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9章 疑点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在齐景辰的努力之下,几天后,整个桃源安全区就已经再次被光明能量所笼罩,之前没什么精神的各种植物,现在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同时,齐景辰也发现了,有光明系变异植物的地方,似乎完全没有受到雨水的影响。

    比如说神殿,就算在下着暴雨的那几天,神殿的花草也一如既往地盛开着,又比如他的院子,托那几株棉花的福,这里的花草也完全不曾受到影响。

    有空还是应该多催化一些变异植物。

    齐景辰坐在自己的院子里,手上的光芒笼罩着桌上的三颗生菜。

    生菜催化起来是最快的,他琢磨过之后,到底还是继续选择了这种蔬菜。

    他如今的异能已经有六级了,因为生菜能吸收的光明能量是有数的,所以他没办法加快催化速度,但却可以做到一起催化三颗圣菜。

    催化的时候,他还会将那块扁圆的石头放在旁边,这样在三颗圣菜吸收光明能量的时候,若是有些光明能量没被吸收逸散开来,就可以毫不浪费地被这块扁圆石头吸收。

    齐景辰并不知道这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当初他们面对姚孟芝的时候,若是没有这石头,恐怕就没命了……毫无疑问,这石头应该是一样宝贝。

    仔细端详着那块石头,齐景辰突然发现这石头跟当初相比,似乎晶莹剔透了很多,变的非常漂亮,非常地讨人喜欢。这种变化就像是汉白玉变成了真的玉一样。

    将这块石头放在掌心摩擦着,上面传来的温润感觉让齐景辰打从心眼里喜欢,他甚至总想将之带在身边。

    说来也怪,这明明只是一块石头,但他不知为何竟然越来越觉得亲切了,好似这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又在看这块石头?”聂毅忍不住道,语气有些酸溜溜的。

    “难道你还吃石头的醋?”齐景辰无语地看了过去。

    “吃!当然吃!”聂毅道。当初齐景辰对那颗生菜很好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郁闷,现在好不容易生菜这玩意儿量产了,齐景辰对它们也没啥感情了,没想到竟然又冒出来一块石头。

    齐景辰睡觉的时候偶尔会不耐烦被他搂在怀里,倒是这石头一直放在枕头边上。

    “……”

    “我们自己酿的醋的味道已经变得很好了,他们给我们送来了一瓶,今天要不要吃糖醋鱼?”聂毅又道,当然,他就算郁闷,到底不会跟一块石头过不去。

    齐景辰闻言点了点头:“好。”

    聂毅做菜是照着菜谱做的,而他每次翻菜谱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想起齐景辰的那些书,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后遗症。

    那些火辣辣的描写,他现在和齐景辰才试过其中的一小部分,也不知道什么时好可以全都试一遍……

    好吧,他们是不可能全都试一遍的,里面有些他觉得过了,是舍不得让齐景辰试的。

    晚上聂毅果然给齐景辰做了糖醋鱼,他是用一条鲫鱼来做的,鱼肉不多,自己一开始就没怎么碰,然而齐景辰还是给他留了半条。

    而他们两人正在吃饭的时候,安全区的外面,有人打起来了,或者应该说切磋。

    打起来的是裴兴和那些异能不对的据说从n国来的人。

    这些从n国来的人刚来到桃源安全区的时候,除了第一天在神殿吃下了很多很多的东西,吃的量远超常人以外,一直没有其他异常,甚至都没怎么关注那些圣菜。

    甚至他们吃得多,也算不得异常,人类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大,末世之后,很多人已经学会一天吃一顿,一顿管一天了。

    之后,他们就被分配到了一个给南岛安全区的异能者们居住的聚居区。

    那个聚居区离桃源城有些距离,周围还都是实力强大的异能者,这些人在里面玩不出什么花样,还方便齐景辰和聂毅找人监视他们。

    他们一直很安分,虽然似乎对需要干活这事有些不满,但该做的工作都做完了,不该去的地方也从来不去,以至于看到手下人送上来的监视报告的时候,齐景辰觉得自己是不是怀疑错了人。

    但他还是不放心……这不,裴兴出马了。

    这几天城外的丧尸已经杀光了,聂毅给裴兴放了假,然后裴兴就晃悠到了南岛来的人住的地方,找自己的“老朋友们”打架。

    当然,他觉得那些和他一起来到桃源安全区的人是他的老朋友,那些人却是不承认的,他们看到裴兴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推脱外加躲!

    “裴兴,我最近看上了一个云城来的姑娘,可漂亮了,我要去找她,实在没空打架。”

    “裴兴,我今天晚上要加班,好攒钱给自己换些好点的家具,不跟你说了我急着走!”

    “裴兴,我今天工作的时候已经把异能用光了,你应该不会再来欺负我吧?”

    ……

    “靠!一群软脚虾!”裴兴转了一圈,一个愿意跟自己打架的人都没找到,忍不住骂了一句,然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一个路过的红头发身上。

    那个红头发的发色非常红,除非是染的,不然说真的这种颜色很少能看到,也就非常显眼。

    裴兴突然拦在了这人面前:“喂,红头发,要不要跟我打一架?”

    “不打,我异能很低。”红头发立刻就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有感觉,你很强。”裴兴兴致勃勃地看着红头发。他今天会过来,是聂毅嘱咐的,原本他还以为聂毅说的这些人的异能不一样这事是假的,但是真的看到这些人之后,他也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人是火系异能者,身上会散发出一些火系能量来,但他给裴兴的感觉,却又跟裴兴以前接触过的所有的火系异能者都不一样。

    “走吧!我保证到时候不伤害你!”裴兴拉起人就走,他手简直就像是一只铁爪,这一下抓的极重。

    “你这个野蛮人!你想干什么!”那人震惊地看着裴兴,想要从裴兴的手里挣脱出来,但裴兴又哪是那么好挣脱的?

    他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愤恨,似乎想要做点什么,很快却又忍下了,最终什么都没做,任由自己被裴兴拖着往前走去。

    一开始的时候,桃源安全区时没有任何娱乐设施的,当时什么都缺,城外有无数的土地等着去开荒,大家饭都吃不饱干活都来不及,哪还有空想别的?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大家的生活慢慢安定下来,渐渐地就开始有很多供人休闲娱乐的地方出现了,比如图书馆电影院,又比如……演武场。

    桃源安全区建了好几个演武场,这里一开始并不是让人打架的,而是用来给安全区的异能者讲解异能的修炼方法,然后练习异能,练习团队配合的。

    桃源安全区那些来自大安全区的异能者,基本上都知道当初于旭光整理的异能修炼方法,但那些从小安全区来的人,对此却是完全不了解的。

    齐景辰和聂毅是希望桃源安全区的异能者的实力可以得到提升的,又觉得于旭光说得修炼方法少了关于精神力的那一部分,干脆就弄了一个演武场,然后让人在演武场讲解异能修炼方法。

    如果有异能者对此有疑问或者有不懂的地方,还可以当场提出,大家一起修炼练习,设法得到答案或者总结了来问他。

    桃源安全区周日下午不用工作,演武场每到那天都会有人来上课或者组织了异能者练习异能,其他时间原本倒都是空着的,但后来慢慢地有人拉着自己的战友来这边切磋,倒是让这里也成了一个可以让异能者发泄精力的地方。

    现在每天晚上,都有很多异能者在演武场这边修炼异能或者相互切磋,当然,他们也只能切磋,按照安全区的规定,他们打着打着受点小伤没关系,反正异能者身体素质好没过多久就能恢复,但如果有人受重伤致残或者死亡,另一个人也要受罚。

    裴兴算是演武场的常客了,看到他过来,演武场里的人立刻就让开了一条路:“裴哥来了!”

    “裴哥今天跟谁打?”

    “裴哥打完了再给我们讲讲精神力呗!你上次讲的东西简直让我醍醐灌顶!”

    “那当然了,你不知道裴哥讲的都是聂少说的吗?聂少多厉害!”

    ……

    众人纷纷跟裴兴打招呼,看到裴兴手上拉着的红头发的时候倒是有些疑惑,这红头发挺显眼的,他们基本都见过他,但印象里,这人的实力应该不怎么样?

    裴兴怎么会找这个人打架?

    大家有些疑惑,但还是兴致勃勃地等待着接下来的那场战斗,反正有裴兴在,战斗肯定精彩。

    裴兴那可是从丧尸堆里杀出来的异能者!

    众人满脸期待地等待着,而裴兴带着红头发在演武场中间划出的位置停下之后,便道:“来,你先攻击!”

    红头发连连摇头,明显有些不情愿:“我不行,我不会打架。”

    裴兴嗤笑道:“你糊弄谁呢?你们这些人不是跟着安全区来的,是自己找来这里的吧?既然能一路走到这里,怎么可能不会打架?”

    红头发微微一愣,眉头皱起,最终一咬牙,发出接连不断的火球朝着裴兴扔去。

    裴兴哈哈一笑,用手上的金属大刀将火球拍开,冲了上去。

    红头发的实力并不弱,但用异能的时候速度略慢,有些凝滞,以至于没一会儿,就被裴兴给击败了,甚至被裴兴的大刀拍了一下,侧飞出去。

    “我认输。”红头发从地上爬起来,垂下眼睑遮住自己眼里的屈辱和不屑,对着裴兴道。

    “兄弟,你虽然输了,但我看你的异能还是很不错的,来来,我来给你讲解一下,告诉你为什么你会输,让大家也听听!”裴兴又道。

    “对对,讲给我们听听!”周围的人赞同地说道,那个红头发的异能挺厉害的,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被裴兴打成那样。

    裴兴兴致高涨地讲解起来,讲解的时候还拉着红头发做示范,红头发的脸上有些不服气,几次想走,但最后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没有走,冷着一张脸硬是留了下来。

    裴兴讲的兴起,周围人听得也兴起,一番折腾之后,到了晚上九点,大家才散场。

    “兄弟,我下次再来找你。”裴兴离开的时候,拍了拍红头发的肩膀。

    红头发肩膀上一疼,看着裴兴的样子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野蛮人!”

    裴兴根本不在乎这个称呼,哈哈一笑就走了,走了一段,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眼里放光:“那人似乎还有别的攻击方法?怎么就不用呢?要是能逼他用出来就好了,还有那些跟他一起的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裴兴满意地走了,打算以后常来找红头发和他身边的人玩,而另一边,红头发回到住处,就看到自己的同伴都在等着自己。

    “裴兴怎么会找你打架?到底是怎么回事?”红头发的同伴忍不住问道,当然,如果外人听到他们的话,估计只会觉得人家说的是一团乱码。

    “他找不到对手,在街上碰到我就把我拉去打架了。”红头发道,看到周围人都看着自己,又保证了一句:“我绝对没有露出什么破绽来!”

    “怎么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旁边的人皱起了眉头。

    “难道他们怀疑我们了?”红头发说道:“这个野蛮人莫非是来试探我们的!”

    “有可能。”一个较为年长的人点了点头。

    “该死的!那个什么神子一定发现什么了!我感觉到了,他的精神力很强!”前几天看到了齐景辰当众升级的一个人道。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这不对劲!”

    “我们还是不够小心,也低估这里的人了。”年长的人叹气。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红头发问道。

    “我们一定要小心,也要学着用……异能。我们什么都没有找到,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只能留在这里。”

    “这很难!”红头发嘟哝起来:“我现在连那个野蛮人都打不过!”

    “再难但必须学!我们需要融入到这些人中间去,这样才能找到我们想要东西和离开的方法。”

    ……

    这些人商量过之后,很快就确定了接下来的做法,然后又商量起了其他的事情。

    “你们有没有那些东西的线索?”

    “没有。”

    “那些人一直盯着我们,我们根本不能走远,还不敢多说话,怎么可能找得到?”

    “这里的人太可恶了!”

    “这里算好了,你们可别忘了我们之前在外面的时候……”

    ……

    想到在外面的生活,这些人顿时都变了脸色。

    当初他们莫名其妙掉在一个黑暗能量非常浓郁的地方,还有一些身上充满黑暗能量,跟死人一样的人想要抓住他们,着实将他们吓了一跳。

    他们从那里逃了,本以为外面的情况这么着都要好一些,然而事实恰恰相反。

    这个该死的地方,竟然到处都是黑暗能量,这些黑暗能量还在慢慢变得浓郁,以至于他们都找不到多少吃的差点饿死!

    他们后来遇到了一些别的幸存者,才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的种种事情,然后又学会了这里的语言,并且给自己想好了来历……

    但就算那样,那时候他们也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这里到处都是黑暗能量,他们就算能坚持一段时间,也坚持不了太久,迟早会被狂暴的黑暗能量变成没有理智的疯子!

    看到这个漂亮的安全区的时候,他们兴奋极了,因为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在这里,他们终于不用饿肚子了,甚至他们似乎还发现了一些好东西!

    但现在,他们似乎被怀疑了。

    这些人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先不要暴露了自己,如果可以,就敷衍过去。

    因为有着这样的想法,之后裴兴再找上门来的时候,他们依旧忍着,没用一点自己懂的特殊手段,倒是任由裴兴将他们挨个打一顿。

    当然,骂骂“野蛮人”是肯定的,只是裴兴似乎不觉得这个称呼是在骂他,反而很高兴自己被叫做野蛮人。

    这该死的野蛮人!这些人眼里愤怒一天比一天多,偏偏现在他们寄人篱下,什么都不能做。

    这些人一直很能忍,齐景辰和聂毅听了裴兴的汇报之后,对他们倒也有些佩服了。

    “真烦,要不要把他们赶出去?”聂毅问道。

    “用什么理由?”齐景辰道:“而且,我觉得他们的秘密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但他们明显不想说。”聂毅皱眉:“要不然……严刑拷打?”

    “还是我开诚公布地去找他们谈谈!”齐景辰道,一开始他只以为那些人仅仅只是有些特殊的异能修炼方法,所以只让别人去盯着,或者让裴兴试探,但现在看来,恐怕不止这一点。

    聂毅想了想,同意了。

    这天,齐景辰和聂毅让人把那些人找了来。

    “区长和神子找我们来有什么事情?”那些人一直用齐景辰听不懂的语言小声交流,最后选了其中一个年长的长者一头黄发的男子和齐景辰交流。

    看到齐景辰和聂毅,这个黄发男子表现的很恭敬,但他到底是真的恭敬还是假的恭敬,那就没人知道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齐景辰淡淡地看了过去。

    “神子为什么这么问?”那人皱眉问道。

    “你们的异能不一样。”齐景辰道。

    那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即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

    “我说,你们的异能不太对劲。”齐景辰淡淡地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人,眼里波澜不惊,身上的气势也压了过去。

    那黄发男子一开始看到齐景辰的时候,明显并没有太在意的齐景辰,甚至隐隐有着一丝轻蔑,但这个时候,他的表情缺突然变了,甚至脱口而出:“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齐景辰问道,他歪着身子靠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却又高高在上。

    那个黄发男子终于道:“我说!我会告诉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