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6章 处理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醒来之后没有看到聂毅,齐景辰还真有些不习惯,等他在书房里找到聂毅,发现聂毅正在一边看一些纸,一边在旁边的纸上奋笔疾书,还写了不少东西的时候,就更不习惯了。

    聂毅一直都是不太喜欢写字的,偶尔需要批复一些文件,也只会简单地写几个字,现在竟然写了这么多东西?

    “你醒了?”看到齐景辰,聂毅立刻就道,站了起来:“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你觉得以我的异能,还能有不舒服的地方吗?”齐景辰道,然后又问:“你在看什么?”

    “那些魔法师的口供。”聂毅道。

    “魔法师?”齐景辰听到这话立刻就想到了被软禁的那些人:“他们是魔法师?”那些小说里写的魔法师?

    “应该是的。”聂毅道,他拉着齐景辰坐下,然后道:“我去找点食物,一边给你做饭,一边说一下这事。”齐景辰之前都没吃什么东西,一定饿了。

    想到齐景辰应该饿了之后,聂毅才发现自己的肚子也饿得很——他之前要忙的事情太多,都没来得及吃饭。

    聂毅去神殿的厨房搬回来一些食材和锅碗瓢盆,这时候齐景辰已经看了一份口供了,表情也有些凝重。

    “我们的末世,会不会跟他们那个莫名其妙的神之战场有关?”齐景辰的声音很轻,却又透着一股子凝重。

    聂毅做饭的手一顿,随即道:“我觉得有关。”

    那些人是从神之战场掉到这里来的,随随便便就能出现一个空间裂缝让他们掉到这里,神之战场的黑暗能量什么的,会不会也渗透到了地球上,然后引起了末世?

    地球原本那么漂亮,就因为那个该死的神之战场,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聂毅的心情着实不太好,但还是用火飞快地开始做饭,然后顺便把自己的一些猜测告诉齐景辰。

    齐景辰一边听聂毅说话,一边飞快地看着手上的资料,等聂毅做好了饭,又和聂毅一起吃了饭。

    直到吃完之后,齐景辰才又道:“会不会还有其他人掉下来?”

    “说不定,不过他们应该很讨厌我们这里,不会想要来。”聂毅道,按照那些人的说法,耶尔大陆上到处都充斥着各种魔法能量,魔法植物和魔兽比比皆是,极为富饶,所以他们对这里的东西是看不上的。

    当然,那些人也怀疑,这里的黑暗能量这么浓郁,会不会有黑暗神的神器之类的宝物在,又或者会不会有别的神器掉进来了,所以当初也曾想在这里捡漏。

    两人说过之后,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按照那些魔法师的说法,他们在魔法世界不算弱了,但也不是最强的,要是有很多人魔法世界的来这里,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那些人对地球上的人,又会是什么态度?

    “这也许不是坏事,我们说不定可以依靠他们解决地球的困境,让地球重新焕发生机,”齐景辰又道,“而且,我们不见得就会比他们弱!”

    聂毅也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按照现在的情况,他们想再多也没用,也就只能等着了。

    在书房里吃过饭,聂毅和齐景辰又看了一会儿口供,就一起往外走去。

    这个时候,施石青找了过来:“神子,聂少,那个张解寻怎么办,他……”

    提到张解寻,施石青的脸就有红,还忍不住看了聂毅和齐景辰一眼。

    昨天齐景辰把聂毅带回来之后,就和聂毅去楼上房间了,这两人到底怎么样他们不知道,但是张解寻和他身边的那个异能者……

    那个房间里一直传出非常暧昧的声音,让人听得面红耳赤,外面的看守的人坐了一会儿都受不了了,还有人想请假回去找自己老婆……咳咳!

    “张解寻?”聂毅完全没听过这个名字。

    聂毅昨天下楼的时候,张解寻那里已经没动静了,施石青也就没有专门汇报,后来他们忙着处理其他的事情,更是把张解寻给忘了,以至于聂毅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号人被带回来了。

    “就是当时张少找了放在你身边的那个少年。”齐景辰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聂毅闻言,立刻瞪向了施石青,那种想要勾引自己的人,应该快点处理掉才对!

    “他也是被算计的。”齐景辰看了聂毅一眼,然后又问施石青:“他怎么样了?”

    张解寻一直在跟神殿的人要水和药。

    他昨天是按照张少的交代去张少房间的,看到聂毅之后非常惊讶,再后来……

    后面虽然一度失去神志,但所有的事情,张解寻都记得清清楚楚的,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出了多大的丑,然后又把救了他的李叔给……

    昨晚结束之后他累的睡着了,今天醒了之后,却羞愧万分,等他发现李叔受了伤还发烧了,更是想要水和退烧药。

    “你们多给我一点水,拜托了……”张解寻正在和房门口的守卫说话,就看到了走过来的聂毅和齐景辰,脸上顿时有些尴尬。

    想到自己之前似乎被算计了,张少他们想把他送给聂毅,他就觉得在聂毅面前抬不起头来,至于齐景辰……那是他初恋的哥哥,结果现在……

    张解寻恨不得自己是土系异能者才好,这样就能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聂毅上上下下扫视了一下张解寻:“你那天被算计了?”

    张解寻闻言,连忙点头,他绝对没有勾引聂毅的打算!他喜欢的是……张解寻心里一乱,突然有些疑惑了。

    “呵……”聂毅看了他一眼:“你不能离开这里。”

    张解寻又连连点头,然后问道:“能不能给我一点水?要多一点,能洗澡的。”

    “给他一点水,让他把屋子里收拾干净,然后找个牧师给里面那个人看看。”聂毅道,他用精神力看过,感觉到屋里那个人的情况不太好。

    张解寻的年纪确实不大,但他末世前的生活很好,末世后也没吃什么苦,已经发育的很好了,偏偏又是第一次完全没经验……这不,就把人折腾的半死不活。

    “谢谢。”张解寻低声道。

    看着张解寻这个样子,齐景辰突然想起来,这个惦记他妹妹的人,好像也没成年……他昨天一时疏忽弄出了这样的事情,会不会不太好?

    不过……按照那些魔法师的说法,他们给出的那个迷香球第一次中招的时候,属于不发生关系极难解除的,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必然,而且现在是末世,未成年不未成年,已经没多少人在意了。

    张解寻若是不尽快让自己成长起来,说不定下次再被人算计,就会要了他的命。

    齐景辰了解过张解寻的事情,他跟张少等人有矛盾,结果张少让他什么时间去自己的房间他竟然真的去了……他那个李叔可以保护他一时,可没办法保护他一世!

    张解寻并不知道齐景辰的想法,他端了水回到房间里,看到李叔的样子,忍不住眼眶红了:“对不起。”

    他连累李叔好几次了,现在还把李叔害成了这样……

    张解寻先帮李叔洗了洗,然后又开始洗屋子里被弄脏的床单——神子说了,要等他弄干净,才会让牧师来帮李叔看看,而他不把这里弄干净,也确实不好意思让牧师来这里。

    张解寻到了桃源安全区之后,就开始主动各种家务了,倒也不至于啥都不会,他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把屋子里弄干净,又用自己的风系异能给屋子通风,然后就来到了屋子外面,求守卫找一个牧师过来。

    来的是于旭光。

    于旭光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李叔之后有些惊讶:“他怎么了?”

    张解寻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跟着一起来的施石青则是拍了一下于旭光的头:“快点治疗吧。”

    于旭光闻言用出了光明异能,柔和的光明异能进入李叔的身体,李叔呻|吟了一声,睁开眼睛,发现屋子里竟然还有别人在之后,顿时尴尬地往床里缩了缩。

    “李叔,你没事啦!”张解寻高兴地问道。

    李叔更尴尬了,他跟着张解寻好几年了,虽说没把张解寻当成儿子看,但也是把张解寻当成弟弟看的,可现在,他被自己的弟弟给……

    “你们接下来就住在这里,暂时不能去外面。”施石青交代了两句,才往外走去。

    施石青在时候李叔觉得不好意思,施石青一走,他就更不好意思了,最后想到张解寻还小,那也是个意外,脸色才总算恢复正常,然后对着张解寻道:“昨天是个意外,以后就当没这事吧。”

    张解寻看着李叔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不情愿。不过他这会儿愧疚的很,也不敢反驳,当下连连点头:“我都听李叔的。”

    张解寻乖巧的样子让李叔想要安抚几句,但随即他又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最后“乖”这个字在喉咙口转了转,到底没有说出来。

    聂毅和齐景辰又去见了那些魔法师。

    那些魔法师被分开关押,聂毅已经找黄发男问过话了,这次就去找了比较熟悉的红发男。

    红发男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了,但独自一人被关着,这让他的状态不太好,聂毅和齐景辰进去的时候,他立刻就问道:“其他人呢?你们没把他们怎么样吧?没有杀了他们吧?”

    红发男现在觉得自己倒霉极了。

    他在原本的世界,是一个小国家的一个侯爵的小儿子,虽说并不是身份非常高的人,但也从小过着奢华的生活,后来检查出来自己的魔法天赋很强之后,更是受到了家族的鼎力栽培。

    他在那儿的生活是过得非常舒服的,就算后来加入了一个冒险者团队,也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结果明明是去神之战场找神器的,竟然一不小心来到了这个鬼地方!

    到处都是黑暗能量,让他们很难受不说,他的空间戒指里的食物吃光之后,竟然就找不到别的吃的了!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饿肚子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的事情!

    他们好不容易是找到了这里,可以吃饱了,结果这里的人又怀疑他们,打他们……

    “我觉得我可以先杀了你。”聂毅道。

    “你不能这样,我可是十八岁就成为终极魔法师的天才!有子爵爵位!我爸爸还是侯爵,我外公是公爵……”红发男已经把自己来历招出来了,现在倒是学会用来吓人了。

    “他们都在另外一个世界。”聂毅道。

    红发男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绝望的表情,聂毅说的没错,能为他出头的亲人家人,现在都在另外一个世界。

    红发男的表情很忧伤,聂毅又道:“把你的空间戒指拿出来。”

    当初看监控的时候,聂毅就发现这些人偶尔能拿出来一些原本没有的东西,他一开始以为是这些人里面有空间系异能者,后来问了几句,才知道他们竟然是有空间戒指。

    他已经把那些人有空间戒指这事问出来了,眼前这个红发男就有一个。

    “凭什么!”红发男立刻就道。

    “凭我可以杀了你自己拿。”聂毅道。

    “里面还有我的东西!”红发男咬牙道,空间戒指可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他们这个冒险团就只有四个人有!

    “比如迷香球?”聂毅冷笑道。

    “那不过是助兴的!”红发男嘟哝道。

    “现在就连你的命都是我的。”聂毅有些不耐烦了。

    红发男顿时不敢再说了,默默地把空间戒指递了过来,甚至主动解开了上面用精神力做的印记。

    那个神子的精神力特别特别强,他要不主动解开,等着对方动手的话,指不定他的精神力还要受伤。

    聂毅看了看那个空间戒指,里面是个长宽高差不多都是五米的方形空间,看起来跟一个宽敞的客厅差不多,虽然比不上小猫的那个空间,但也可以放下不少东西了。

    而里面确实还有不少红发男的东西,各种华丽的衣服就有好几箱,那些配饰看起来更是漂亮极了。

    这些衣服聂毅自己是不要的,但可以拿这些来送人,或者让人去研究。

    他们的衣服,有些据说是带了异能……或者说魔法的,等研究出来之后,他可以给齐景辰做一套。

    从红发男那里出来,聂毅如法炮制,将其他人身上的东西也都搜刮一空。

    等他走了一圈之后,那些魔法师身上除了他们昨晚上穿的衣服以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他们昨天晚上从房间里跑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只穿了内裤。

    被抢走了空间戒指,还受了伤的红发男这会儿就只穿着一条内裤瘫在地上,那可怜的样子像是被人蹂|躏了一百遍。

    四个空间戒指里面,红发男的那个是第二大的,聂毅自己用了,最大的那个长宽高差不多有八米的空间戒指他给了齐景辰,至于剩下的那两个,他一个给了平胜超,另一个则给了齐瑶瑶。

    齐瑶瑶那个是空间最小的,大约只有三个立方米的空间,但也是好东西了,齐瑶瑶拿到之后感激的不行:“谢谢聂大哥!”

    “要谢谢你哥!”聂毅冷冷地说道,要不是齐景辰,他才不会把戒指给齐瑶瑶!

    “谢谢哥!”齐瑶瑶立刻对着齐景辰说道。

    戚暗正好带着小猫站在旁边,看到这一幕眼红了:“老大,我也想要!”

    “你不是已经有小猫的了吗?”齐景辰笑道。

    也对哦……戚暗拍了拍小猫,想到自己拥有的空间是最大的,顿时得意了起来。

    “小猫,把你空间里的东西拿一些出来。”聂毅道,然后开始说自己需要的东西。

    既然有了空间戒指,那么他就应该找机会往自己的空间戒指里装东西了!

    聂毅在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装进了全套的做饭工具,装进了足够多的食物,还装进去了沙发帐篷还有车子,塞得满满当当的。

    齐景辰的空间里装的东西和聂毅的差不多,但他并没有将之装满,留了不少空隙打算以后用来装一些有用的东西。

    两人装了足够多的东西之后,才离开齐瑶瑶的住处,想了想,最终返回了神殿,因为他们突然想起来,神殿里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

    “我之前让你们抓的李璧怎么样了?”聂毅找到施石青问道。

    “我们审问了他很久,他什么都没招,不过这次的事情他是幕后主使,已经确认无疑,那个红发男都已经亲自指认过他了。”施石青道。

    他们之前审讯那个红发男的时候,那个红发男就好不犹豫地把李璧说了出来,后来他们经过调查,又确定李璧的一个同事使用过迷香球,应该是李璧用来做试验的。

    大概因为他那个同事是个普通人,虽然吸入了迷香,但也不像聂毅折腾了那么久,所以他和妻子即便觉得有点奇怪,也没跟别人说。

    “全都按照安全区的规矩处理。”聂毅道。

    “对了聂少,李璧要见你,说见了你,他就全都招了。”施石青又道。

    “凭什么他要见我我就要让他见?”聂毅冷笑:“他能忍住那么多的刑罚都不招供,我去见了难道就会真的招供?”

    施石青一想也对:“对,他说不定是想要对聂少你不利。”

    “既然知道,就快点把人处理了。”聂毅道,然后看向了齐景辰:“你晚上想吃什么?”

    “我想吃虾,白灼的就行。”齐景辰想起来前天吃过的东西,说道。

    “我去找。”聂毅道,立刻去了厨房询问是不是有虾。

    虾这样的东西不好养活,厨房并没有存货,不过外面有个专门用来养那些可以抓来吃的鱼虾的池子,神子想吃完全可以让人去捉。

    聂毅想了想,直接去了池子旁边,他也不麻烦自己别人帮自己捉虾,直接就往池子里一跳。

    “聂少衣服都没脱……”看到这一幕的人有点傻眼。

    “大夏天的,聂少都不脱衣服。”旁边有人道。

    “为啥啊?”先前问话的人有些不理解。

    “我怎么知道?也许是不想给神子以外的人看到?”回话的人道,因为自己并不相信,又哈哈大笑起来。

    聂毅拥有水系异能,在池塘里如鱼得水,没一会儿,就抓了满满一捧的虾,他也不多拿,带上这些虾就走,才走了没几步,身上的水就已经干了。

    聂毅正在捉虾的时候,另一边,施石青去了关押张少等人的地方。

    “聂毅来了吗?”李璧睁开眼睛看向施石青,有人对他动了刑,因为他不肯招供,用刑还挺重的,他现在面无血色,嘴唇苍白,身上更是有着不少血迹。

    施石青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李璧是个人才,好好的一个武器专家现在成了这样,挺可惜的。不过他这次对聂毅下手,下次指不定还会做更严重的事情,危害到桃源安全区,这样的人总是不能留着的。

    “聂少不会来见你。”施石青道。

    “他现在在做什么?”李璧突然又问。

    “神子想吃虾,聂少捉虾去了。”施石青道。

    李璧闭上了眼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