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0章 过年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从姚孟芝身上基本没有搜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但从博特伦的身上,齐景辰倒是弄到了很多好东西,甚至就连他身上那身衣服,看着也是宝贝。``

    因为里面很多东西不认识,一回去,齐景辰都来不及休息,就把罗茨和红毛男叫了来,帮着鉴定——总要看看这些是不是全都安全。

    这两人来的时候还有些晕晕乎乎的,看到桌上的一堆东西之后,红发男突然道:“这些真的是博特伦的东西,他们真的杀了博特伦?”

    罗茨一巴掌拍在红发男的头上:“当然是真的,你没看到那根魔法杖吗?魔杖大师克劳尔的作品,冰雪之恋。”

    “冰雪之恋啊……”红发男伸手想要去碰自己面前的魔杖,然而还没有碰到,就已经被罗茨拦下了:“别乱碰。”

    红发男立刻伸回手,突然想起眼前的这两个人不是普通人,他们可是能杀死一个魔导士的人!

    之前虽然屈服在聂毅的武力之下,但不管是红发男还是罗茨,其实都是有些不甘心地,觉得要不是自己来了一个这样的地方,不能畅快地使用魔法,决不至于打不过齐景辰和聂毅。

    但现在……他们就是打不过啊!人家赫赫有名的冰系魔导士,专门布置了一个冰系魔法阵埋伏聂毅齐景辰,最后反而送上了自己的全部家当呢!他们又算什么?

    罗茨看到齐景辰有些疑惑,很快就解释起了眼前的魔杖:“冰雪之恋是一个是很有名的水系魔杖,非常适合水系魔法师,它曾经是属于博特伦的妻子的,听说当年博特伦和他的妻子在一起,就是为了这根魔法杖。”

    罗茨说完之后,才发现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满头雾水,当下把博特伦的来历解释了一遍。

    这人还真的挺有“本事”的……齐景辰感叹了一句,突然问:“那个商人之女后来怎么了?”要不是这个女人给博特伦做情人揭穿了他,指不定现在还没人知道博特伦杀雇主,杀妻子的事情,他觉得这个女人挺不容易的。

    “她的父亲曾经给她留下了很多钱,她在揭穿博特伦之后,曾经想要杀了博特伦为自己的父亲报仇,但后来失败了,然后她就用自己的经历博得了一位魔导师的女儿的同情,这些年她一直在那位魔导师的家里做女佣。”罗茨道。

    总算不是所有的人都被博特伦害了。

    “很多人都在佣兵工会颁布了杀死博特伦的任务,如果你们去了耶尔,一定可以得到一大笔的奖金。”罗茨又道。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齐景辰听到罗茨的话,却是微微皱眉。

    耶尔大陆的一个魔导士就已经这么强了,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轻轻松松的,就能毁了桃源安全区……

    眼下他们的实力太弱,竟是连反抗都做不到。

    齐景辰握紧手里的石头,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增强实力,然后又看向罗茨,形容了博特伦之前扔给聂毅的那颗土系晶石的情况,询问罗茨那是什么。

    “有可能是土系魔晶矿,也有可能是土系魔兽的魔核或者哪个魔法师的魔核。”罗茨道。

    “里面的能量非常纯净,不像是这些。”齐景辰又道。

    “总不可能是土系源晶吧?”罗茨笑道:“也许是高级魔晶矿?”

    土系源晶?齐景辰想到自己之前在书上看到的关于源晶的介绍,心里有了计较不再多问,反而和罗茨一起讨论起了博特伦空间戒指里面的各种收藏。

    罗茨他们来之前,是带了很多东西的,比如各色卷轴就有不少,但来桃源安全区之前早就已经用完了,博特伦却不一样,博特伦的空间戒指里存放着很多东西,其中就包括齐景辰一直想要见识一下的卷轴。

    用来画卷轴的纸,一般都是魔兽皮制成的,魔兽的皮经过特殊的处理之后,魔法师就能使用特殊的笔和墨水,加入自己的精神力和魔力在纸上划出一个魔法阵,储存进去一个魔法,而使用的时候,只要用精神力激发就行。

    魔法师都有可能受伤,所以光明系的卷轴是最受欢迎的,博特伦的空间戒指里面就有很多光明系的魔法卷轴。

    在罗茨走后,齐景辰拿出其中一张就研究了起来。

    因为脱力外加异能耗尽,暂时都没办法动用异能的聂毅在旁边用电磁炉做饭,越做越郁闷——齐景辰竟然又看上一张纸了!

    聂毅有些郁闷,却什么都没说,他知道齐景辰做的是正事,但让他没想到的是,齐景辰竟然来到了他身边:“今天我来做饭吧。”

    “不用,我来就行,你继续去研究卷轴。”聂毅立刻就道。

    “没有必要。”齐景辰突然道。

    “怎么了?”

    “我觉得光明系的卷轴,还没有光明系的变异植物好用。”齐景辰道,从外面的棉花树上摘一片叶子给人吃的效果,和朝着别人扔一个光明系的卷轴的的效果是一样的……

    在耶尔有魔法植物,一开始不管是罗茨还是齐景辰,都以为地球上的变异植物应该和那里的魔法植物一样,并不值钱,但研究过之后,却发现地球上的变异植物堪比魔法世界的高级魔法植物,那是非常珍贵的存在!

    高级的光明系魔法植物,在耶尔更是大家争抢的能保命的东西。

    也不知道他怎么随便催化一些就能弄出来……

    卷轴研究起来费时费力,现在对他们来说并不划算,齐景辰也就不打算在上面花功夫了。

    强硬地让聂毅去旁边休息,齐景辰用电磁炉简单地做了点吃的。

    他们在之前的战斗里虽然因为有光明之镜的保护没有死亡,但是流了不少血,聂毅就让人杀了一只公鸡。

    齐景辰把公鸡放在锅里煮熟,煮熟后鸡拿出来白切,然后往煮鸡的汤里面放了小青菜、蘑菇、鸡杂和粉丝一起煮,两道菜就做好了。

    两人以前一只鸡分成两三次甚至更多次吃,那是因为考虑到安全区的情况不敢放开了吃肉,但今天劫后余生不再委屈自己,最后却是将一整只鸡吃的一干二净。

    收拾了碗筷,两人相拥而眠很快睡去——今天,就算是聂毅再怎么动心思,也没力气做什么了。

    桃源安全区又恢复了平静,但在耶尔,却一点都不平静。

    在耶尔这片广袤的大地的中心位置,有一座非常非常高的山。一般的高山越往上越冷,这座山从山顶到山脚,却永远都是最合适的温度,也永远都长着无数茂盛的植物。

    而除了绿树鲜花以外,这座山上其他的一切,几乎都是白色的。

    白玉台阶一直从山下铺到山顶,中间有一些小路延伸出去,就能通到山间的各种白色房屋之中,那些屋子里人来人往,非常热闹,却偏偏给人一种肃穆的感觉。

    现在,山下台阶的起始处,站着一个看起来非常温和的年轻男子,他穿着一身白色长袍,身后跟了不少跟他一样打扮的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低。

    他站在山下朝上看了看,然后就踏上了台阶。

    他走的很快,一直往台阶的最顶端走去,而身周的白雾似乎还在帮他加快速度……不多时,这年轻男子就带着身后的人走到了山顶。

    山顶有一座巨大的宫殿,整座宫殿都是用白玉制成的,这样的单调的白色和材质按理会让人觉得有点冷,但宫殿周围的白光给人温暖的感觉,在阳光的照耀下,整座宫殿还仿佛散发着金光,以至于这里不仅不会让人觉得冷觉得不适,相反会让人觉得非常非常舒服。

    宫殿的门口有不少穿着白色劲装的战士四处巡逻,看到年轻男子,他们都低头行礼:“见过圣子。”

    年轻男子温和的脸上挂上了笑容,他朝着他们每个人点头示意,然后往宫殿内部走去,而他带来的人这次却没有跟上,而是留在了后面

    他一路往前走,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大殿里,然后就看到了坐在殿中的人。

    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男人,脸上却一丝皱纹都没有,若是给他换上一头黑发,恐怕说他只有二十岁都有人相信,可事实上,眼前的人的年纪已经非常大了,甚至比现存的年纪最大的法圣还要年长。

    “陛下。”年轻男子单膝跪地,朝着眼前的人行礼。

    这个须发皆白的人是光明神教的教皇,眼前的宫殿是光明神教的神殿,而他们所处的这座山,则是神山。

    “有事吗?”教皇睁开了之前一直闭着的眼睛,看向眼前的年轻男子,他的嘴巴几乎没有动,声音却传的很远。

    “有光明之镜的下落了。”年轻男子道:“可能在神之战场。”

    “你带人去找。”教皇道,言简意赅。

    “是,陛下。”年轻男子又行了一个礼,这才离开。

    本就热闹的神之战场,因为光明神教的插手变的更加热闹,特别是在光明神教的圣子竟然亲自出现在这里之后。

    光明神教的圣子和圣女,只要不出意外,都能成为法圣,圣女还好,以后最多也就是当上光明神教的长老,圣子却是有望成为教皇的。

    光明神教如今的圣子,还尤为出色。

    光明神教的一行人刚刚到达神之战场,就有无数人上来示好,他们也很快得到了不少神之战场的信息。

    在神之战场,充斥着浓郁的黑暗能量,还有许多黑暗生物存在,但真要说起来,只要带够了光明系的魔法卷轴,危险并不是很大,但最近,在这里已经有好几拨人失踪了,还有人看到了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的另一头,似乎同样弥漫着黑暗能量,却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

    圣子一些人在神之战场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光明之镜的下落,但在某次遇到空间裂缝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些线索,手上的指引器械也动了起来。

    齐景辰不知道已经有人来寻找自己手里的光明之镜了,他正在准备过年。

    在博特伦出现过之后,他和聂毅两个人戒备了很久,一直担心还会有耶尔的人出现,然而接下来的那一个月堪称风平浪静。

    一个月过去,齐景辰和聂毅已经去过一趟晨光战队,在那里弄出过一次神迹了,也加强了手下人的训练和自己的提升,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的训练起效了,桃源安全区终于有了除他们之外的人达到了六级,数量还不少,然而七级的依然只有他们两个。

    聂毅并没有将自己觉醒了土系和植物系异能的事情说出来,但一直在研究土系异能,为了方便研究,他甚至在家里挖了一条地道,最后这条地道,还被他挖的四通八达的。

    年前,齐景辰去地道里是看了一眼,然后突然有了一个建造一个地下城的冲动——如果将来外面的黑暗能量越来越浓郁,太阳都被遮掩,说不定他们这些人必须要转移到地下……

    想到后来,齐景辰忍不住苦笑。

    “开心点,要过年了。”

    “也是。”齐景辰笑了起来。

    末世的第一个年,他们是在云城安全区过得,当时还觉得那个年过得非常热闹,觉得将来恐怕很难再过这样热闹的一个年,可事实上,今年远比去年要热闹。

    齐景辰和聂毅以前很少请人来他们这里,但大年夜这天,却把齐瑶瑶、戚暗、小猫还有穆怡母子都叫了来,本来他们还想把平胜超张子海和以前的保镖以及蒋淮都叫来,但平胜超的父母还在世,他们一家四口正好团圆,就拒绝了,另外几个男人也说可以他们一起过,所以不来打扰了。

    这些人也是担心齐景辰和聂毅这里人太多,打扰了他们。

    大年夜都是要阖家团圆吃一顿饭的,聂毅是北方人,喜欢吃饺子,齐景辰从小到大,却一直都是吃白米饭和一桌子的菜,至于戚暗和小猫,他们对过年都没有什么印象,只要有吃的就行。

    最后双方想了想,干脆就一起弄了。

    聂毅带着人包饺子,齐景辰就下厨做饭。

    今天虽然过年,但安全区总共也就那么点畜生,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吃上新鲜的肉的,绝大多数人不过是分到了一些腌肉而已——b市安全区后来投奔桃源安全区的人又带来了不少物资,因而他们现在倒是还有腌肉能分出去。

    不过,一般人只能分到腌肉,还是有不少人可以分到新鲜的肉的,所有表现出色的人,都可以分到一些新鲜的肉,聂毅和齐景辰更是拿到了不少。

    齐景辰用五花肉炖了一锅红烧肉,一条草鱼分成两半,一半先下锅炸,然后再用各种作料煮过,这是一道齐景辰家乡的家乡菜,齐景辰记得齐瑶瑶一直最喜欢吃。

    而另一半,能片成鱼片的,齐景辰片成鱼片,然后过水,最后放上酱油和葱用油一浇做成他养母以前常做的一道简单的才葱油鱼,而不能片成鱼片的鱼肚部分,他蒸熟之后剃下鱼肉,然后用鱼肉、竹笋丁、鸡蛋煮了一锅汤,最后用勾芡,就成了鲜美的鱼羹。

    他们还有一只鸡,半只红烧,半只白切,味道也非常好。

    剩下的就是各色蔬菜了,或是炒或是煮,齐景辰一口气做了七八道。

    这个时候,聂毅那边的饺子也做的差不多了。

    饺子馅有两种,一种是白菜猪肉馅,另一种则是油渣胡萝卜木耳馅。

    没错,就是油渣,他们很缺肉,最后就将熬了猪油的油渣剁了拿来包饺子。

    主食是米饭和饺子,就着齐景辰做的菜吃,一群人吃的异常满足,而他们算上穆怡那个只能吃米粉菜糊糊的孩子,也不过七个人而已,最后竟然把所有的菜都吃的差不多了。

    当然,也是因为很多人都往自己身上藏东西的缘故……比如那只鸡的两个鸡腿,红烧的小猫刚拿到手就不见了,白切齐瑶瑶拿到手之后,就包了起来,说要留着明天吃……

    聂毅见状哼哼了两声,反正他也留了一些饺子没有煮……

    齐景辰则是笑了笑——有些菜他提前就留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