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4章 后悔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挑粪这工作绝对是一种侮辱,可是如果聂毅真的要把他们扔出去……张少捂着自己被打坏的鼻子,根本就不敢再反驳什么。

    他到了这个时候,才突然想起来聂毅根本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身上顿时冒出冷汗来。

    他真的是在b市安全区好日子过多了,以至于竟忘了这里不是b市安全区,也忘了……聂毅那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

    “好好干。”聂毅笑着说道,他这会儿心情挺好的,因为以前追杀过他和齐景辰的那两个异能者,都被分到了去挑粪的工作。

    想也是,识时务的人恐怕根本就不会明知道他和齐景辰很强,还非要来追杀他们,不识时务的么……去挑粪吧!

    张解寻的两只眼睛还在冒火,聂毅却是走到那辆越野车旁边上了车。

    从头到尾,齐景辰都没有下车。

    等到聂毅上车之后,齐景辰看向了聂毅:“以后把那些变异动物都拿来这里养着。”

    “好。”聂毅道。

    “那些变异动物都喜欢光明能量,一定喜欢这里,也一定会护着那几棵菜不让别人碰。”齐景辰又道。

    现在他们安全区已经有不少变异动物了,都是主动找上门来的,比如说前几天,就有一只土系的变异牛跑来偷牧草吃。

    一开始桃源安全区的人没想到它是变异的,看到来了一头牛非常兴奋,发现是只可以杀来吃的公牛之后,更是嗷嗷叫着想去把它打到,结果人家弄出几堵土墙来不说,还躲进了泥地里……

    当然,它到底还是被抓了。

    食肉的变异动物安全区方面一般都会将之杀死,因为他们养不起,不过这些吃草的动物,他们都会想办法将之留下,一般也确实能将它们留下。

    齐景辰给了这只牛几个祝福之后,它就安安分分地在安全区里住了下来,甚至愿意帮忙犁地——用土系异能。

    变异牛、变异猴子、变异刺猬,还有变异哈士奇以及其他很多动物,要是让它们都住在神殿,让它们觉得这里它们的地盘,它们肯定能把这里看的严严实实的!

    齐景辰觉得自己要是这么做了,那绝对是找了一群免费的保镖。

    “对。”聂毅凑过去亲了齐景辰一口,然后载着齐景辰去安全区边缘地带了。

    齐景辰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把安全区周围的土地重新净化一遍,这次就是去做这件事的。

    安全区边缘地带都种着牧草,这里的牧草因为黑暗能量的缘故都长得不怎么样,但当齐景辰用出光明能量,这些牧草顿时就精神了起来。而他的身后,聂毅带着小猴子开始催生月季。

    齐景辰想用荆棘把扩建之后已经非常大的安全区围起来方便辨认,但说实话他们并没有足够多的荆棘种子,后来聂毅想了想,干脆选了月季。

    月季要是不去修理,也是能长很高的,上面还会长刺!而且,这种植物还可以不用种子,扦插成活。

    聂毅完全可以一边催生,一边用冰刀砍了枝条扦插,并不费多少工夫。

    跟着齐景辰,聂毅催生出很多月季来,这些月季并不能阻拦有心人,他每隔一段路还会开个门,但外围有了这么一圈,真的漂亮了很多,还给他们安全区做了记号。

    没多久就到了中午。聂毅上午种月季的时候捉到了一条蛇,中午就将之抽筋剥皮,然后一半炖汤,一半红烧,除此之外,他还催生了几样蔬菜做炒菜。

    蛇肉的味道很好,炒菜的火候也很好,聂毅和齐景辰的心情就更好了。

    月季开着或红或粉红的花,组成一堵漂亮的花墙,墙里面是一大片的草地,草地上停了一辆越野车,旁边还有人在野餐,这一幕看起来着实惬意的很。

    两个无意间跑来这里的异能者看到这一幕,都有些不敢相信。

    “我们是不是走路走太久眼睛出问题了?”

    “那也不会两个人的眼睛一起出问题……要不然,是海市蜃楼?”

    “你傻啊,海市蜃楼要真有这样的地方才行,你觉得末世能有这样的地方?”

    “前面不就是吗?我们去看看?”

    “当然要去看!”

    ……

    那两人说了几句,朝着聂毅和齐景辰走了过来。

    他们的脚步踩在草地上,终于确定了脚下的草地是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万分的表情。

    “你好……”其中一个看到聂毅,小心翼翼地说道,他们两个里面估计没有水系异能者,所以这会儿破破烂烂的,散发着诡异的味道。

    “你们是怎么来的?”聂毅问道,没有水系异能者还能活在末世里,不容易啊。

    “顺着一条有车辙印的大路,我们想着应该能到一个大安全区。”那两人中的一个,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看到了齐景辰。

    齐景辰坐在一个不大的折叠椅上,但看起来却像是坐在王座上一般,让他们自惭形愧。

    “哼!”聂毅瞪了他们一眼,却也明白这两人为什么会来这里了。当初南岛和云城安全区的人来这里的时候,是硬生生地开辟出了一条大路的,想来这两人就是顺着这条大路来到了这里。

    “这是哪里?”被聂毅瞪了,这两人不敢乱看,低下了头小声问道。

    “恭喜你们,来到了挑花源。”聂毅道:“往前走,找到人之后让他们给你们做个登记就行了。”

    那两人听到聂毅的话有些发愣,桃花源?这是什么?桃花源记?

    过了一会儿,其中的一个才道:“谢谢。”说完之后,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有件事要跟你们说一下,后面有人追我们,你们要小心……”

    这人话音刚落,又来了一群人。

    这群人看到这里的情况,眼里满是惊叹,然后就朝着聂毅和齐景辰冲了过来:“你们在吃什么?乖乖交出来!”

    “他们不缺吃的啊!”

    “我们可以换换胃口了!”

    “整天吃肉都吃腻了。”

    ……

    “你们小心,这些人吃人肉。”先来的人道。

    “哦……”聂毅应了一声,然后冲了出去。

    没一会儿,聂毅的前面就出现了很多冰雕——那些跑来的人全都被冻了起来,随后,一些藤蔓还从地下长出,然后将那些冰雕全都扔到了月季划出的区域之外。

    聂毅跟在藤蔓后面走了出去,那两个先来的人见状连忙跟了上去,然后就看到那些冰雕都已经被分成了两半。

    鲜血和肠子从断口处流淌出来,看起来非常血腥,但那很快又被冻上了。

    “可惜我不是土系异能者,不能直接把他们埋了。”聂毅叹了口气,用火烧有味道,暂时只能这样了。

    那两个先来的人都呆住了,傻傻地看着聂毅说不出话来。

    这人是水和植物双系异能者吧?都已经这么厉害了他还难道还不够?!

    “你们还不快走?”聂毅又道,这两人身上有味道,会影响齐景辰吃饭的胃口。

    “哦……”那两人应了一声,然后按照聂毅指引的方向往桃源安全区跑去。

    跑了一会儿,他们又放慢了脚步,忍不住疑惑起来:“那两人到底是什么人?”

    “追我们的人里面有四级异能者,竟然就那么被冻住了!”

    “真厉害!”

    他们一边感叹一边往前走,走过了一大片的草地之后,就来到了种着庄稼的地方。

    去年秋天,他们当时所在的安全区还曾经组织了人去收割乡下的庄稼,但现在他们一路过来,已经看不到长得好庄稼了,倒是这里的庄稼长得很不错,他们在地里走过,还觉得一阵凉爽。

    “喂,你们是什么人?”一个在地里劳作的人叫住了他们。

    “我们是从外面来的,有人让我们过来登记。”

    “哦,是新来的啊,那你们要先去神殿。”这里的人给他们指了路,然后又有些好奇:“是谁指点你们过来登记的?今天没人在牧草那边工作啊。”

    “是一个会用水系异能,还会用植物系异能的男人,旁边还有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少年。”

    “是不是还有只猴子?”地里的人问道。

    “是啊。”

    “你看到的是我们安全区的区长聂毅和我们的神子!原来聂少和神子今天去外面了!”听到那两人说话的人激动地表示。

    “你们的区长真厉害。”

    “是啊,不过最厉害的是神子!”那人道:“好了,我要干活了,早点干完说不定还能去看神子……你们快去神殿吧。”

    这两人惊叹着,就跟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东张西望,最后一路来到了神殿,而这个时候,张少等人被带到了工作的地方。

    那些聂毅一来,就站起来找聂毅投诚的人被分配的工作都不错,上午就已经被带走了,他们倒是因为体谅他们的工作比较糟,到了下午才让他们去接班。

    现在桃源安全区的人畜粪便都被统一拿到一个地方进行发酵,发酵的时候可以提供沼气,发酵之后还能用来施肥。

    这是聂毅让黎述从云城安全区带来的两个老人画了设计图做出来的,最近有两个沼气池被清理出来,就安排了很多人来这里挖有机肥,挑到地里。

    原本这项工作是用来给那些干活落后的人干的,作为一种惩罚方式。但现在有了张少等人,有些被罚的人就被解放了出来,下午可以回到自己原本的工作岗位上。

    “太好了!”那些人高高兴兴的洗脸去了。

    张少张解寻还有其他人却满脸茫然。

    虽然聂毅说要让他们来挑粪,但他们之前其实还抱着侥幸心理……

    可现在……他们闻着空气里的味道,才知道侥幸是要不得的。

    张少被裴兴砸碎了的鼻子已经有人帮他用纱布包上了,他就只能用嘴巴吸气呼气,这样不是没有好处的,至少可以让他闻不到这里的味道,但他却又一点都不想用嘴巴呼气。

    这里这么脏,空气里说不定有什么奇怪的细菌,他用嘴巴呼吸,是不是就把那些就吸进嘴巴了?

    说实话,其实经过发酵的有机肥没有太大的味道,只是张少等人心理作用之下,所有的一切就都被放大了……

    “快干活!”负责看管他们的张子海恶狠狠地说道,心情不太好。他简直就是一块砖,那里要用被人往哪儿搬,现在还被搬到沼气池这里了!

    张子海离开b市安全区比较早,这些人并不认识,看到张子海一副包工头的样子,就差拿个皮鞭打他们了,有人免不了不忿。

    其中一个异能者更是站了出来,冷冷地看着张子海:“我不干!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说话的一个火系异能者,他在来这里的路上已经突破到了五级,而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实力很强,他这时候才敢挑衅张子海。

    他压根就不打算真的去干活,毕竟他就算不干,这些人也不可能把他怎么样——他们打得过他么?

    这人身上气势很足,他满脸挑衅地看着张子海,然后他就被火烧了。

    同是五级异能者,也有高下之分,张子海就比他更厉害。

    不仅如此,这些日子张子海和裴兴切磋过后,还开发出了一些新的战斗方法……

    张子海本就是打算把刺头挑出来打一顿,以便让这些人乖乖干活的,现在刺头自己冒出来了,正合他意。

    他把那个火系异能者打了一顿,把人家烧成光头,然后看向剩下的人:“你们到底干不干活?”

    张解寻还想说什么,就又被捂住了嘴巴,他身边的异能者一边捂着他的嘴巴,一边朝着张子海笑:“干!我们干!”

    他说着,还第一个去干活了。

    其他人见状还有些不甘心,然而张子海朝着他们扔了一个火球。

    火球在这些人的脚下炸开,张子海冷笑道:“还不去干活?”

    这些人盯着张子海看了一会儿,最终只能委委屈屈地走了过去干活,没办法,谁让他们打不过这人?

    明明他们来之前,别人告诉他们这里是一个好地方,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谁曾想来了这里,竟然是这样的……

    他们的日子,竟然过的连这里的普通百姓都不如!

    这些人都是从未干过农活的,工作效率非常低,还有人不小心把脏东西弄到了自己身上,虽然后来其中一个土系异能者能用异能帮忙把有机肥弄出来,但还是要他们自己挑到地里的……

    一下午过去,每个人都累的不行,等他们终于拿着一张饭票来到食堂吃饭的时候,都快哭了。

    这些人都是爱干净的,但这个时候身上却散发着奇怪的味道,弄得食堂里的人甚至躲着他们。

    张解寻张小少爷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他的肩膀因为挑担疼得厉害,眼眶都红了,但又强忍着不哭,看起来极为可怜。

    “小寻,吃饭吧。”陪着他的异能者说道。

    “李叔,对不起,要是我不任性,你就不用做这样的活了。”之前这个异能者是劝他跟聂毅服软的,可惜他当时不同意。

    “没事,我小时候常干这样的活。”李叔道。

    张解寻没再说话,低了头往嘴里扒饭。

    安全区种的都是产量高的农作物,他们吃的饭就是玉米饭,有些粗糙,至于下饭的菜,可是红烧土豆和白菜汤。

    昨天张解寻还嫌弃白菜玉米粥不好,这时候倒是不嫌弃了,他现在已经清晰的认识到这里不是b市安全区,别人不会处处顺着他。

    而恰恰就是因为认识到了,他的心情格外不好。

    “你够不够?”李叔问道,他们都只有一张饭票,所以只买了最差的饭菜,看到周围有人吃新鲜煎出来的荷包蛋,他忍不住有些嘴馋。

    恰恰就是这时候,赵小利来了。

    赵小利今天跟着人去城外的地里冻了一天的冰,还主动加班,最后他们给了他五张饭票,他馋得很,打算犒劳一下自己,花一张饭票买了一份最基本的饭菜之后,又花两张饭票给自己买了一份冬瓜汤。

    既然要两张饭票一份,这冬瓜汤就注定了不是普通的冬瓜汤,里面是有肉的!

    这汤本身是用骨头熬的不说,还放了火腿肉和笋干,简直香的不得了。

    赵小利满足地吃着,不远处,张解寻等人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之前帮张少说话的女孩子甚至哭了起来,后悔的不行,她虽然末世前学的是艺术,用处不大,但她选修过建筑,原本也是能找到一个好工作的……

    然而别说别人了,这会儿就连张少自己,其实都后悔的不行。

    这些人回去之后洗漱了一下,忙不迭地就睡了,结果第二天还是有些起不来,或者不愿意起来。

    他们不起来,竟然也没有人来催促……这些人免不了又拖了拖,结果……

    他们刚结伴来到工作的地方,张子海就道:“你们迟到了两小时多,扣两张饭票。”

    “什么?”他们惊道。

    “你们做事拖拉,这工作态度本来每天就只能拿三张饭票,现在扣掉两张,你们就只有把工作做完,才能得到一张饭票去吃饭了。”张子海看着他们,冷笑道。

    “什么?”这人的意思是,他们午饭没得吃了?

    “问什么问?还不快干活?”张子海怒道。

    这些人有心想要反抗,但考虑过张子海的武力之后,却委委屈屈地干活去了。

    为了吃饭,他们还必须干快点。

    张解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以前常常动不动就饿,但他一直觉得少吃一顿饭没什么,毕竟他那时候就算当时没吃,父母也肯定留着他那一份,还有各种零食。

    但现在他没有零食可以吃!

    他们一路来这里的时候,带的食物早就吃的差不多了,最后剩下的一点点也不在他们手里,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根本没有能吃的东西。

    早上他们就没吃,中午又没有东西吃,还要一直干活……张解寻只觉得自己的胃一阵阵的抽着,饿的不行,简直啥都想吃。

    然而他眼前除了一堆有机肥以外啥也没有!

    倒是看守他们的那个张子海……中午有人给张子海送来了吃的,里面竟然红烧猪蹄!

    一大盘的红烧猪蹄油光发亮的,虽然里头猪蹄只有三四块,大多是放进去一块儿煮的土豆,但看着还是诱人的不得了!更别说这人除了猪蹄以外,还有冬瓜笋干汤、红烧萝卜、手撕包菜和凉拌豆芽四个明显不是大锅菜的素菜。

    不,这人吃的还不只这些,他竟然还有一个用冰冻着的冰淇淋!

    这么多东西,要多少饭票才能买到?

    张解寻看到这一幕,顿时出离愤怒了:“你是不是克扣了我们饭票?”会不会是他们的饭票明明不需要被扣,但被这人贪污了?

    “我用得着贪污你们的饭票?”张子海嗤笑道。

    “是啊,你们也太好笑了,张队难道还用得着贪污你们的那一点点饭票?”

    “你们知道张队是谁吗?”

    “就是啊!张队一直都是吃穿不愁的。”旁边同样来干活的一些人笑道。

    “他是谁?”张解寻不解地问道。

    “我是安全区副区长的男人。”张子海得意地说道,这饭菜是平胜超让人给他送来的,用来安慰被派来盯着一群人挑粪的他。

    他和平胜超的工资都高,别的不行,安全区杀了猪的时候要个猪蹄来吃还是没问题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