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4章 归来

决绝Ctrl+D 收藏本站

    当初聂毅和齐景辰曾经在s市安全区碰到一群o国来的外国人。

    这些外国人在他们刚刚离开s市安全区的时候,有人开直升飞机回去了,要将这边的情况告诉o国那边,却也有人留了下来,瑞恩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人懂很多东西,而且都是实力很强的人,这些日子为桃源安全区做了很多贡献,除了他们总是叫齐景辰“angel”让齐景辰有些怪怪的以外,其他一切都好。

    现在瑞恩突然来找自己,齐景辰立刻就让人进来了。

    “神子。”瑞恩进来之后,就用纯正的中文叫了一声。他在这里待久了之后,虽然说整句的话还容易口音怪怪或者词不达意的,但单独叫“神子”这样的称呼的时候,发音已经非常标准了。

    “你有什么事?”齐景辰抬眼,好奇地看向了瑞恩。

    瑞恩进来之后,就一直关注着齐景辰,看到齐景辰看向自己,有些激动地说道:“神子,我有个很不好的要求,想要请求你。”中文到底不是他的母语,他说的话略怪,不过好歹意思是清楚的。

    “什么要求?”齐景辰问道。

    “是这样的,我想要一盆生……生……神菜,我想要回去看看。”瑞恩道,他实在读不准圣菜的读音,干脆放弃了,然后说起了自己的来意:“我和我的朋友很不放心,不放心我们的国家,我想要回去看看。”

    昨天孙承芷带来的那些人,也算是让桃源安全区的人知道了外面的情况。

    他们这里大丰收的时候,桃源安全区外面的世界宛如地狱一般,正在吞噬一条条的性命。

    几乎所有人在得知这一点的时候,心情都很沉重,瑞恩和他的朋友的朋友们更是越来越担心自己的国家了。

    他当初选择跟着齐景辰而没有回自己的国家,是因为觉得带消息回去用不着所有人一起,但这并不表示他就不担心家乡的情况了。

    “可以。”齐景辰同意了。

    “多谢!”瑞恩的脸上满是激动,站起身想要去亲吻齐景辰或者拥抱齐景辰,但看清齐景辰的样子之后,他又觉得他不管做什么都是亵渎,当下不敢动了。

    齐景辰这时候却是又道:“我可以给你两盆圣菜,但有一个要求,如果路上你们遇到了人类,遇到了安全区,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们。”

    齐景辰很清楚,自己救不了所有人,但如果有人愿意来这里,他是欢迎的。

    “您是一个善良的人!”瑞恩道,有些激动地看着齐景辰,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瑞恩拿着两盆圣菜,很快就离开了,跟他一起的那些外国人都跟着去了。

    圣菜可以让那些厌恶光明能量的丧尸对他们避而远之,却也会引来变异动物的垂涎,所以多跟着几个高手还是有必要的。那样的话,看上了圣菜因而找上门来的变异动物,说不定还会成为他们的盘中餐。

    瑞恩出发的时候,还有其他人也出发了。

    那是齐景辰让平胜超从桃园安全区选的高手,这些人会带着圣菜去附近寻找幸存者,找到之后,劝他们来这里。

    齐景辰昨天带着那么多圣菜去神殿,就是为了安排这件事。

    他并不能保证那些人来这里的路上可以不出意外,但眼下的情况……一旦末世中期正式到来,绝大多数的安全区恐怕都没办法再撑下去。

    齐景辰让人去附近找那些幸存的安全区的时候,孙承芷来了。

    昨天晚上齐景辰给孙承芷祝福的时候,孙承芷稍稍醒了一会儿,但很快就又睡了过去,直到现在才醒,然后平胜超陪着她来了。

    齐景辰印象里的孙承芷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现在的孙承芷却老了十岁不止,她的皮肤粗糙而没有光泽,唇角烂了,唇上干的往下掉皮,下巴上还有一道伤口……她现在也就一双眼睛依旧灵动。

    “一段时间没见,你更好看了。”看到齐景辰,孙承芷就忍不住道,然后又看了一眼旁边拎着个猴子催生植物的聂毅,笑道:“当然,我知道你已经有主了,所以不敢肖想。”

    对于齐景辰和聂毅现在还在一起,孙承芷其实是有些惊讶的,毕竟这会儿这两人的情况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曾经需要依附的聂毅,如今比聂毅更加受人尊敬。

    但她又觉得这样很正常,毕竟这两人之间一直都是插不进别人的。

    聂毅看了孙承芷一眼,继续在旁边催生植物。

    他们最近找到了一些牧草种子,打算在桃源安全区范围之外播种,这一方面是为了用来饲养安全区里越来越多的动物,另一方面……说不定这些牧草能引来那些还活着的动物?

    就算最后安全区的动物吃不光牧草,也没引来周围的动物,这些牧草的存在也能让周围充满生机,以后要把那些地方开垦成田地,直接把牧草翻到泥地下还能肥地。

    可惜牧草的种子不够用……聂毅这会儿就在不停地催生植物,以便得到足够的种子。

    结出了种子的牧草虽然老了,但也能晒干了留着冬天吃,或者碾碎了当肥料,没一会儿,聂毅和齐景辰的屋子里的牧草就越来越多了……

    “你可以去外面催生。”齐景辰有些无奈地说道。

    “小猴子喜欢在里面。”聂毅道。

    齐景辰:“……”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小猴子只是一个幌子而已,真的在用异能的一直都是聂毅!

    小猴子:整天揪着我就算了,竟然还冤枉我……

    聂毅和孙承芷聊得并不多,孙承芷同意把她带来的人打乱了加入桃源安全区之后,齐景辰就给她安排了一个职位。

    当初孙承芷父亲的死亡说起来还跟他们有关,不过现在末世的生活越来越艰难,倒是完全没人再去想这些。

    等孙承芷离开之后,齐景辰让小猫把屋子里牧草和种子全都拿走,然后好笑地看着聂毅:“又吃醋?”

    聂毅抱住了齐景辰,其实他知道齐景辰是不会和人怎么样的,只是看着齐景辰越来越耀眼,他还是觉得有点酸酸的。

    当然,还有一点是……吃吃醋,让齐景辰来哄哄自己,其实也挺好的不是吗?

    “我还要去看看城外的那些人。”齐景辰道。孙承芷带来的人里,有些还需要再净化一次。

    “我陪你去。”聂毅道。

    齐景辰出门的时候穿上了昨天穿过的白色长袍,这衣服别的不说,穿着真的挺舒服。

    聂毅看着齐景辰,突然很想去做一身骑士的衣服来穿穿,可惜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这个条件,做不出好看的骑士劲装。

    聂毅和齐景辰两个人离开自己的住处,就能看到中央花园里很多人都在种菜,刚刚从他们屋里出去的齐瑶瑶就在其中。

    聂毅看到这些人,整个人都有些紧绷,然后小心地看着周围的人,关注他们对自己的反应。齐景辰昨天晚上说的话让他非常高兴,但他却也因此担心别人对他们有看法。

    然而实际上完全没人对他们有看法。

    那些人看到他们,都暂停了手上的活看过来。以前他们只看齐景辰一个人,眼里满是敬仰,而现在他们看的是他们两个人,充满了祝福。

    聂毅的一颗心彻底放下,齐景辰却是走路的时候慢了一点,走在了聂毅身侧。大约是上辈子的习惯,在他觉醒异能之后,聂毅常常走在他的身后,就跟他的随从似的,他一点都不喜欢。

    “神子和聂区长站在一起挺相配的。”

    “也就只有聂区长这样强大的人,才能成为神子的骑士。”

    “聂区长这么厉害,该不会欺负神子吧?”

    “谁舍得欺负神子啊?”

    “可惜聂区长不能生孩子……他要是能帮神子生个孩子就好了。”

    ……

    那些人的议论齐景辰都听在耳朵里,听到最后的时候,他好笑地看向了聂毅。

    聂毅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但突然伸手握住了齐景辰的手。

    齐景辰没有躲开,和聂毅牵着手往外走去。

    孙承芷带来的那些人现在还在城外。他们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很多人身上还有病,因此干脆就让他们在城外修整一下再进城。

    聂毅和齐景辰到达那里的时候,这些人正准备吃午饭。

    桃源安全区给他们准备的午饭依然是白菜面糊糊,这东西好消化,绝对是现阶段最适合这些人的。

    齐瑶瑶他们回城前已经催生了足够的白菜,现在,那些人自己架了锅子正在煮饭,不煮饭的人,就在旁边用盆子帮那些孩子洗澡,或者自己洗澡洗衣服。

    女人们洗澡都是在旁边一个个的小隔间里洗的,那些男人就潦草多了,他们穿着短裤提了凉水就往身上冲,随便洗了洗之后才去隔间里换衣服,速度快的很!

    几乎每个人都有事情要做,当然,也有什么事情都不做的。

    齐景辰刚过去没多久,就看到了那个孩子哭个不停的中年女人。

    她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不把自己打理干净,也不去干活,一个劲儿地哭着,周围的人看到她面露厌恶,纷纷绕道走。

    他们之中不乏为了活下去用过手段的,但像她一样的还真没有——明明要靠着儿子过日子,把儿子逼的饿死,自己吃的肚皮滚圆……

    “她还真有精神……她儿子倒是把她养的不错。”齐景辰道,然后把目光放在了捧着一颗圣菜,正在给人祝福的林葭身上。

    林葭穿着一声白袍,捧着一颗圣菜,表情严肃地给人祝福,却总给人一种小孩子装大人的感觉。

    “你们来了!你们昨天怎么能见死不救,明明看到我儿子就要饿死了,还不给他点东西吃!”那个中年女人朝着齐景辰喊道,倒是并不敢冲过来——齐景辰身边是有人保护的,她昨晚朝着齐景辰冲过来,就被人掀翻了。

    齐景辰好笑地看着这人,他们没给吗?那个番茄难道不是他们给的?他提前给一个番茄是好意,是给人救命用的,那人自己不吃给别人,难道还要怪他给的少?

    要是所有人都像他这样,他们当时又要给多少才够?

    齐景辰彻底无视了这个人,他看过那些状况太不太好的人,给他们祝福之后,就离开了这里。

    他对那个女人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只是几天后,他却还是知道了那个女人的结局,在安全区每隔十天审判罪犯的时候。

    桃源安全区大部分的人都是安分的,但还是会有人犯罪,而这些人都会被重判。

    这次的罪犯比较多,齐景辰就去看了,结果就看到了那个中年女人,也知道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女人能在末世活下去,全靠了自己的儿子,现在儿子死了,没人愿意再容忍她,她偏偏还要摆谱,觉得自己是老人大家应该让着她,然后大家干脆就开始排挤她了。

    结果都这样了,她竟然还不安分,为了泄愤把桃源安全区送去给他们吃的面粉给弄撒了!

    面粉洒在泥地里,还怎么弄来吃?看到她把面粉撒到附近的地上,还还故意在面粉里踩来踩去,那些常常饿肚子的人眼睛都红了,最后将她扭送到了巡逻人员那里。

    在桃源安全区的法律里,不管是偷盗公物还是浪费食物,都是要被责罚的。

    “你们把我抓起来做什么?快放了我!”到了审判的时候,那个女人还在挣扎着。

    “偷窃大量粮食,要被驱逐。”齐景辰道。

    “我没偷。”那个女人道。

    “你的行为跟偷窃又有什么两样?”齐景辰看着她,有些好些。

    这个女人,最后连同两个偷盗安全区的财物的男人,一起被驱逐出了安全区。

    与此同时,五个对安全区的一个女性施暴的男人和一个因为一言不合,就用异能害死了和自己住在一套房子里的室友的女人,则先被砍了一只手,然后再被驱逐出安全区。

    其实不管前者还是后者,离开桃源安全区都只有死路一条,只是后者肯定会死的更快,更痛苦。

    齐景辰并不喜欢看行刑,在砍手之前就离开了,去了安全区的周围,和聂毅一起看那些人种牧草——他还是更喜欢这些充满希望的绿色。

    等将来牧草全部长出,这里肯定会非常非常漂亮!

    种牧草的土地被简单划分成一块块的,风系异能者拿着草籽,就控制着风力将草籽均匀地洒落在土地上。

    在末世刚开始的时候,异能者们对异能都不怎么会使用,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能做到这种程度,用异能做饭也早就已经不是聂毅的专利。

    等风系异能者把种子撒了,水系异能者就会在上面浇水,他们的异能就想雨水一样均匀地洒落在土地上,浸透每一块泥土。

    一块地很快就种好了,他们又一起来到土系异能者翻好的另一块土地前,然后继续种地。

    异能者的存在,真的能大大地加快工作效率。当然,普通人也不是就没用了,地里那些除草施肥的工作,都要他们来才行。

    就在聂毅和齐景辰看着城外的建设状况的时候,突然有几辆摩托车朝着这里开来。

    这并不是他们桃源安全区的人,因为那些人身上的衣服真的太破旧了,齐景辰抬头看了过去,然后就听到那些人问:“这里是桃源安全区吗?”

    “聂少!聂少!我是云城安全区的,你还记得我吗?”还不等齐景辰等人回答,其中一个人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激动地看着聂毅。

    聂毅当然认识这个人,这人是黎述身边的护卫,当初他们在云城安全区的时候虽然没说过几句话,但几乎天天见面。

    黎述来了?

    齐景辰都没去看聂毅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高兴,当下问那人:“你们到什么地方了?”

    “我们离这里大概还有一天的路程。”那人立刻就道,他们是先来这里探路的。

    “我们去接人!”齐景辰看着这人笑道。

    齐景辰和聂毅坐上了一辆车子,车子开了四个小时,他们就看到了一支堪称壮观的车队。

    那只队伍的前面是很多大卡车,中间有很多小轿车,后面又跟着很多大卡车。

    车子太多太多了,以至于一眼看去都看不到有人走路,倒是车队旁边还有很多开摩托车的人在。

    这情况让齐景辰有些惊讶,要知道,在末世虽然能找到很多旧车,改装一下就能开,但到了现在,能拿得出汽油的人可不多了。

    聂毅开的车子是一辆越野车,他知道这样一个长长的车队要停下不容易,也就没有急着叙旧,倒是一路往汽车后面开去。

    这个车队的前面并没有多少丧尸,即便有,车队里的人也应付的了,但这个车队的最后,却有着很多很多丧尸,那些多的丧尸挤在一起,紧跟着这个车队,一眼看去黑乎乎的一大片。

    聂毅已经很久没有战斗了,开着越野车就朝着丧尸队伍冲了过去。

    “小心!”车队里有人喊起来,然而聂毅的那辆越野车已经没在了丧尸堆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