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0章 生煎包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神子!”看到齐景辰,周围那些来看神殿看圣菜的人都非常激动,甚至倒头就拜——这些这么晚了还逗留在神殿附近的,基本都是对光明神教和神子深信不疑,非常信仰的人。

    他们所有人都对齐景辰恭恭敬敬的,眼里只有齐景辰,倒是无视了站在旁边的聂毅。

    聂毅也不在意,温和地看着齐景辰,他家“主上”就应该这样受万人敬仰才对!

    齐卫国看了看身边的齐瑶瑶,有心想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外面这么安静,让他觉得自己哪怕仅仅只是开个口也是不对的,就不敢开口了,只是这会儿,他对齐景辰的印象也已经完全变了。齐景辰现在看着,可完全不像是需要依附于聂毅的。

    所有人都憋着气,看着齐景辰慢慢地走下车子,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光明……不,不能说“仿佛”,齐景辰身上是确确实实笼罩着一层光明的,看到他,甚至让人忍不住联想到那些得道高僧,神圣而不能侵犯。

    “老师。”林葭迎了上来。

    齐景辰对着林葭点了点头,又对着林葭道:“我今晚住在这里,把顶楼的房间收拾出来。跟着我来的人住到神殿的客房,新来的人住周围。”

    神殿有个房间是专门为齐景辰准备的,虽然他平常不来住,却也收拾的很干净。神殿里面还有客房,住下齐瑶瑶等人也够了,至于魏锦荣褚云秀还有他们带来的村子里的人,完全可以住进神殿附近加盖的房舍。

    那些房子本就是为刚来桃源安全区的人准备的,那些新来的人住在神殿附近,不仅可以更快地消除掉自己身上的黑暗能量,还方便加深他们对神殿的印象。

    “是,老师。”林葭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自己的老师和聂毅一起往里走去,忍不住有些心酸。她的老师肯定是跟聂毅一个房间的,唉……

    “我跟聂毅在末世前就在一起啦,别人都插不进去的,你失恋很正常,也别太伤心。”齐瑶瑶看到林葭,安慰道。

    当初看到齐景辰对林葭那么照顾,她还有些嫉妒呢,不过现在这想法就变了。

    说起来,她哥还是对她更好,昨天甚至还亲手下厨做了菜给她吃,林葭就没这待遇了。

    林葭的小心思被齐瑶瑶一句话戳破,顿时有些郁闷:“我又没想□□去!”

    “我知道,好了,我们去干活吧!”齐瑶瑶道,林葭还是不错的,至少她不是那种明知道对方喜欢别人还死缠烂打用手段的人。这么想着,齐瑶瑶就看了一眼徐邱瑜。

    哼,别以为她没发现这女人看她哥的样子不对劲!

    齐瑶瑶已经决定一定要防着点这个女人了。

    神殿附近的房子有很多,从那个村子里出来的人可以住的很宽敞,而他们看到那些房子,也是非常满意的。

    这些屋子里面都有石床,干净通风,屋前屋后还种了各种植物,甚至有水管供水……简直比他们村子里的住处还要好!

    “这里挺好的。”魏锦荣对着跟自己住一个屋的褚云秀道,就在几个月前,他和褚云秀结婚了。

    褚云秀比魏锦荣大好几岁,不过在末世倒是没人在乎这个,能找到褚云秀这样的女人做妻子,魏锦荣还挺得意的。

    “恩。”褚云秀点了点头,可惜现在太晚了,就算神殿的灯很亮,他们也看不清周围的情况,要不然倒是可以好好欣赏一下周围的景色。

    褚云秀有些失落,但很快就回房睡觉了,其他人也一样。

    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这些人才看清了神殿的模样,一时间激动万分。

    神殿非常漂亮,围墙里种满了花草树木,各种草木郁郁葱葱地升挤在一起异常和谐。周围则有着一块很大很大的草坪,可以容纳很多很多人,再往远处看去,目之所及也全都是绿色。

    甚至就连他们屋子附近,都种满了各色植物,这些植物还都有很有用的,比如他们屋前就种着辣椒和金银花。

    “这里真漂亮。”褚云秀看着周围的一切,忍不住惊叹道。

    “是啊。”魏锦荣也道:“这里的空气闻着都是甜的。

    “大家来吃早饭。”林葭在这个时候穿着一身白袍带着人来了,她身后的人还抬着一些大铁锅,铁锅掀开,里面就飘出了浓浓的香味。

    锅里的是粥。

    大米和玉米熬成了粥,里面还加了大白菜和少许盐,吃起来清爽可口,而除了粥以外,每个人还可以去旁边领一碗红薯或者土豆。

    红薯土豆都是带皮蒸熟的,个头大的红薯,一个就是一碗,个头小的则是两三个一碗,土豆也一样。

    魏锦荣和褚云秀拿着自己平常吃饭用的碗各领了一勺粥,又去领了一碗土豆一碗番薯一起分着吃,总觉得这土豆的味道远比他们自己种的要好。

    他们不久前是收了不少了土豆的,但之前前路茫茫,又哪里敢敞开了肚皮吃?所以现在突然能吃的饱饱的,不免觉得幸福。

    这时候,林葭走到了他们中间。

    身上黑暗能量很浓郁的人都要经过祝福才能登记身份进城,林葭这会儿过来,就是来给这些新来的人祝福的。

    “愿光明神祝福你。”将一只手放在正在啃红薯的一个中年男子的头上,林葭低声道,然后白光就从她的手上绽放,笼罩住了眼前的人。

    林葭收回手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看她的表情已经完全变了。

    林葭慢慢地在人群里走着,给人祝福,与此同时,她也忍不住有些惊奇,而让她惊奇的不是别的,是这些人的状态——这些人身上的黑暗能量,竟然并不怎么浓郁。

    等她从这些人嘴里得知原来是聂毅和齐景辰让他们住在一个小山村里之后,不得不承认聂毅和齐景辰很有先见之明。

    “愿光明神祝福你。”走着走着,林葭隐隐感觉到前面那个人身上的光明能量非常浓郁,便再次伸出了手。

    徐邱瑜看着林葭的手,有心想躲,但却没能躲开,然后从身上传来的舒适感觉,就让她忍不住眯了眯自己的眼睛。

    林葭到了这个时候,才看清自己祝福的人的模样,忍不住心里叹息——这人的一张脸,竟然都被烧坏了。

    她脸上的伤疤纠结在一起,皮肤凹凸不平,看起来极为丑陋,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她整个人还显得阴沉沉的。

    是火系异能者做的?林葭之前给的光球并不大,现在看这人可怜,便又给了她一个光球:“神会爱每个人。”

    徐邱瑜觉得自己舒服极了,而坐在她身边一直看着自己女儿情况的徐业辉,却是惊喜地说道:“小瑜,你的脸好像好了点!”

    徐邱瑜立刻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爸,你可别骗我!”

    “爸怎么会骗你?”徐业辉道:“小瑜你看,你的脸说不定能好起来。”

    徐邱瑜盯着徐业辉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翻出了身上的一面镜子。

    她毁容之后就不想再看到自己的容貌,却又偏偏忍不住去看,因而都是随身带着一面小镜子的。

    镜子里的她看起来依然难看,却真的比之前好了一些。

    徐邱瑜激动地看着自己手里的镜子,突然跳了起来,朝着林葭冲去:“你刚才给我做了什么?那个光球是什么东西?它是不是可以治好我的脸?你再给我一些。”

    “抱歉。”林葭皱了皱眉头:“我只是一个低级牧师,没办法治好你的脸。”她的异能最多让徐邱瑜的脸色看起来好一些,当然,要是长长久久地坚持下去,徐邱瑜脸上的伤疤应该也是会淡化的。

    “你一定有办法的!”徐邱瑜根本不听林葭的解释,牢牢地抓住了林葭的手。

    “请放手好吗?”林葭被抓的有点痛,忍不住道,而这个时候,负责保护林葭的人已经将徐邱瑜拉开了。

    徐邱瑜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之前徐邱瑜走到林葭那边去,他们就没拦着,却没想到徐邱瑜竟然还敢对林葭动手动脚。

    “求求你,求求你!”这个时候,徐邱瑜还在不停地说着。

    “这是末世,容貌并不重要,你应该看开点。”林葭忍不住道,徐邱瑜虽然不好看,但也不是没法见人。

    “你自己长得漂亮,当然觉得容貌不重要!你怎么这么自私?”徐邱瑜根本就听不进林葭的话,眼里几乎冒出火来。

    林葭忍不住有些糟心,她当初多给这人一个光球是因为好心,没想到竟然得到这么一个结果。

    “光明神赐予我们这样的能力,是让我们去救人,不是用来改变容貌的。”于旭光从里面出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认真地说道:“你做的事情,不是一个善良的人应该做的。”

    他刚刚觉醒光明异能,就开始跟着一个庞大的队伍进行迁徙,一路上眼睁睁地看着队伍里的人一个个死去,而且其中有些人,如果他的异能更多一点,是可以救活的……

    这样的情况让于旭光对自己异能尤为珍爱,自然也就看不上逼着林葭用异能的徐邱瑜。

    “你们明明可以帮我却不帮,难道就善良了?”徐邱瑜喊道。

    “我们应该去帮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而不是你这样的坏女人!”于旭光朝着徐邱瑜哼哼了两声:“坏女人!”

    “傻子?”徐邱瑜这时候发现了于旭光不对劲的地方,忍不住道。

    “艹,你才傻子。”徐邱瑜话音刚落,突然被人一巴掌抽了出去,动手的是被派来这里修整车辆的裴兴。

    裴兴对别人不在乎,对于旭光这个曾经的救命恩人还是很重视的,看到有人竟然骂于旭光傻子,他毫不犹豫地就动手了。

    对于一个在末世后期,还会去把珍贵的植物系异能者杀了的人,他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这一巴掌打的非常重,让徐邱瑜整个都摔了出去。

    “这贱人是怎么回事?”裴兴忍不住问道。

    于旭光和林葭没说话,旁观的人却道:“她觉得自己太难看,想让牧师帮她把容貌恢复。”

    “靠!这不是浪费异能吗?”裴兴骂了一句,又道:“丑女人,你要是再折腾,老子把你鼻子耳朵割了,眼睛挖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女儿不懂事。”徐业辉这时候过来了,连连道歉。

    “看好你女儿,别放出来吓着人!啧啧,她这张脸,估计就只有齐景辰能治好了。”

    “齐景辰能治?”徐业辉一惊。

    “裴兴,你跟她说这个做什么?”齐瑶瑶晚了一步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皱起了眉头:“她这张脸是聂大哥烧的,你觉得我哥会给她治吗?”

    “聂毅烧的?”裴兴有些惊讶:“她应该是个年轻女孩吧?聂毅竟然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谁让她跑去勾引……”齐瑶瑶想到当初徐邱瑜光着身子勾引聂毅的场景,忍不住脸红。

    林葭被吓得捂住了自己的脸,难道徐邱瑜是因为勾引齐景辰才被聂毅毁容的吗?

    “你怕什么?”齐瑶瑶无语地看着林葭:“她看上的是聂大哥。”

    看上了聂毅的人,聂毅都这么狠,自己喜欢齐景辰……林葭捂住自己的胸口,她原本虽然告白失败,总还是有点喜欢齐景辰的,但现在压根就不敢再去喜欢了……

    聂毅和齐景辰这天起的有点晚,因为聂毅昨天晚上不肯做柳下惠了……

    早上起来,帮齐景辰洗漱好下楼之后,太阳已经很大了。

    “早上想吃什么?”聂毅问道。

    “生煎包。”齐景辰皱着眉头道,聂毅昨天晚上也太狠了,他有点想为难聂毅。

    “会不会有点油腻?”聂毅问道。

    “我想吃。”齐景辰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侧过头看了过去。

    聂毅被齐景辰盯着,别说只是做生煎包了,刀山火海都愿意闯一闯,立刻就爬起来去了神殿的食堂。

    他们安全区已经养了不少猪了,所有的母猪都要留着生小猪,公猪却会在养大之后杀了吃肉,他跟食堂的人要了一点人家准备好做馒头的面团,又割了些猪肉,加白菜剁成包子馅,然后就开始做包子了。

    厨艺这东西,很容易触类旁通,聂毅虽然以前没做过包子,但仔细琢磨一下之后,却也学会了用面团把肉馅包住来做包子,当然,他做的包子样子有点丑,还有大有小。

    “生煎包怎么做的?把包子放在油上面煎?”聂毅看向齐景辰。

    “那只能熟包子下面那一层。”齐景辰道:“平底锅放点油把包子放进去,稍微煎一会儿加水就行。”

    “原来这样!”聂毅在齐景辰的指点下做了起来,然后……他的第一锅包子越来越大,最后把锅子给挤满了,底下还因为他没有控制好火候焦黑一片。

    “……”聂毅有些无奈,将包子放在一边正想重新给齐景辰做,齐景辰却已经走过来了,然后拿了个焦黑的包子开始吃。

    “别吃了,这包子都焦了。”聂毅道。

    “但上面是好的。”齐景辰道,他很多东西都不能入口,也不为难自己去吃下面那层焦黑的皮,只是高高兴兴地把上面没焦的地方全都吃了。这可是聂毅第一次做的包子。

    聂毅看着他,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

    聂毅准备的材料很多,两人没吃完,最后就挑模样难看的吃了,然后将几个样子好看的放在碟子里端了下去。

    “瑶瑶,聂毅做的包子,味道很好,给你了。”齐景辰把碟子里的七个小包子给了自己的妹妹。

    “谢谢哥!”齐瑶瑶塞了一个包子进自己的嘴里,又端着包子去找林葭:“你要不要吃包子?”

    林葭连忙摆手,聂毅做的包子啊!她不敢吃!

    齐景辰注意到了林葭的异样,有些好奇,但也并没有太在意,只是对着聂毅道:“我们回去吧。”

    齐景辰和聂毅往外走去,然后遇到了魏锦荣褚云秀等人。

    魏锦荣激动地看着齐景辰,却有些不敢搭话,他以前不敢跟齐景辰搭话是因为担心聂毅吃醋,现在却是因为齐景辰真的变了很多。

    现在的齐景辰看起来高高在上,倒有些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知道牢牢地抓住褚云秀的那只哈士奇,不让这狗冲出去丢人现眼。

    齐景辰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笑,然后用出了光明异能。

    光芒洒在魏锦荣等人身上,让魏锦荣浑身一轻,舒服不已,那只哈士奇更是露出了迷醉的表情。

    不远处,徐邱瑜跟那只哈士奇一样激动,想要冲出去,然而她被自己的父母牢牢的抓着,不让她出去。

    “小瑜,我们安安分分过日子吧,能活着就好,你去闹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小瑜,在末世缺胳膊少腿的人都多了去了,你也别太把容貌放在心上。”

    徐邱瑜明显有些听不进去:“我不要这样!”

    徐业辉突然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你不想死吧?不想死就别闹了!”

    徐邱瑜捂着脸,痛哭起来,但确实不敢再跑上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