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10章 出名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当然没有开玩笑。

    他先施展了一个火系魔法,然后施展了一个水系魔法,之后又当众用了一下植物系异能……或者说木系魔法。

    兰斯洛特等人对木系魔法都没有研究,聂毅也就没能学习这方面的魔法,现在唯一会的,就只有催生植物。

    魔法植物没办法催生,他就催生了很多月季,五颜六色的月季花在检测室里开放,看起来美不胜收。

    聂毅催生完,就看了齐景辰一眼,他催生月季,是因为齐景辰喜欢。

    “这是生命女神带来的奇迹……”一个魔导师感叹道:“好漂亮的花。”

    “他竟然真的用出了三种魔法,其中一种还是木系魔法。”

    “我一直以为只有精灵才能这样让百花一齐盛开。”

    “拥有三系魔法就算了,他对这三种元素的亲和力好像都很高!”

    “他有没有可能会更进一步?”

    那些身份不一般的魔导士魔导师们低声议论着,至于那些因为级别不高不敢走近,只能远远看着的人,这会儿已经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

    三系魔法都达到七星的话,是不是说明这人一个人,就赶上三个七星魔法师?

    真的太厉害了!

    不过,众人惊叹归惊叹,惊叹过后又忍不住有些可惜,虽然聂毅的表现非常惊人,但三系魔法师想要成为魔导士,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之前聂毅的手下的进行检测,施展魔法的时候,周围的魔导师和魔导士恨不得立刻就把人带回去做自己的学生,但现在遇上聂毅,他们却只是感叹几句,完全没有收聂毅做学生的打算。

    其中有些人,甚至同情地看着聂毅。

    聂毅:“……”

    这些人同情了聂毅之后,突然就有人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去:“我是一个水系魔导士,你愿意成为我的学生吗?”

    “我是一个土系魔导士,你愿不愿意当我的学生?”

    “我是魔导师……”

    聂毅和齐景辰站在旁边无人搭理,也没人征求他们的意见,一时间有些无语。

    这时,一个冷着脸的魔导师拍了拍正在跟孙承芷说话的魔导士,然后上前一步挤开对方看向孙承芷:“我是火系魔导师,你要是愿意当我的学生,我必然尽力教你。”

    普通的高级魔法师被魔导师欣赏,那是值得大肆庆祝的,对他们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若是有魔导士愿意收他们为徒,那更是他们的荣幸。

    但这对从地球上来的这些人不适用。

    “抱歉,我们要去光明神教。”孙承芷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来这个地方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保护齐景辰!

    “我虽然不是法圣,但对火系魔法的研究绝对透彻,你真的不做我的学生?”这个魔导师又道。

    “我会一直跟着齐景辰大人的!”孙承芷道。

    那个魔导师叹了口气,转身就走。

    卡伦之前赶不把老萨尔这个实力比自己强的人放在心上,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有一个魔导师看上了他,想要收他做学生,而那个魔导师,就是眼前的这个。

    看到这个魔导师不仅对聂毅那些人起了心思,还要离开,卡伦顿时就有些急了,连忙想要追去。

    然而他很快就被人拦住了,当然,最让他绝望的是,那个魔导师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暴风帝国魔导师工会很多强者看着聂毅那些手下的表情都是炽热的,但这些人的一再拒绝,却也让他们明白这些人是真的不愿意成为他们的学生。

    他们有些不甘,但很快却又调整了过来,然后鼓励了这些人几句——这些人天赋这么出众,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交好总比交恶好。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想的,也有人对聂毅等人充满嫉妒。他们因为天赋所限没办法更进一步,这些人的未来却一片光明,他们自然会觉得不平。

    不管那些人都是怎么想的,聂毅等人最后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徽章,聂毅更是得到了三枚徽章。

    双系魔法师很少,就算有,一般也会专门修炼其中的一个系别,因而魔法师工会并没有专门的双系魔法师徽章,一直以来,双系魔法师都是拿两个徽章的,换到聂毅这里,就有足足三个徽章。

    徽章里面会记录聂毅的的信息,拥有了这枚徽章之后,聂毅可以在外出的时候得到很多方便,比如说暴风帝国最豪华的餐厅,魔法师前去吃饭就能打折,七星魔法师可以打五折,要是魔导士,直接就可以免费吃饭了。

    等聂毅等人的检测全都完成,之前突然对聂毅等人出手的那个叫查理的魔导士也已经醒了。

    这个魔导士醒了之后也知道自己闯祸了,表情不太自然,但他看着齐景辰的时候眼里依旧满是恨意,要不是会长就在旁边看着,恐怕会去攻击齐景辰。

    这样的目光让齐景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对着那个会长道:“会长大人,这人无故对我们出手,在魔法师工会就想杀人,若是外面的魔法师知道魔法师工会出了这样的人,一定会非常失望。”

    齐景辰这话是打算用让外面的人知道这件事来威胁他们?那个会长心知必须要给个交代,当下对着查理道:“查理,你这次无故对人出手,快点道歉。”

    “道歉?这不可能!”那个魔导士明显并不愿意接受这一点,捂着胸口道。

    “道歉!”会长冷着脸看着查理,属于魔导师的威压朝着查理压去,想要快点解决这件事。

    查理的表情异常难看,他咬着牙在魔导师的威压下硬撑着,眼里崩裂出红血丝来:“这个光明神教的人满身杀气,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人了,为什么这样的人活着,我的培拉却死了?”

    从他身上涌现一股魔力,竟是突然朝着齐景辰冲去。

    这股魔力携带着属于魔导士的强大力量,分明就是想要了齐景辰的命的,齐景辰握紧了手上的光明之镜,聂毅拦在了他的前面,与此同时,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直接把那道攻击给吞噬了。

    这是曼纽尔出手了,他虽然这会儿还在检查戚暗和小猫的身体,但还是放了点精神力在齐景辰身上关注齐景辰的。

    “糟了!”那个会长突然叫了一声:“查理出事了!”

    在场其他人都脸色大变地看着查理,就连齐景辰,也感觉到了查理身上的不妥之处。

    查理身上的魔力很乱,精神力也很乱,整个人非常地不对劲。

    “光明神教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会杀光你们!我一定会杀光你们!”查理咬紧牙关,原先不过是崩裂出血丝的眼睛突然变红,鼻子耳朵里更是冒出血来。

    “他的魔核出问题了!”会长忍不住道:“怪不得会越来越不能自控!他竟然隐瞒着不说!”

    “曼纽尔大师,这是怎么回事?”看到那个查理的样子,齐景辰忍不住看向了曼纽尔,然后好奇地问道。

    “你应该知道吧?魔核是长在脑子里的。”曼纽尔道。

    齐景辰点了点头,他当然是知道这一点的。

    “魔核长在脑子里,要是魔核出了问题,那些人就会变得很疯狂,或者作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眼前的这个查理就是这样的。”曼纽尔道:“这样的事情一向不少见,不过作为一个魔导士竟然还出现这样的问题,就很罕见了……之前看他不太对劲,我还以为他只是吃了一些不该吃的东西。”

    齐景辰仔细一琢磨,突然发现曼纽尔说的这情况,可不就是地球上以前常有人提起的异能暴动么?

    说起来,聂毅上辈子因为是双系异能者,常常异能暴动,不过吃了他的肉之后能缓解。

    说也奇怪,他那时候都觉醒了黑暗异能了,身上的肉竟然还会有诸多作用……

    在地球上,因为不懂异能修炼方法,很多三级异能者都经历过异能暴动,那是一种非常痛苦的事情,会让人脾气暴躁,而异能者们在异能达到六级的时候,因为异能核变大,也会因为挤压脑部出现一些问题……眼前的这人的情况就和那些人差不多。

    齐景辰知道异能暴动有多么让人难受,但并不同情眼前的这人,毕竟现在这人还嚷嚷着要杀了他。

    “他的魔核保不住了。”一群魔导士和魔导师围在查理身边,最后,魔法师工会的会长叹了口气道。

    他的话音刚落,查理就晕了过去,同时他身上的魔力开始往四周逸散。

    这人的魔核正在崩溃,这样子下去,他将会成为一个普通人。

    “几位,他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他恐怕不能给你们道歉了。”那个会长道,说话的时候口气不太好。

    虽说查理出事是查理自己的问题,但真要说起来,跟聂毅等人不无关系,他对聂毅等人的态度自然也就冷了下来。

    要知道,纵然查理曾经给他们惹了不少麻烦,甚至让魔法师工会在面对光明神教的时候不得不让步,但他毕竟是魔法师工会的人。

    “那我们就告辞了。”齐景辰道。

    那个会长听到齐景辰的话看向了齐景辰,突然又叹了口气道:“查理的魔核崩溃了,你们也要小心一点,他有三种异能,魔核迟早会承受不住。”他说到最后,指向了聂毅。

    “多谢。”齐景辰知道对方是好意,道了一声谢,然后带人离开了。

    走了一段路,齐景辰就看向了聂毅:“你的魔核没事吧?”

    “我要是还像以前那样,估计会有事,但我现在不是不一样了吗?”聂毅笑道,他虽然异能的种类很多,但魔核只有一个,总不至于还像上辈子那样不稳定。

    听到聂毅这么说,齐景辰松了一口气,但很很快,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齐景辰等人回去的时候,兰斯洛特还没有回来,他等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才等到兰斯洛特带了人回来。

    兰斯洛特身上穿着特质的魔法袍,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白光,就算现在天已经黑了,但还是可以清晰地看清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你有事?”兰斯洛特问道,他的声音非常好听,说起耶尔的语言的时候,带着一点单单的咏叹调,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沉迷在他的嗓音里。

    “圣子,你为什么让我们去魔法师工会做检测?”齐景辰开门见山地问道。

    齐景辰对外的表现一向都是温和的,嘴角常常挂着笑容,现在却带上了几分凌厉,倒是让兰斯洛特多看了他两眼,然后就道:“叫我兰斯。”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齐景辰冷冷地说道。

    兰斯洛特突然勾起了嘴角,他本就已经好看的宛如天神,这一幕更是惹人心动,但齐景辰却毫无所觉,只是一直看着兰斯洛特。

    兰斯洛特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消失了,然后郑重地道:“对不起。”

    看到齐景辰的眉头皱了起来,兰斯洛特又补充道:“我说对不起,是因为让你们去检测,其中确实有我的私心在。我知道不管是聂毅还是你的手下,天赋都非常好,我希望魔法师工会的人可以看上他们,收他们做学生。”

    “为什么?”齐景辰问道。

    “你将会成为光明神教的圣子,未来的教皇,应该是高高在上的,不应该有一群走的那么近的人,不应该一直惦记着地球上的一切,我希望你能一心侍奉光明神,不要被周围的人影响。”

    兰斯洛特的眼神异常清澈,对上他的眼神,齐景辰突然有些无力,因为他感觉出来了,兰斯洛特说的是真心话。

    这个人是真的希望他能一心一意侍奉光明神。

    “光明神教的牧师也都是有亲人的,很多人还会结婚生子,照你这么说,他们都应该抛弃家人?”

    “圣子是不一样的。”兰斯洛特道。

    齐景辰简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眼前的这人交流才好,他想了想,最后道:“我是不会和他们分开的。”

    “我知道了。”兰斯洛特点了点头,他想要让那些人离开齐景辰,不过那些人不离开,他最多也就只是觉得有点可惜而已:“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祈祷?”

    “不用了。”齐景辰道,他不是兰斯洛特,对于早上起来要祈祷,吃饭要祈祷,晚上睡前还要祈祷这样的事情并不喜欢,反而觉得非常麻烦。

    现在他还没有正式加入光明神教,这些都可以不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当然不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非要去做。

    兰斯洛特并不勉强,最终独自去了祈祷室。

    第二天,那个昨天领着众人去魔法师工会的六星魔法师就早早地来到了齐景辰住的地方,他来了之后,就朝着齐景辰行了一个光明神教拜见比自己强的神职人员的礼仪,然后兴奋地看着齐景辰:“齐景辰大人,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讨论你们。”

    他的表情非常兴奋,想也知道外面那些人讨论聂毅等人的时候,应该没少说好话。

    齐景辰挺想听好话的,闻言笑道:“都说了什么?”

    别看齐景辰的实力强过这个六星魔法师,但他不管是本身的年纪还是外表的年纪,看起来都比对方要小,这让那个六星魔法师略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态笑道:“外面的人都在说你们是天才!还说你们是圣子从别的地方带来的。”

    “哦……”齐景辰道。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六星魔法师又问。

    “我们是从一个神奇的地方来的。”齐景辰道。

    那个六星魔法师做了不少心里建设,才鼓起勇气问了一句,最后竟然只得到了这么一个答案,不免有些失落,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听说明天就是迎风节?你能跟我说说迎风节的事情吗?”齐景辰这时候又问。

    “当然可以!”这个六星魔法师立刻就道:“迎风节是我们暴风帝国最大的节日,每天这一天,在皇宫门口都会有很多节目,大家还可以戴着面具去外面狂欢。”

    这个六星魔法师是土生土长的暴风帝国的人,对迎风节非常了解,也就将迎风节说的非常热闹,倒是让聂毅和齐景辰对迎风节越来越感兴趣了。

    这个时候,到了暴风城之后就再也没见过的胖子普格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对着聂毅道:“兄弟,你出名了啊!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这个三系异能者了!”

    随后,他却又道:“不过你的手下更有名,大家都想知道他们是不是都是元素亲和力9的,听说还有法圣打算来看看你们!法圣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