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5章 魔法师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聂毅从下午开始,一直“忙”到了半夜。

    然后精神百倍地抱着齐景辰去洗澡。

    齐景辰的身体很特殊,充满了光明能量,跟齐景辰在一起,是会越做越精神的。

    这对一个男人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不过自己还精神着,但爱人已经趴下了,这也是一件令人忧伤的事情。

    聂毅看着齐景辰身上的痕迹,手上的动作越来越轻柔,以至于齐景辰在被清理的过程中睡的好好的,完全没有被吵醒。

    齐景辰睡的很好,聂毅心里倒是五味杂陈,有些愧疚。

    等把齐景辰清理干净,将他放在床上,聂毅又亲了他一口,这才往外走去。

    等到了外面,聂毅脸上的柔和表情顿时就消失了,整张脸冷了下来,眼里闪动着冷冽的光芒。

    昨天晚上的感觉非常好,非常非常舒服,甚至可以说是他有史以来最舒服,最畅快的一次,但他的心情还是很不好,甚至非常糟糕。

    这种自己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甚至差点伤到齐景辰的感觉让他极为厌恶!这样的享受,他宁愿没有。

    聂毅走出门,慢慢地往楼下走去,一边走,一边思索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那个偷圣菜的说有人算计他,看来就是他们自己,当然不排除他们身后还有别人,至于那种药……聂毅相信,那种药绝不是地球上能有的,所以多半跟那些被他们软禁起来的人有关。

    这些人,就一个个收拾吧!

    昨天半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今天晚上神殿的护卫轮流守夜,很多人都醒着,看到聂毅从楼上下来,立刻就有人道:“聂少。”

    “那些被抓的人呢?”聂毅问道,他相信齐景辰把自己救出来的时候,肯定是把那些有胆子对他下手的人也抓了的。

    “就在那边!”一个护卫指着关着张少等人的房子说道。

    聂毅带了人过去,推开门,就看到张少和两个异能者正躺在地板上,他们都受了伤,身上有着血迹,看起来状态很不好。

    聂毅却没有怜悯他们的意思,他过去之后,用冰凝聚出一把冰刀,用它拍了拍张少的脸。

    张少迷迷糊糊之中睁开了眼睛,见状,聂毅又在张少的脸上划了一道。

    冰刀拍在脸上带来的寒意让张少醒了过来,聂毅的这一刀更是让他彻底清醒。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聂毅,聂毅站在那里,身上散发着阵阵寒气和强大的气势,明显没有受到丝毫伤害,他的计划,已经彻底失败了。他想要威胁聂毅已经完全不可能,现在甚至成了阶下囚,连生命都不再掌控在自己手里。

    染血的冰刀又碰了碰张少的下巴,聂毅道:“这次你要是还敢说假话,闹出什么幺蛾子,就可以试试被凌迟是什么感觉了,你放心,有光明系异能者在,我可以保证你中途绝不会死。”

    聂毅的说话的时候表情淡淡的,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更加让人害怕。张少的脸上露出恐惧,不过他到了这时候,倒也不再做出飞扬跋扈或者死皮赖脸的样子了,反倒冷静了下来。

    他知道自己之前已经透露了不少,现在就算咬死了什么都不说,聂毅也能猜出个大概,他还落不到一个好。

    想到这里,张少干脆慢慢挪动身体坐了起来,然后道:“我保证,这次真的全都说出来。”

    “我们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家里头长辈想让我们能早点在桃源安全区过上好日子,才送来的,比方说昨天我找来给你的那个少年……”张少说到这里的时候,聂毅又在他的脸上划了一道,他痛的龇牙咧嘴的,但还是说了下去:“那个张解寻的运气就挺好的,毕竟他家里人单纯地就是想让他在这里生活下去,还有其他人很多人也一样。”

    张少顿了顿,又道:“不过我运气就没那么好了,我爸不在了,我又没有异能,在b市安全区虽然能找个文职的工作吃喝不愁,我爸的那些朋友也愿意照顾我一点,但再多的好处就捞不到了,提前来桃源安全区更没有我的份。要不是有人想让我帮着做事,我肯定没机会过来,至于我的任务……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些。当然,我觉得我要是能弄到点圣菜什么的,也算完成任务了。”

    张少继续说着:“颁布任务的领导人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都是偷偷的,接受任务的人应该也有好几个,我只是其中之一。当然,b市那边也不是所有人都想着要控制住桃源安全区的,总有那么一些人,想法单纯地很。”他脸上的血液随着他的话音一滴滴地往下落,滴在他的衣服上,又晕染开,到了后来,他的眼里也有了泪花。

    聂毅对此视若无睹,又问:“这次的事情又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弄到药的?”

    张少等人之前一直在挑粪,白天有张子海看着,晚上还有别人在外面守着,他们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别人,甚至都不认识那些被软禁的人,既然这样,他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药?

    “我不知道。”张少道:“这药是别人给我的,但我不知道是谁。”

    “你不说?”聂毅冷笑了一声。

    “不是我不说,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应该是一个也被派了任务,和我一起从b市来的人,到底是谁我就不知道了,一直都是他单方面跟我联络的。”张少道,之前打算算计聂毅的时候,他其实也知道自己可能是被当枪使了,但成功之后能得到的好处太多,他舍不得放手。

    “把他们好好收拾收拾。”聂毅对着身后的两个人道,那两人最擅长就是刑罚,保证能让这三个人把所有的话都说出来。

    “施石青呢?”聂毅又问。

    “聂少。”施石青急急忙忙地过来了,聂毅醒了之后就有人去通知他了。

    “这段时间有谁接近了被软禁的那些人?”

    施石青想了想,很快报出了几个名字,又道:“我派人盯着那些人,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李璧?”聂毅对这个名字印象很深。李璧是个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人,要不是上辈子李璧坑过他很多次,他恐怕会在和李璧的接触中开始欣赏这个人,然而李璧一开始给他的印象就不好,所以他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立刻怀疑了。

    “这个人曾经和那个红发男一起去厕所。”施石青道。

    “把李璧抓起来,送到张少那里让负责审讯的人好好问问。”聂毅道。

    施石青立刻就应下了,聂毅又道:“找些五级异能者过来,那些人既然不安分,就把他们一锅端了!”

    李璧没有异能,施石青就派了自己的手下去抓人,自己则带了一些高手跟着聂毅去了那个软禁人的院子。

    聂毅带的人非常多,足足有上百人,将那个院子完全围了起来。

    看了一眼那个院子,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聂毅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然后伸手扔出了一个用水火双系异能的爆炸球。

    聂毅的异能球朝着那个屋子飞去,“轰然”一声巨响,整个屋子就被炸了!

    “炸弹!”“#%¥#%¥#!”屋子里发出此起披伏的惊呼声,随后,一些人衣衫不整地跑了出来或者从废墟下面钻了出来,身上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光芒。

    房子被炸虽然让他们都被石块砖块给压了,但他们的异能都不错,因此并没有受什么重伤,当然,受点小伤还是不可避免的,红发男的额头就被炸地流血了,他捂着自己的额头,满脸仇恨地看着聂毅等人。

    “聂毅!”黄发男看到聂毅,惊讶地叫了一声:“你想干什么?”

    “揍你们!”聂毅道,同时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示意身后的人进行攻击。

    他让自己的手下动手了,自己却并没有急着动手——现在那些人的实力他并不清楚,贸然上去要是受了伤……齐景辰还在睡觉,要是身上痛了,会被吵醒的!

    虽然很想上去打一场,不过想到齐景辰,聂毅到底还是缓了缓。

    黄发男等人看到聂毅竟然随便说了三个字就让人攻击,连忙回击,他们已经把自己的异能使用方法透露出去了,这时候也就毫不忌讳地用了出来。

    在桃源安全区,是有各种能量可以被他们引动的,这让他们的攻击显得非常强大,只是这种用精神力引动周围能量的攻击,总归是有点慢的。

    就在他们发动攻击的时候,聂毅带来的人有些直接把自己的异能扔了出去,还有人把手榴弹扔了出去。

    那些人里面的某几个人用了较为简单的攻击方法,立刻就把攻击用出来了,但有些人用的攻击比较复杂,以至于他们还在那里用精神力引动周围的能量呢,就被聂毅手下人的攻击给掀翻了。

    确实是掀翻。

    他们都是有防护罩的,为了避免有攻击从地下出现,那防护罩还从头罩到脚,一次攻击并没有让他们受伤,但他们却被炸的往旁边摔去。

    其中黄发男身周的防护罩非常大,就像是一个大圆球,在爆炸发生之后,竟然往旁边滚了出去,他准备的异能被这么一滚还立刻消散了!

    “¥#%¥#%¥#!”对面的人说了些聂毅听不懂的声音,攻击速度猛然加快。

    双方你来我往,就这么打了起来,因为聂毅等人占了先机,人数又多,虽然个体实力稍弱,但还是稳稳地占据了上风。

    桃源安全区的环境可以让那些人引动空气中的能量,但说实话能引动的并不是特别多,因而那些人很快就发不出太强大的攻击了,让他们跟桃源安全区的人一样使用异能,他们又非常不习惯,最后束手束脚的。

    这些人有好几个异能都达到了六级,结果打起来并不比五级异能者强多少,若是他们待在野外,说不定战斗力比不上五级异能者。

    当然,他们也有可取之处,至少这些人的精神力都很强,就是他们的异能没有没有桃源安全区的人的异能那么纯粹凝练。

    观察了一会儿,聂毅亲自上场,朝着其中最强的黄发男走了过去。

    黄发男并不知道聂毅为什么会突然带人攻击他们,但现在他们也就只能尽力抵挡聂毅等人的攻击,看到聂毅朝着自己走来,他怒道:“聂毅,我们已经提供了异能修炼方法,你为什么还要攻击我们?”

    “你们自己知道!”聂毅冷着脸:“那药是你们的吧?”

    黄发男听到聂毅的话,脸色又变了变,红发男做的事情他是知道的,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被拆穿了,聂毅还这么愤怒。

    “我们是给了别人一点药,但绝对没有伤害别人的意思,也不知带它们被用在了哪里,而且那只是助兴药而已。”黄发男道,迷香球其实是一种植物的种子,它的效果确实惊人,但对人体没有伤害。

    “是吗?”聂毅反问。

    “当然是的!你应该马上放了我们!”黄发男抬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人,他现在已经对打赢聂毅等人已经没有太大的期望了,但他对自己的防护罩是有信心的,他相信聂毅绝对没有办法攻破自己的防护罩。他之前一个不小心,竟然连人带防护罩滚了几圈,这真的只是失误而已!

    黄发男本以为这样的辩解,怎么着都能让聂毅缓一缓他的攻击,然而并没有。

    他话音刚落,聂毅朝着他扔来了一个漂亮的异能球。

    在黄发男的感知里,这个异能球散发着奇怪的能量,既像是一个水球,又像是一个火球,然后,在黄发男还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什么球的时候,这个球落在他的防护罩上,把他的防护罩炸碎了!

    防护罩碎裂,剩下的能量形成的冲击波还让黄发男摔了出去,他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聂毅是一个水火双系异能者。

    拥有这种天赋的人一般都是庸才,因为相克的异能会让他没办法进阶,就算彻底舍去其中的一种,另一种也比不上那些拥有单系天赋的人,这个聂毅这么就能这么强大?

    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太奇怪了!这里所有的一切,完全不符合常理!

    黄发男在摔出去的瞬间,脑海里想到了不少东西,然后下一秒,他就发现一只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而顺着这只手看过去,他看到了是聂毅。

    片刻后,其他所有的人也都被抓了起来、

    红发男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被张子海抓着,不停地挣扎:“你们别得意!要不是你们偷袭,要不是我们的晶核和写了异能的纸用完了,一定能打赢你们!”

    “写了异能的纸?”聂毅微微挑眉,这是什么东西?

    当然,他也没什么好疑惑的,很快他就能知道了。

    聂毅走上前去,让人将这些人全都捆起来,带回神殿拷问。

    到这个时候,聂毅都有些后悔没有一开始就把这些人抓起来了——这些人看着很强,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想来红发男会输给裴兴,也不是他们一开始想的这人隐藏实力,而是他确实打不过裴兴!

    “你们放开我!你们不能这么对我!”红发男被人卸了手脚的关节,恐惧地喊了起来,其中一个人想要反抗,最后被打断了腿上的骨头之后,更是惊惧地看着聂毅等人,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了。

    这些家伙简直都是魔鬼!竟然敢这么对待尊贵的异能者!

    好吧,这些人也都是异能者,可惜全都是没有丝毫异能者风范的异能者!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聂毅将这些人一个个分开关起来,然后询问自己面前的黄发男:“其他人我也都派人去问这个问题了,最后你们的答案我会一起参考,如果有人说假话,那么就会被杀死。”

    黄发男被聂毅身上的气势吓到了,最后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

    “再废话,我就杀了你!”聂毅冷冷地说道。

    黄发男原本是不想说出事实的,但他不确定其他人会不会跟他一样不说……要是其他人都说了,他说的却是自己编出来的假话,那他不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黄发男并不想死,顿时犹豫起来。

    聂毅这个时候又放上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你们不是地球上的人,不是这个世界人,是吗?罗茨?”罗茨就是黄发男的名字。

    黄发男满脸震惊,最终道:“我说!我马上说!”

    聂毅听黄发男说了很久,听完之后,心里犹如翻起了惊涛骇浪。

    正如他和齐景辰所猜测的,这些人都不是地球上的人,他们来自一个被他们命名为“耶尔”的地方。

    耶尔拥有很多很多的国家,甚至拥有无数的种族,比如耳朵很长的,比如跟野兽很像的,又比如又黑又矮的,亦或着住在地底下的小人。

    罗茨等人还不曾用地球上的语言给他们那边的种族定名,说出来的就只是一个个的形容词。

    按照他们的说法,在他们那里,异能者是非常受爱戴的,强大异能者可以得到各种各样优待,而不同的异能者,他们会信仰不同的神。

    这些神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也有势不两立的神,比如黑暗神和光明神,以至于拥有这两种异能的异能者一直相互攻击,当然,因为大家更喜欢光明神的缘故,光明异能者受人爱戴,而黑暗异能者却只能躲躲藏藏地活着。

    这些都是他们说的背景介绍,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却是因为一个被命名为神之战场的地方。

    在耶尔广袤无垠的沙漠里,不久之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被命名为神之战场的地方,人们可以在那里找到很多好东西,甚至传说那里还有神器,而罗茨等人,就是一群结伴去神之战场的冒险者。

    神之战场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能量,其中最浓郁的就是黑暗能量,他们在战场中徘徊了很多天,都没有找到什么珍贵的东西,传说中的神器更是完全没看到,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裂缝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然后他们就出现在了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里……至于后面的事情,他们上次已经说过了。

    这些人是称呼自己为异能者的,他们体内的能量跟地球上的异能者一样,他们就把自己归类为异能者,但听过他们说法,聂毅却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按照这些人的说法,他们也许不应该被称之为异能者,而应该被称为……魔法师。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莫非地球上的异能者其实也是魔法师,而不是异能者?

    聂毅皱起了眉头,一遍回忆自己不久前和齐景辰一起看过的一部写魔法世界的书,一边给罗茨等人说出来的各种名词安上更好理解的词语。

    比如“写着异能的纸”,应该是魔法卷轴。

    比如“耳朵很长的种族”可能是精灵,“跟野兽很像的种族”则可能是兽人。

    聂毅整理了很多东西,一边整理,一边从这些人那里询问更多的资料,就在这个时候,齐景辰总算醒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