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7章 共生契约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新区建设的非常好,不过齐景辰和聂毅在这里呆了两天之后,还是离开了这里——对他们来说,还是桃源安全区自己的屋子住的更加舒服。:3w.し

    聂毅这次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和齐景辰一起坐在后面,然后一起商量事情。

    从新区到桃源安全区有了一条笔直的大路,开车只要半小时就够了——桃源安全区所在的地方原本是一个地级市,而新区现在所在的地方则是这个地级市下面的一个县的县城,两者离的并不远。

    “光明之镜里面的能量又已经满了,明天我们回一趟晨光基地。”齐景辰道,之前的人造神迹损耗光明之镜里面很多的能量,但因为收到的小光点太多,现在那些能量已经全都补回来了。

    “是该回去看看,听说那边最近把队伍训练的很好。”聂毅道。跟罗茨来的绝大多数的人,都被他送去晨光基地了,现在晨光基地的人都学了魔法的使用和修炼方法不说,还学了一些行兵布阵的事情。

    这一切也是出于他们的授意,在知道魔法大陆和他们这里竟然有联系之后,他们就一直致力于提升己方的实力,这段时间不仅让晨光基地的人加紧训练,还送了好些人以及不少光明系的变异植物过去,到了现在,晨光基地那边已经有一万多人了,其中有七千人还都是异能至少四级的精锐。而栽种的各种光明系变异植物,也让那边一直没有受到黑暗能量的侵蚀。

    两人正说着,聂毅突然皱起了眉头:“这里的水系能量好浓郁!”

    现在在城里,为了让手下人修炼魔法,齐景辰和聂毅专门弄出了一些魔法能量比较浓郁的地方,但这里是城外!

    “停车!”齐景辰立刻警觉起来,而这个时候,马路前面突然竖起了一堵巨大的冰墙,这堵冰墙一直往周围延伸,最后竟是圈出了一块直径约有四五百米的巨大的圆形区域,将他们的整个车队围了起来。

    开车的人已经停下了车子,聂毅飞快地下了车,和周围几辆车子里的护卫一起围在了齐景辰的周围:“什么人?”

    话音刚落,他们冰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洞,随后,一个男人从冰洞里走了出来,他的身后则跟着姚孟芝。

    姚孟芝略低着头,一双眼睛却朝上翻起,看向了对面的那些人,这样一对白眼配上她发青的皮肤,让人觉得心里发寒也心生厌恶。

    姚孟芝注意到了这一点,讽刺勾了勾嘴角,这些人觉得她可怕?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她前面的那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魔鬼!

    想到这段时间自己怎么都逃不掉,这人还往自己头上扔光明魔法的卷轴,甚至故意在她的手上划口子看她是怎么愈合的,把她当做一样物件来研究,姚孟芝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想要离这个人远远地,然而根本不行,甚至就连她曾经的手下,现在要不是死了,就是成了这个人的。

    “耶尔来的?”聂毅看到那人的样子,就用耶尔的语言说道。

    “你们果然遇到跟我一样的人。”博特伦看向聂毅,眉毛一挑。

    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想过是不是有人和自己有了一样的遭遇,后来更是从姚孟芝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因此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你想干什么?”聂毅戒备地看向博特伦。

    “只要你们把光明之镜交出来,我就放了你们。”博特伦道,目光放在了刚刚下车的的齐景辰身上。

    光明之镜啊……他是水系魔法师,这样的神器自己用不了,但如果他把它献给教廷,那么将来不仅可以得到教廷的庇佑,还可以得到大批的修炼资源……他的实力已经很久没有增长了,现在迫切地需要各种修炼资源!

    齐景辰下车之后,就开始观察博特伦了,而他越是观察,越是心惊。

    这人的实力非常强!

    跟罗茨等人战斗过之后,齐景辰就发现了,在地球上,异能者是占据了天时地利的,基本可以杀死比自己高一两个等级的魔法师,但眼前的这人,又何止比他们高了一个等级?

    齐景辰分明可以感觉到,这人比上辈子的自己更强!

    上辈子他成为了八星魔法师,离九星只有一步之遥,虽然现在的实力还没有那么强,但精神力却还在,可眼前的这个人……论精神力竟然比他更强!

    齐景辰略一沉吟,直接就把手上的光明之镜扔了过去:“给你!”光明之镜是他认主的神器,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召唤回来,假装给出去换一个逃命的机会还是很划算的。

    不过……他们现在逃得掉,桃源安全区却是搬不走的……也许跟这人的冲突在所难免。

    齐景辰齐景辰在给出光明之镜的同时做了一个手势,同时指了指地下。

    周围的坚冰难以攻破,他们唯一的活路也许是在地下。

    博特伦接住那块石头,感受了一下就发现了石头的不同之处,顿时眼睛一亮,他长得极为英俊,安静的时候看起来极为吸引人,但现在他眼里不加掩饰的贪婪,却让他的相貌打了一个折扣。

    他试着将光明之镜放进自己空间戒指,发现放不进去之后,就将之收在了怀里。

    看到博特伦的动作,齐景辰靠在聂毅身边问道:“现在你可以放了我们了吧?”

    “当然不可以,”博特伦朝着齐景辰笑了起来,“我还要你。”

    这地方到处都是黑暗能量,他虽然可以时刻张开着领域抵御外面的黑暗能量,自己的空间戒指里又有不少好东西,但日子也不好过,至少食物就不充足,可如果有了这个光明系的魔法师就不一样了。

    至于其他人,他就没心思留着了。

    博特伦扬起手,无数冰箭在他面前成型,然后就飞快地朝着对面除了齐景辰以外的人扎去。

    这两天,博特伦已经观察过这里的土著的情况了,这些土著里面连一个高级魔法师都没有,他也就完全没有将他们看在眼里,也早早地做了一个决定。

    他已经看出来了,因为所有人都在依靠那个光明系魔法师生活,所以他们对这个光明系魔法师非常敬重,如果他可以抓住这个魔法师,让他为自己所用,那他也就相当于控制了那些土著。

    之前的s市安全区博特伦看不上,但这里的两个安全区他却是看的上的——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回去,自然要找个环境不错的地方落脚。

    博特伦早就在路上做了准备,这个地方一点都不缺冰系能量,所以他凝聚出的冰箭非常多,堪称铺天盖地,而发出那些冰箭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他已经可以预见对面那些人的死亡。

    博特伦是一个水系魔导士。

    在耶尔,他的名字很多人都知道,堪称臭名昭著。

    他的出生并不好,却检测出了魔法天赋,父母几乎倾尽全力供他学习魔法,但这依然远远不够,博特伦后来就投靠了一个小贵族。

    平民魔法师做这样的决定很正常,若是天赋够好,说不定会被小贵族推荐给大贵族,然后有个好前程,但博特伦的做法与众不同。

    他不愿意只依靠小贵族的施舍慢慢增长实力,就偷偷害死了那个小贵族,嫁祸给别人,然后得到了这个小贵族身上所有的东西!接着,他就打着要给这个小贵族报仇的名义离开了这个国家,最后去了另一个国家。

    路上,他加入了一个商队,帮忙护送那个队伍,结果在摸清那个商人并没有什么后台之后,他又害死了这个商队的人,然后得到了大笔财富。

    到了那个大国之后,他认识了一个贵族出生拥有爵位的女性魔法师,和对方结婚,他妻子在跟他结婚两年之后,又因为他动了手脚“难产”。

    之后,他继承了妻子的爵位,继承了妻子的财产,扬眉吐气成了一个受人尊敬的高级魔法师,堪称意气风发,可惜后来他当初害死的商人的女儿无意中发现他在使用自己父亲的一件遗物,给他做情人骗取了他的信任,又查出更多的事情,还将之公开了。

    他被人追杀了很久,高额悬赏让他在很长的时间里,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直到成了一个魔导士,这一切才总算消失——那些人的赏金并不足以打动魔导师和法圣,而其他人又很难杀死一个魔导士。

    博特伦一直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是不甘心止步于魔导士的,但想要更进一步,对现在的他来说却非常困难,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去神之战场,想要碰碰运气弄点好东西,然后最好可以巴结上一位法圣,要不然魔导师也可以。

    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甚至已经不用去巴结法圣了,因为他有了更好地选择——光明神教的珍宝,可是连法圣都垂涎的!

    博特伦的冰箭来势汹汹,却并没有如他想象地那般将对面的人都杀死。

    看到冰箭的那一刹那,聂毅催动自己的特殊异能引起了爆炸,与此同时,他们身后的那些人,也都扔出了炸弹和异能。

    他们的行为非常迅速非常整齐,倒是打了博特伦一个措手不及,不过作为一个魔导士,他当然不可能被这么一点东西就伤到。

    领域突然在博特伦的身周出现,然后所有击打在他的身上的攻击,就都消失无踪了。

    不过,虽然那些东西没能伤到自己,但博特伦的心情依然很差,因为他发现就在他抵挡那些攻击的时候,对面的人竟然试图逃跑!

    博特伦毫不犹豫地锁定了聂毅和齐景辰,然后将这两人用冰冻了起来。

    高大的冰墙里面,原先齐景辰等人乘坐的车子都已经成了碎片,地上留下了几具尸体,还要很多坑洞,就在刚才,齐景辰的很多护卫都跳进坑洞跑了!

    齐景辰和聂毅身上的冰层裂开,博特伦看了看他们,又看了看他们身边的一个地洞,轻呵了一声:“你们不错,很厉害。”竟然可以当着他的面跑掉一些人……

    博特伦看着眼前的两人,异能用出,土地突然猛地冻住,上面的坑洞自然也就消失不见。

    他之前就注意到了,队伍里有很多土系魔法师,当时还以为这些人是为了给齐景辰当盾牌的,没想到根本不是。

    这些魔法师,竟然用魔法挖了地洞逃跑!这简直丢光了魔法师的脸!

    他的心里刚刚闪过这样的念头,打碎了身上冰层的聂毅就已经朝着他发动了攻击,是与此同时,刚刚因为没办法放进空间戒指也被他收进怀里的光明之镜,竟然又出现在了齐景辰的手里。

    博特伦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他刚才还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可事实上,这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假象!

    看着齐景辰手里的光明之镜,他的眼里几乎就要冒出火来——神器竟然已经认主了!之前这人把神器给他,根本就是在耍他!

    不过现在除非他们会飞,不然绝对跑不了了,至于那些之前钻进了泥里的人,博特伦也懒得去管他们——反正也不过是一群护卫而已。

    四周都是冰墙,地面也成了冰层,聂毅知道自己和齐景辰无处可逃,几乎拼尽了全力攻击博特伦,然而他这样的攻击,竟然连博特伦的领域打不破。

    博特伦鄙夷地看了聂毅一眼,无数冰刃朝着聂毅飞去。

    六星魔法师和魔导士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没人说得清,至少这会儿,聂毅就全无抵抗之力,只能任由博特伦的攻击来到近前,然后打破他的防护罩,在他的身上划出无数道口子。

    身上传来阵阵剧痛,鲜血奔涌而出,这样的伤是致命的!聂毅没想到自己竟然连一招都挡不住,暗恨不已,同时第一时间看向了齐景辰,唯恐齐景辰出事——他和齐景辰之间,可是有着莫名的联系的!

    齐景辰承受的痛苦虽然没聂毅那么强,但却并不比聂毅弱多少,他一个踉跄坐倒在了冰面上,一时间竟有种濒死的感觉,就在这时,他手上的光明之镜突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盘飞到他的头顶,放出浓厚的光芒笼罩住他,让他浑身上下涌现一股暖流。

    这股暖流让齐景辰的身体迅速恢复,他看向聂毅,竟发现聂毅的身体也跟他一样恢复了!

    齐景辰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显然是一件好事。

    看到这一幕,博特伦脸色一变,接连发出了几个强大的魔法,这次他针对的不单单是聂毅,就连齐景辰也囊括其中。

    刚才他怀里的神器朝着齐景辰飞去,就说明神器已经认主,神器认主之后他想要得到神器,就必须先杀死神器的主人,所以齐景辰在他眼里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刚才他没对齐景辰动手,不过是觉得齐景辰可以等下慢慢收拾,好好折磨一番而已。

    但现在这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眼前的这两个人,竟然签订了共生契约。

    在魔法世界,有一种非常强大的契约,名为共生契约,人们在神灵的见证下签订这种契约,就可以分享两个人的生命,当然,这种情况一般要其中一个人濒临死亡的时候才会出现,不危机生命的伤口,最多让他们共享痛苦。

    在魔法世界,已经没几个人会签订这样的契约了,博特伦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一对。

    这两人注定了要一起死,他就给他们一个痛快好了!

    博特伦的攻击非常强大,完全可以将两个中级魔法师撕裂,他甚至还不止发出了一个攻击!

    然而尘埃落定,博特伦突然发现眼前的这两人竟然毫发无伤!

    “这不可能!”博特伦皱眉,又发出了攻击,然后他就看到齐景辰身上撒发出金色的光芒,竟是拦下了他的攻击。

    不,不应该说是拦下了他的攻击,而应该说是齐景辰身上的光明能量太强,他的攻击伤到了他们,但几乎立刻就会被光明能量修复。

    比如说他的一支冰箭破开聂毅身上的防御,扎进了聂毅的肚子,但这支冰箭刚刚扎破聂毅的肚子,光明能量就把聂毅身上的伤口治愈了,将它挡住,然后它就停留在了聂毅的皮肤表层,难以再进一步。

    对聂毅来说,这应该是非常痛苦的,但至少不会致命。

    博特伦看到聂毅脸上痛苦的表情冷笑了一声,手上的攻击越来与强,然而竟然不能奈何聂毅和齐景辰!

    他的拳头握得紧紧地,脸上满是怒意,而对面的聂毅,竟然还在不怕死地攻击他!

    齐景辰感受到了博特伦的怒意,一颗心突然平静了下来。他可以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疼痛无比,但又知道自己不会死!

    只要不死,就有赢的希望,齐景辰给自己换了一个坐姿,心无旁骛地将自己的精神力全都沉浸到了头顶的光明之镜里面。

    这到底是神器,虽然坏了,但也能保他一命,而只要他不死,聂毅就也不会死。

    至于痛苦,这么点痛苦,他忍得住。

    这里被博特伦的冰墙围了起来,但冰墙并不能阻止白色光点的涌入,光明之镜依然在吸收白色光点。

    它本就能量充足,有吸收了很多白色光点,散发的光明能量非常强,将齐景辰整个笼罩,聂毅也因此受益,一时间,博特伦竟然不能将他们怎么样。

    看向齐景辰的手上的石头的时候,博特伦的眼里的贪婪之色更浓。

    神器,这就是神器的威力!

    贪婪之后,博特伦却也有些烦躁。

    光明魔法师确实没什么攻击力,但他们也是有优点的,比如说他们本身很难杀死,而冒险队伍如果能找来一个光明神教的人加入,那队伍里的其他人,生存几率也能大大增加。

    有了光明魔法师之后,冒险者队就会像是打不死的一样,而眼前的这两人,在博特伦看来,分明也是打不死的!

    博特伦顿时有些焦躁,他不耐烦这么僵持下去,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一个冰块凝成的拳头突然朝着聂毅砸去,将一直站在齐景辰身边的聂毅砸的飞了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与此同时,一个冰做的罩子将齐景辰罩了起来。

    聂毅见状,立刻朝着冰罩冲了过去,但还没等他靠近,无数冰箭就已经朝着他冲来。

    聂毅就地一滚躲开了一些,却也没能多开全部的冰箭,那些冰箭破开他身上的防御,扎进了他的肉里,不过很快,他身上就出现了一阵白光,然后身体就开始愈合,最后竟是将那两支冰箭逼出了体外。

    博特伦有些嫉妒地看着聂毅,若是他能和这样一个拥有神器的光明魔法师签订共生契约,可不就相当于拥有了不死之身?

    他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博特伦闭了闭眼睛,很快睁开,然后就看向了聂毅:“你应该不想让他死吧?”

    “你觉得你能杀了他?”聂毅看着博特伦,冷笑了一声。

    “他虽然拥有神器,但他能发挥神器全部的威力吗?”博特伦的脸上露出讽刺地笑容,看向对面的聂毅。

    “但他至少不会死!我也不会死!”聂毅立刻就道,心里却突然“咯噔”一下。博特伦不知道,但他却是知道的,那就是光明之镜坏了。

    齐景辰手上的光明之镜是坏的,里面的能量一旦用完,那它就成了一块废物是石头。

    “你真的觉得他不会死?”博特伦看着聂毅,突然道:“要不要看我是怎么杀了他的?”

    聂毅的瞳孔微不可查地一缩。

    “吃了这个,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他。”博特伦将一个东西扔在了聂毅面前,然后控制着齐景辰外面的冰罩收缩起来:“他如果被挤压成肉沫,不知道神器能不能救活他。”

    “住手!”聂毅立刻就道,他捡起了博特伦扔过来的东西:“我怎么确定我吃了这东西之后,你会放过他?”

    “你当然不能确定,但如果你不吃,我会马上杀了他。”博特伦道,他现在是在赌,赌聂毅并不知道共生契约。

    共生契约这种东西在耶尔知道的人都很少,眼前的这两人应该也是不会知道的,等聂毅吃下土系源晶被体内的能量炸成碎片,那齐景辰就会有一样的下场,到时候他就算有神器,也救不活自己。

    当然,他也做好了聂毅不吃的准备,那就要多花点功夫了……

    聂毅见不得齐景辰受伤,更别说死了,如果自己的死亡能换来齐景辰的活命,他一定会选择死亡,但他知道不能,甚至,他的死亡可能会让齐景辰一起死。

    正想说自己绝不会吃手上的东西,聂毅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的东西有些熟悉。

    那是一块土黄色的晶石,散发着浓郁的土系能量,非常像他以前和齐景辰一起从大枣树下面挖到的散发着植物系能量的那块晶石。

    不,除了散发的能量不同以外,这跟他之前不小心融入自己身体的那块石头根本就是一模一样的!

    他当时还跟齐景辰说,想要弄点别的晶石来试试,看看自己能不能觉醒所有系别的异能,这就有人把晶石送上来了?这算是天上掉馅饼?

    作者有话要说:  小弟,你虽然常常倒霉,但每次倒霉都会有好处的!我绝对是亲妈!

    谢谢亲们的地雷和手榴弹~么么哒~

    ? 倩倩 ?扔了1个手榴弹

    织锦扔了1个地雷

    keimy扔了1个地雷

    宝宝很乖扔了1个地雷

    流醉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

    流醉往作者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

    宝宝很乖扔了1个地雷

    九廾扔了1个地雷

    暗影扔了1个地雷

    小璐子扔了1个地雷

    paekmu扔了1个手榴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