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9章 赢了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攻击博特伦的时候,一直都在换位置,攻击的方法也多种多样,博特伦却恰恰相反,他一直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小说し

    博特伦是个不择手段的人,魔法师的骄傲、尊严之类,他其实并不在意,以前向来都是不介意用偷袭这样的手段的,但这次面对聂毅和齐景辰,他却并不想这么做。

    跟聂毅这么小角色打斗,就弄得自己的狼狈万分颜面尽失那也太过丢脸,更何况,他对这个地方,还有这个地方的土著,是打从心眼里看不起的。

    看到姚孟芝竟然刚出手就死了,博特伦心里暗恼,却又毫不意外——不过是一个半吊子的黑暗战士而已,要是真的能对付的了拥有神器的高级光明魔法师,那才是怪事!

    至于齐景辰把地面上的冰层炸的七零八落的……博特伦也没有太在意,事实上,他正打算节省魔力,不再维持地面上的冰层。

    聂毅又一次冲到了博特伦面前,试图用刀攻击博特伦,跟博特伦近身战斗,然而他又一次被博特伦击退了,击退的时候,他还是狼狈万分地从地上滚出去的。

    魔法师就应该站在远处,进行远距离战斗才对!肉搏明明是战士的事情!博特伦鄙夷地看着聂毅,却也不得不承认,聂毅这样完全颠覆常理的做法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聂毅每次被击退都会受伤,但他现在却再没有分心去想齐景辰会痛这样的事情,他知道齐景辰会帮他,帮他赢了这场战斗,所以他现在也就只有一个念头——杀了眼前的这个魔法师!

    聂毅死死地看着博特伦,在又一次被博特伦击退之后,他趴在地上,突然不动了。

    博特伦正有些不解,身下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能有二十米,看起来还非常深的大坑。

    有土系异能者在地下?不可能!他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下面有人,甚至都没有感觉到土系能量的波动!博特伦面露震惊,却很快稳住了自己的身形,他的脚下出现了两个水团,有这两个水团托着,他竟然没有往下掉,反而朝着旁边飞去。

    魔导士和高级魔法师的区别,就是魔导士可以离地飞行,当然,因为这里的水系能量非常少的缘故,之前博特伦一直没怎么用过自己的这项本事——魔导士飞行,向来都是依托空气中的各系魔法能量的。

    “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就会中招?”博特伦冷笑着看着聂毅,却不想就在这时,那个巨大坑洞的两边竟突然长出很多藤蔓,然后朝着他击打过来,试图让他掉落坑底。

    “植物系的高级魔法师?”博特伦面露惊讶,随即领域里冰刃飞舞,所有靠近的藤蔓就都被截断,但也是因为这样,他的身形顿了顿。

    正打算继续往旁边飞去,博特伦突然看到看到聂毅竟从旁边朝着他扑来。

    他身周有领域,会自动反弹聂毅的攻击,聂毅和他撞在一起必然会受重伤,聂毅却还是不管不顾,不停地朝他发出攻击,带着他往坑底落去。

    博特伦在下落途中就将聂毅踹开了,却还是落到了坑底,表情异常难看同时警戒地看着周围,想要找出隐藏在暗处的植物系异能者和土系者,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他身处的土洞上方竟然闭拢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博特伦突然发现土系能量竟然是从聂毅身上传出来的!

    聂毅之前用自己的水火异能遮盖住了刚刚觉醒的土系异能,每次都趁着博特伦将自己打出去的时候控制脚下的土地,这才趁着攻击博特伦的时候偷偷在博特伦的下方挖出了一个大坑。

    现在却是不需要再隐藏,也就是开始肆意挥霍土系能量。

    那颗土系晶石里面的能量非常非常多,之前他差点被撑爆,要不是当初曾经经历过一次,又有光明能量护体,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而现在,聂毅迫不及待地将那些土系能量用完。

    “你这么会懂土系魔法!”博特伦不敢置信地看着聂毅,随后又看到了那些一直试图穿进他的领域的植物:“你还会植物系异能?”

    这怎么可能!双系异能的高级魔法师就已经非常罕见了,这人竟然拥有四系魔法!?

    “这还要多亏了你刚才给我的东西。”上方已经合拢,地底下漆黑一片,不过聂毅的领域是火系的,带着红光,倒是让博特伦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脸上得意的表情。

    他的土系源晶,便宜了聂毅?聂毅的土系异能是因为他的源晶才拥有的?

    博特伦恼怒之下,朝着聂毅就发动了攻击,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攻击变得不顺畅了。

    之前他提前在马路上布置了一个魔法阵,聚集了很多水系能量,才让自己可以顺畅地使用魔法,可现在他们是在地底!

    聂毅将整个坑洞围了起来,这里有浓郁的土系能量,却偏偏没有多少水系异能。

    博特伦到了地球上之后,也学过异能的使用方法,但这毕竟跟他从小学的完全不同,所以非常不适应,这时候跟聂毅战斗,自然有些束手束脚。

    不仅如此,他的心也乱了。

    之前看到聂毅和齐景辰因为有神器庇佑,竟然相当于拥有了不死之身,他就嫉妒异常,后来聂毅和齐景辰双双升级,聂毅竟然又用出了两种异能之后,他更是万分难受,心态根本无法平衡。

    他明明天赋远超常人,结果名声尽毁也不过走到了现在这一步,聂毅呢?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高级魔法师了!还是一个四系魔法师!

    博特伦的眼睛都红了,强烈的不忿甚至让他的精神力都乱了起来。

    相反,聂毅却是越打越冷静,甚至就连之前用的不怎么熟悉的土系魔法,也用的越来越顺溜了。

    齐景辰站在冰墙里,他的身上到处都疼,觉得非常非常冷,那件聂毅专门让人给他做的长袍已经破破烂烂的,但却突然笑了笑。

    他可以感觉的到,聂毅受的伤越来越少了……

    将精神力放入一直悬在自己头顶的圆盘里,齐景辰开始跟光明之镜沟通起来。

    光明之镜并不像某些小说里写的一样拥有有智慧的器灵,它有灵性,但那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段程序,它会保护主人,也会记录下一些信息,却做不到和人顺畅交流或者有自己的性格。

    但即便如此,齐景辰用精神力和它交流的时候,依然会自然而然地知道一些事情。

    知道之后,他却是有种自己赚大发了感觉。

    比如说,按照光明之镜的说法,它虽然坏掉了,但也是能给予齐景辰足够的保护的,至少它的光明能量没有耗尽之前,齐景辰不会死。

    而只要齐景辰不会死,那聂毅也不会死。

    至于契约……当初聂毅受伤,齐景辰身上也会疼痛,其实是因为他多少分担了一些聂毅身上的伤害,只是之前聂毅伤的都不是特别严重,齐景辰又没有神器在手,两人也就没有太大的感觉。

    齐景辰安静地坐着,他坐了大约二十分钟之后,突然站起身,然后给自己换了一件长袍,又在外面套了一件狐裘。

    之前看起来非常狼狈的他,这么一来顿时又成了浑身上下一丝不苟的神子。

    等齐景辰做完这一切,他面前的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洞,然后一个身上又是血又是泥的人,就从洞里爬了上来。

    这个人身上除了血和泥,其他还什么都没有。

    之间被冰箭冰刃射伤的时候,聂毅身上的衣服就已经全都被撕碎,现在直接就什么都没剩下了……

    看到聂毅光溜溜地从地底爬出来,齐景辰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不该看的地方——也不知道那地方刚才有没有被冰刃割到。

    如果割到了的话,聂毅会不会有心理阴影?

    齐景辰的思维发散开,都不想去看聂毅了,偏偏聂毅还要得意地看着他,然后朝着他扭了扭身体。

    真是……惨不忍睹。

    齐景辰觉得有点伤眼睛,转开了视线,与此同时,身上却有一股光明能量分出,然后准确地笼罩住了聂毅。

    “那个家伙被我弄死了。”聂毅被光明能量笼罩,身上舒服很多,但还是疲惫地瘫倒在了地上。

    其实在升级之前,他已经把自己的异能用完了,幸好那个家伙给了他一颗土系晶石,不仅让他升了级,还让他体内的魔法能量越来越多……

    这个水系魔法师,原本就算杀不死他们,也会一直立于不败之地,没想到为了害他给他的一颗晶石,竟然让他赢了!

    聂毅倒在地上,哈哈笑了两声,随即因为牵扯到自己的伤口而笑不动了。

    别看他现在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实际上每一根骨头都在疼……想到这里,聂毅又有些愧疚:“对不住,你应该很疼吧。”

    齐景辰已经走到了聂毅身边,他拿出了空间里存着的水,打湿一块毛巾给聂毅擦了擦脸:“还好。”

    “等我越来越强,一定不会让你再受到伤害!”聂毅道。

    “好。”齐景辰答应了。

    聂毅仰面朝天,却是突然又道:“景辰,你都已经帮我擦脸了,不如下面也帮我擦一擦吧!”

    齐景辰无语地看着聂毅这时候还要占便宜的模样,问道:“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

    “什么?”聂毅问道。

    “病入膏肓还想着来一发的色鬼。”齐景辰道。话虽然这么说,却还是帮聂毅擦干净了身体,然后又拿出了一件衣服给聂毅:“快穿上吧,有人要来了。“

    聂毅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穿上了衣服,表情也严肃起来,甚至有些悲伤——之前的战斗里,他训练出来的护卫不过一个照面,就死了好几人……

    要不是这里是地球,就连他和齐景辰,恐怕也不能幸免。

    聂毅刚刚穿好衣服,他们四周的冰墙就突然倒塌了。

    没了博特伦的魔力支持,这冰墙就只是很普通的冰墙而已,一旦有人在外面施加外力,自然也就倒塌了。

    施加外力的是平胜超,他接到报信,知道聂毅和齐景辰遇险之后,就匆匆带人赶来了这里。

    高耸入云的冰墙看起来无坚不摧,平胜超心里恼火,就朝着冰墙扔了一个冰球,结果……那冰墙竟然就倒了!

    看看前面倒塌的冰墙,再看看自己的手,平胜超有些愣了,旁边的裴兴也道:“我靠!你竟然这么厉害!我之前朝着这墙砍了一刀一点效果也没有!”

    “我异能只有三级。”平胜超看向裴兴:“应该是这冰墙本身就已经这样了……里面说不定出了问题。”平胜超的异能是后来觉醒的,天赋实在不怎么样,又有很多安全区的事情要处理没空修炼,所以现在异能很弱。

    平胜超的表情有些凝重,其他人也都和他们一样,按照来报信的人的说法,拦路的人非常非常强,既然这样,齐景辰和聂毅……

    他们担心地看着冰墙倒塌,然后就发现倒塌的冰墙里,聂毅和齐景辰正站在那里。

    他们两个人身上干干净净的,完全不像是经历了一场战斗,但周围损坏的汽车和尸体,却让人知道这里不久前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

    “神子!聂少!你们没事吧?”看到里面的情况,大家都围了上去。

    “我们没事,把他们挖出来吧。”齐景辰指着被冰冻住的护卫的尸体道。

    桃源安全区的众人看到那些尸体,眼睛都红了,其中一人更是突然挖出一具尸体,抱住哭起来——那是他的伴侣。

    桃源安全区非常安全,这场事故来的极为突然,一时间,所有人都很不好受。

    “神子,那个家伙在哪里?”一个哭泣的人突然问道。

    罗茨也来了,之前不好意思多问,这时候也道:“那人是耶尔来的魔法师?在哪里?”

    “在那边的坑里,你们把他挖出来。”聂毅指着不远处自己刚刚爬出来的坑洞,冷着脸说道。

    在坑里?莫非聂毅把那人杀了?在场的人都有些激动,也就罗茨暗暗叹了一口气,有点同情自己的那个老乡。

    都到了人家的地盘上了,竟然还想拦路杀人,这个老乡的胆子也太大了一点……这不,被人反杀了吧?

    他们这些人仅仅只是给人弄了个春|药都被打了一顿呢!

    罗茨这么想的时候,已经有土系异能者把博特伦从地底下弄了出来。

    博特伦的脖子被割断了,其他倒是一切完好,衣服更是一点破损都没有——这可不是普通的衣服!

    罗茨同情地看着博特伦,看着看着,突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人的脸,看起来很眼熟?

    “罗茨,这家伙有点像博特伦!”红发男突然跳了出来说道。

    罗茨听到红发男的话,仔细一看,可不就是?这人真像博特伦。

    等等,这根本就不是像,这人分明就是博特伦吧?!罗茨看着地上的尸体,突然道:“这人的左手缺了小指!”博特伦当初曾经被自己的情人,那个商人之女割断一根手指。

    红发男看过去,果然发现那具尸体的的左手缺了一个小指,声音突然有些发颤:“这就是博特伦?”

    “是的。”罗茨肯定地说道,他曾经对博特伦的高额赏金心动,专门研究过这个人,还特地去看过有人用记录水晶留下的博特伦的影像,和眼前这具尸体分明就是一模一样的!

    他们的周围充斥着浓郁的水系能量,博特伦这家伙可不就是一个水系魔法师吗?

    等等,他记得,博特伦已经是魔导士了?

    罗茨看着聂毅和齐景辰,颤抖的手指着他们:“你们……你们竟然杀了一个魔导士!”中级魔法师杀死魔导士,怎么可能会有这样荒唐的事情!

    “魔导士?怪不得这么强。”聂毅道。

    “中级魔法师不可能杀的了魔导士!”红发男尖叫起来

    “可他已经死了。”聂毅皱眉道。

    齐景辰则是笑着看向了他们,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现在也已经不是中级魔法师了。”

    “你们不是中级魔法师,难道……”罗茨更加觉得难以相信了:“才过去了两个月,你们竟然就又升级了,这……”他想说这不喝常理,却又突然想到,这地球上的事情,多的是不合常理的。

    不说别的,他们末世到来才一年半,魔法师出现也才一年半,竟然就已经有了那么多的魔法师了,还整理出了一套自己的体系……

    这个地方的人和东西,真的非常非常不合常理!

    不管罗茨多么地纠结,桃源安全区的人知道敌人被聂毅和齐景辰杀死之后,都是非常兴奋的,他们高高兴兴地,就要把聂毅和齐景辰迎回安全区。

    “等等,先把这两具尸体搜一遍。”齐景辰道。他指挥着人搜遍了博特伦和姚孟芝的身体,将两人身上的东西全都拿走,然后就毫不犹豫地将他们扔到路边,一把火烧了。

    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神子干这样的事情,还真让人觉得怪怪的,但看看自己曾经的战友,大家却只觉得心里头非常舒坦。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了,所以这几天更新时间恐怕不太固定~不过依然每天两章哦~(づ ̄3 ̄)づ╭

    谢谢亲们的地雷~么么哒~

    石八扔了1个地雷

    流醉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

    流醉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

    花开无期扔了1个地雷

    小璐子扔了1个地雷

    nought扔了1个地雷

    matsuriko扔了1个地雷

    暗影扔了1个地雷

    西姽婳扔了1个地雷

    小璐子扔了1个地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