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3章 冰球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眼下的发展跟李璧之前想的都不相同,但他仔细一琢磨,就回过味来。

    这要么是红发男的个人行为,要么……这红球里面是剧毒物质,或者可以用来杀人。

    “这样来历不明的东西,我不会用!”李璧瞪向红发男:“而且我想要的是……”

    “是感情?”红发男嗤笑道,他抓了抓自己的领口,又道:“这迷香球是我们国家的宝贝,用了这个和人发生关系之后,还会深深地爱上那个人,你要是担心这东西有问题,可以先找人试试。”他说着,又拿出一个圆球给了李璧。

    李璧手上拿着两个圆球,低着头神色不明:“你没骗我?”

    “我骗你有什么意思?”红发男道,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确实是红发男的个人行为。

    被裴兴试探,拉去打架输掉,然后被齐景辰和聂毅变相地软禁,被逼着拿出他们的异能使用方法……红发男心里早就憋了不少火了,今天看到聂毅竟然彻底无视了他们之后,他就决定给聂毅一点教训。

    他们在桃源安全区一直非常安分,是有原因的,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除了本身的异能之外所有的武器、攻击手段,都已经在路上逃命的时候用光了!

    见到姚孟芝的时候,他们身上存货足够多,可以轻松跑掉,但到达桃源安全区的时候,他们手上已经没有什么能用的东西了,即便有,也只剩下迷香球这种对丧尸毫无杀伤力的情趣用品了!

    所以,他们当时也就只能安安分分地留了下来。

    红发男也想弄点好东西让聂毅吃个大亏,但关键是……现在他手上压根就没有什么“好东西,唯一有点“杀伤力”的,就只有这红球了。

    当然,这个迷香球用的好了,聂毅肯定也会倒霉……

    红发男拿出来的这种迷香球其实是他以前常常会用助兴产品,没什么危害,也不像他胡诌的一样能让人爱上跟他发生关系的人——这种东西只会让使用了人的感觉特别好,飘飘欲仙如痴如醉。

    但这东西有一个特性,那就是这玩意儿第一次用的时候,效果特别大,特别好,闻了这味道的人会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会全身都软只有一个地方硬,然后压根就没了神志只想着……

    当然,也只有第一次才会这样,今后迷香球就再也没有这样的作用了。

    因为迷香球这样的特性,他们那儿很多人都会主动给自己用上一回,让自己产生抵抗力,免得将来着了道,他就在自己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用了。

    感觉真的非常棒!因为感觉太棒,他那段时间真的像是爱上那个陪自己玩的女仆了,对她喜欢的不得了。

    这地方是没有迷香球的,聂毅肯定没有用过,一旦闻到味道,肯定会觉得难以忍受,到时候……哼!他们这些人虽然知道的事情不多,但也听说了聂毅和那个神子是一对,要是聂毅和别人……到时候他倒要看看那两个人会怎么样!

    那个所谓神子一定会非常痛苦,非常难受吧?

    红发男给完东西,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去哪里了?”黄发男看到红发男,问道。

    “厕所!”

    “是去找那个李璧了吧?”黄发男低声道。

    “你知道?”红发男有些惊奇。

    黄发男却是笑了笑:“这个李璧对聂毅和齐景辰不怀好意,和他接触一下是个不错的主意。”

    红发男之前还担心被责怪,这时候总算放下心来:“是啊,我给了他迷香球,哈哈!”

    黄发男的嘴角也往上勾了勾,那个李璧不是一个好东西,而且很小心,他们不能让聂毅和齐景辰怎么样,这个李璧动手倒是没关系。

    施石青一直观察着这些人,看到这一幕却是微微皱眉,他们很高兴?

    李璧过了一会儿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那两个红色小球被他放在衣服口袋里,他坐到了最前面,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正看着远处的聂毅。

    黑色的皮衣把聂毅的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来,李璧看着聂毅身上的肌肉,想到聂毅杀丧尸的时候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喉结上下滚动。

    聂毅的体力应该很不错。

    不过,就算那什么迷香球是真的,他也不可能自己上。

    黄发男等人在看到接二连三的爆炸之后,看着更安分了。聂毅琢磨着再过两天,他应该就能把这些人带来,然后进行第二次的“深谈”了。

    要是第二次的时候他们还不坦白……到时候他恐怕就要用点特殊手段了!

    看了一上午的爆炸,眼看着快要中午了,聂毅急急忙忙地回了住处,给齐景辰准备吃的。

    “其实我自己弄点吃的也行。”齐景辰看到聂毅匆忙的身形,忍不住道。

    “我想回来。”聂毅笑道。他是希望齐景辰能离不开自己的!

    齐景辰看了聂毅一会儿,笑道:“我想吃土豆丝。”

    聂毅立刻做饭去了。

    这天对齐景辰和聂毅来说没什么出奇的,晚上聂毅缠了齐景辰一会儿,就跟以往一样换来了一夜缠绵。

    李璧却是去拜访了自己的一个同事。

    桃源安全区以前是没人自己开火的,毕竟普通人手里既没有可以煮的食物,也没有可以用来燃烧的柴火,但最近渐渐地发生变化了。

    很多人为了方便,还是会去食堂吃饭,但他们偶尔也会在家里开个火,比如给自己加个小灶,又比如烧水让自己可以喝上热水——如今这天可是已经凉下来了。

    李璧这个同事,前段时间就用饭票换来了很多柴火,方便自己和妻子烧水洗澡,偶尔还会买一个鸡蛋回家煮一锅蛋花汤和老婆一起分着吃。

    李璧突然过来,他有些惊讶,然后又热情地招呼起来:“小李,你怎么来了?”

    “我有个从b市一起来的朋友弄到了一些红糖,给了我一斤,我不喜欢红糖,就拿来给嫂子了。”李璧道。

    当初云城安全区的人来这里的时候,是带了甘蔗的,之后桃源安全区就有糖了,但糖不多,还是要用饭票买的,而大部分人就算有多余的饭票,也会买了粮食藏着而不是买糖,所以能吃糖的人到底不多。

    “这我不能收。”那同事立刻就要拒绝。

    “我又不爱吃糖,放着也是浪费。”李璧道,坚持把糖给了自己的同事。

    那同事拿了糖,对李璧的态度愈发热情,红糖是补身体的好东西,他老婆要是隔三差五泡一杯,身体一定好很多。

    李璧和他说了一会儿话,趁着对方不注意将一个红色小球扔进旁边的灶膛,这才离开,但过了一会儿,他又折了回去,站在门口凝耳细听。

    屋子里过了一段时间,突然传出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李璧这才真的离开。

    他拿到那两个圆球之后,已经用好几种机械检查过了,看不出这圆球的成分,但两个圆球应该是一样的,他也就拿了其中一个试验。

    第二天李璧很早就到军工厂了,看到自己那个同事在快要迟到的时候踩着时间过来,松了一口气。

    “老王,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迟?”有人问道。

    “也没什么……”老王老脸一红,舌头像是打结一样说不出话来。

    李璧低下头,总算确定那红色圆球没问题了,想想也是,那些人还被关着,想来也不敢真的伤人。

    只是这圆球,他要怎么用?

    李璧在知道这圆球的作用之后,起初动过心思,但他的这心思立刻就被自己掐灭了。

    他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绝不会轻易冒险,就算喜欢聂毅,在没有万全把握的情况下也不会表露心思或者做什么。

    所以哪怕那个红发男没有骗他,这个红球真的能让聂毅爱上别人,他也不打算自己亲自上。

    聂毅喜欢的是齐景辰,非常非常喜欢,因为一点外物而产生的对别人的爱,有可能超过他对齐景辰的爱吗?到时候真要出了事情,那个用这种圆球和聂毅在一起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都不用多想。

    李璧并不打算去做这个人,不过……聂毅若是真的跟别人发生了什么,他和齐景辰的关系必然出问题,而且有一就有二,有过一次之后,聂毅恐怕就不会在意第二次第三次了。

    聂毅压根就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算计自己了,这天他去平胜超那里的时候,平胜超问了他一件事:“b市安全区来的那些一直在挑粪的人要不要给他们换个岗位?”

    “没必要。”聂毅皱眉。

    “他们之中好几个都是人才,真的不换?”平胜超问。

    “你怎么突然开始操心那些人了?”聂毅略有些不解。

    “你让张子海去盯着他们,我能不操心吗?”平胜超道,那些人的实力都不弱,没有张子海压不下去,现在张子海干这包工头的活儿都干了多久了?“另外还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他们表现的很好,而且最近一直在四处活动,想要换岗位,另一个是……我们安全区派出去的人,碰到了b市安全区来探路的先头部队,b市安全区正在往这边迁移,恐怕再过个七八天就要过来了。”

    想来这是平胜超刚得到的消息,聂毅之前完全不知道,听说之后,他点了点头:“那你就把他们的岗位重新安排一下。”

    要是b市安全区的人来了,结果那群领导人发现他们的宝贝儿子宝贝孙子竟然在挑粪,那绝对是一桩麻烦事。

    不,应该说b市安全区的人要过来,这本身就是一桩麻烦事。

    不管是聂毅还是齐景辰,都知道这些人是肯定会来的,然而想要安排真的非常困难。

    “好。”平胜超道。

    聂毅答应了这件事,就从平胜超这里离开了,他一直担心b市安全区的人要全部迁移过来的事情,但没把那些挑粪的人当回事,却不想第二天,竟然有个眼熟的人拦住了他:“聂少,你好,还认识吗?”

    “想偷圣菜的那个。”聂毅看着张少,毫不留情地说道。

    张少嘻嘻笑了两声:“聂毅,我这不是第一次看到光明系的变异植物鬼迷心窍了吗?我们老交情了,你不会还老惦记着这件事吧?”

    “老交情?”聂毅皱眉。

    “难道不是?我们高中是同校的,你还去我家吃过饭。”张少道,因为聂毅跑去s市上大学了,所以他跟聂毅不太熟,但聂毅确实去过他家,给他爷爷拜寿。

    聂毅仔细地辨认了一下张少的样子,隐隐有了点印象,但已经连对方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你有事?”聂毅问道。

    “是有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张少道。

    “什么事?”聂毅问道。

    “关于b市安全区方面对齐景辰的企图……听说b市安全区的人就要来了?”张少问道,然后目光紧紧地盯着聂毅。

    “什么安排?”聂毅问道。

    “还能是什么安排,肯定有人不想被你和齐景辰管着,想要反过来管你们……”张少嘻嘻一笑。

    聂毅的眉头皱了起来,在知道b市安全区就要来了之后,他就想到这件事了。

    b市安全区人数最多的时候足足有好几百万人,现在虽然人数少了,但一路上吸收了不少人,加起来估计也有上百万,这么多人一下子来到他们安全区附近,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不说别人,你觉得你爸愿意放下权利,看你和齐景辰的脸色过日子吗?”张少又问。

    聂博渊当然是不愿意的,都不用多想……聂毅看向了张少:“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他们派了人,想要离间你和齐景辰,好把齐景辰掌控在手里……”张少的话才说道一半,就不敢继续往下说了,瑟瑟发抖地看着聂毅——聂毅身上的气势真的太可怕了!

    张少有些被吓到了,但是想到自己的计划,又心下稍定。

    “你最好原原本本地全都说出来。”聂毅道,把齐景辰掌控在手里?那些人也真敢想!

    “聂少去我那里?”张少抖着身子问道:“这里……不安全,而且我那里还有点东西。”

    “带路!”聂毅道。

    张少带着聂毅,很快就来到了自己住处。

    张少的住处在城外,离城市不远,是一栋末世后由土系异能者修缮过的房子。

    他们那些从b市安全区过来,后来跑去挑粪的人都住在这里,幸好,因为他们之中有水系异能者在的缘故,房子还是打理的很干净的,也没有什么异味。

    张少在前面带路,很快就带聂毅进了一个房间。

    他住的房间有点暗,他进去之后,就点燃了屋里的蜡烛,然后道:“聂少,我知道b市安全区的很多领导人都不想死,都指望着能活的长长远远,我们来的时候,他们就让我们之中的某些人接近你……”

    张少说到这里就卖起了关子,聂毅有些不耐烦,当下冷冷地道:“快说!”

    张少又被吓了吓,飞快地说道:“按照我偷听到的东西来看,他们希望能离间了你和齐景辰,将来也好控制住齐景辰,还弄了一个计划!”

    聂毅的一双眼睛眯了起来。

    “我把他们说的话录下来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没有放在这里,聂少你等一下,我去拿。”张少说着,就跑了出去。

    聂毅用精神力再次把张少的屋子检查了一遍,发现这里并没有埋伏或者不该有的东西之后,精神力就追着张少出去了,发现张少竟然进了楼下建在门口的厕所开始挖泥之后,才把精神力收了回来,也不打算跟出去了。

    聂毅是一个人来这里的,不过进来之前他就扫视过整栋屋子,这栋房子里有四五个人在,但并没有埋伏。

    没一会儿,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然后门就被推开了,来的却不是张少而是原先待在隔壁屋子里的张解寻。

    “聂毅!”张解寻推开张少的门看到里面的聂毅,脸上满是惊讶。

    聂毅看到张解寻,也皱起了眉头,他正要询问张解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却不想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对劲。

    只有在面对齐景辰的时候才会有的反应,竟然这个时候有了!整个人还一阵晕眩!

    聂毅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他着了道了!而且竟然还是这样的道!

    聂毅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还会被人下|药。

    要知道,虽然很多小说里都有那种一旦吃了或者闻了,就会立刻失了神志,然后不和人发生关系就没办法解开,甚至可能会爆体而亡的药,但现实中这样的药是没有的。

    在现实中,有会让人昏迷的药物,有会让人兴致大发的药物,有会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或者应该说毒品,但那些只要有足够的意志力,都能抵御一段时间。

    聂毅上辈子参军的时候因为所在的部队比较特殊,参加过抗药训练,熟悉很多药品,能抵御的时间本就是很长的,等他成为异能者,这样的东西对他的作用就更小了。

    他想过张少可能会把他引到一个埋伏圈里,但还真没想到张少竟然能找到这样的药,效果……还非常非常好。

    聂毅在感觉到异样的第一时间,就想要发出叫声或者运转异能,结果他的精神力竟然凝滞了起来,喉咙里也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冷静了一下,他朝着门外冲去,顺便尽力凝聚出冰刀砍向门口的张解寻。

    然而他的异能已经乱了,那一刀的威力估计连三级异能者都比不上,以至于拥有风系异能的张解寻一侧身就躲开了。

    聂毅没把张解寻砍死,但他好歹到了屋外。

    然而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更加不好受了。

    屋子里的两个异能者这时候已经跑进了茅厕,他们和张少一起远远地看着这边的情况,看到这一幕顿时惊了:“聂毅会不会最后没事?那我们……”

    “不会的,那个人说了,药效有保障。”张少道。

    “你们看,聂毅是不是不太对劲?”另一人又道。

    聂毅确实看着不太对劲,他拄着冰刀站着,朝着自己浇了一点水,结果一个踉跄,竟然差点摔倒!

    张少等人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笑容来,却不想下一秒,聂毅竟然就用冰刀朝着自己的大腿扎了一刀。

    这一刀,既是聂毅想要让自己清醒一点,也是他想要通知齐景辰——他身上疼了,齐景辰是一定会有感应的,也一定会第一时间来救他。

    这么想着,聂毅放松不少,然后就开始用冰系异能一层又一层地把自己整个裹住。

    他现在不太能控制异能,想用异能攻击别人很难,但如果只是释放冰系异能把自己整个冻起来,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聂毅的身体周围开始出现很多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冰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一直将他裹成了一个大冰球。

    在聂毅失去意识前,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要是他真的把持不住了,又该怎么办?

    给自己一刀让自己失去把持不住的能力?也不知道齐景辰的异能能不能断肢再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