光明神教不怎么喜欢,现在看到这一幕也对光明神教有了好感,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等他们穿过城市,来到那座缭绕着白色雾气的巨大的神山前的时候,更是不可避免地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敬畏之情。

    这座神山只是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却莫名的给人带来一种不能超越的威压。

    当然,这种威压并不会让人觉得难受,只会让人觉得高大威严,不能超越,甚至还会让他们觉得非常安全,好像只要这座山还在,他们就什么都不用怕。

    独角兽早就已经被人带走了,普格也被光明神教的安排在了圣城,最后,齐景辰跟着是兰斯洛特踏上了神山的台阶。

    “所有人第一次来神山,都要一步步往前走。”兰斯洛特解释道,然后又看向了齐景辰:“教皇要见你,单独见你。”

    “我们不能去?”聂毅立刻就问道。

    “教皇陛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见到的,连我都不能随意拜见陛下,你们和我一起等在门口就行。”兰斯洛特道。

    聂毅有些不乐意,不过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到底还是按捺下来。

    他和齐景辰之间有契约在,大不了到时候他一感觉到危险就冲进去!

    一行人一直走到了圣山的顶上,然后就看到了那个巍峨的大殿。

    大殿周围弥漫着浓郁的光明能量,让他们每个人都觉得浑身舒畅,齐景辰更是觉得从自己的每个毛孔,都传来了舒爽的感觉。

    聂毅等人都留在了外面,齐景辰在很多人的注视之下独自往里走去。

    光明神殿的房间都非常非常高,也非常非常大,虽然里面弥漫着让人舒适的光明能量,却依然让人觉得身上凉凉的。

    齐景辰走到一扇门前,推开大门走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一个满头银发的人坐在那里,朝着他看过来。

    他看不出这个人的年纪,只知道这人给他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

    这就是光明神教的教皇?那个公认的耶尔最强大的人?

    “你来了。”银发人抬起头看向了齐景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